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母子的故事
母子的故事
 「啊…不行啦……他等一下就要回来了……喔……被他看到便不好了!……呀……不要舔那里啦…那里……好污浊啊!好痒呀!不……不呀……!」在这个不足四十呎的房间里,转来一男一女急速的呻吟声。

  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跪在沙发前,双眼紧闭神经显得痛苦难堪不安,就像正忍受着什么似的,她一手扶着沙发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不断的想推开那个已欲火高涨而粘着她下身不放的青年。

  「……丽……丽嫂…不用…不用怕喔!……小杰他……他不会……那么早……回来的……我们爽一爽吧!很…很过瘾呀!哗!没摸过这么白,这么滑的啊!」
  「呀!……不…明仔!咪咁啦!……不好喔!我…我已年纪大了!身体不好看喔!放开我啦!喔!」

  「丽嫂……我正好喜欢像你那样成熟的女人啊!来吧!都咁大个人啰!怕什么丑呀!我会好好的服侍你啊!唔!又大又白,真的忍死人呀!」

  丽嫂是一个单亲母亲,丈夫在几年前因心脏病突然去世,只遗下当时只有几岁的儿子阿杰和小许金钱,当然这小许的金钱是不能足够两口子的生活,是以他们只好租住在一个残旧而细小的单位。而丽嫂只好在家里找些手作来做。今年小杰已十五岁了,每天上午上学,下午一时便回来。阿明十八岁是运输工人,他每天都需到丽嫂家处交收手作。因此阿明便和她两母子熟念起来。

  丽嫂是一个成熟的三十多岁女人,虽然已过花样年华,但样貌还有几分姿悉,一头长发至肩膀,更添女人味,而她更拥有一个成熟而丰满的诱人身段。雪白的皮肤,丰盛的胸部,纤细的腰肢再加上圆浑的臀部,都突显了她的成熟韵味。你可想象她穿上窄身背心走路时,胸前那对雪白的奶子一晃一晃的情境,就像两棵成熟的果实快要掉下来了,你说这样的尤物只要是雄性的动物都有着一种冲动,一种想立克与她干过痛快的冲动。她需守寡多年,但没有做出对不起杰仔爸爸的事情来,在另人眼中她绝对是一个贤良淑德的妇人。但由今天起丽嫂会切底的改变,就连她也想不到今天发生的事会把自己从寂寞中解放出来,切切底底的解放出来。

  这天,小杰上学去,丽嫂如常独自在家里做手作,阿明也如常到丽嫂处交收,但今天他与丽嫂竟做出…………

  这一天下午十二时许阿明如常到丽嫂家去交收手作。他一入到屋时便看到丽嫂一身诱人的打扮,她今天穿的是黄色背心,白色的窄身短裙,黑色的丝袜把她双腿衬的毫无瑕疵,踏着一双白色系带式高跟鞋,把她修长的脚趾,一览无遗的展现出来。她的双肩扭转时,使她胸前之双乳为之颤抖不已。雪白双峰从她的松胯的上衣隐约可见,一个轻轻的耸肩,双乳又抖动一下,看得阿明的心也想跳出来。当丽嫂转身弯下腰整理交给阿明的货物时,阿明从后看着丽嫂那圆大的美股对着他面前翘起,那双美股只有那窄身短裙遮掩着,随着丽嫂的动作而扭动,看得阿明目定口呆,心里只想掀起丽嫂的短裙拉下内裤一?插入。但他胆子还小,还是从后继续欣赏丽嫂裸裸多恣的体态。

  当完成交收工作,阿明没有实时离开,丽嫂热情地请他坐下喝汽水。她搬过椅子,让阿明坐下,而自己则坐在阿明正前方的沙发上与他聊天,但阿明并没留意丽嫂的说话,双眼只紧钉着丽嫂交迭的两腿。窄身短裙更是缩上,大腿此时更是显露无遗,看官阿明根本更没心情喝汽水,丽嫂跟他说话也听不入耳,眼睛只一直盯着丽嫂性感的身躯,只盼她换腿时可看见她裙底春光。丽嫂当然没有留意阿明那淫秽的目光。不竟她只当阿明是弟弟,没想到一个十八岁的青年会对她那三十多岁的妇人有淫念的冲动,因此她对阿明没有任何界心。

  但,她错了。

  皇天不复苦心人,她终于换腿了,姿势是那么的美妙,那么的缓慢而又成熟,使他有充裕的时间可以看清她两腿之间。那黑色丝袜包裹着白色内裤,是那么的神秘那么的诱惑。跟着她双腿平排而坐没有留意阿明正在窥看她,双腿还微微张开,使阿明心跳更是加快,突然阿明一不小心张手上的汽水罐弄返,以至地上全是汽水,阿明立刻起来连声道歉,而丽嫂报以微笑才拿毛巾连忙弯腰俯身抹干地板的汽水。此时她那双雪白而深深的乳沟从松胯背心胸口出现,双腿更是张得更开,体态是那么诱人。深深的乳沟可正明丽嫂拥有的是一对豪乳一对大大的豪乳。
  阿明此时正好从高空俯视丽嫂的胸口,更可看到窄窄的黑色吊带胸围跟本不能张丽嫂的乳房完全掩盖,由于丽嫂所穿的胸围是那么紧迫的,使她胸前的一双大肉更是呼之欲出,除着她抹地时的动作,她胸前的肉球便跟着晃动。看得阿明的一双眼睛像要掉下来似的。此刻他已接近崩溃了,但他心里不断争扎和自摘,丽嫂对他那么好我不能做出对她不敬的事,但另一方面他心里想,丽嫂是一名寡妇,是需要男人来慰藉,今日便由他来干她一个痛快吧!

  我这样做只是帮她解脱生理所需吧了。在阿明心内已找到侵犯丽嫂的借口。就在此时丽嫂抹完地板站起来,由于阿明偷看丽嫂时是站得那么近,以至当丽嫂站起来时使她的丰胸与阿明的胸膛撞过正着。阿明就像全身触电一样,此时他以按耐不住了,双手一伸。便向丽嫂的胸部抓去。他强拥着丽嫂。把她推拥到梳花上……

  突如其来的侵犯,使得丽嫂不知所措,只懂不停地挣扎着,然而她的背心上衣已被卷上心口,黑色的吊带胸围吊带也被扯下至手臂,成熟妇人特有丰满的乳房彻底暴露出来。她不竟已近中年,使得斗大的乳房已有点松弛而下坠,但被胸围成托着还是高耸的、乳头更程黑啡、体香四溢。胸前那对成熟的乳房被未脱下的胸围挤压得无处容身,这样更使得她那对美丽的豪乳不停地动弹,须然已是三十多岁的妇人了,但她那双诱人的肉球还是充满了弹性,斗大的乳头须已有点灰黑但还是那么幼嫩,一眼便看她已为人母了。丽嫂的身体反抗摆动时,胸前的香乳也随着弹跳起来,晃来晃去,看得阿明更是欲火上升,此时阿明一手从后面穿过她的腋下,用力的握住丽嫂的一边乳房。

  阿明的手掌根本无法完全覆盖她的豪乳,雪白而光滑细致的乳房从阿明的指间凸出,嫩大的乳头被阿明的手指挤压得像快要弹出来的提子似的。阿明的手指还不时玩弄挤压丽嫂那已变硬的乳头,至使丽嫂痛苦难堪。至于她的白色窄身短裙早已经被掀至腰部,黑色丝袜也被褪到了成熟而白晢的大腿上,阿明另一手并没有空出来,将丽嫂的内裤向上拉紧使内裤接入丽嫂的股罅间,变得像T- Back内裤一样,雪白而圆大的臀部,看得阿明不停在丽嫂的双股抚摸,还用舌尖来剌激丽嫂的下阴,而丽嫂此时像水蛇般的细腰则是不安的蠕动着,企图摆脱阿明的舌头攻击。他的舌尖不断在她两股间的罅隙舔来舔去。令得她死去活来。
  丽嫂久未被男人碰过的身体,此刻被阿明肆意蹂躏,使她全身像被电击一样,很想推开阿明,但心里感到有一种从未赏过的快感涌上心头。

  「不要呀……不要这样……明仔……我已生过孩子……身体不好看……快放开我啦!……呀……好痒呀……不要这样呀……求求你……!」「丽,丽嫂,你的屁股好靓,又大,又白,又圆,又滑,你放心啦!我会令你快活过神仙啊!」面对着丽嫂诱人的股间,阿明看得头荤眼花,他的脑袋也被冲熏了。

  「不要口不对心了,你老公死了多年,你也很久没给男人踫过啊,那么你也不会在我面前穿得那么性感来勾引我啊!你也是有需要的女人啊!何必还扮矜持啊!来吧!今天便给我这个猛男同你这个贱妇干过痛快吧!哈!哈!」

  「不要呀……不要这样…我不是勾引你……放开我啦!…求求你……呀……给儿子看到便不好了,呀……好痒呀……不要这样呀……求求你……呀…!」
  「哈!给他看到也好,使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原来是那么淫荡,任何一个男人也可抚摸你的一双大奶啊!哈!哈!哈!他回来看见我两在做爱,他或也忍不注来加入战团,他也是人啊!看到一个身材那么丰满的女人在他面前赤裸着,他会不动心吗?对了来个母子乱伦两皇一后也很剌激呀!你说对不对呀?你喜欢被儿子干还是给我干呀!哈!哈!哈!还是给我干个舒舒服服吧!你说好不好,哈!哈!哈!」

  「你这畜兽,快放手啊!呀!不要……不要呀!」

  阿明就像疯了一样,说出一些淫秽的说话来激起丽嫂的性欲。的确丽嫂已不知不觉间兴奋起来了。

  丽嫂这时后悔在阿明面前穿得那么小,她从来没想到明仔是这样的人。会对她说出那么淫秽的说话来。但在她心中又生出莫明的兴奋出来,儿子看着自己和别的男人做爱,和自己的儿子做爱这些话使她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自她丈夫去世后,压抑了多年的性欲由燃而生,下体不知早已流出淫水来很久没这样兴奋了。
  她不竟也是女人,也是一个需要慰藉的女人啊。

  阿明的肉棒早已经是肿涨不堪,他的两眼也怖满了血丝,不断的用手按住丽嫂肥嫩白皙的臀肉,然后用舌头舔着丽嫂那早已湿粘不堪的神秘森林。

  虽然是隔着黑色缕空的蕾丝小内裤,但是阿明的舌头仍然能感受到丽嫂浓密的阴毛下,那充血的阴阜不断的流出咸腥而暖暖的的淫液,但是对他来说,这淫水却似琼浆玉液一般甘美,而那淫荡的液体也被他边舔边吸的喝了下去。

  「……阿明……我好热……好难受……喔……嗯……不行……」丽嫂呻吟着她想着阿明刚才的说话,小杰回来看见我与阿明那荒谬淫秽的行为那怎么好。
  阿明知道丽嫂此时也已经是欲火难耐了,但他却还是不想把自己的大鸡巴喂给那贱妇享受。于是他用手把那湿透的蕾丝内裤拨到一边,用牙齿轻咬丽嫂的阴唇,再用舌头伸进灼热粘稠的阴道中,企图找寻阴核的敏感点,同时也用力的吸吮,他要使丽嫂难受到极点。

  「呀!明…明仔,你…你在做什么呀!呀!…我好痕………好辛苦呀!喔!」
  阿明只管用舌头挤入她的屁眼后,玩弄着丽嫂的最敏感的地方,丽嫂感到一阵刺痒从直肠壁上传遍全身,浑身的肌肉都不由的微微地哆嗦。阴道里似乎也受到了刺激,一股爱液从阴门流了来……

  丽嫂高高地撅着屁股,就像一只母狗般,让阿明也让自己享受着快乐。肛门里的刺激一阵阵的传来。

  而丽嫂则已经陷入崩溃的状态,生理上很久未赏得到慰藉的她一把扯下已被脱掉一半的胸围,将手按在胸部,不断的搓揉自己乳房,她不但将赤裸的身体暴露在明仔面前,还做出淫秽而挑逗的动作来刺激明仔。看得阿明口水直流,突然阿明双手张丽嫂用力一扳一推,丽嫂背向梳花直倒下去,阿明直扑上前,张丽嫂的内裤扯向大腿沟,双手捉着丽嫂的双腿,抬至高高并分得开开,以致丽嫂只得用上身支撑身体,此刻丽嫂最神秘最迷人的地方显现在阿明的眼前,看得他口水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不…明仔。不要看啊!……我已生过孩子……那里没什么好看啊……不要……很污浊的……不要……求求你……!」丽羞耻地哀求阿明。

  但阿明并没有理会她的哀求,他双手张丽嫂因兴奋而奋涨的两片阴唇擘开,女性最神秘最感耻辱的秘洞完全不设防地一览无为显现阿明的眼前,红红的肉洞还是那么鲜红,漆漆的分泌物如泉水般不断涌出来,他立刻低头伸出舌头向丽嫂的仙人洞进攻,只见他的舌头不断在洞口上下吸吮,这使丽嫂不停地呻吟,令她半推半就欲拒还迎死去活来。她的双手还不由自主地搓揉自己的双乳,口里喃喃地呻吟着仿佛她已默许明仔对她口交的做法,她也享受着明仔的舌头为她带来一浪接一浪的快慰,之前的羞辱也抛诸脑后,她心里只想到明仔他的舌头功夫真行。
  每一吸一啜都能独及丽嫂的痒处。想不到年纪轻轻的他会有那丰富的性经验,内心也其待着明仔进一步的攻势。她的阴道内也不断分泌一些潻液来,这使得阿明的口水、潻液和已湿乱的阴毛浑作一团,还发出因吸啜而发出的吱吱声响。
  房间内只有他们两人在不停的晃动,灯光映在墙上的两个影子也忽明忽暗的闪动着。整个房间充满了诡异淫蘼的气息……而房里却春意盎然,水乳交融。他俩沉迷于男女身体的慰藉之中,身外的事物彷佛都已毫不重要,什么道德、伦理、廉耻统统抛诸脑后,天地间只剩下赤裸裸的性爱。

  然而这一切已被杰仔全看在眼内,由一开始他已窥看到一切,他看到母亲被阿明强拥着时心感到害怕,他未曾想到阿明会对他母亲侵犯起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被阿明上下其手地蹂躏着,而什么都不能做。他想冲入房推开阿明,但看到母亲裸露的身体和反抗而无助的诱人体态时,内心里突然兴奋起来,因此他只是站在门外窥看着。

  「不!不能,不能这样!我们这样已经太过分。千万千万不能插进去!你要是想发泄,我给你手淫吧?或者…或者…用我的嘴给你吸出来。好吗?」

  阿明仍然不依不饶地纠缠:这时,阿明把舌头由丽嫂的阴道内伸出来,但并没有离开丽嫂的身躯,只是头部向上继续移动直到丽嫂的双乳才停下,阿明一手抓紧丽嫂一边乳房,使得斗大的乳头更加突出,就像一颗熟透的提子等待别人来采摘品尝,阿明一口便咬下,张整颗乳头含在嘴里吸吮,像婴儿般吸吮母亲的奶乳般。阿明的另一只手并没有空闲出来,已伸向丽嫂的下体再把食指和中指插入丽嫂的阴道,丽嫂阴部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双腿分开任由阿明的手指在她的下阴搜挖,自己也用手揉捏自己的另一边乳房。男痴女荡这情景极尽香艳淫秽。
  两根手指塞满了丽嫂的阴道,一起任意抠摸,丽嫂只觉得阴户内涨痛难忍,浑身无力,一动也不能动,右手仍然机械地揉搓着斗大的乳房。

  「啊!好孩子!好舒服啊!不要停下来!很久未赏到啊!丽嫂是你的啊!明仔!啊!呀!」丽嫂喃喃地道突然,丽嫂呼吸越来越急促,阿明两根手指在阴道内猛然向耻骨处一抠,这是女性阴内最敏感的地方。

  「来了!来了!……」一股电流从阴道直上子宫,丽嫂多年未赏到的高潮来了。她全身抽搐痉脔地大喊:「啊!泄了!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