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家庭禁忌幻想03
家庭禁忌幻想03
 其其格慢慢的伸手握住那雄赳赳的怪茎,抓狂中的麦天,同时也因性器被握住,而停息了疼吟,感觉体内的欲火被那慈祥的手疏导着。解脱的快感让他“喔喔~”的昂头急喘起来。
  看着怪物愉悦起来,其其格按耐住心中的羞涩轻轻的套弄几下。面比海棠娇正是此时的写照。“嗯~嗯~”麦天几声痛快的呻吟后,粗犷的双手也攀上了圣母峰。
  决定要用身体收服这个怪人,其其格缓缓借着他痛快的时候问着他的底细,“你是谁,为什么全身的长毛。”
  在那柔情的套弄下,理智渐渐的剥离意识,唯一感觉到的是自己不能再次进入她的体内,可是月亮越来越圆,她的身体也不断的引诱着自己。
  “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只记得从小跟着猎人爷爷,小时候喝狼奶长大的,所以一身的毛。”编出这谎话后,麦天心中巨石放下。既然阿妈不认识自己了,以后也就不要以他儿子的身份面对她了,现在自己可以对她为所欲为,因为那些都是普通男人对女人的需要。
  没有了顾忌,麦天搂起其其格丰满火热的腰肢,浑身的长毛不停的刷着那娇嫩的肉体。“哦~~好痒呀。”身体没有处女那么敏感的其其格,也被这些绒毛刺激的浑身瘙痒。不停的扭动着身躯,并且报以勾魂娇喘。
  被手套弄的感觉已经不再满足了,麦天那强壮的阴茎抽离那温暖的手,缓缓的移到神秘地带,正要奋力前进时,那追来的玉手擒住了龙头。
  麦天一边想挺身一入,驰骋万里。但见到媚色如丝,娇喘嘘嘘,那双眼神里的哀求,让他缓了缓动作。其其格见怪人停下猛入,静待着自己的发落,心中不由的一丝羞意:“太粗了,让我来慢慢引导着。”说完后,慢慢的将圆滑的光头向胯下重地引进着。
  女人的气息粗重起来,胸前的乳房起伏不断。既然她已经承当一切引导的责任,那我的双手就放着这对曾流过甘甜奶汁的乳房上吧。双腿绕到后腰了,好软的腿啊。欲爱抚肥乳的手撤到环绕腰上的玉腿上了。
  以着羞人姿势准备迎合野人粗大的性器,一边惊怕地引导着巨大入槽工程,一边使自己的身体流出更多的淫水以配合着润滑。啊~粗大的第一接触开始了。
  流着淫丝的龟头,开始滑入那沿着胯部四下散流的淫液。开始破开花瓣探讨着幽幽花心。
  敞开的花瓣慢慢包容着邪恶的蟒蛇,柔软的双腿慢慢的收拢。由于龟头过于粗大,刚进入半个,娇人的花容上满是汗珠,蟒蛇的主人对于太慢的行动已失去了信心,他要的就是快点结束这涨满的煎熬,也借着进入龙头的有利条件,猛力捅了下去,想直捣黄龙,轻取花房重地。
  怎奈何,既是最大度的冲击,也被那层层障碍阻挡于门外。只是苦了身下的女人,只见她惨叫连连,那胯下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挂在腰上的双腿瘫软在麦天臀部的两旁,无力的哆嗦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努力几下冲刺下,进入母体的阴茎还不到全军的三分之二。那层层的紧束肉棒的嫩肉被爆怒的青筋狠狠的刮弄着,月圆的召唤下,本想温柔解决的和平交接换做了铁蹄践踏。薄弱的身体随着冲刺,上下晃动着。单一的动作将那阴茎最大限度的插入。
  狂性大发的麦天不管女人的哀求,怜叫。一如既往的冲刺着花房。成熟的花瓣被一次次撑开,满沾黏液的蛇根不停快速的进出着。女人那时有时无的呻吟刺激着下一拨的进攻。
  剧烈运动产生的热量,使得两人浑身直冒大汗,被褥再次散开一旁,就在这皎洁的月色下,白花花的身体,被猛烈的撞击得浑身抖动着,睾丸拍打着肥厚的阴唇,那丝丝露水随着阴茎不断的被带出体内顺着股沟流向草地。滋润着绿油油的大地,其其格在这个变形人的身体下死去活来。
  月亮慢慢的消失在夜空之中,插在女人体内的阴茎开始喷发了,浓密的精液随着深入子宫的龟头,四射而出,死去的女人被烫的活了过来,扭动着被撞击红肿的胯沟迎合着,接受那点滴的生命之水,那精液的味道好熟悉,好~~象以前就来过。
  (四、下)圆月慢慢的消失在夜空里,寂静的草原上空只留下无数的繁星。
  麦天嗜心的欲火也慢慢的随月而逝,兽壮的阳具也恢复成一般状态。此时的麦天对着上天怒吼着,狂怒的吼叫震撼着宽广的高原。
  高喊到声音快要嘶哑时,一双雪白的手臂从腰后环绕到胸膛。傲人的乳房给背心带来无言安抚。那双熟息的双手在自己兽化后的胸肌上游荡,女人的温柔化解了一切的悲怨。在阿妈的拥抱下麦天缓和了心绪。停止了狼吼声,所做的就是抓住阿妈游荡的双手。
  双手被抓后,其其格并没有停下动作,将身体靠着麦天的后方,妇女特有的成熟小腹紧紧的贴着麦天的屁股,不停的扭东摩擦着男人结实的肌肉。
  “我的宝贝,你很强壮,我被你弄的死去了几回了。”
  如果她是云萝说的话,麦天会十分高兴听到这句话,可是她出自阿妈的嘴里。
  心却如刀割一样,自小缺少父爱的他,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在自己心里她是那么纯洁美丽,最好的赞美母亲的语句都不能充分表达她的伟大,如今如此淫荡的话语却出自她的嘴里。怎么能叫他不失望和心碎。
  先前的夜奸的罪孽都可以归到自己,但是阿妈明明早知道自己是她的儿子,并且她能说话为什么不说了。
  想到着反感的情绪如海啸一样起伏在心头。愤怒失去克制的后将女人的双手撤开,并且往后一甩。其其格怎么能与他的力气相比了,也没想到这曾经在自己身体上驰骋贯穿的男人,会如此无情。当甩到了草地上,离开那强壮的身体,其其格这时才发现寒夜的冷风如此刺骨。
  “哈哈哈~~”其其格并没有在意自己被冻的哆嗦的身体,只是不停发出凄凉的笑声。
  一波一波的笑声刺激着麦天的神经,他为之开始暴躁了握着拳头,冲着披头散发的阿妈吼着:“有什么好笑的?你笑什么?”
  裸在草地上的女人,无视他的暴躁的形态,继续猖獗的笑着,在笑自己无耻么?是啊!要不是自己鬼谜心窍的贪上乌敏格那妖妇的身体,自己也不会沦落如此。
  想起自己可笑的结局麦天双手捧住脑袋吼着:“别笑了,别笑拉。”
  其其格停下了她那可怕尖笑声道:“刚才我们所做的一切你可以不在乎。不过刚才我那样做应该是救了你的命,我唯一希望你能帮我的儿子报仇。”
  阿妈所做的一切是为了自己报仇,营帐里以报复乌敏格的心态狂插的时候,自己曾经摸到了她的泪水,开始以为是乌敏格的泪水,那时让自己心超前的满足。
  以为是自己龙精虎猛下的战利品,没想到是阿妈屈辱的泪水。
  “阿妈~~”麦天心里呼喊着阿妈的名字,妈妈永远是那么的伟大,感动下他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阿妈的那白皙的身体不停的颤抖,这时他才想起夜风寒冷。暗骂自己该死,连忙拿起被子走过去,批上阿妈那冰冷的身躯。
  其其格并不领情将裹在身上的被子掀掉,“不用了,只要你答应替我杀了乌敏格母子,我死也值得了。”
  阿妈的身体那么凉,加上自己的眼睛已经是夜如白昼了。阿妈的嘴唇已经冻的非常可怕了。麦天忙将被子在次裹上其其格,却遭到她的又一次拒绝。最后麦天只好用点强制手段,裹住她的身体后,就不在松手。
  “没用的,我如今也没打算活下去了,只要你能替我报仇。”
  看见妈妈的那决绝的眼神,麦天装出邪恶的狞笑道“你省省吧,我不替你报仇。”被子紧裹下的女人听到麦天拒绝自己的要求,顿时堕入比寒夜还冷的冰窟当中去。
  自己不顾廉耻的牺牲,那种忍着被撕碎的疼痛奸淫过程,换来的竟然是这些。
  事到如今其其格也克制不住骂着麦天的忘恩负义,小人!
  麦天要的就是这些只有让她的暂时绝望,她才能苟且活了下去。他要的不是个伟大的母亲,要的是一个活着健康的母亲。
  在麦天的钳制下其其格也只能漫骂诅咒着对方,她彻底绝望了。以为这个将自己从狼群里救出的野人能替自己报仇,现在却成了水中幻影。欲死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麦天从神色上感觉到母亲的想法。
  “你要是死了,谁替麦天报仇了。”
  “我不会替你报仇,你死了我就把你掩埋在这高原上。你儿子的仇同时也被你带走。”
  “只要活着你就有机会,如果想你儿子死后冤魂永远孤独下去的话你就死去吧。”
  是啊,野人说的话没错。高原上有个传说,就是冤仇不得报的人灵魂会永远在地狱里面。自己不能让麦天的灵魂在那里排回。想到这里其其格立定了要活下去的勇气,无论做什么都要让儿子的灵魂得以安宁。
  看见其其格不在抗拒了,老实的呆在被子里面。努力的吸收暖气,希望自己的能量快点找回来,但是被冻伤了身体去如冰一样的。
  “冷~~我好冷。”
  麦天掀起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抱住冷如冰块的裸体。其其格也象找到救命草一样的抱紧着野人,野人的身体是那么的灼热,所靠着他的每寸肌肤都被他身体的热量注入体内。
  身上的每寸肌肤都与自己接触着,唯一的地方就是她那里,为了救她麦天再次将火热的阴茎插入冰冷的肉洞。粗大的阴茎直插入子宫深处。每个被靠着肉壁的地方都散发的热量,很快充实着母亲整个阴道,也就顺利逼出了她体内的寒气。
  没有寒气的逼迫,其其格慢慢的沉静的梦乡之中。看着阿妈安宁的睡姿,麦天心下也放宽了不少,对于被那水洞他只是偶然蠕动下鸡巴。好调整下阿妈不适的睡姿。
  这样的性器接触,没有半点淫亵的意思。
  神也会累的,凉爽的凉水将睡梦中的麦天泼醒,睁开眼睛看见,阿妈将几块破布掩盖重要部位,那样子很是怪异,不过却有着吸引人的特别之处,那破布外露出的白皙肉体,看过去比全身光溜溜还还好看对于麦天那紧盯的样子,其其格知道野人在看自己。脸不由的一红,说来也真怪四十多的女人会脸红,这时的麦天看着梳洗干净的阿妈脸红的样子,也明白自己的眼神过于粗鲁。
  “呵呵~夫人早啊。”
  “不早了,太阳都老高了。”
  听到阿妈的这句话,在注意到天空里挂起白色的太阳,心又明白了一样,自己的眼睛可能不能分出白天和黑夜了。以后只有以天上的圆球来分辨时间了。
  “哦~~是啊~。”
  这时其其格伸出手拉着麦天说着“野人你跟我来。”麦天跟着其其格来到了湖边,阿妈的手捧起湖水浇着自己的面盘。那双小时侯经常帮自己梳洗的情景在次泛上眼前。
  她拿起了小刀开始在自己的脸上刮着,那双盯着刮刀的眼睛依然是那么的美丽。那眼里充满着爱,比那裸露出的雪白肌肤,更具有吸引,那驳起的大吊证明了一切。
  其其格的眼神瞄过野人胯下檠天的鸡巴,并没有表示出什么。依然继续着她手里的工作,还是那么的仔细,麦天感觉到自己理智的背叛,母亲的肉体没能引发自己的情欲,却要为她所做的普通母爱的事情而勃发。
  想到这里他的手掌抓上了破布包裹的乳房,不时的把玩着。开始其其格还能受的了,后面也不得不抗议一下:“不要乱动嘛,刀子很锋利的,要玩等会。”
  麦天也乖乖的停下了动作,耐心等待着她作完。
  阿妈停手了,看来可以上了。反正她现在不知道自己就是麦天,一直以为是野人了。倾身过去将阿妈压在身下,双手开始攀上乳房。
  这时的其其格忽然冒出了一句话:“麦天~~”
  听到呼唤自己的名字,高昂的鸡巴顿时软了下来。也发现其其格盯着自己的脸失神的看着自己。
  太象了简直就是麦天的翻版,那模样和神情,特别是刚才玩弄自己乳房的样子,活脱脱就是麦天小时侯的样子么。
  对于麦天戛然停下的动作,其其格没有怀疑什么只是感叹道:“野人你的样子真象我的儿子。”然后主动将双手攀上麦天的肩膀,并且在大腿分开。等待着野人来添满她。
  看来阿妈没认出自己,为了确定一下故意问着:“真的么,我很象么。”
  “嗯~很象,要不是你高他一个头的话,那就……”
  现在麦天可以确认妈妈没认出自己时刚松口气,准备在次行动的时候。他直觉的感觉到危险的来临,来自那个方向。
  看着不远处出现的十几位白色人影时,麦天感觉到危险来自他们。
  麦天抱起阿妈连忙跑向黑风,可是动作慢了点十几的白衣人的速度超快。瞬间就移到了麦天身边。将两人围住,他们的全身都包裹在白布里面,只露出一双眼睛。
  其其格也感觉到来者不善,忙问着理由“你们为什么拦着我们。”
  “我们是来除魔的,杀了它我们就会离开。”为首的白衣人回答着其其格的问话。
  “你们误会了,他只是个野人,怎么会是魔了。”
  “少跟他们废话了,跟魔一起肯定染了魔气。咱们一并杀了。”一位白衣人脾气比较急噪,说完这句话后就挥刀扑了过去。
  麦天虽然力大无穷,却没有白衣人的迅捷。很快就浑身染血了,眼看就要命丧此地时,的黑风如电般的穿了过来。为了躲过黑风的马蹄,竟然大意的靠近麦天身边,与此同时麦天一拳击中了他的喉咙。
  “啊~~”惨叫一声,脖骨断裂而亡,此时正好是逃跑的机会,麦天跳上马背拉上阿妈枞马逸去。
  那十几个白衣人何等高强,跳上白马立即追了过来。
  逃匿了一天一夜,也摆脱不了白衣人的追踪。此时麦天隐约听到黑风说着:
  “主人不行了,要将那女人丢下。要不跑不了拉。”
  “不行,不能丢下阿妈。”麦天坚决的回绝黑风“这样都会活不了的。”
  对于黑风要自己丢弃母亲的想法,虽然很是排斥。但是它说的很有道理,于是他决定自己下马。:“黑风你带阿妈先走,我下去引开他们。”
  “主人不行,您……不可以冒险……”
  既然决定可麦天就要做到感应中吼道:“我命令你带走我的阿妈,一定要安全的带走。”
  “可是。”
  “可是什么,既然上天安排我是大魔神就不会让我这么容易的死去。”说完就跳了下去,傲然迎接着白衣人。
  留在马背上的其其格回头喊着:“野人、野人,你一定要回来。”声音随着变下身影也跟着慢慢消失了。
  十几个人白衣人包围了麦天,都拿出了武器,他们决定快速杀了他。
  “我知道逃不了,看你们的样子不象烂杀无辜的人,不过你们为什么要杀,素未蒙面的我了。”麦天见阿妈已经逃远了,自己也不在担心自己的死活,到是想知道着那些人为什么要杀自己。
  看来对方也不想他死的不明白,其中为老大的那人平和的说道:“朋友这不能怪你,因为你是被天魔选中的人,我们要在你未成气候的时候杀了你。”
  听了直够麦天还能说什么了,只有对着苍天狂笑,“天魔选中的人,哈哈哈~~好笑啊,这就是大魔神。可笑啊~~~~!!!!”
  “对不起了朋友,这都怪命运。”说完后那人向其他人示意,十几把寒光闪闪的腰刀同时象麦天砍去。
  麦天也不还手,闭着眼睛等着别人除魔。就在这时凭空在他的身边刮起了龙卷风,强壮的身体被风的旋涡轻而易举的抛起。内部的旋流四处穿梭着他的身体。
  剧烈的拉扯下饶是吃了魔狼心的汉子也不堪的昏迷过去。
  好疼啊,麦天随着四肢的疼楚慢慢的苏醒过来。
  “啊~~”看见眼前的情景,麦天忍不住轻呼了起来,这里场景就如修罗地狱一般。到处都是残缺不齐的尸体,站的每一寸土地都被鲜血染红了。有洗血还没完全凝固住,看来这里刚经过一场撕杀。
  哗啦哗啦的步伐声后,眼前不知道哪里冒出的几百穿着怪甲的士兵。将自己围了起来,麦天忙拣起地上的一把象腰刀的武器自卫着。
  那些人也注视着他,他们的眼里没有杀气。甚至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崇拜与尊敬,他们其中有一人喊了起来,“刘秀还活着……刘将军在这……”这声音一传百百传十的传开了。浩瀚的声音传边了整个山冈,以至大地都在颤抖。
  从他们的表情当中他感觉到自己象他们崇拜的某位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