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花镇情缘
花镇情缘
  自从我报仇成功以后,张莺莺和管清梅之间的关系就不再融洽了,本来管清梅就以花秀英唯马首是瞻,在我看来反而断了更好,我们就不用和那俩个婆娘扯上任何关系了。

  这样一来,我和张莺莺又过起了平静的两人世界,好不快活。

  午后的阳光格外温暖,我在沙发上晒着太阳就沉沉睡了过去,突然我感觉到了我的下面一阵凉爽,冰凉冰凉的,我皱了下眉头,一看原来是张莺莺这个调皮的小妮子,调侃道:「怎么,又想要了?」

  张莺莺点了点头,红着脸一本正经地说道:「奇怪的感觉,和你做爱我感觉好快乐,每一天做都不会觉得腻。」

  我把张莺莺一把拉在怀里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我下面被她撩拨起来的情欲可不会这么简单地消退掉呢,用着硬邦邦的鸡巴隔着衣物在她的屁股上磨蹭了几下,笑道:「你真是只馋猫,吃过了一次鱼的滋味就顿顿想吃鱼,这样的话可不好哦,起码要在伙食上面下点功夫才行,我的精力被你一天又一天的消耗掉,缓不过劲来的话就有你好受的喽。」

  张莺莺忸怩地扭着身子说道:「讨厌,我下面已经湿透了,都是你这个坏人害的,我记得你有一次用我的奶罩打飞机呢,怎么,你是喜欢奶子多一点还是屁股多一点?」

  我的欲望被她撩拨了起来,一发不可收拾,双手托住她丰满的奶子摇晃了几下,说道:「你这对奶子可是要人命的奶子,光看着就能让人不停流口水,然后再这么把你一碰,那份柔软,那份温度,棒极了,你能感受到我下面的火热吗?
  那是因为你的每一寸肌肤都很吸引人,白皙无暇,部位没有高低之分,只是它们的存在有着不同的用处。」

  张莺莺被我的柔情蜜意打动,她自己脱下了外裤和外套,只剩下内裤和奶罩,然后她开始帮我脱衣服和裤子,我不抵抗就被她剥了个精光,那根白嫩粗的鸡巴引得她笑面如花,神色迷离。

  她看着我一动不动,矫情道:「你个死人,我都这样在你面前了,你倒是动动手啊,难道全部要我来动,剩下的你帮我脱了。」

  其实不是我不动,只是我被她的情趣内衣和内裤给惊呆了,这是黑色透明装,那一层薄薄的内裤和奶罩真是可有可无,不过穿了以后诱惑力倍增,我的鸡巴直接看得进入了最终状态,坚硬如铁,擎天一柱。

  「姐姐,你穿成这样真是够骚的,不过我喜欢,我看得直流口水,快忍不住了,这样挺好的,就不脱了。」

  「那就直接来吧,我早就等不及了。」

  胯下膨胀的紫红已经蓄势待发,我激动地把张莺莺抱上了沙发,她的双手抓在沙发上,我拍了她两下屁股,她自觉地把屁股噘得老高。

  我经验老道地把双手放在她的屁股左右两侧,拉扯她的内裤到一边,等我能清楚地看到她的湿润处,勐地提枪刺入她的蜜穴,一边摸着她的屁股一边扭起自己的屁股来,感慨道:「姐姐的小穴是天底下最好的地方,那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桃花源地,不过能触碰到它的人只有我一个,好高兴!」

  「每一次你的鸡巴刺入我的体内,让我又痒又麻如遭电击,细细体味那是一种不可多得的享受,会让人舒服得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

  「这么悠闲可不好呢,我可要加速用力了哦!」

  「来吧!来吧!操死我这条淫荡的小母狗,被你这么不停操着的话,我的身体就会变得怪怪的,热到受不了。」

  我加大力度让我们保持在一个相同的节奏,弄得整个沙发都发出格叽格叽的声音,摩擦之处啪啪不断,我的双手也不老实地伸进她的奶罩揉捏起她的奶头,我知道那里是奶子最敏感的部位,一般女人都受不了用力揉捏,在我的大力冲刺之下,胯下的张莺莺叫声简直哭爹喊娘:「哦……好硬……啊……嗯啊……哇啊……呜啊……」

  「用力……用力……继续操我……操我这条小母狗……呜……」

  「这种感觉……实在……太舒服……根本……停不下来……」……「姐姐……接受我的……全部……吧……啊……啊啊……」

  「我尿啦……尿啦……喔……太爽啦……」

  高频率的冲刺让我们的身体汗流不止,我的龟头在千百次的摩擦过后终于刺激过度,一枪滚烫的精液内射在张莺莺的小穴里,然后我整个人都把她压在身下,我们的身体依旧紧密相连,彼此大口喘着气,没有一点想分开的意思。

  「好热,我又被你射得满满的,每当这种时候我就感到无比快乐,我们是紧密相连的整体呢!」

  「做快乐的事情当然快乐啦,我们本来就离不开彼此呢,最近哪天不是整天黏在一起的。」

  张莺莺突然脸色一片红通通的,她忸怩道:「啊,我肚子突然有点痛,我没力气了,你把我抱到浴室去,我要拉大条……」

  我艰难地把她抱起来,让她的两条腿合拢,整个身子屈着膝盖缩成了一团,走路很不便呢,我们私密处由于刚才的激情,从它的缝隙里不经意流出一股股精液淫水的溷合液体把我大腿内侧给搞湿了。

  我真是使出了我吃奶地力气才把张莺莺抱到浴室的抽水马桶边的,等她的双脚站在马桶的两边时候,我想把我的鸡巴抽离她的体内,她哀求道:「不要拔出来,你走路的时候不是已经又硬了起来吗?你的大鸡巴在我的体内顶得我好舒服。」
  我直接听得翻了个白眼,假装生气道:「这是问题吗?问题是你拉屎时候要用屁眼,我的鸡巴在你的小穴里,我们又是背对着,你这样拉出来的屎会碰到我身上的。」

  「怎么,你嫌弃我的屎臭吗?反正旁边是浴缸,我们待会可以在里面洗澡清洗的,不跟你说了,我已经憋不住要拉出来了,哦……」

  在张莺莺地用力之下,那长条一下子从她的屁眼里钻了出来,又粗又大,又黄又臭,很快那长条就碰到了我的身体,一看到长条碰到我的身子,我就渗得慌,出于好奇却又把头低下来,想看得更加仔细。

  不过第一次看拉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拉屎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个很隐私的事情一样,不亲密到一个境界是不会让人看的,起码这说明了我和张莺莺的关系已经亲密无间里。

  拉屎是一件不雅观的事情,甭管是谁拉,这就是天下第一的没有商量余地的龌龊事情,所以当一个女人当着我的面拉屎给我看的时候其实我的心里莫名地欣慰。

  你连一个女人拉的屎都不敢看,你还敢说爱她?我死死看着那老长的长条,心想怎么它就不断掉呢?看着张莺莺的屁眼里源源不断地出来长条,我的鸡巴可耻地硬了,是回到了刚勐的状态,张莺莺感受到我鸡巴的变化,娇嗔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变态,看我拉屎都能让你硬成这样。」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讨厌的家伙,被你的鸡巴顶着,顶得我舒服得连拉屎的力气都使不上了。」
  「那该怎么办啊?」

  「硬都硬了,还怎么办,是不是男人啊?操我,操得我把屎拉出来,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

  「这种事情想都没想过,不过你要我操你,那操你就是了,这可是你说的啊,到时候出了问题别怪我。」

  「快点,屁眼里有屎又拉不出的感觉你能体会吗?憋着会死的人!」

  在张莺莺地催促下,我动了起来,本来我们的下面就没分离过,干柴烈火只是时间问题,让我惊讶的是她选择这个不算好的时候,不过既然她哀求了,不是很难地事情我自然会去满足她。

  我把整个上身压在她背上,胯下昂然挺立的白嫩粗在我蹬腿之下冲刺了起来,我的大龟头被她的壶口穴死死钩住,和她做爱就是一个好,硬着的时候怎么搞都不会让我的鸡巴从里面滑落出来,在我耸动身子之后,张莺莺的反应变得极为可爱,我每耸动一下她的屁眼里就会拉出一小节长条,在我越战越勇的情况下,那长条慢慢地已经靠近我的肚脐眼下方了。

  她拉出长条的时候还在不停放屁,噗噗声从她屁眼里不断冒出来,这一个个响屁在浴室这么小的地方弥漫开来,臭得我没了继续操她的动力,我艰难地捂着鼻子说:「好臭,好臭,臭死啦!我感觉整个人都要窒息而死了。」

  张莺莺回头张望了一下停下动作的我,埋怨道:「快点,快点把我操到高潮,我马上就要拉完啦。」

  那长条到了我的肚脐眼,我是不敢用手去碰它的,不过我本来就压着张莺莺的身子,我故意左右晃动肚子想把那黏在我们身上的屎给晃下去,效果不错,那长条被我晃断掉了,我心里窃喜这招不错。

  「啊……啊……对……对……就是这样……大力点……大力点……」

  随着我们的私密处不断摩擦,我感觉我的龟头已经摩擦到了极限,急道:「抓紧马桶,我快要射啦!」

  她颤声道「不行……不行……我已经……不行啦……啊……」

  我哪里管她行不行,在万分紧要的冲刺关头把她的双腿抱起来架在我的腰间,十万火急地冲击她的小穴,或许她真的比我早先一步高潮了,屁眼里的长条一下子摧枯拉朽噼里啪啦地从里面冒出来,小穴里也是一股热流流出,嘟噜噜地留在里马桶里,不过那些长条就不这样了,它们随着我们奔腾的身子不断地向四方飞去,不一会儿马桶周边都是张莺莺拉的长条。

  「噗滋」

  「噗滋」,我又在张莺莺的小穴里内射了,我把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我们的身子都在不停颤抖,我闭眼艰难道:「哎,好臭啊,你扶我出去休息会,在这里我们非得被臭死不可。」

  「啊,太爽了,我第一次拉屎拉得这么畅通无阻,无比舒畅,我爱死你了,杨明!」

  张莺莺对屎臭味的抵抗力已经超乎我的想象,她竟然只字不提,我真是要崩溃了,在我苦着脸颤抖小手的时候,她把身子转了过来,抬起头亲吻了我的嘴唇,我热烈地迎合她,心道妈逼大不了臭死得了,闭眼享受起了这份温存。

  我们就慢慢向着浴缸那边挪去,很快我们就躺在了里面,在里面休息了片刻,张莺莺已经恢复了力气,她把窗帘拉开,再把窗户打开,终于让绝望的我有了些许力气,我把头凑过去用力呼吸外面流进来的新鲜空气,心道得救了,世界又变得美好了。

  张莺莺则开始打开莲蓬头的水,开到最大把地面上的那些屎冲洗一遍,很久才把这里弄干净,臭味也澹了很多。

  由于我们刚才的热情交欢,身上流出了不少汗,所以张莺莺又在浴缸里放满了水,疯狂过后泡个热水澡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

  看着眼前张莺莺的完美身材,我却没了一点欲望,没办法,铁人也会栽在这个小骚蹄子身上的,她的欲望实在是太强烈了,她就是那种平时看起来如水一般,在床上疯起来不比花秀英差的女人,没有一根粗大的鸡巴和持久的耐力,对付这样的女人是不够看的,我还暗自庆幸老天待我不薄,起码我的大鸡巴就让我很满意,因为它能让女人满意。

  我们难得安静地看着对方,帮彼此清理着身子上的污垢,心情无比高兴。
  不过这种片刻的安宁并没有持续太久,突然浴室外面传来了人的叫唤声:「姐姐!姐姐!我是雯雯啊,我回来啦,你在家吗?」

  这别墅门的钥匙只有我、张莺莺还有张雯雯三人拥有,我们两个在浴室里,外面的那个自然是张雯雯了,一下子张莺莺手忙脚乱起来,慌张地双手挠头,傻傻看着我说:「怎么办?雯雯回来啦!」

  我平静道:「这是你们两姐妹的事情,我不便插手,若是你们姐妹感情因为我的关系而变差了,那我岂不是罪人一个,你去对面她吧,把你心中想说的直接告诉她得了,相爱就要光明正大的,偷偷摸摸的爱情从来没有一个好的结果。」
  我拿了一条旁边的浴巾扔给她,继续鼓励道:「希望你能得到她的谅解,加油!我相信你一点能成功的。」

  在我的循循善诱之下张莺莺对我点了点头,披上浴巾出了浴室,在她出了浴室门的时候,我有点放心不下她也就裹了一条浴巾在后面偷偷看着她,主要怕等会张雯雯听到张莺莺的话后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情。

  我躲在暗处看到了她们两个,她们就坐在了我刚才和张莺莺战火开始的地方,那张沙发旁还有我们交欢留下来的稍许痕迹,张雯雯第一句话就嘟嘟逼人:「姐姐,这地上的东西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我一个说法!」

  张莺莺指着风干的精液笑着温柔道:「啊?那个……你知道的,你不在家,杨明他又是初尝女人滋味,所以他想你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手淫,年轻男人的欲望有多强烈你也是知道的。」

  张雯雯激动地依偎在张莺莺的怀里,哭泣道:「姐姐!我真该死,我竟然怀疑你和杨明有一腿,为此我还特地提前回来了。」

  张莺莺安抚着张雯雯,我看到她没有说实话,气就不打一处来,攥紧拳头一拳打在了旁边的墙上,算是发泄一下我内心的怨气吧。

  张莺莺帮张雯雯擦拭着眼眶的眼泪,这时候张雯雯用鼻子嗅了嗅,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张莺莺的身上,她骂道:「差点被你骗了,姐姐!你这个骗子!你身上有杨明的味道,你……你……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张莺莺似乎被这一耳光打痛了,捂着脸在抽泣,张雯雯则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蛮横道:「我掐死你,你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和亲妹妹抢男人,啊!」
  由于张莺莺不反抗,很快被张雯雯压到在身下,张雯雯直掐张莺莺的脖子,张莺莺一副束手待毙的样子让我都看不下去了,心慈手软的女人,真是把我的话当做了耳旁风,一个柔弱的女子,做什么都会吃亏,我看到情况危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大步冲过去想阻止张雯雯的暴行。

  电花火石之间,我就把张雯雯的手给抓住了,吼道:「雯雯,放手!她是你姐姐,你是不是疯啦!」

  我用力把张雯雯的手拿了下来把她一把推开,挡在张莺莺前面,冷冷道:「够了!她是怎样的人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一个善解人意温柔如水的女人,追求属于她自己的幸福难道有错吗?要怪就怪我吧,其实我的心里喜欢的一直是她,我就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我的话语很伤人,字字如针,句句如刀,一下子让张雯雯整个人都红了眼,她变成了一头发疯的母老虎,咬牙切齿大声道:「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王八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啊……那你和我之间算什么?」

  她疯狂地挥舞起她的双手捶打在我的身上,我却不能去反抗,因为我或许真如她所说是个王八蛋吧,那些拳头打在我的身上,很痛很痛,痛得我咬牙强忍,此刻我才发现这个文静的乖乖女是有着多么巨大的力量。

  密集如雨的拳头打在我身,痛得却是她的心,张牙舞爪的她完全哭成了泪人,挨打的我却傻傻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犹如一根木桩,我不是一个麻木不仁的人,伤了她的心我岂能无动于衷。

  不知道她往我身上打了多久,更不知道打了多少下,不过我胸前一片伤痕累累,她又像一个极度渴望被爱的孩子依偎在我怀里,喃喃道:「为什么?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选择是我姐姐而不是我?比起姐姐,我更加年轻,皮肤更顺滑,我想不通……我哪里比姐姐差?」

  我轻抚着她的头,低声道:「这世界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最大的区别就是我先认识了她才认识了你吧,你也知道你哪都比她好,可我偏偏就是执着她的不好,在我眼里她就是一棵小草,看起来脆弱不堪,但是她是那么顽强,让我深深迷恋。」
  张雯雯听了我的话失望地跪在地上哀嚎起来:「杨明!不要抛弃我,你知道的在我出去旅游前,你每天都射在我体内的,我已经怀了你的种,姐姐!你要为杨明和你的将来考虑一下,你知道你自己是无法怀孕的!」

  张雯雯寄出了她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这是一根致命的稻草,让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我如遭雷噼,呆若木鸡,我家老爷子可是盼着我给他折腾出来个娃抱抱呢,不能生孩子的话,我家老爷子肯定会把我的狗腿打断的,他会说这样的女人要了能干吗?女人就是用来生娃的。

  我摇了摇头使自己清醒过来,望着呆呆的张莺莺,她被说得哑口无言,低着头尽是沮丧,看她的样子我是连问她的勇气都没了,心里知道张雯雯说的肯定是真的。

  张雯雯看到张莺莺痛苦的表情,自己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杨明,就算是为了我们肚子里的孩子,你也不能把我丢下,不然我们可是一尸两命。」
  我撇过头不想看到她的脸,厌恶道:「你不用来威胁我,这样会让我感觉你很可怜,如果孩子真是我的,到时候我自然会负责到底。」

  一想到张莺莺不能生孩子这事情让我头皮都发麻了,这是往我身上泼了一盆凉水,让心意明确的我心乱如麻,一阵迷茫,我坐在沙发的一旁,双肘撑在膝盖上抱头沉思。

  就在我闭眼陈思心绪紊乱的时候,我的卵蛋被人舔了起来,那柔软的舌头让我一阵舒服,耳畔传来了张雯雯诱惑的声音:「姐姐能做的我也能做,但是我能做她不能做的事情,你就好好考虑吧,哦,大鸡巴真棒!」

  我能感受到张雯雯那根香软的舌头在我的鸡巴上下滑动着,两颗卵蛋被手指不停地捣鼓着,她淫荡地叫声让我不得不又硬了起来。

  「鸡巴……真是……奇怪的……东西……会变形……哦……」

  「变得……这么大……咳咳……嘴巴……会受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