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碧血剑艳情史04
碧血剑艳情史04
 原来皇后的妹子小玉儿嫁给了多尔玘,因此就皇后而言,多尔玘既是小叔也是妹夫。而就多尔玘来说,则皇后又是嫂嫂也是妻姐。俩人关系错综复杂,偷起情来也格外显得有趣刺激。多尔玘发现皇后今个似乎特别风骚有劲,不禁诧异的问起缘由,皇后低声答道:“要是知道有人看着我俩亲热,你难道不会兴奋?” 

  多尔玘闻言大吃一惊,方待发问,皇后已伸手掩住他嘴,并在他耳际,将玉真子如何挑情,自己如何应付等事项,一一叙明。多尔玘听罢怀疑的道:“皇后怎知那贼道定然在外偷窥?” 

  皇后狡黠一笑道:“亏你还是国之栋梁,连这聆音察理,见微知着的道理都不懂。这卧房边大树上,宿着几只夜莺,每晚都不停鸣叫,你不是嫌它们聒噪?今个却不闻丝毫声息,这不是明摆着树上有人吗?” 

  多尔玘闻言大感佩服,对于这美艳风骚的皇嫂不禁更增爱慕。他在皇后滑不溜手的肌肤上到处游移,那股柔嫩棉软的触感,带来无限的舒畅,也使得皇上的御用密穴渗出润滑的甘泉。皇后放肆的张开嫩白的大腿,丰臀也向上挺耸,多尔玘识趣的扶着红衣大炮,一举便攻克了城池要塞。 

  玉真子见皇后与多尔玘二人,既不熄灯,也不关窗,明目张胆的就行云布雨了起来,心中不由暗叹道:“真是宫闱之中丑事多,皇后竟然也偷人,而这人居然还是皇叔。唉!淫秽乱伦,败德丧行,就是在江湖之中,也是稀罕少见的丑事啊!” 

  他心中感叹,眼睛却倒没闲着;此时母仪天下的皇后,高高翘起她那嫩白无暇的浑圆玉腿,放肆的架在多尔玘的肩上。多尔玘双手抚弄着皇后硕大绵软的丰乳,下身则一挺一挺的来回抽动。 

  皇后媚眼如丝,面泛桃红,鼻间渗出粒粒汗珠,那双白腻润滑的天足,五指并拢,微微蜷曲,不时愉快的向上蹬踹。玉真子看得慾火沸腾,心中不禁大叹可惜:“要不是这多尔玘搅局,如今趴在皇后身上的,可不正是自己!” 

  几番风雨,红烛燃尽。阴阳已调,夜莺复行低鸣。皎洁的月光穿窗而入,照在这对心满意足,赤裸相拥的叔嫂身上。旖旎风光,缠绵景象,竟是说不出的淫糜荡人。忽而乌云掩月,六合漆黑一片,美景顿时隐没难见。咦!莫非春色勾起嫦娥寂寞情,万般无奈只得遮掩眸中影? 

  九 青年袁承志大玉儿传奇 外一章 

  皇太极面有喜色的道:“皇后出马,此事必成。想当初洪承畴也是死气活样的不肯屈服,只是……只是……朕的面子上,却是不大好看啊!” 

  文皇后端凝的道:“成大事,不拘小节。为了江山社稷,皇上难道舍不得一个皇后?” 

  皇太极闻言,真是又敬又爱,不禁钦佩的道:“皇后真乃我大清朝的柱石!既然如此,此事便由皇后从权处理吧!” 

  袁承志在地牢中调息了好一阵子,血脉方才恢复如常,心中对于玉真子点穴手法之高妙,也不禁暗暗心惊。祖大寿劝降未果,心中有愧,携来上好老蔘稀饭为其补气养身。袁承志思及旧情,心内惨然,便依言食用。祖大寿离去,他复行运功,只觉神清气爽精力充沛,当下对脱身突困,不禁平添无限信心。 

  此时牢门一开,四名彪形大汉簇拥着一位华衣丽人,施施然踱了过来。四名大汉趋身近前,解开他身上的铁锁、铁链,而后一言不发的迅快离去,地牢中顿时只剩下袁承志,及那美貌神秘的华衣丽人。袁承志束缚既除,胆气更壮,当下便提气戒备,同时细细地打量着眼前,气定神闲的神秘丽人。 

  只见这丽人,约莫二十八、九岁年纪,气度高雅,容貌端丽。一袭纯白的狐裘上镶无数珍奇珠宝,帽上的珠饰也是琳琅满目,贵重异常。袁承志心想,此女纵使不是格格,也是王公贵妇,难道清酋要祖大寿劝降不成,如今要施美人计? 

  他思想至此,不禁复朝丽人面上瞧去,此时丽人亦正对其端详;俩人四目相对,丽人随即嫣然一笑,袁承志刹时之间,只觉神摇意驰,灵魂儿险些个插翅飞去。 

  他慌忙潜运真气,震慑心神,同时心中暗忖:“所识女子中,论相貌之美,自以阿九为第一。其余小慧、宛儿、青弟、何铁手、安大娘、若克琳等,均各有风情,堪称美貌。但若以眼神之妩媚,笑容之璀璨,则眼前之女子,无人能出其右。” 

  烛光下丽人星眼流波,桃腮欲晕,如春天百花齐放般的笑意,仍复荡漾,但已逐渐转变为,秋高气爽般的片片枫红。袁承志对其笑容的无比威力,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心中不禁加意警惕。 

  此时丽人向他道了个万福,开口道:“袁公子一切可好?可有什么需要效劳之处?”其语音清脆温婉,钻入耳际,感觉上甜腻腻、爽脆脆的,真是说不出的舒服;袁承志不禁愈发的小心谨慎。 

  他心想反正是来劝降的,不如一口先回绝了,以免后续口舌之辩。当下便朗声道:“在下宁死不降,多废口舌无益,夫人请回吧!” 

  这丽人当然就是文皇后,只见她微微一笑,接口道:“袁公子敢是神仙?谁说我要劝降来着?”袁承志闻言一愣,尚未开口,文皇后又接着道:“袁公子,你仔细看看,我是汉人还是满人?是美呢还是不美?” 

  袁承志没料到她竟会提出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他答也不是,不答又不好,一时之间竟然当场愣住。皇后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禁噗嗤一笑,袁承志顿时又是脸红心跳,神魂飘荡。 

  要知袁承志虽已熟知《御女密要》中之静心法门,但其功效主要在于对抗肉慾的诱惑。至于皇后此般荡人心魄的眼神,直接侵袭心灵的媚笑,静心法门的功效却是有限。 

  皇后见袁承志一副腼腆的模样,便自顾自地娓娓而谈。她见识广博,胸怀远大,加之长处权力中枢,因此言谈切中时弊,头头是道。袁承志除武功一道外,其他方面所知甚浅,说理辩难更非所长。此刻听皇后论及国计民生,夷夏之防,竟有初闻大道,恍然若失的感觉。 

  尤其是民为邦本,永不加赋;汉满一体,四海一家的观念,更对他产生新的启发。无形中他已对眼前丽人,生出一种钦佩崇拜的心理。皇后察言观色,见袁承志心防松懈,便话锋一转,切入正题。 

  “……袁公子乃忠良之后,岂是洪承畴之流可比?如欲离去,小女子当倒履恭送,不过小女子有一事相求,不知公子可否慨允援手?” 

  袁承志一听可自由离去,心中不禁一宽,当下便答道:“夫人识见高绝,在下深感佩服,却不知有何事需在下效劳?” 

  此时丽人忽地现出娇羞忸怩神态,她顿了一会,方朱唇启,皓齿开的说道:“贼道玉真子,觊觎小女子美色,意图以隐私要胁小女子就范。袁公子如能助小女子保住清白,小女子当结草衔环以报大恩……” 

  袁承志见她楚楚可怜模样,不由得生出侠义心肠;况且这玉真子侧身敌营,对己方大为不利,如能趁机除去,对闯王而言也是大有助益。因此便概然允诺,施予援手。 

  皇后见袁承志已入算中,便复往玉真子处设计。 

  “道长昨日为何食言爽约?” 

  玉真子心想,这皇后还真是厚颜无耻,竟然恶人先告状,当下便道:“贫道依言前往,却见琵琶别抱!” 

  皇后惊讶的道:“那有此事!道长可是看错了人?” 

  玉真子闻言愈怒,他心想你既不要脸,我也用不着给你留面子,于是将昨晚所见,一五一十的说了个清楚。 

  皇后听罢,笑的娇躯乱颤,既而道:“道长果然看错人了,那是我妹子小玉儿,也是睿亲王妃。昨晚她宿于永福宫,不料春光外泄,却叫道长窥了光……” 

  玉真子闻言一愣,心中暗道:“久闻皇后有妹小玉儿,面貌与其酷似,嫁于多尔玘亲王,难道真是我看错了?” 

  他见皇后神色自若且言之成理,心中不禁又想:“我说皇后怎会如此淫乱?原来竟是张冠李戴,看错了人。嘿嘿!这下子可不会再落空了吧!”他望着皇后娇媚万端的面庞,不禁心痒难耐,猴急万分。 

  皇后见他那模样,不禁莞尔,当下笑道:“道长且莫心焦,哀家绝无戏言。只是那袁承志认为道长胜之不武,不肯屈服;皇上对此甚为关注,不知道长可愿与其公平比试,再立一功?” 

  玉真子闻言大为光火,他一向以为天下除师兄木桑道长,及华山穆人清外,自己绝无敌手。不料昨日擒拿袁承志,虽得诸力士之助,却仍大费周章。这对心高气傲的他而言,实乃奇耻大辱,如今由皇后之口道出,更是令他火冒三丈。 

  他愤然的道:“皇后娘娘请放心,贫道不要任何人相助,定能教这小子心服口服!” 

  皇后闻言,鼓励的望着他道:“好!道长既然如此说,哀家也就放心了。今晚道长大显身手降服袁承志这小子后,哀家当践履前言,必令道长称心如意。” 

  玉真子闻言精神一振,放肆的道:“娘娘可否先行下个订?” 

  皇后媚态横生的斜睨他一眼道:“道长敢情是天蓬元帅下凡?就这般的耐不住?”说罢迅雷不及掩耳的掀起长裙,露出嫩白浑圆的玉腿。玉真子一愣之下,方待仔细观赏,皇后已放下长裙,转身离去。 

  皇后这欲擒故纵的惊鸿一露,对玉真子而言,实较全身赤裸还要来得挑逗。方才一瞥之下,时虽短暂,但皇后裙下的旖旎风光,却已深映他的脑海。那挺直如玉柱般的美腿,丰盈嫩白;饱满怒耸的臀部,硕大丰满;股间紧夹的蜜桃,芳草遮盖。 

  咦!皇后怎地未着亵衣?玉真子望着皇后袅袅婷婷,婀娜多姿的背影,心中不禁慾火炽烈,搔痒万分。他心中暗想:“待我击败袁承志那小子后,可要好好享用皇上这块禁脔。嘿嘿!昨晚看的那小玉儿也不错,最好能一箭双鵰,将姐妹俩一块弄来服侍道爷……”

  他胡思乱想,愈想愈乐,忍不住忘情的一阵哈哈大笑。 

   十、完结篇 青年袁承志大玉儿传奇 外一章 

  是夜风清月朗,永福宫的御花园中,皇后独自一人,幽幽的在那观月赏花。忽地背插长剑,手持拂尘的玉真子,跃身而出,来到皇后面前。他恭身一揖道:“娘娘安好,袁承志那小子,怎地还没到?” 

  皇后笑盈盈的道:“道长今个真是好风采,简直就是吕祖下凡。约定的时间是戌末亥初,现已是戌末,大概不一会就要到了。” 

  她边说边坐在青石凳上,顺手提了提裙摆。玉真子眼角一撇,眼珠子险些儿蹦了出来。这皇后竟然未着鞋袜,那双嫩白纤美的天足整个赤裸裸的露了出来。要知其时,女人足部的私密性绝不亚于下阴部位,一般男子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亦大多有些恋足癖。此刻皇后裸露的双足,在挑起男人情慾的功效上,实不下于烈性春药。 

  皇后见玉真子神魂颠倒的模样,心中暗暗得意,她柔媚的道:“道长不是想要订金嘛?来!这就先给你些!”说罢,玉足朝着玉真子点了点。 

  玉真子一见,骨头都酥了,他一蹲身,捧起那纤美的柔荑,就又嗅又闻又吮又舔;浑然忘却即将面临一场,生死相博的恶斗。 

  玉真子忘情舔吮着皇后滑腻柔嫩的玉足,心中的慾火飞快的窜升。他不由自主的探手裙内,抚摸那浑圆有致,丰润柔滑的大腿。皇后被他独到的《贞妇吟》一摸,顿时有如触电一般,陡然间就觉得极端空虚,渴望交合。她空着的那只玉足,激情的伸至玉真子腿裆处磨蹭,原本端坐的身体,也逐渐仰躺了下去。 

  一时之间,玉真子只觉热血沸腾,什么体面身份全不顾了。他双手一掀,红裙翻起,皇后那丰润洁白的大腿便整个裸露在外。此时皎洁的月光分外的明亮,大腿根处的萋萋芳草清晰可见,皇后的裙下竟然未着小衣!那丰美的下体,光溜溜的毫无遮掩。玉真子的目光,就如锋锐的利剑,直接了当的,便插入了鲜嫩的肉缝之中! 

  依约而至的袁承志,恰好目睹了这一幕。他应允保护的丽人此刻被玉真子压躺在青石凳上,正遭受下流猥亵的轻薄;他心头火起,大吼一声:“无耻贼道!还不住手!”便飞身上前,向玉真子后心击出一掌。 

  玉真子猛然一惊,侧身闪过,旋即拂尘一挥,紧守门户。转瞬之间,他已是气势端宁,摆好了御敌的架式。 

  袁承志不愿偷袭,因此方才击往后心的那掌,警示的意味浓厚;如今对方既然摆好了架式,他也就不再客气。他跃身而上,左掌“力劈华山”,右拳“直捣黄龙”,分击玉真子天灵盖及胸口要害,玉真子拂尘急挥,连消带打,还击迅捷有劲,丝毫不落下风。 

  俩人翻翻滚滚,以快打快,倏忽间已是三百余合。玉真子久战不下,心中焦躁,一旋身亮出长剑,便向袁承志扫去。袁承志金蛇剑尚未取回,在手中无剑情况下,只得闪身趋避,连连倒退。玉真子见已占上风,左手拂尘,右手剑,更是攻势凌厉,毫不容情。 

  袁承志心想,一味闪躲不是办法,当下由怀中掏出一串铜钱,以满天花雨手法打出,并趁玉真子击打闪躲之际,摘下一段松枝以代长剑。他松枝在手,立刻展开反击。在内力运使下,松枝丝毫不逊于长剑,俩人激烈交锋,互有攻守,又复形成平分秋色之局。 

  此时袁承志使出金蛇剑法,松枝飘忽闪烁,似东实西;玉真子一时之间,摸不清门道,便收剑回身自保。袁承志暗惴:“自己有金丝背心护体,不妨卖个破绽,引这贼道上勾。”当下便假意放缓脚步,露出胸前空档。玉真子剑法熟极而流,一见空隙,电闪般的便刺中袁承志的胸口,只听啪、砰两声,二人同时向后疾退。 

  原来玉真子一剑刺中袁承志,却完全没有长驱直入的应手感觉,长剑反而啪的一声从中折断。他情知上当,忙向后急退,但砰的一下,左胸已结结实实的挨了袁承志一掌。 

  玉真子喉头一甜,险些吐出鲜血,他心想:“挨了这掌伤势不轻,缠斗下去于我不利。”当下顺着退势,一纵身便向外奔去。 

  袁承志虽有金丝背心护体,但玉真子剑势强劲,又正中胸前要穴,因此皮肉虽然无恙,内伤却也不轻。两人二度交手,仍是个不胜不败之局,倒是一旁观战的皇后,可是大大的开了眼界。 

  皇后唤来婢女,依照袁承志指示,备齐大木桶、热水、火炉,以便疗伤。袁承志褪去衣裤,只见胸前期门穴青紫肿胀,他知道伤势不轻,于是进入盛满热水的木桶中,盘坐运气。不一会功夫,他头顶冒出丝丝热气,已然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待得醒转,他只觉神清气爽,伤势已然痊愈。此时房门一开,那美貌丽人走了进来。 

  “袁公子,这是上好蔘茶,最能补气活血,来!我喂你喝了吧!”她边说边走近木桶,并伸出纤纤玉手将茶杯递至袁承志嘴边。袁承志全身赤裸坐于桶内,不觉忸怩难安;他慌忙张口喝了蔘茶,只盼丽人快快离开。 

  偏偏这丽人却好整以暇的拉了张椅子,在桶边坐了下来,并且温柔婉约的殷殷慰问。袁承志只觉异香扑鼻,中人欲醉。一时之间,血冲脑门,尴尬万分,胡里胡涂的情况下,竟不知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 

  丽人娇艳如花的面庞,满含笑意;灵活明亮的双眸,盯着他直瞧;袁承志只觉血液不断的涌向下体,粗大的肉棒,已自动自发的昂然耸立。他低着头不敢面对丽人,但悦耳的轻柔话语,却像是无数的小手,肆无忌惮的抚摸着他,他虽然竭力抗拒,但却有力不从心的感觉。 

  “袁公子,贱妾自认不是个淫荡的女人,为什么那贼道在我身上一摸,我就……那是什么邪法?袁公子,你也是武学高手,这种邪法你会不会?”她若无其事的娓娓道来,面上表情又唯妙唯肖,说到贼道摸她时,就真是一副春情荡漾的模样,这对袁承志而言,无疑是火上加油,忍无可忍的极端挑逗。 

  “夫人,请暂且回避,在下要起身着衣。” 

  “唉呀!我看那衣服沾上泥灰,已叫人拿去洗了,这可怎么办?” 

  “啊!有了!袁公子你先用浴巾遮着,到床上歇一会,待衣服烘乾了,你再换上。唉哟!瞧你脸红的!这么大个人,还害什么臊?” 

  “夫人……你……你……别这样……我自己来……” 

  “唉哟!” 

  原来这丽人取了浴巾,便替袁承志抹擦身体,袁承志羞得无地自容。但在那柔若无骨的纤手拉扯下,却也逐渐的站起身来。水落石出,巨棒显现,丽人陡然触及庞然大物,不禁骇然惊呼出声。 

  她晕生双颊,娇羞万状的道:“嗨呀!原来袁公子也不老实!” 

  袁承志此时真恨不得有个地洞,好一头钻进去,他结结巴巴的道:“夫人,你……可别……误会……我……我不……我不是……”他费了好大的劲,“我不是”了半天,仍然未能解释清楚。 

  丽人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后,柔声说道:“好了啦!我又没怪你,你紧张个什么劲?快上床盖好被子,免得待会着凉!” 

  袁承志闻言如蒙大赦,忙用浴巾遮住下体,一个神行百变身法,闪电般的便窜上了床。饶是他身法再快,那结实紧崩,光溜溜的屁股,仍是落入了皇后的眼中。 

  只见皇后笑得花枝招展,浑身乱颤,那股娇憨的媚劲,使得袁承志更是心头狂跳,神摇意驰。他蜷曲身体,紧拥棉被,让人猛一瞧,倒还以为是个害羞的黄花大闺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