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上了一个处女的故事01
上了一个处女的故事01
 女主角:静, 21岁 165cm 50kg 08年应届大学毕业生 现L市某私企客服男主角:521, 25岁我是谁,这并不重要。这不是我的故事,是我的歌。-阿茶许久没有来她的空间了。我知道,正处于一段新恋情中的她,是不想我的名字再次出现。因为,唤起的,不是美丽的回忆。
  静的空间主页封面是一个很大的摩天轮。人生,也就如这不停转动的摩天轮。当我们抬头仰望天空的时候,那天边的白云,是那样的飘渺与不可及。虽然我们知道它会朝着哪个方向转动,但那个方向,是我们能把握的吗?我们能做的,只有静静的坐在那一个个格子里面。
  音箱里传出了陶吉吉的《寂寞的季节》
  风吹落最后一片叶
  我的心也飘着雪
  爱只能往回忆里堆叠
  给下个季节
  忽然间树梢冒花蕊
  我怎么会都没有感觉
  整条街都是恋爱的人
  我独自走在暖风的夜
  多想要向过去告别
  当季节不停更迭
  却还是少一点坚决
  在这寂寞的季节
  艳阳高照在那海边
  爱情盛开的世界
  远远看着热闹一切
  记得那狂烈
  窗外是快枯黄的叶
  感伤在心中有一些
  我了解那些爱过的人
  心是如何慢慢在凋谢
  多想要向过去告别
  当季节不停更迭
  却永远少一点坚决
  在这寂寞的季节
  又走过风吹的冷冽
  最后一盏灯熄灭
  从回忆我慢慢穿越
  在这寂寞的季节
  还是寂寞的季节
  一样寂寞的季节
  11月初的天气已经有些寒冷了,家里还没有来暖气。电脑前的我听着这首悲伤的歌曲。手指哆哆嗦嗦的在键盘上敲打着字,回想着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与静的相识是在今年的4月份。在一个周末的晚上,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在同城聊天室蹲点。看着屏幕上很多人在闲聊。时不时的翻看新来的朋友的空间相册。一个叫「黑X木棉X」的MM进入了我的视线。相册里面有很多她在学校的照片,MM挺乾净挺漂亮的,不是那种非主流风格的。是我很中意的类型。因为我觉得主流的美才是真正的美。
  一个这样的目标不能错过,就算最后不能发生什么,和年轻L的MM聊天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交谈中得知她是和同学一起无聊跑来网吧通宵看电影。一个快要大学毕业的学生总是有和多的时间去打发。没有课的日子让她们觉得无聊。因为知道她喜欢看电影。就以电影做为一个切入点。
  「你好,这么晚了看什么电影呢?」
  「下水道美人鱼,挺好看的。我以前看过一遍了」一个MM大晚上跑到网吧看这样的电影。有点晕。
  「这样的电影你也看?小日本的东西总是很BT,看起来比较写实。但是如果承受力不够还是别看了」「我喜欢这样的电影,一个美人鱼在自己受伤的情况下,有这样一个男人去关心她呵护她,真是件幸福的事情。」「但是结局是悲惨的,那个画家在自己很无助的情况下最后把美人鱼杀死了。」「嗯,不是每段爱情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毕竟她们曾经相爱过。我从她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到」「她们这样也可以称为爱情吗?只不过是一个画家从下水道找到了一个已经受伤的美人鱼罢了。一个孤独的男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会有怎样的心情?我感觉不到。只不过觉得导演可能在这样一个扭曲了的故事中去表达什么。」「是啊,透过表现看本质。我想导演就是讲述一段反差很大现实世界。美好的事物总是伴杂着一些不和谐的东西。画家白色的衣服和肮脏的下水道,白色的浴缸和缸中混杂的污水,一个正常的男人与一个严重受伤并且满身长虫虫的美人鱼。这些都是反差很大的事物」「说实话,我曾经也看过这部电影,只是为了挑战下自己的感官刺激的承受能力。」「哈哈,还好我晚上吃的很少,要不我也看不下去。但是,我感觉,美人鱼是幸福的。因为画家陪她度过了自己最后的日子,有这样一个爱自己,并且值得信赖的男人在身边,她已经满足了。」我已经无法用言语去回复她的话,这个年轻的MM让我觉得很特别。她看这个电影居然有这样的见解。难道是曾经有段爱情让她难以忘记,渴望一个真正爱自己珍惜自己的男人的出现?要不她不会对这样一个荒诞的故事去有这些的感慨。这些只是我当时猜想的。但,这却是事实。
  「我们聊点别的吧,虽然我是个大老爷们,但聊这个电影还是浑身发麻。」「哈哈,胆小鬼。晚上不看这样的电影,我怕坚持不到早晨就忽忽了。」「没事,我陪你聊天吧。聊一晚上。」「你多大了?」
  「25,叫大叔?」这个年龄段的MM应该都看韩剧。年轻的MM就是如此称呼比她年长几岁的男人。
  「0.0 占我便宜?」
  「没有,你们不是都喜欢在网络上这样称呼陌生的老男人吗?呵呵」「我21岁了。你是做什么的?」「与食品有关的职业」
  「啊?我最爱吃了,告诉我是什么」
  「XX」个人隐私不能透露
  「啊?我最爱XX了。回来你给我带些XX」
  「好的,没问题」
  「我们学校门口有卖很好吃的雪花烙,下次你给我带XX的话,我请你吃雪花烙。」呵呵,我还没有提见面,这个MM听到吃的东西,很兴奋的样子。后面断断续续的聊了一会,互相交换了电话,让我明天她睡醒了给她打电话。初次聊天后的第二天下午。我想通宵上网完的人们都应该在下午已经起床。然后给她打通了电话。
  「喂?」 –好像她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是我」
  「你是?」
  「你大叔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哈哈,试探的逗一逗,看看MM的承受能力如何。
  「叔叔好」这个回应让我很以外。我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还没起床呢吧?」
  「嗯。我去洗漱一下。过会给你回电话吧。」
  过了十分钟,她的电话打回来了。
  「大叔,怎么没去做XX啊?我还想着吃呢」
  「嗯?生产的事情我可不负责,没那手艺啊。我只负责卖」「啊?大叔,你这么大岁数也出来卖?有人买吗?」「*(-。()#-)-。#)(-*()。#-*.#()*)。#*()#*.」-521随即晕倒了。
  「哈哈,记得如果有刚出锅的XX给我带来吃哦。」「出锅?哈哈,出锅就出锅吧。好的好的。」「还记得昨天晚上我说我学校门口的雪花烙么?特别的好吃,我请你吃昂。」「好的,我们是生意来往,我给你带XX,你请我吃雪花烙。」「好啊好啊,但是大叔,你都工作了,有自己的经济来源,还让我请你啊?我带你去就行了。我负责带路,你负责pay monry就Ok了。」「好了,我说不过你。哪天想吃了就给我打电话」聊天到此,觉得此MM还是挺活泼开朗的,应变能力比较强。并且思维还挺敏捷。521有点落下风。有时候在网络上碰到她,总是用手机挂着QQ号。交谈的内容没有太多的发展。我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去说主动找她云云。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以前实在没有泡这样年轻学生MM的经历。521有点放弃的感觉。毕竟静告诉我她就快毕业回家了。也感觉自己没希望。就放弃了。
  如此的一次没有结果的故事,实在让521恼火,自身阅历和经验不足,再加上自己也没有一个不烂之舌去游说来打动一个年轻并且漂亮的学生MM去见面。自己也没有俊朗帅气的外表去吸引一个学生MM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与你吃饭,去上床等等。痛定思痛后,让我有了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打算。开始攻击在校的大学生来积累自己的泡良经验。就算成功率很低,但,网撒的大了,总有傻鸟上网的。闲话不多说,521重新整了一个比较写意的网名,在聊天室里喊「大家好,有在校的学生MM可以聊天吗?」喊的久了,总会有人M你的。
  插曲一
  521的第一个处女学生MM之旅。她,叫,长发飘飘……第一个上勾的学生MM是农大西校区的学生。我们还没有来得及看对方的样子,都已经约好了见面。冲动的我也不管太多,只要是学生MM就好。如果是从斯皮尔博格的电影中跑出来的食肉动物,那找借口闪人就行。到了预定的地点,总感觉来的一切来的不真实,比勾引一个中年寂寞的女人都简单,并且没有费力气。突然想起了一句话「长在河边走……」不会这次鞋子该湿了?自己裤子还没穿上,就被JCSS一脚大门给踹开?算了,看情况自己判断吧。
  到了预定的地点,MM已经到了,看上去就是个在普通不过的学生打扮,模样很一般。心中的顾虑也取消了。然后一起吃了午饭。来自己的炮房抱了抱。然后稍微费了点劲,就给让亲了亲奶子,摸了半天的阴蒂才给湿了。看来MM对我兴趣不大?正准备提枪进攻的时候,MM告诉我她还还没有。我问没有什么?她说还没有做过,是个处女。惊了。521一下就给软了。算了吧,这责任我可负担不起。心里就开始猛琢磨,这什么SB学生啊,还TMD的是处女就敢自己来陌生人家。穿上裤衩,点了跟烟聊了起来。但是慾火被点燃了,不发射一下怎么受的鸟?突然一个很淫荡的想法浮现出来。就是让MM给自己打飞机。但是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MM让她给自己打飞机的确谈不上是享受。手法重的要死。让我都叫出声了。这可不是爽的声音,而是痛苦的叫声。赶紧喝住她让他温柔点,那玩意不是铁的,再使劲就拽掉了。MM用一种很疑惑的眼神往着我?意思好像是我这样你不舒服吗?没办法,慾望点燃了,一边用手揉搓着MM的奶子,一边看着MM嘴角泛着点点微笑看着给我,努力给我飞机。好像很在意我的感受的。我可实在没时间教化一个新手去如何给我飞机,就是想着赶紧发射出来哄她滚蛋走人。还是那句话,搓的久了,总是有射的感觉的。我告诉她,我快发射了,让她把JJ对着我身上些。射我身上就好。然后她真拿着JJ往上了些。但是给停住了,不动了,好像等着我射似的。然后很疑惑的看着我?我当时都快疯了,本来就要射了。TMD的给停住了。压住自己内心的火,转眼看着她,温柔的说,妹妹,你得继续动我才能射出来。然后她又开始了套弄了起来,然后把我的JJ举的角度更高了。然后,很不幸的事情发生了,第一股的精液无情的射到了我的脸上。然后身上乱七八糟的射的一塌糊涂,并且在我射完最后一小股精液的时候,MM还在一直努力的套弄着,可把我给恶心坏了。大家也都知道射完了就赶紧停下来,不能一直那样刺激小DD,很不舒服的。我赶紧说,好了好了,停下来吧。MM说下面会怎么样?我说JJ会变小啊。但是她又开始给我打起飞机说,并说她不想让JJ变小。521真的晕过去了。我真的没有办法对这样一个MM发火,傻到可笑的地步。我也不说什么,忍着自己的性子让MM好像在玩耍自己的一个玩具一直还去努力的套弄。玩就玩吧,你一辈子第一次玩这个吧,你就好好玩吧。觉得MM可笑的同时也觉得自己的可悲。欺负这样一个处世未深的MM。真想抽自己几个耳光。随着JJ一点点的变小,MM更加快速的去弄我的JJ。那种感觉,吃肥皂也不过如此吧。大家看到这里快笑疯了吧。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如〈大画西游〉里的周星驰很无奈的让自己的朋友踹自己的小DD来灭火一样。你愿意怎么就怎样吧。除了无奈,你还能说什么?点了一只烟……MM看到实在没有让JJ再次雄伟起来,也放弃了。看到自己脸上和身上的精液已经有乾涩的感觉,赶紧起身就厕所冲了个澡……随后在网络上和这个MM聊过几次,听她话语中表现出来了有机会想再去我那里,并且还有过夜的打算。521找了各种的借口不与此MM在见面。最后她居然生气了似的对我说「我也是个漂亮的女生,也有男生追求她的」。意思是说521不应该这样对她如此的冷漠。呵呵,虽然说的比较的含蓄,但是521是不要你的,你不是什么美女,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一个傻的可爱的小MM。521不想把你教坏了。毕竟那样的生活不属于你。
  插曲二
  521与一个河大研究生MM的故事。她,叫,海马眼中的沙……有了上次的经历,521觉得自己玩的有些过火了。农大西校的MM实在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只是让自己偶尔发泄一下。再有学生见面之前一定得视频或者交换照片。这个叫海马的MM是河大新校的研究生,石市人,记得好像住维明街。与她的交流就很费劲了,整天用自己蹩脚的英文与他电话聊天。并且这个MM很会刁难人。比如她给我打电话我没听到。当然就是没有接到。然后自己看手机有她的未接来电,就赶紧回了过去,她就会说本来要和我一起吃饭,现在她已经和宿舍的朋友去食堂。妈妈的,是不是学生都有这样的优越感?耍的我团团转。FxxK.。
  随着和她交流的深入,今天晚上约好和MM先一起吃饭。到了她的学校门口,她说自己突然胃有些不舒服,今天晚上不想吃饭了。但是可以奖励我一下,会陪我在附近走走。但是她需要15分钟需要打扮一下下。521当然不能闲着,在学校附近顺着嘈杂的步行街走了起来。看到路两旁卖小吃的很多。突然「雪花烙」三个大字浮现在我的眼前。一个中年妇女,一个小三轮车。用两个竹秆子支撑着一块招牌布「雪花烙」。这不是静说的要请我吃的「雪花烙」吗?想想我们已经有近一个月没有联系。不知道她是否还在保定。然后拨通了手中的电话。
  「喂?」感觉她好像不知道我是谁。
  「是我,听不出来了么?你大叔。」
  「啊?我把那手机掉到WC啦,里面的电话都没了。大叔,你还想着我呢啊?我以为你都把我忘了。」「今天顺路到你们学校附近,新区大门北面路东的『雪花烙』是你上次说的?」「是啊是啊,大叔,你怎么去那了?好吃吗?我感觉没以前好吃了。」「好像是谁说请我吃雪花烙的。」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静如果在学校肯定会出来见我,虽然我们还并没有见过面,但是直觉告诉我,她会出来。但是河大的这个研究生可怎么办?521可不是孙猴子,不会那72变与分身的戏法。头皮发麻。
  「可是我现在没在学校,我在舍友的家里。我明天就回Q市了。」不知道我是应该长出一口气还是应该惋惜呢?突然看到『雪花烙』让我想起了还有一个叫静的女孩。但是我们之间还没有发生任何的故事。她就要毕业回家了……「哦?明天有人送你么?」说到这个时候,那个研究生MM的电话打过来了。然后跟静说了句过会给她再打过去就挂断了电话。
  「喂?你化妆完毕了?」真不知道这种游回在不同MM中的本领是如何练成的。如果放在中学,自己和同班的女同学说话都会脸红。各种MC经历让我们这些狼更快的成熟起来。汗自己一个。
  「你才化妆,我只是不想把洗到一半的衣服留在盆里。」「哦?好孩子,看你肯定有大志向,要不还花着父母的钱,上了16年学还不行,还要上什么研究生。如果加上幼儿园的几年,你这前半辈子就死在学校?」「不像有些人本科读完了考不上研究生在这里说风凉话。」我们的交流就是这样,就跟斗嘴没什么区别。谁也不忍输。非要用自己的吐沫把对方淋感冒才解气。
  「…… ……那是我没报名…… ……你出来了么?我就在东门口。」看着手中因为给静打电话而没有吃的灌饼,然后随手仍进了垃圾箱。
  和她的叙述一样,170的身高,身材匀称。Kappa的运动装。恩?不是上海东楼的MM吧,呵呵。她笑起来很甜美。有种韩国女人的感觉,单眼皮,虽然身材比较的苗条,但是脸蛋上还有肉肉的。
  「是你?」
  「恩,还能是谁?」
  我们顺着学校旁边的步行街慢慢的走。在」街景」喝了两杯奶茶。随便聊着她在学校中的趣事。但是心里总是想着静,答应了给她回电话。这时的我必须在两个女人之间选择一个。因为静更年轻更漂亮。所以…「今天也算是见到美女了,虽然没有一起共进晚餐。但是眼睛很过瘾的。」「哈哈,说假话鼻子可会变长的。」「那我说的实话会不会鼻子会变成小呢?」我顺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看来你说的真是谎话,心虚了摸起鼻子了,.」她装做生气的样子,把小嘴一撅。
  「哈哈,没有,我这人一般不说谎话的。时间不早了,咱们顺着路走会你学校我也该回家了」「啊?这么早就走?」「月黑风高的夜晚,我怕你会很危险。哈哈,再说也不早了。」「那下次不能晚上见你了。」与海马的初次见面也比较的简单,因为也算是同龄人,相差两三岁。也有一些共同的话题。这里就不在交代与海马以后的故事了。只是为了和静的故事更完整,引出一段。
  到了家,赶紧拿出电话给静拨了过去。她在电话的那边抱怨我为什么这么久才回复。还担心以为我又不和她联系等等。说话的口气就如我是她的男朋友一般,应该时刻呵护她才对。聊了一个多小时,刚挂掉电话突然想起静明天就要离开B市。但是已经说了晚安也就不好在打过去。
  第二天,因为工作的原因把静要离开B市的事情全都忘记了。早晚上睡觉之前才想起来。赶紧给静拨过去电话。
  「喂,你在哪呢?」
  「我刚上火车,大叔也不知道来送我一下,害的我大包小包的行李自己拿。」「我今天加班了。你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在家先休息几天,等等毕业论文的结果吧。拿毕业证肯定回去。」「哦,那还有机会见。」「谁说要和你见了?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拿下行李。这力气活应该大叔这样的男人去做。」「FXXK」「YOU,哈哈」
  「……」
  「这样吧,如果我在回保定,你去车站接我。」「恩,好好。火车上注意安全。我挂了昂。」静回Q市的第二天,给我发信息说她的爸爸给她在L市的一家俬企找了一份工作。现在已经到了L市,正在准备明天的面试。也把L市的新号码告诉了我。因为工作的关系,每天晚上7,8点才能把工作忙清。然后就厉行公事似的给静打电话,每次都打到我左手发麻才挂掉电话回家。聊天时的时间好像过的很快。她说喜欢和我说话的感觉。我说我怎么没什么感觉。她说喜欢我的声音。我说我这声音这么沙哑还喜欢?她说就是喜欢。
  我们。
  聊她如何在公司面试中妙语连珠。
  聊她在公司参加拓展。
  聊她如何在培训中受到老师的表扬。
  聊她喜欢什么什么一个叫木马的乐队。
  聊她如何独自一人杀到上海摊去和从未某面的男朋友相见。
  聊她和男朋友抱了一晚上却什么也没有做。
  聊她如何和这个男朋友分手。
  等等等等。
  静和很多女孩一样都有过被感情伤害的经历。 我就如一个倾听者去安静的听一个女生去说自己的故事。我们也在这电话中的交谈中慢慢熟悉了对方。
  「大叔啊,你说为什么我总是受伤?」
  「一个比大叔还老很多的大叔说过一句话『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好像受伤的总是女人…」「为什么女人就非要受伤?追求我的人很多的,但是我两次恋爱都是无疾而终。」「呵,你把现实的事情想像的过于美好。你以前的两个男朋友,一个在东北,一个在上海。有点远了吧。」「不是有句话是距离产生美吗?」「距离产生的不只是美,虽然在自己寂寞的时候,想着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心爱自己的人惦念着自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但是我想这距离远的让你们抓不到你们的幸福。距离让你们的爱情变的很无力。」「…」电话对面一阵沉默。
  「如果你准备在L市工作下去,就找一个L市的男朋友,或者就在你家Q市找。我感觉还是本地的朋友谈起来实际一些。」「大叔啊,可是我喜欢上一个B市的男人,怎么办?」(B市不就是我在的城市吗?)「那还好,至少没有出省,比你那东北和上海的朋友实际很多。」「可是我不知道如何去表达,因为我去B市的机会不多了。我怕又是一次伤心的结局」「那就直接一些,对那男人说』跟你在一起很快乐。我想一直这样快乐下去」,哈哈,是不是有点傻。」「跟你在一起很快乐,我想一直这样快乐下去。」「对,学的还挺快。」「跟你在一起很快乐,我想一直这样快乐下去。」「不用重复了,我知道你学会了。你要对男人说就赶紧去说吧,一会你就忘了。」「跟你在一起很快乐,我想一直这样快乐下去。」(她怕忘了还是怎么?怎么一直重复?)「好了好了,大妹子。我知道你记住了。赶快去告诉那男人吧。」「我就是怕忘了,已经跟那笨蛋男人说了三遍了,可是那笨男人没反应,怎么办啊?那我说最后一遍,如果那笨蛋男人再没有反应,那我以后再也不说了。跟,你,在,一,起,很,快,乐。 我,想,一,直,这,样,快,乐,下,去」(静一字一字的很有力的说了第四遍。521在这时候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感觉她不是开玩笑…)「R U kidding me?」「of course. (本来一句FK差点说出口。她顿了一下。接着说了句) …NOT」(她说完这句话后,电话这边的我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感觉耳根子发热,发红。就如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孩第一次拉女孩的手一样。那样的紧张,那样的不知所措…)「啊?这也太突然了。你好像都没有见过大叔的样子。」 (我的回答就如一个中学女生接到男孩的情书一样)「你给我发张照片就OK了,大叔要拒绝我么?」「哦,好好。」「明天我就要回B市了,学校还有两科没有补考…大叔,你去车站接我么?」(收到了静的信息。怀着异常兴奋的心情回复)「接,几点到站?」「可能是11点多。」
  「OK,没问题」
  第二天,因为静要回B市去学校补考,我负责接站。早早的把手头的工作处理清。11点到了客运中心。
  「车已经进了市区了,大叔你到了么?我有点饿也有点晕车」「我已经到了,没事,你下车我们就去吃饭。我在公交站牌那里等你」10分钟后,一个年轻的女孩来到了站牌旁。整齐的头发帘。宽大鲜艳的上衣。超短的小牛仔裤。黑色的丝袜。一双帆布球鞋。尤其是那短裤和黑丝袜。把她修长的腿勾勒的太夺人眼球。正准备喊她,突然发现从她身边经过的男人,不管是学生还是民工都盯着她的腿和她的脸来回上下打量。说实话,我也被她这造型雷的够戗。方圆一百平方米内就她最显眼。我都不好意思过去和她打招呼。
  她很迷茫的看着周围,期待着我的出现。正当她准备打电话的时候,我赶紧带上太阳镜,把手机调整为静音。然后很猥亵的慢慢走到离她一米的地方,就在她左侧盯着她看。准备逗逗她。她好像很胆小,怕遇到色狼,知道一个男人就在离她很近的地方一直盯着她看,但是她就是不扭头看下我。这样僵直了快一分钟。看她还没有转头看我的意思。我就故意压低了声音:
  「小姐,一个人吗?需要帮忙吗?」她稍歪过头,看了一下我。
  「不用」哈哈,她没认出我。我又用更低沉的声音说:
  「是不是等人?」她这次连头都没歪,也没有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