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姐夫的私密日记
姐夫的私密日记
 十分钟之后小姨子终于走进了食厅,我当时正如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绕着餐桌走来走去,恨不得把这顿午餐也给省了,节约时间可以早一点和昀亲热。
  我替她拉开了座椅,又乘了碗热乎乎的米饭摆到她的面前,还不停往她碗里夹着菜。昀转过头瞄了我一眼,「姐夫,手艺见长哦,你这个家庭主男还是挺合格的。」

  「你就不要取笑我啦,整天在家无所事事,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为她们娘俩煮一顿美味又营养的晚餐了。在义乌是你下厨还是你老公?」

  「我们两个都挺懒的,不是在外边吃就是叫的外卖,我可不是一个贤惠的妻子。」小姨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只要能娶你为妻,任何男人都会愿意当一名贤惠的老公!」我深情的注视着她。

  小姨子感激的望着我,轻轻吻上了我的双唇,我放下手中的筷子,手掌捧起她的脸蛋,俩人热吻在了一起。距离上一次的吻都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这个等待的过程实在是过于漫长,对我而言更加是一种煎熬。

  我的手已经迫不急待伸进她的领口,一把抓住那颗垂涎许久的肉球。哇,皮肤真是又细又白,握在掌心之中滑不溜手,还能感觉到一定的份量。

  随着我手指的揉捏,乳房不断变化着各种形状,嫩肉从我的指缝之中挤了出来。我还能感觉到掌心里的奶头因为受到了刺激,正在慢慢地变硬变长。随着我手掌用力,奶头渗出些许的乳汁,将我的手心给弄湿了。

  我两根手指捏住她的奶头轻轻一掐,奶水顿时喷了出来,昀低呼了一声,「讨厌啦,你把人家的衣服给弄湿啦,还让不让人吃饭了,你这个急色的家伙!」
  「我不吃饭,我就想吃奶!」我一把拉下她的领口,那颗沉甸甸的乳房弹了出来,在空气中一上一下地颤动着,奶头上还挂着几滴晶莹的乳汁,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小姨子轻轻拍了一下我的额头,「安心吃饭啦,待会还怕没时间亲热么?真是个坏家伙!」

  我不得已只好低头扒了几口饭,眼睛还是偷瞄着她的咪咪,有了面前的秀色可餐,我都懒得去夹菜了。

  「多吃点肉,头脑里不要光想着那些色情的东西,不多吃点待会你怎么会有力气,嘻嘻。」昀夹了些菜放到我的碗里。

  仔细一起她说得倒也有理,待会还要大战三百回合呢,没有充沛的体力怎么能行!我正狼吞虎咽的,忽然低呼了一声,「哎呀,我居然忘记煮汤了,难道总觉得差了点什么。我都快要噎死了……」

  「谁让你吃得那么急,来几个深呼吸,好点没有?要不我帮你倒杯热茶?」昀轻拍着我的背部。

  我忽然灵机一动,一只手抱住了昀,「这里不就有现成的浓汤嘛,而且营养更加丰富哦!」我低下头一口将奶头含进嘴里,不停吮吸了起来,一束束甘甜的乳汁激射到我的口腔之中。

  小姨子顿时哭笑不得,伸手在我头上轻拍了一下,「你还真是会胡闹啊,居然跟我女儿抢奶喝,小心她醒来要找你算帐哟!讨厌,轻一点,不要吸得太用力,人家身体突然感觉好奇怪……嗯……」

  我对着左边的乳房又吸又舔,掏出右边的乳房肆意揉搓了起来,很快掌心里全都是奶水了。小姨子手掌抚摸着我的头发,嘴里发出迷人的呻吟,「姐夫,你弄得昀昀好舒服啊,哦……不要掐人家的乳头啦,会痛啦!」

  「昀昀,你知道这个时刻我期待了多久吗?你真的好狠心,每次跟你亲热都得等那么久,再不发泄一下我真的快要疯掉了!」我将手指伸进她的睡裤之中,在她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上面揉捏起来。

  「姐夫,昀昀也想你啊,我也在苦苦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原本以为结婚可以让我修心养性,可以安心在家当一名贤妻良母,没想到你在我脑海中的影子还是挥之不去。不知多少次我差点想要打电话给你,但我又担心跨出这一步就再也收不回来了……姐夫,昀昀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好开心啊,我可以尽情的享受,尽情的尖叫,你永远才是最懂我的那个人……啊……姐夫,你弄得人家好想要……」

  我再也克制不住熊熊燃烧的欲火,有些粗暴地将她按在了餐桌上,飞快扒下了她的裤子,挺着坚硬如铁的肉棒从后面插了进去!

  在昀的尖叫声中,我从身后狠狠地干着她,每次都是整根没入,还不停拍打着她的屁股,弄得上面全都是鲜红的掌印。

  「昀昀,你已经生过小孩,为什么下面还是那么紧啊?」我由衷的赞叹着,这跟上回在宾馆里跟她偷欢简直没两样嘛。小穴还是那么的富有弹性,还是将我的棒棒吸得紧紧的。

  「当时有点难产,医生建议我做了剖腹产,因此那里还只是单纯的性爱通道哦!啊……姐夫,我那里是不是比我姐要紧上许多?你现在是不是很爽?哦……轻一点啦!」

  「当然了,你下面简直就是名穴,你姐跟你没法比,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真正的欲火焚身,浑身才会有使不完的劲!」我更加兴奋地对着她的身体狂轰滥炸起来。

  小姨子不时回过头来,「坏蛋,那么用力地搞我,你一定是在报复我冷落了你那么久,啊……轻一点,桌子都快要散架啦!」

  我将她的上身拉成了弓形,双手伸到前边抓住两颗圆球不停地揉捏,奶水都喷到餐桌上的盘子里去了。「哈哈,这一餐就叫人乳盛宴吧!」我得意的说。
  在食厅这种特殊的环境下做爱让我俩心潮澎湃,小姨子肆意的尖叫着,很快就抽搐着高潮了,趴在桌上娇喘个不停。我双手抓着她的胯部拼命的抽动,很快感觉到也快要不行了……「姐夫,姐夫,人家要吃你的豆浆!」小姨子妩媚的说。
  我心领神会,拔出肉棒双手叉腰站在原地,小姨子转身蹲在我面前,小嘴一张将那根黏乎乎的肉棒含进了嘴里。

  我双手抓着她的头部,肉棒不断用力往里插,好几次阴毛都挤到她的脸上了,可怜的昀被我弄得不停反胃,嘴角渗出了不少的胃液。

  没多久我就一泄如注了,大股浓精全部射进她的喉咙深处,小姨子只好大口大口地吞咽着,小脸涨得通红,眼角上全都是泪花。

  当我将长长的肉棒从她的嘴里退出来,小姨子轻捂着胸口不停地咳嗽,她轻拍着我的大腿,「坏蛋,人家都快让你给撑死啦,差点就喘不过气来,咳咳。」
  我心满意足地将她拉了起来,「咱们继续吃饭吧?还剩下好多的菜呢。」
  小姨子脸上微微一红,「菜里边全都是我的奶水,你、你介意么?味道一定有点怪怪的。」

  「我介意什么?那只会变得更加的美味,来,老婆,让老公侍候你吃饭!」我搂着她坐了下来,夹了一块鱼递到她的嘴边。

  小姨子点了点头,一脸柔情的注视着我,很快我们就吃了个风卷残云,将桌上加料的午餐吃了个干净。

  「姐夫,你先到床上去休息一会,我把厨房清理干净了就过去找你。」
  「还是让我来吧,你也累了。」我抢着收拾碗筷。

  「嗯!还是让我在你面前当一回贤惠的妻子吧,嘻嘻。」小姨子不由分说将我推了出来。

  我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点了根香烟在那里吞云吐雾的。原本以为今天只是来当一名车夫的,没想到居然有此艳福,已为人妇的昀居来还肯委身于我,真是让我深感意外!

  这偷情果然就像是在吸毒,只要尝过一次就再也不舍得放手了。除了肉体上的快感,更多还是精神上的满足,那种偷偷摸摸、又爱又怕的感觉,那种小别胜新婚的冲动,会让做爱变得更加的刺激和神秘。比起跟爱人那种一成不变、形同嚼蜡般的做爱,偷情带来的新鲜感和满足感显然更胜一筹,它绝对能让你欲罢不能!

  小姨子怎么还不来啊,我都等不及要跟她再来一炮了,难得有机会亲热,至少也要梅开二度才行,那样才对得起这一年多来苦苦的等待,要不然我肯定会后悔终身的。

  我躺在床上,头脑里回忆着刚才跟她亲热时的情景,手伸进短裤里撸着软趴趴的小弟弟,希望他可以尽快恢复状态以便投身下一场战斗。

  只听房门咿呀一声轻响,小姨子终于回来了。

  「怎么那么久?等得我心焦死了。」我拉着她躺到我的身边。

  「刚才进去看了一下忆忆睡得是否安稳。她还是很配合的,知道咱俩难得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完全没有打断咱俩的雅兴,嘻嘻。」

  「所以咱们更加不能辜负了忆忆的良苦用心,抓紧时间亲热吧!剩下的时间可不多了。」我搂着她又吻又摸起来。

  小姨子在我的抚摸下轻轻扭动着身体,手往我裤子里边一抄,「可你的小弟弟好像不是太听话哦,到现在还是无精打采的。」

  「我记得你上次说过一句话,我的小弟弟是否能硬起来,这不是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你!」我冲着她扬了扬眉毛。

  小姨子白了我一眼,「你这把老骨头到底还行不行的?可不要太过卖力,搞到一半虚脱可就不好了。」

  「面对你那动人的身体,我的精力就会无限的充沛!你老公肯定每天晚上都不会放过你吧?」

  昀轻轻叹了口气,「这点你倒是猜错了,他对我可不像你对我那么的热烈,虽然房事的质量和次数还算是正常的,但我能感觉到他只是为了解决生理需要,或者为了满足我才做爱,他对我的身体并不是太过依恋。」

  「这、这怎么可能?你俩现在应该是最干柴烈火的年龄啊!难道他不够爱你?」我讶异的说。

  「不是感情的原因,我想是因为他有过太多这方面的经历,比如陪客户应酬的时候,已经接触过各种类型的女人,因此对我就不是那么容易激动了。除了刚刚和他上床那段日子还算比较疯狂,之后他从来没有梅开二度过,我俩做爱的时间也不长,经常半小时就解决战斗。哪像你,每次都搞得人家死去活来的。」昀深情的注视着我。

  「昀昀,现在就让我代替你老公好好的弥补你、爱抚你吧!」我双手抓着她的领口往下一拉,两颗雪白的大咪咪一下子蹦了出来。

  昀轻轻将我推到床上,「还是让我先帮你把小弟弟重振雄风再说吧!」她褪下了我的短裤,俯身趴了下去。

  「昀昀,用你的大咪咪夹住它!」我灵机一动。

  「讨厌,你还真会利用人家的资源!」小姨子妩媚的瞄了我一眼,将乳房紧紧夹着我的棒棒上下撸动起来。

  「哦,好舒服,你的咪咪好柔软,又相当有弹性,包着我的鸡巴实在是太爽了!昀昀,你的嘴巴也不要闲着啊,舔我的龟头啊!」我得寸进尺的说。

  我话还没有说完,昀已经乖乖照办了。在她的咪咪和舌头的双重夹击之下,我的棒棒再次变得坚硬如铁,随时都可以冲锋陷阵了。

  我让她将下身靠过来,一边抚摸着她的翘臀一边手指往下滑,忽然我的内心又燃起了邪恶的想法。

  「昀昀,咱俩开始吧,为了节省时间我打算直接进入高潮,我要像上次在宾馆那样,同时插你两个洞洞,嘿嘿。」

  小姨子脸上一阵发烫,「讨厌,又要搞人家的菊花了,你怎么总是惦记着她,真有那么好嘛!男人真是变态。」

  「它的美妙之处你是不懂的,并不是说你的小穴不好,而是菊花可以带给我截然不同的性爱体验。更何况,你不也同样乐在其中么?

  「我用手指不停撩拨着她。

  「上次被你搞得我都快要疯掉了,在床上一觉睡到第二天十点多,差点就错过了航班。还是不要玩得太过份啦,人家事后会很疲惫的,我担心会被我姐看出点什么!」昀显然有些又要又怕的。

  「没事啦,咱们速战速决,争取多点时间让你休息一下,你那么年轻,一觉醒来啥事也没有。昀昀,你那些震动棒放在包里么?」

  「呸,人家这次是带着女儿过来看外婆的,随身怎么可能会带这种奇怪的东西!嘻嘻,看样子姐夫接下来没有办法干坏事咯!」昀一脸幸灾乐祸的说。
  「哎呀,这叫我如何是好,这可是我今天最想干的一件事情了!怎么办呢?」我有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脸的烦燥不安。

  小姨子望着我心烦意乱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不变点新花样欺负人家是不会死心的,坏家伙。好啦,看在午餐相当对我胃口的份上,我教你一个方法。」

  「什么方法?你快点告诉我!」我迫不急待的问道。

  「你还记得几年前帮我拍私房照么?当时你还找了根红萝卜插到人家的……嘻嘻。」小姨子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对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真是个大笨蛋!」我激动地往昀的嘴上吻了一口,穿上短裤飞一般跑出了房间。

  没多久我就回到了房间,手里还拿着一根绿油油的玩意,一脸的兴奋之色。「找不到红萝卜,用这玩意代替也是一样的吧?我已经洗得很干净了。」

  小姨子轻掩着小嘴,「这、这不是黄瓜吗?这根也太粗了点吧,我、我有点害怕。」

  「没事啦,只要你的阴道足够湿润,比这更粗的都插得进去!你不想想宝宝都能从那里边出来,可见阴道绝对具有超强的包容力,咱们快点来吧!把你的衣服都脱了,好久没看到你一丝不挂的动人胴体了。」

  小姨子脸上一红,扭扭捏捏的说,「这次还是不要脱衣服了,我只脱裤子吧。」
  「为什么啊?你不知道视觉上的享受对性爱有多重要么?我就是要看啦!」说着我就去扯她的衣服。

  小姨子紧紧拉着衣服的下摆不放,「人家、人家的肚子上面有道疤,你看了会反感的……我希望在你的脑海里永远是完美的。」

  我这下才恍然大悟,原来昀是担心被我看到她因为剖腹产而留下的那道疤痕啊。女人这方面确实都比较敏感,由此可见昀真的很在乎我对她的想法。

  「傻丫头,我爱的是你的全部,就算你有狐臭、蛀牙、疤痕,我统通可以接受。如果因为一点身体上的瑕疵就不喜欢对方,那纯粹就是肉欲上的关系了。我身上不也有一堆的缺点么?来,让姐夫看看你身上多了点什么纹身?」

  昀的目光中透着感激,终于放开了手,任由我将她脱了个精光,一个白嫩嫩、凹凸有致的身体完全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激动万分地趴到昀赤裸的身上,顺着她的额头、鼻尖、樱唇、粉颈、乳房、肚脐眼一路往下亲吻,终于看到了下面那条约摸三四寸长短的疤痕。

  我内心发出一声轻叹,这道疤痕确实让昀原本完美无暇的身体多了点不协调的地方,让我这种带点强迫症的人看了还真是有点难受,总觉得心中非常的不舒服。

  我轻轻抚摸着这道略有些凹凸不平的疤痕,这可是一个伟大母亲为了孕育出自己的小宝宝而留下来的!这代表了女人的勇气和无私的付出,我应该顶礼膜拜而绝不是嫌弃。更何况,完美永远只是相对的,也许就像维纳斯的断臂那样,这种残缺美才显得更加的真实、更加的让人动容。

  我注意到昀的脸上还带着一丝的不安,我冲着她微微一笑,低头吻在了她那道疤痕之下,还轻轻地舔吸着。

  小姨子咯咯娇笑起来,「姐夫你弄得人家好痒……」

  我终于让她真正的放松了。随着我的亲吻第二场战斗终于拉开了序幕!我的舌尖一路往下,找到她的小豆豆用力吮吸起来,手指也滑进小穴中不停抽动。我需要她的阴道得到充份的湿润,以便迎接即将进入的宠然大物。

  在我的手口并用之下小姨子的欲火被彻底的点燃,她大声呻吟着,「姐夫,人家现在就要,人家要插插!啊……」

  我点了点头,将她的腰部尽量往上抬,让她的两个膝盖都顶到肩膀上,这样整个下身就正对着天花板了,就好像一朵迎着朝阳盛开的花朵。

  「讨厌,人家下面都让你给看光啦,这画面也太淫荡了,你就非得这样对我嘛?」小姨子娇嗔的说。

  我拿起旁边的黄瓜慢慢往小穴里边插,小姨子紧张得不停的吸气,「慢一点、慢一点,撑得里边好难受哦,这根黄瓜实在是太粗啦,姐夫人家还是想要你的棒棒尺寸正好。啊……不能再进来了,那里会坏掉的啦!」

  「不行,我的棒棒可是肩负着更重要的使命哦!」我淫笑着用手指按了按她的菊花。

  「难道你身上带有避孕套么?」

  「没有,但是我找到了一件替代品!」我笑着从旁边拿出了一卷保鲜膜。
  「这、这样也行?你为了折磨我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大坏蛋!」小姨子狠狠的白了我一眼。

  我让那根黄瓜留在她的小穴里,双手迅速将保鲜膜在肉棒上面缠了好几圈,看着就像是一根晶莹透亮的木乃伊,萌萌嗒,可比避孕套的颜值要高多了。
  我趁着昀不注意,偷偷吐了口唾液抹到了肉棒的顶部,接着顶进了她的菊花之中。

  小姨子紧张得脸都白了,「人家下面撑得难受死了,你、你要小心下点,别把下面给撑爆了……啊……轻一点,黄瓜不能进去得太深,啊……」

  「嘿,你的两个洞洞之间只是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壁,那种感觉一定很爽吧?待会准保你爽得不停的尖叫!」

  「爽个屁!你就只会折磨我,对着我姐你敢这样做么?妻管严!」小姨子没好气的说。

  「我知道昀昀对我最好了,所以我才最爱你啊,你姐在我心目当中的地位完全无法跟你相提并论。昀昀,你可以想像两个男人在干你,就好像A片中的场面,那样你就会兴奋起来,一兴奋底下的肿胀感就会转变成为快感!」

  「讨厌,你知道的还真多,我怎么知道我就会兴奋?啊……不能进去得太深呀!啊……你这是要把我调教成为你的性奴么?色情狂!啊……人家那里好痒,全身就像一股电流通过,我的头脑开始无法思考了……姐夫……快一点,昀昀开始有感觉了……啊……」

  看着昀煽情的模样,我的内心一阵激动,居然忍不住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按下了视频录制按钮。

  小姨子不由得一愣,「你这是在干嘛呀,不要拍,真是羞死人啦!你这个大变态!」

  「这么美妙的画面不录下来实在是太可惜了,今天之后咱俩又不知等到牛年马月方能相见,让我存个念想吧,想你的时候就可以拿出来看看,聊解我相思之苦。」

  小姨子一边呻吟一边白了我一眼,「你要拍着玩也可以,不过事后必须得将视频给删了,这东西留着就是个祸害,你忘了陈冠希为此害了多少女人么?啊……你轻一点啊,那么用力干人家,你就是想拍下人家羞耻的表情对吧,你这个坏家伙!」

  「好啦好啦,我听你的,就当是给咱俩的性爱助助兴吧。」

  一边插着昀的屁眼,一只手用黄瓜插她的小穴,还要一边拍视频,我实在是支撑不住了,虽然很刺激但是好累!还是集中精力炮制身下这个小妖精吧!我将手机扔到了一边。

  过了没多久,双管齐下开始收到奇效了,小姨子在我的玩弄之下身体变得滚烫,她不停摆动屁股配合着我的动作,还不时回过头来要我对她说些色情的话,看样子她已经完全进入状态,急需释放的欲火很快就会迎来井喷的时刻!

  「呀!!!不行啦,昀昀要升天啦!啊……」随着她的几声尖叫,丰满的屁股在不停地颤抖,她张开了小嘴微吐着舌头,好像还翻起了白眼,秀发在空中四散飞舞。

  随着我将黄瓜一插到底,小姨子惨叫一声趴在了床上,淫水沿着小穴不停地往外冒。她全身香汗淋漓,下身还在抖个不停,牙齿紧紧咬着枕头边不放,眼神完全散乱了……!

  我笑着解开肉棒上面的保鲜膜,只见它已经胀成了青紫色,急需来一场酣畅淋漓的井喷。正准备继续侵犯她的小妹妹,忽然小姨子全身缩成了一团,眼中露出祈求的表情,「姐夫,人家现在全身敏感的要命,可以让我先休息一会嘛……」
  虽然我现在很想尽情的射进她身体里面,但是看着她脸上可怜的表情,忍不住心中一软,轻轻替她盖上了被单,「你先好好睡上一觉,我去看看忆忆醒来了没有。」我开始有点佩服自己的定力了,瞬间形像分又挽回了不少。

  穿上衣服走进旁边的房间,发现小家伙正躺在床上手舞足蹈呢,双眼好奇的望着四周,居然没有因为找不着妈妈而大叫大囔的。

  我坐到她的旁边,轻轻伸出食指,小家伙立马紧紧握住了它,又圆又大的眼珠子望了我好一会,忽然露出了欢快的笑容。

  真是个好孩子,你该不会是被你妈刚才的尖叫声给吵醒了吧?你如此安静是不想破坏了我跟昀的好事么?小小年纪可真懂事。

  我喂了她点白开水,双手插着她的小胳膊,让她站在我的大腿上边玩耍。她虽然还没有办法自己站住,但是双腿蹬踏得相当的有力,嘴里还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她喜欢你。」身后传来了昀温暖的嗓音。

  「你怎么不多睡会?」我回头微微一笑。

  昀轻轻挽着我的胳膊,「忆忆有点怕生,少有跟别人玩得这么开心的,她跟你可真是有缘。你挺懂得照顾小孩子的,也看得出你很喜欢她。」

  「那当然了,这是你的孩子嘛,我怎么可能不喜欢她呢?她笑起来时的神情真的跟你太像啦,哈哈!」

  小姨子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面,轻轻的说,「姐夫,如果我能为你生下一个小宝宝那该有多好啊……」

  我听了有些黯然神伤,「唉,我当然想啊,不过这辈子肯定是没有机会了……下辈子我会做一个快乐的单身汉,直到你出现为止我是绝对不会结婚的。到时我一定要追到你,让你成为我合法的妻子,让你为我生儿育女!」

  「姐夫……」我俩深情的吻在了一起,忆忆用她那双乌黑的眼珠子奇怪的注视着我们,注视着眼前这对不道德的恋人。她心中也许有些迷惑,妈妈怎么会和其它的叔叔接吻呢?

  昀忽然接过女儿轻轻放到了床上,又拿出个小玩具塞到忆忆的手里,「姐夫,你刚才好像还没有射吧?接下来还有点时间,咱们不如继续吧?」

  「可以射到你里面么?」我一脸的期待。

  「我听说哺乳期的女人是不会怀孕的,你放心的射吧,射得越多越好,嘻嘻。」小姨子微笑着说。

  「我怎么没听到过这种说法?」我愣了一下。

  「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大傻瓜!忆忆你一个人乖乖的玩会,妈妈待会再回来喂你吃奶哈。」小姨子媚眼如丝的瞄了我一眼,拉着我的手走出了房间。
  半个小时之后,轮到我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了,只是咧着嘴在那里傻笑。昀刚才将我侍候得相当舒服,我射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有点奇怪的说,受精之后小姨子居然还抬高了下身,不让精液尽快从体内排出,看得我是一头雾水的。
  「嘻嘻,精液在我体内感觉好温暖,还滑来滑去的很有趣,让我再好好感受一下。」昀微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