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淫荡人妻自述性福时光
淫荡人妻自述性福时光
 哥哥带着我坐上出租车,我们俩一路沉默着。因为都没有吃东西,所以下车后我们也没有先住下,就在宾馆附近的一个带烧烤的小吃店吃饭。这个时间吃饭的人很少,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哥哥要了两瓶啤酒,这吃个早饭哪有喝啤酒的呢?以前我和哥哥见面吃饭时也会喝啤酒,一人一瓶,不过哥哥喝的很少,基本上倒一杯后,剩下的都让我喝了,北方女人喝酒还是不含糊的,哥哥也经常佩服我的酒量。我俩坐在那里,没有了平时的热烈交谈,我习惯性的打开酒瓶,先给哥哥斟上一杯,然后要给自己斟时,哥哥竟然夺过了酒瓶。我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哥哥,哥哥闷头喝酒,也不怎么理我。我更加郁闷和忐忑了,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哥哥喝的有点急,几杯啤酒下肚,脸都红了。他看着我说:「我喝多了,今天不知怎么回事喝了几杯头晕。」我让哥哥少喝点,可哥哥看了看我,说不用我管。我就不敢再说了。终于吃完了,结完帐,哥哥站起来身体有些打晃,我要扶他被哥哥拒绝了。好在宾馆离的很近,我们俩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客房。
  这次我们住的不是平时那家连锁酒店,住的酒店还是比较豪华的,房间很大,里面陈设也很讲究。进了门,哥哥也不理我,径直往里面的沙发那边走去。我静静的把行李放下,脱下外套,然后走到哥哥身边,挨着他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我想到前两次见面,我们都住在那家连锁酒店,虽然没有这家酒店豪华,但里面的陈设很温馨,关键是那两次,我的感觉很温暖,为什么这次住的条件好了,反而找不到那种温暖的感觉了呢?如果是以前,哥哥一进门就会搂着我吻我,一直吻到床上,一直吻着我脱光衣服。可是现在,哥哥没有像往常一样吻我抱我,从进门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我们就这样尴尬的坐着。过了一会,我实在忍不住了,慢慢小心的向哥哥依偎过去,哥哥觉察到我的动作,竟然挪开了一些身体,不让我碰他。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开口,这时哥哥让我去洗澡,并有点厌恶的说:「洗干净点,把脏东西都洗掉。」听了哥哥的话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哥哥从来没有说过这么伤人的话,看来他真的太恨我了。我忍着眼泪进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擦洗着在哥哥眼里不再干净的身体。这时哥哥在外面再次大声说:「洗干净点,用力!出来我要检查的,不干净就再去洗,直到我认为干净为止。」

听着哥哥的话,我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我哭了。我在哥哥眼里不再美好了,在他眼里我是一个没有原则的脏女人!我怕哥哥听到我的哭泣声,把水龙头调大,我把沐浴液涂抹在身上,一遍又一遍的擦洗着身体。本来在火车上还想着见到哥哥时,要把乳房上、小骚逼上边写的字展示给哥哥欣赏的,可是现在哥哥根本就没有给宝宝这个机会,说不定也不想看了。我开始洗的时候还想着能不能留着这两个地方不要洗,可是不小心已经冲洗到了,又想到哥哥让我把全身都洗干净,也不知道哥哥对我身上的字感不感兴趣,最后就都洗掉了。心里想,如果哥哥喜欢看,就重新写给哥哥看吧。

外面传来了哥哥不耐烦的声音:「怎么这么慢呢,在里面想哪个男人呢?」现在不管哥哥怎么说,我都要忍受,因为既然我来见哥哥,我已经准备好接受他的任何惩罚。只要他肯原谅我,不离开宝宝,做任何事我都愿意。

换好睡衣我走了出来,这时我看到哥哥已经离开沙发,靠在床头,衣服已经脱了,两腿分开伸展在床上,大鸡巴没有像平时那样挺立,而是蔫蔫的不在状态,龟头被包皮包裹的严严实实,我都看不到它的存在了。我好想马上就过去把它裹大裹硬,可是我又害怕哥哥不允许,怕哥哥生气。哥哥今天严厉冷淡的态度,让我不敢轻举妄动,一切都格外小心翼翼的。

我正在犹豫,听到哥哥瓮声瓮气的说:「怎么了?有了别的男人,就不知道怎么做了吗?还需要邀请你吗?」我听到哥哥这样说,心里反而有点小惊喜,至少哥哥还愿意我裹他。我赶紧爬上床,跪在哥哥两腿之间,凑近去,双手扶定,大鸡巴摸着有些粘糊糊的,散发出一股不太正常的腥骚气味,我不由自主的皱了下眉头。

这个轻微的表情被哥哥看到,他生气的说:「怎么?你嫌弃它脏?我告诉你,大鸡巴我是特意这几天没有洗的,你都不干净了凭什么让你享受干净的大鸡巴,快点!想裹就快点!」

看着哥哥严厉的表情,有点害怕,更多的是对哥哥的愧疚,哥哥以前不是这样的,他现在这样我能感受到他的内心是多么的痛苦。是我的错导致了哥哥这种态度,我有什么好埋怨的,都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

我刚准备凑近哥哥身体,哥哥忽然用手推了一下我的肩膀,说:「慢点,你刷牙没有,我可不想你用裹过别人大鸡巴的脏嘴裹我的大鸡巴!」

我一听就明白哥哥的意思了,这都好几天过去了,哪天不刷牙漱口啊,怎么可能还是哥哥说的「脏嘴」呢?哥哥肯定是很在意我是不是裹过别人的大鸡巴,才会故意这样说。

「哥哥,宝宝没有裹他的那个,宝宝只喜欢裹哥哥的大鸡巴。宝宝小嘴不脏。」我真的没有裹G,虽然以前我裹过几个男人的,可这两次,都是在特殊的情况下发生的事情,我哪里有情绪裹他呢?

「你说不脏就不脏啊?我说你脏你就脏,一次又一次的跟别人交配,还敢说不脏!」可恶的哥哥,竟然说宝宝跟别人「交配」,太可恶了,可我也不敢反驳啊,现在哥哥怎么说宝宝就怎么受了。

「那哥哥说宝宝脏,宝宝就再去刷牙去,好不好?」我瞪着我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哥哥。以前我有什么小事惹哥哥不开心时,我只要露出这种眼神,保准哥哥气就消了,还得过来安慰我。

「算了,贱货,不要以为你的小心思我不明白。快点过来裹,记住要裹干净!」哥哥果然中计了,不过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的抚慰我,我知道哥哥还是在生气的,不可能就因为我一个眼神就可以原谅我了。如果说他口气缓和了一点儿,估计也是他相信我没有裹过G的大鸡巴,心里才稍微好受点儿了吧。

我赶紧爬过去,跪在哥哥两腿间,哥哥的大鸡巴正对着我的脸,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大鸡巴,可大鸡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看到随着手的套弄,哥哥的包皮褶皱处好多白色的的精垢,那股浓烈的腥臭味扑面而来。随着我手的撸动,大龟头露了出来,大龟头流出的爱液都堆积在那里,白垢也越来越多,看着好恶心。
我正犹豫着,哥哥拍了一下我的头,不耐烦的说:「磨蹭啥呢,我要你用嘴把它裹干净,快点!」我尝试着低下头,那个特殊的味道让我连连皱起眉头,胃里一阵翻滚。我抬起头,怯怯的问哥哥那些包皮里白色的豆腐渣样的东西是什么。哥哥看到我的样子,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说:「废话怎么那么多,喜欢就快点裹。」哥哥说着按着我的头,让我的小嘴凑近了他的大肉棒。

听到哥哥生气的话,我忍住恶心的情绪,用小嘴慢慢含住了哥哥满是淫水的大鸡巴,一阵腥骚的气味充斥着我的鼻子和口腔,忍不住又一阵恶心。可哥哥死死的按住我的头,大鸡巴牢牢的插进我的喉咙深处。因为被大鸡巴狠狠的顶进了喉咙,我觉得那股腥臭味道愈加的浓烈。本来以前我是非常迷恋裹哥哥的大鸡巴的,可现在我竟然第一次有了想要呕吐的感觉。

哥哥靠在床头抱住我的头狠狠的来回往他的大肉棒上按了几下,可能觉得这样按着我的头太费劲,起身把我按在身下,哥哥跪骑在我的头部,大鸡巴因为兴奋已经变粗变硬,没有经过任何试探和适应,插进我的小嘴后一下子直接顶到喉咙深处,然后没有经过任何停顿,快速的狠狠的抽插起来。我本来就有些恶心,加上哥哥没有给我一点适应的过程,只觉得胃酸直向上翻涌,我浑身痉挛一般的抖动,从喉腔深处发出噢噢的呕声。哥哥看到我的表情和发呕的声音,稍稍退出插在喉咙深处的大鸡巴,几乎同时,我感觉一股什么东西正在从喉腔往外面涌出来,只觉得整个口腔发出酸臭的味道,应该是胃酸和咽喉的黏液被我呕了出来。
我刚想缓一口气,哥哥的大鸡巴又猛地插进我喉咙深处,再次快速的抽插进来。随着哥哥大鸡巴在我小嘴里的抽动,因为难受我的眼泪都被大鸡巴操出来了,不是我想哭,是自然的生理反应。我眼泪汪汪的看着哥哥,可嘴巴被大鸡巴堵住说不出话。

哥哥这时很疯狂的插着我的小嘴,变插边问我:「是不是小骚逼?说!是不是小贱逼?见到男人是不是很喜欢被大鸡巴操?」可是我的小嘴已经被哥哥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哪里能够说话?只能眼睛向上翻着看着哥哥,嘴里呜呜的叫着。他对我哀求的眼神视而不见,大鸡巴继续在我嘴里的抽插,大鸡巴上的精垢全部的被我的小嘴吸附了。

随着哥哥疯狂的快速抽插,快速深深的顶进,我感觉嘴唇都麻木了。哥哥越来越疯狂,他按住我的头,大鸡巴狠狠的狠狠的插进去,撞击着我的喉咙。我想呕却呕不出来,因为嘴里已经被大鸡巴堵得严严实实。可哥哥却毫不怜惜,疯狂的动作着。这时大鸡巴的异味不再那么明显,随着大鸡巴异味变淡,我胃里难受的感觉也慢慢的消失。我渐渐的放松下来,已经这样了,哥哥的惩罚虽然猛烈,可如果能减轻宝宝犯的错误,让哥哥心里好受些,那么宝宝愿意承受。

让我没想到的是,哥哥的愤怒大大激发了大鸡巴的斗志,大鸡巴的抽插一直没有停下,越来越猛烈。我几次想把大鸡巴推开,用舌尖去舔,但都被哥哥粗暴的死死按住头,动弹不得,任由大鸡巴狠命的抽插到我的喉咙深处,感觉大鸡巴要穿透我的喉咙一样。因为说不出话,我难受的发出呜呜声,可这更加刺激了哥哥,他恨恨的说:「贱婊子,你不是很喜欢被男人插吗?今天让你好好享受!臭婊子,贱婊子!插死你!!」边说边牢牢按住我的头,把整根的大鸡巴全部深深插进了我的嘴里。他就那样狠狠的堵在喉咙里,我已经看不到大鸡巴,鼻尖紧贴着哥哥的阴毛,有那么几秒我感觉自己就要窒息了,喘不上气来的滋味真是难受,那一瞬间我觉得我要死了。

可哥哥在气头上才不管这些,才不会怜香惜玉呢,大鸡巴一下又一下狠狠的在我的小嘴里抽插着!我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

哥哥看到我掉眼泪更加的生气了,他抽出大鸡巴,推开我说:「怎么?你觉得很委屈是吧?如果你不能接受这样对你,可以离开我。」

「不,哥哥,不要离开我,是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我是你的女人,再也不会那样了。求你,只要你肯原谅宝宝,让我做什么宝宝都愿意。」我顾不上调整气息,翻身爬起抱着哥哥的腰,继续哀求哥哥:「哥哥觉得那样插宝宝舒服,就继续狠狠的插吧,宝宝一点也不委屈,宝宝的每个洞洞都是哥哥的,哥哥想怎么操就怎么操,操死宝宝也愿意。」

哥哥轻视的眼神看着我:「真是个贱婊子啊,难怪那么多男人喜欢干你,你天生就是个欠操的贱婊子!自己说,是不是你自己发骚了,骚逼发痒了,主动勾引那个男人来操你的?」

「不是,宝宝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贱婊子吗?」

「是贱婊子,宝宝是贱婊子,宝宝只是哥哥的贱婊子,不是别人的贱婊子。宝宝没有勾引别的男人来……操宝宝。」

「不是你勾引的,那就是那个男人QJ你了。你不是不认为是QJ吗?到底是你勾引的,还是他QJ你?」

我听到哥哥这样问,我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了,我不承认是我勾引G,但也不觉得G是QJ我。可是现在哥哥这样问,我没有别的选择,我只好回答:「是他QJ我。」

「既然是他QJ,你为什么不反抗?是你自己主动打开的门,恐怕也是你主动脱下衣服,光光的在床上等他操吧?」

「不是我主动开门,是他半夜敲门,我不能不开。我没有主动脱衣服给他……操,是他强迫我的,他还把我睡衣都撕烂了,这我都给你讲过的,我还把这件睡裙带来了。」我又小心的补充了一句:「是你让我带来的。」确实是哥哥在我来之前让我带来的,我都不知道哥哥是为什么要我带,但我还是乖乖带来了。
哥哥看我这样,他对我说:「好,既然这样,你就换上那件睡裙,对了,以后那件睡裙就叫QJ服,这是你出轨偷情的证据,要一直保留着。现在穿着你的QJ服,给我从头讲述一下那个男人是怎么QJ你的吧。你不是说要来见我面好好讲清楚是怎么回事吗?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你从头到尾讲,一个动作也不要漏。不行,我要你边摸小贱逼边讲,要把你当时的动作也做出来!快点开始吧!我要看看你是如何被别的男人操出高潮的,不许敷衍我,现在换上衣服,快点!不要磨磨蹭蹭的!」

我从包包里找到了那件肩带撕破的粉红色睡裙,也就是哥哥说的「QJ服」,这件睡裙在我和哥哥见面时也穿过,哥哥很喜欢,夸我穿上好性感好漂亮的,可没想到现在变成了宝宝耻辱的象征。(一直到现在,哥哥还会偶尔对我说:「小贱逼,把QJ服穿上,让我来QJ一下你!」唉,这都成为哥哥调戏宝宝的专用品了,不过这是后话,也是我愿意见到的结果。)我背转身子换睡衣,可哥哥坚持让我当着他的面换上。我低着头不敢看哥哥,快速的换上睡裙,抬起头,看到哥哥坐在床边一言不发,紧皱的眉头和冰冷的眼神似乎要刺透我的身体,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看来真的不能算是人家QJ你,明显就是你主动勾引的!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十足的一个欠操的淫荡婊子,哪个男人看到你这样不会操你!」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样子,吊带睡裙本来就很暴露,现在又撕烂了一边的吊带,几乎整个胸脯都露出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见男人,确实没有几个男人不想入非非的。可是我又不能辩解,当时是因为跟哥哥视频才特意穿上这件性感的睡裙的,后来我开门的时候外面还套了一件棉睡衣的,是G强行脱下我的棉睡衣,又粗暴的扯烂了我的吊带。我知道我越解释越糟糕,哥哥肯定不管我怎么说都会生气,我干脆不再辩解。

「怎么了?自己承认了吧?你就是一个又骚又贱的女人,在火车上都穿得那么暴露,又勾引了几个男人?还有你身上写的字呢?是不是在火车上跟哪个野男人交配的时候蹭掉啊?一点儿痕迹都没有了,这得蹭多久啊,是不是跟好多野男人干过了?」

没想到哥哥这个时候竟然计较起这件事了,早知道这样刚才怎么着也不会洗掉了。不过我觉得哥哥就是想要羞辱我,刚才我是先脱了外面的衣服后才去卫生间洗的,那么明显的字哥哥不可能没有看到,而且哥哥也不可能真的认为我在火车上还会跟别人怎么着的。

「我没有勾引别的男人。身上的字是刚才洗掉了。」顿了一下,我又大胆的加了一句:「哥哥你让我洗干净的。」

「没有勾引别的男人?那就是承认G是你勾引的了?真是个贱货啊!老情人好久不见,一定操得你很爽吧?射了几次?小骚逼高潮了几次?别人精液的味道怎么样?不对,首先恐怕得说说你们操了多少次?应该不是我发现的那一次吧?应该经常见面吧?真不巧被我碰上一次,真不应该啊,干嘛不小心点儿,让我坏了你们的好事,弄得大家都不开心。」哥哥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生气,一口气说了好多。

我看到哥哥的样子,忽然觉得好心痛哥哥,都是我不好,才会让哥哥这样失态,这样难受。我爬到哥哥身边,哀声对哥哥说:「哥哥,你打我吧,骂我吧,是宝宝不好,是宝宝贱,是宝宝骚,对不起哥哥了。宝宝不是故意想欺骗哥哥,宝宝就是怕哥哥知道了,就不要宝宝了。宝宝以后再也不欺骗哥哥了,求求哥哥,给宝宝一次机会吧,好不好?」

「贱婊子,我不是给你机会了吗?还不快点讲!记住,要把你当时下贱淫荡的样子和动作都做出来。」

我心里想,我是被强迫的啊,怎么可能会有淫荡的动作。可是我哪里敢反驳,我相信哥哥也只是一句气话,他也不可能觉得我当时还会有什么淫荡的行为,他只是想要羞辱我来发泄他心里的怒火。

我跪在哥哥面前,想起那晚的不堪回首的一幕,真的不知如何开口。一个女人在别人那里受到了侮辱和委屈,都会想要得到自己男人的安慰,可我现在不仅不能得到哥哥的抚慰,我还得把自己的伤疤揭开,展示给哥哥看。宝宝真是好可怜啊,可是这都是我自作自受啊!现在不是我可怜不可怜的问题,是哥哥原谅不原谅宝宝的问题啊!哥哥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我不能再惹哥哥生气了,这是哥哥给我悔过的机会呀,我低下头开始向哥哥讲述和x的过往以及那晚的屈辱经历,这种事向自己心爱的男人讲起,真的让我无地自容,可想到对哥哥的隐瞒和伤害,我还是鼓足勇气对哥哥讲了出来。

当我讲到接受了G的电话邀请,答应跟他吃饭的时候,哥哥冷笑一声:「哼,贱人,明显的陷阱往里面跳,看来真是旧情难忘啊。」我不敢辩解,也在心里后悔当时的决定,可笑我当时还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善解人意,真是一步错步步错啊。哥哥说的真对,我就是明显地自己往陷阱里跳,难怪哥哥会这么生气的嘲讽我。
当我讲到两个人都有些醉了一起回到我家时,哥哥脸色更是愤怒。我看得出哥哥几次都想动手打我,最后都强忍住了。我也吓得一发现哥哥有动手的苗头时,就浑身缩成一团。我不敢反抗,可我也怕挨打啊。等我讲到我和G上床,哥哥更是厌恶的一把推开我可怜兮兮依偎上去想要乞求哥哥原谅和接纳的裸体,大骂我是贱婊子,不要脸!

我在心里同样怨自己好贱,好不要脸,为什么当时就没有守住自己的底线,到现在不仅被哥哥轻视、厌恶,更有可能因此失去哥哥的宠爱,我真是自作自受!我不怪哥哥这样对待我,更不想失去哥哥,哥哥越作贱我,我越要乞求哥哥。哥哥把我推开,我就不要脸地又爬到哥哥面前。我现在已经不在乎挨哥哥打了,我宁愿被哥哥打一顿,也不想哥哥这么的厌恶我。

当我讲到那晚x强行与我发生性关系的情景,我因为羞愧和难堪讲的声音变得更小了,QJ的过程三言两语就讲完了。哥哥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了!他大声斥责我,让我讲的清楚些,不要支支吾吾,再这样支支吾吾他不听了。我抬起头看哥哥,哥哥看到我看他的眼神,他更加的生气了,狠狠的推了我一下,我一下子从床上掉下去摔倒在地上。想想自己做的事,想想哥哥对我的态度,我悔恨交加伤心的哭了起来。

我的哭声更加激怒了哥哥,他突然站起身用力拉住我的胳膊,把我拉起狠狠的摔在床上,他扑过去一边撕扯着我的睡裙,一边对我说:「看样子你还觉得很委屈,是不是很喜欢被人强奸呀?好,那今天我也满足你!」

我的真丝睡裙被哥哥粗暴的撕开,扔在了地上,哥哥的眼里仿佛冒着火,我被哥哥的样子吓呆了。我的睡裙里面是光光的身体,哥哥没有了以往的温柔,用两手紧紧的抓住我的乳房,用力的揉搓,捏掐。好痛啊!我终于控制不住的叫了起来。这更加刺激了哥哥的神经,他腾出一只手压住我的头,用嘴堵住我的唇,狠狠的吮吸着。以前我最喜欢哥哥的热吻了,可这次哪里是吻,随着哥哥越来越用力,我的嘴唇越来越痛,他在咬我的嘴唇!很快的我的嘴里感觉到血腥味,我痛的拼命推开哥哥,躲闪着,感觉嘴唇火辣辣的疼。

我委屈的看着哥哥,哥哥不管这些,低下头裹住我的乳头,先是轻轻的舔,正在我心里庆幸哥哥终于不再惩罚我,终于开始对宝宝温柔了,宝宝苦尽甘来又可以享受哥哥的宠爱时,忽然感觉到乳头一阵刺痛,哥哥竟然用牙齿狠狠的咬了一下我的乳头。我痛得「啊」的大叫一声。哥哥听到我的叫声没有停下来,反而越来越用力,我感觉乳头就像针扎一样,又像刀割一般,我哭着哀求哥哥轻一点:「哥哥,哥哥,宝宝疼啊,疼啊,啊,啊,要把宝宝乳头咬掉了啊,疼啊,求求哥哥不要咬了,宝宝好疼啊!」。

终于哥哥不再咬了,我忍住疼痛低下头看,清白的乳房上好几处留下一排排很明显的牙印,被哥哥咬过的那只乳头上慢慢渗出红红的血珠,已经被哥哥咬破了。哥哥看着我,眼睛里有气愤,也有隐隐的心疼,这是哥哥过后对我说的,当时我因为疼痛和害怕哪还敢看哥哥。哥哥用手指轻轻捏住我被咬破的乳头,那一瞬间我觉得乳头处又传来钻心的疼痛。哥哥继续轻轻的揉着,动作很轻柔,我正觉得疼痛有点缓解,哥哥猛的又加大手指捏的力度,越来越用力。我拼命控制住自己不要疼得叫出声,用哀求和可怜的目光看看哥哥。哥哥的脸上露出一种又狰狞又兴奋的表情,没有理睬我。我低头看看乳头,在哥哥用力的捏揉下,渗出的小血珠慢慢变大,最后滴落到我白白肉肉的小腹上。我终于无法忍受住痛苦,泪眼汪汪的看着哥哥,小声抽噎着哭了起来。

哥哥应该是有些心疼我了,可是他却不会说出安慰我的话,而是冷酷的嘲讽我:「哭什么?你不是要来接受我的惩罚吗?这样就无法忍受了!看来你不是来接受惩罚的,你是来找男人操你的吧。真是淫荡的小骚逼啊,啥时候都想着男人操你。让我来看看你的小骚逼,现在是什么样子了。」

哥哥说着手伸到我的下面,动作很粗鲁的一根手指捅进我的阴道,在里面胡乱搅动了几下,抽出来举到我的眼前。天啊,哥哥的手指上亮亮的淫水像丝一样拉开,我的下面竟然已经流出了好多的淫水。

我自己都没有感觉到,我怎么会流出来这么多的淫水了。难道我真的很贱吗?哪怕被哥哥这样的惩罚和折磨,我也会兴奋?当时我不明白,不过后来我就知道了,我真的就是这么的淫贱,哥哥爱抚我的时候我会兴奋,哥哥折磨我惩罚我的时候,我还是会兴奋。只要跟哥哥在一起,我就会不由自主的兴奋。我真的就是哥哥的小骚逼、小贱逼、小婊子、小母狗、小性奴,过去我是这样说,这样去讨好哥哥,现在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我的本能的反应了,根本不需要刻意这样去做。直到现在,我有时候听着哥哥发火训斥我的语音,我都可能会有想要高潮的冲动。我相信绝大多数人看到我说这些肯定不会相信,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哪个女人会有跟我一样的感受,如果谁知道,我希望你能够回复我,跟我交流一下。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我想这也许就是哥哥调教宝宝的成果吧。当然这是我以后才明白的,当时我还真的很吃惊自己的反应。

哥哥同样也很吃惊地说:「好啊,这样对你你的小骚逼也会痒,真是太下贱了,太淫荡了,真是天生的小婊子啊。好,看你这样想男人操,今天就让你舒服个够。」说着哥哥狠狠地把我推倒在床上,身体重重的压在上面,趴在我的两腿之间,把我的腿大大的分开。我感觉哥哥的大鸡巴在我的阴道口蹭了几下,就狠狠的插进了我的小穴!

哥哥趴在我的身体上,疯狂的抽动着,嘴里不停的说着:「操死你,干死你,小婊子,小贱货。」不知怎么回事,我的小骚逼真是奇特,只要大鸡巴插进去我就忘记了刚才的难受,小骚逼被大鸡巴插的淫水飞溅,大鸡巴撞击小骚逼的啪啪声传出好远。我也控制不住的大声呻吟起来,全然忘记了这是哥哥对我的惩罚,心里觉得我的哥哥又回来了,哥哥的心回来了,哥哥的身体也回来了,回到了宝宝的身体里。这时我觉得前面受的那些痛苦、羞辱、委屈、折磨,都是值得的。只要哥哥还愿意操我,怎么样对待我,我都能够接受,不,是乐于接受。

不知道哥哥干了我多久,只知道哥哥一直在我身上不知疲倦的大力抽插,连姿势都没有变换一下。哥哥的这种状态,或者说是哥哥的干劲,让我后来每每回想起来都非常的吃惊。毕竟哥哥比我大十多岁,虽然我承认哥哥在性方面很厉害,但也不是像今天这样。平时我们爱爱,哥哥在宝宝上面冲上十分钟就会让宝宝骑上来自己动,他自己就在下面舒服享受带休整,所以多数时间是宝宝在哥哥上面,宝宝花的力气比哥哥还要多。怎么今天哥哥连续在宝宝身上冲刺了快半个小时了,都不带休息的。后来我还专门问过哥哥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平时都是故意在偷懒。谁知哥哥竟然说,这是化悲痛为力量!真没想到无意中让宝宝发现了一个让哥哥威风起来给宝宝舒服的秘密武器了。不过这个秘密武器宝宝可不敢随便用,万一哥哥悲痛过分一脚把宝宝踢开,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只能偶尔刺激一下哥哥,「化悲痛为力量」,已经成为我和哥哥调情时独特的表达方式了。

我又扯远了,实在是写到这里,写到宝宝被哥哥操得舒服,心情好了,才会这样瞎扯。当时我就是一个字,舒服!我在哥哥的身下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我一点儿也不想掩饰和压抑自己的快感,我太想念太需要在哥哥身体下的高潮感觉了,我以为我再也得不到了。我大声的忘乎所以的叫着,根本不管外面会有多少人听到我的叫床声!「操死我,操死宝宝,啊啊,把宝宝操死吧,把你的贱逼宝宝操死,宝宝好喜欢被哥哥操死,宝宝好想被哥哥的大鸡巴操死!啊啊,宝宝好舒服啊!啊啊,哎呀,哎呀,宝宝要来了,宝宝要死了,宝宝要高潮了,哎呀,哎呀,啊——呜——」

可能是哥哥也无法容忍我这么放肆的喊叫了,他直接就用他的大手捂住我张开的嘴巴,下面还是没有停歇的撞击冲刺。当我感觉到我又一次到达巅峰,感觉哥哥也要喷射时,突然哥哥快速的从我的体内拔出大鸡巴,站起身,我看到哥哥撸动着颤动的大鸡巴,对准地板,从龟头喷射出好多又浓又白的精液,喷出好远。哥哥竟然这样惩罚我,没有射到宝宝体内,全部射到地板上!看着那些浓稠的精液,我委屈的看着哥哥,因为哥哥知道每次我最喜欢精液射到我的小骚逼里面,或者射到我的小嘴里。可这次却这样浪费在地板上!我的心情,一下子从天上跌落到地下,不,是跌落到十八层地狱!哥哥,他竟然这样的惩罚宝宝!

哥哥看出了我的想法,他狠狠的说:「不给你,就是要这样,想不想?馋不馋?想的话,去,舔干净,吃掉!我喜欢看。你如果觉得很过分可以不做,随你便。」

听哥哥说出的话,我心里真是冰凉凉的。刚才被哥哥操时以为哥哥又回来了,又重新接纳宝宝了,真是盲目乐观啊。哥哥对宝宝的惩罚还在继续。虽然有做好了被哥哥惩罚羞辱的心理准备,可这样的要求还是让我觉得十分的恶心难为情。我刚要说不,可看到哥哥阴沉着脸,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我知道按哥哥说的去做他不一定会原谅我,但不去做那可是连可能原谅的机会都没有了。只要哥哥提出来,我一定要做到,我就是哥哥的小骚逼、小贱逼,哥哥怎么说宝宝就要无条件的怎么做,只有这样,宝宝才有机会挽回哥哥的心。

想到这,我乖乖的跪爬过去,抬头看了一眼哥哥,俯下身子趴在地上,用我的舌头舔舐了一下精液。哥哥的精液很浓,好象粘连在地板上一样,我用舌头往上卷,精液拉出一长条浓白的线,我往上吸的时候,从中间断开了,一部分又重新落到地板上,一部分被我顺势吸到了嘴里。我抿了一下,精液的味道是我熟悉的浓浓的米汤味。说来奇怪,我舔舐了一口后,竟然有了还要舔的冲动,我实在是抵御不了哥哥精液的刺激,我好喜欢!我控制不住的再次俯下身子,像小母狗一样,一下又一下的把哥哥射在地板上的一长串精液全部舔舐干净,全部的吃掉了。

当我舔舐完抬起头,哥哥正表情复杂、目不转睛的看着我。那目光里面我恍惚看到有不忍,可看到我时很快眼神又变得冰冷起来。他对我说:「到床上去,看你淫荡的样子好像很享受,我要继续让你舒服。」

我心里想这是怎么了?哥哥虽然很厉害,以前射完还是要歇息,可这次竟然还要。因为刚才哥哥一直是那种毫不顾惜的大力抽插,根本不像平时,深深浅浅、轻轻重重、急急缓缓的不断变换节奏,我的小穴此时正隐隐作痛,还没有恢复过来,看来新一轮的惩罚又要开始了。

我忐忑的躺在床上,心跳的特别厉害,不知道哥哥又会怎么样玩我,不对,是惩罚我。我老是喜欢说哥哥是玩儿我,因为我觉得我就是哥哥的玩偶,我也喜欢成为哥哥的玩偶。不过现在我连当哥哥的玩偶都成了奢望。

这时我感觉下体处有一个凉冰冰的有些坚硬的物体抵着我的小穴,上下滑动着。我有些好奇有些紧张,因为我知道这不是哥哥的大鸡巴。我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根粗大的仿真阳具。假的阳具是肉色的,做工非常逼真,阴茎上面可以清楚的看到血管偾张。不过这个假的大阳具真是好大啊!比哥哥的大鸡巴大许多,感觉比A片里看到的老外的还要大许多。后来哥哥说是有25公分长,4公分粗,哥哥真是太狠心了,明明知道宝宝的阴道比一般女人的就要窄紧一些,虽然生过小孩,但我是剖腹产,阴道没有受到到破坏,我的小骚逼一直是令我的所有男人赞叹不已的紧啊,可是现在哥哥竟然拿那么粗大的假阳具来捅,这不是明显要把宝宝的小骚逼往坏处玩儿吗?难道哥哥真的不想要宝宝了,不在乎玩坏了?
我不禁一阵害怕,条件反射的用手去推,它竟然有那种皮肤的弹性,手感还好。哥哥推开我的手,把我的腿劈开大一些,我紧张的要命。这时我感觉那个冰冷的东西开始向我的小穴里面挺近,哥哥一点一点的把假的大鸡巴往我的小骚逼里面插。我的小骚逼那么紧,这么大的假鸡巴怎么插的进去!哥哥很心急的样子,他用手指反复的刺激我的小穴,一根手指换成两根,小穴不争气的又开始流水,我的小骚逼最喜欢享受哥哥的手指服务了,小穴里又润滑了许多。

正在我恍惚觉得回到以前那种感觉时,突然哥哥把假的大鸡巴用力的插了进去,啊!啊!不要啊!不要!它真是太大了!阴道一下子钻进去这个大家伙,瞬间胀的满满的,有种要撑破小骚逼的感觉,而且假的大鸡巴不光粗还很长,假大鸡巴还露出好长一截的时候就已经顶到我的子宫口了。哥哥再用力,假大鸡巴又往里面顶进了一些,我感觉要插到子宫里去,很疼。

可哥哥并没有停止,虽然他不再使劲往更深处插了,但却开始抽动起来。因为小骚逼实在是撑开太紧,里面淫水也不多,所以哥哥开始抽动的还比较缓慢。我偶尔看一下假鸡巴和小骚逼结合的地方,每次往处抽的时候就会把小骚逼里面的粉嫩的肉肉带翻出来,插进去的时候不仅里面的嫩肉会带进去,连外面阴唇的两片肉肉也会带进去好多。每动一下就会觉得又涩又胀又痛。

慢慢的小骚逼里面淫水多了起来,哥哥感觉到了,他抽动的速度也不断加快,直到最后他用假的大鸡巴在我的小骚逼里面横冲直撞,一点都没有怜惜。虽然淫水多了,但我还是觉得很疼,我因为疼痛按住哥哥的手,可是哪里阻止得了哥哥?这个时候哥哥又打开了遥控开关,啊!啊!哎呀!不要啊!「大鸡巴」在我的小穴里摇动起来,忽快忽慢,又胀又疼,又酸又麻,那种感觉我忍不住的大声呻吟起来。我感觉小骚逼要被顶漏,感觉已经顶进了子宫口,好疼好疼啊!

我的呻吟再次刺激了哥哥,他加大了振动频率,假阳具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抽插的位置也越来越深。我突然感觉随着用力,大鸡巴碰到了什么,那种针扎的感觉更加强烈,我疼的感觉要晕过去了。我实在受不了这种痛楚,用力推开了哥哥,假的大鸡巴终于离开了我的体内,小骚逼一下子感觉空落了许多。这时的痛楚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火辣辣的痛。我看到床单上散落星星点点的红色,再抬头看整根大阳具上也被鲜红色的血迹覆盖。我惊恐的用手摸了一下我的小穴,粘粘滑滑的,一看手上也有血,啊!我的小骚逼哪禁得起这样的折腾,阴道里面被折磨流血了。我因为紧张和疼痛留下了眼泪。

哥哥看到我的样子,眉头皱了一下没有说话,从床头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巾,为我擦拭起来。哥哥擦的很细致,轻轻的。我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和哥哥又回到没有隔阂的从前,可这真的只是一瞬间,擦着擦着突然哥哥手劲大了,狠狠的擦拭了几下,我又忍不住痛的叫出声来。

我用怯怯的眼神看着哥哥,不敢说痛。哥哥看到我的样子,不再为我擦拭了,对我说:「叫什么?他强奸的时候怎么不叫的这么痛苦?快点去洗吧,我累了,睡会。」

我试图站起身,可下体撕裂一般痛,我一屁股坐在床上,当年处女之身初次爱爱时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痛。这时哥哥伸出手来,我小心翼翼的拉住哥哥的手,哥哥的手掌很温暖,可我心里却感觉凉飕飕的。他微微用力,我才得以站起来,我慢慢的挪动着脚步,每走一步都感觉阴道里撕裂般的痛。走进卫生间关上门,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我把喷淋开到最大,怕哥哥听到我的哭泣声。我哭泣是身体痛加上心里的那种悔恨感,我从哥哥这样对待我,感受到了哥哥那种强烈的被伤害感和被欺骗感。哥哥的无助,哥哥的郁闷,哥哥的伤心,哥哥内心所受的折磨比宝宝所承受的要多得多。我带给哥哥的伤害太大了,他怎么折磨宝宝都不为过。我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惭愧,我好恨自己,应该从G找我的那天起就应该态度坚决。

我再次狠狠的搓洗着自己的身体,仿佛要洗掉所有的不洁。这时门外传来哥哥略显关切的声音:「怎么了?怎么洗这么久?」

这是我这次见到哥哥以来,第一次听到哥哥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我慌乱的擦干身体,擦了擦眼睛走了出来。「我没事,洗好了。」

哥哥看到我出来,又回到了床上躺了下来。我脸朝外也贴近床边光光的躺了下来。

「不凉吗?过来点盖上,我能吃了你吗?」说着哥哥把被子拉过来有点生硬的盖在我身上。

我心里涌起一股温暖,鼻子酸酸的,想要流泪,可还是有点怕惹哥哥心烦。我强忍住泪水,有点机械的往哥哥那边靠了靠,顺便盖上了被子,不过我还是没有转过身去。不知怎么,犯错了的宝宝有点怕看到哥哥的目光。

我的这个样子让哥哥又有些生气,哥哥强硬的板过我的身体。「怎么?是不是很委屈?很生气我这样对你?」

哥哥的责备让我的眼泪再一次控制不住流出来,我说:「不委屈,宝宝不生气,宝宝知道错了,对不起哥哥。宝宝真的错了,宝宝伤害了哥哥,让哥哥难过,宝宝心里更难过。宝宝不想要哥哥生气,不想要哥哥难过。宝宝愿意接受哥哥的任何惩罚,只要能让哥哥开心。哥哥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宝宝,好不好?好不好?」一边说一边转过了身体,面对着哥哥。

当哥哥听到我的话,看到我泪流满面的样子,有些吃惊,他眼神复杂的看着我,眼里除了有恼怒,有责备,还有那种心疼。看着看着,哥哥突然抱紧我。我闭上眼睛,紧张的要命,等待接受哥哥不知怎样的惩罚。

可我感受到的是哥哥温暖柔软的嘴唇和霸道痴缠的舌撬开我的牙齿,像条小蛇一样钻进去,在我的嘴里滑动着,吮吸着。我刚准备回应,哥哥又把我推开了:「小嘴真臭,不亲了。先睡一会儿吧,休息好了去吃饭。」

我听到哥哥的话,心情一下子就觉得开心了。我听得出来哥哥的语气,他不是说宝宝的嘴脏,是说宝宝的嘴臭。他肯定是刚才亲着亲着想起来我舔了他射在地板上的精液的事了。哥哥可忌讳吃他自己的精液了,每次都是这样的。哥哥是因为这个才不亲宝宝的,哥哥不是嫌弃宝宝「脏」了!还有哥哥说休息好了一起去吃饭,哥哥开始心痛宝宝了,从见面到现在,宝宝一直在忐忑中接受哥哥的惩罚折磨,没有休息好也没有吃什么,早餐也没有吃多少。不过宝宝也不觉得饿,就是感觉浑身没力气,特别是,下面那里还是隐隐的痛,一跳一跳的火辣辣的痛。
躺在床上,躺在哥哥的身边,也睡不着觉。脑袋混沉沉的想了好多,更多的是想着和哥哥在一起的情景。回想和哥哥的几次性爱,第一次见面最痛快,两个人不休不眠,玩得酣畅淋漓。第二次因为被哥哥带来户外,在光天化日之下和公众场合,感觉很刺激,同样也很舒服。宝宝其实是很喜欢性爱的,哥哥有时候就叫我是性爱宝宝,一般情况下性爱带给宝宝的感觉都是很舒服的。只有两次的感觉非常特别,一次是上次月经时在卫生间里的爱爱,那次最大的感受就是累,非常累。而这次最深刻的感受就是疼,真疼啊,真的比当年破处时还要疼。我当时的感觉,我的小骚逼一定是被哥哥搞坏了,里面一定是被撑裂了,有一瞬间我想到了女人大出血,想到了我会不会流血过多死去。不过后来我知道是我多虑了,阴道里面流血,主要原因是假鸡巴顶到了我上的环,把环位顶偏了,同时连带着阴道里面子宫口的位置伤着了,出了一些血,但还不至于是撕裂伤,更没有大出血。之所以恐惧,还是因为疼痛。要说出血量,远远没有那年被G操流产时流的血多。这里顺便交代一下以后发生的事。这次被哥哥把环位顶偏了,回去后阴道一直不舒服,特别是跟哥哥视频爱爱到高潮的时候,阴道里面就会有刺痛的感觉,还会有血丝流出。哥哥劝我到医院检查,才知道原因,最后也把环取了。早知道这样,当年被G弄流产后,我就不上环了。可是,我实在是因为意外的流产而害怕了,生怕再被哪个男人搞怀孕了,怎么敢不上环呢?记得当时上环的时候,我还是和圆圆一起去的,圆圆也劝我一个单身女人上什么环啊?我说正因为是单身女人才要上环呢,单身女人才可能会有突发状况,哪里顾得了是不是安全期?哪里来得及去准备安全套呢?这要是再怀孕了,给谁解释去啊?其实我当时上环的时候,心情很灰暗的,也没有想要再找男人的想法,就是凭着一种感觉,因为流产事件让我太害怕了。后来我遇到了哥哥,更是庆幸自己的决定,要知道哥哥是绝对不愿意戴套的,而以我对哥哥精液的迷恋程度,我又怎么舍得让哥哥把那么美味的精液浪费到套套里呢?忽然想到,宝宝是不是天生就要被男人欺负的啊,两次被男人把环位顶偏了,两次被男人操得流血,然后,上次被G操怀孕然后又操流产,会不会也会被哥哥……?

亲爱的狼友们,你们说,宝宝是不是会被哥哥操大肚子啊?告诉大家一件事,这次回去取环后,宝宝可是一直没有上环的。两年来,宝宝和哥哥见面次数虽然不是很多,但每次见面,哥哥的精液可都没有浪费,再么进了宝宝的小嘴,要么进了宝宝的小骚逼,要么,那么一两次,也进了宝宝的小屁眼。哥哥还说,他也想把宝宝肚子搞大,然后他还想操大肚子的宝宝,感受一下操大肚子女人阴道的滋味,还想感受一下操刚刚流产的阴道的滋味!哥哥真是个大变态啊,而且一点亏都不想吃,别的男人在宝宝这里得到的,他一样都不想落下!说得我是又担心又期盼,宝宝被哥哥调教得成了小变态了!不过说归说,我们还是尽量把见面安排在安全期,最多是打个擦边球,安排在介于危险期和安全期之间。就是这样,每次见面爱爱过后,我们还是会提心吊胆,一直到月经来了,我在第一时间给哥哥报喜。可是报喜过后,又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惆怅和遗憾,宝宝的心思谁人能明白呢?

不想这些了,真得休息一下了,谁知道醒来后哥哥会不会心情又不好了呢?哥哥一定不会那么快就原谅宝宝的,我还得养好精神接受哥哥新一轮的惩罚!亲爱的狼友们,你们是不是应该认真点儿,认真的用力的顶顶宝宝啊,看在宝宝这么辛苦的份上,顶顶宝宝吧。晓萌宝宝是哥哥的,也是你们的啊!

【未完待续】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