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沦为色老头玩物的雅婷
沦为色老头玩物的雅婷
 阿杰是文华大楼早班年约45岁的中年管理员,这天下午他正在大楼内巡逻。
  大楼的格局有15层楼高,每一层东西面各3间套房,层中一间公用厕所,不论是公用或套房内的设施都很不错,平均租金也不便宜。位在市区偏僻处的这一栋大楼,其实是挂羊头卖狗肉,申请商业用途,非法改建成住家用途,因为入住数的关系,目前没有管委会,是暂由建商代管的状态,其情况可想而之了。
  阿杰每天有空闲时都会从顶楼开始,往下每层楼走走看看的巡视一下,当他走到10楼之3的房门口时,一旁地上的一双黑色高跟凉鞋,吸引到他的目光,让他停下来低头看着。这间房住着两个年轻的OL白领族单身小姐。
  应该是林小姐那一个正妹的。他看着那一双鞋心想。她放假,另一个在上班。
  脑海的记忆浮现出林小姐,平时上班衬衫短裙OL装扮,一双穿着肉色透明丝袜和黑色高跟凉鞋的修长美腿。
  除了他楼层安静无人,他弯下身拿起其中一只高跟凉鞋,凑在鼻前嗅了一嗅,将鞋侧一面靠紧在胯下,来回的用力磨擦几次,露出淫秽得意的样子后,放回原处继续的往楼下逐层走去巡逻。
  一楼玻璃大门旁的柜台后,只有清洁工张老伯一个人,他坐靠在椅背上翘着脚滑手机,时不时笑一下,阿杰如果去楼上巡逻,他都会帮忙看顾柜台。
  张老伯是60岁的老头,早年从事粗重工作的关系,除了过重约90公斤的体格外,强健的身体还维持现在,目前大楼清洁的工作对他是游刃有余,平时抽菸和嫖妓外,没别的嗜好。他听到脚步声音走进柜台,抬头看是阿杰,喊了一下招呼,继续滑手机。
  阿杰应了一下他,拉出椅子坐下,不一会想到什么的问︰「喂,老家伙,明天我们休息,晚上去老地方打一炮吧?」「喔,小子你去爽就好了。」张老伯一边滑手机笑笑说,不知是对他,还是手机笑。
  老家伙最近是怎样?阿杰看着他心想。
  阿杰身材中等,长年爱喝啤酒的关系,有个怀孕似的肚子,他们住在同一栋公寓,就在文华大楼后面,一栋没有电梯的老旧公寓,张老伯住3楼,阿杰住1楼,他们是老邻居。
  两人有找妓女泄慾的习惯,偶尔会一起去,最近两个月阿杰找他一起,他都不要,觉得奇怪。
  「老家伙,真的不去?」阿杰又问一次。「最近,立哥那里来了一个大学生,小妹妹一个,白皮嫩肉,脸蛋和身材很正,学校没课去赚钱的。保证你看见了后,老二翘起来要上。」张老伯稍抬头看一下他,又低头滑手机。阿杰见他没兴趣,也不再说下去了。
  「我去楼下收一收东西再上来。」张老伯把手机连接上充电线放进抽屉,起身离开柜台。
  阿杰坐在椅上哈欠伸下懒腰,一时无聊没事情,起身改坐张老伯方才的椅子,拉开抽屉把他的手机拿出点开浏览。他知道那老头的手机里有A片可以看,於是就点进影片资料夹,浏览往下排列的片名,有巨乳女教师、风俗美人妻和高校女援交等等一堆片名,其中有一部没有名称,好奇下点开,想要看一看是什么剧情。
  这一部没有名称的影片只有2分15秒。影片开始一对男女正在床上性交中,女子背对萤幕,头上盘着挽起的金色长发,好像是洋妞的样子,她跨蹲在男人身上,腰背挺得直直,露出全部白哲背身,扭动着屁股,酥麻麻的用外文叫床。
  阿杰以为只是寻常A片,直到金发女子给男人口交时,看见他们的脸才知道是自己认识的人。女子虽然只有拍摄到侧边的脸,但他认得出是陈雅婷,12楼之3的住户,那一头染成金色的长发,绿色隐形眼镜,老外洋妞装扮的陈雅婷。男子的脸因为角度关系,判断8成是之前常来找雅婷的那一个小子曹安。他盯着影片看,心中充满疑惑。
  张老伯回来看见阿杰滑他的手机,以为在玩游戏,阿杰却问方才影片的事情。
  「老家伙,这影片不会是网路上,哪来的?」阿杰摇摇手机。
  张老伯知道他认识影片中的人,心知骗不过他,有些尴尬的搔搔头,坐下来把事情原委告诉了他。﹙原委在前一篇剧情,这里不再叙述。﹚「你胆子也真是大。」阿杰睁大眼看他,然后嘿嘿一笑。「他们果然有一腿,就如你之前说的。不过那妹妹拿了詹先生的钱,在他背后和别人乱搞也真是的。」张老伯有点激动,压着声音说︰「千万不能说出去,尤其是给詹先生知道!」「妹妹会遭殃?」张老伯点点头,担心他说出去给别人知道,影片曝光就不能再拿来利用,於是告诉他自己要胁雅婷,打过好几次炮的事情,怂恿拉他一起,让他知道影片的用处,好紧闭嘴巴。
  阿杰摸摸啤酒肚,犹豫一会就答应了。这是张老伯能预料到的,知道阿杰也是好色之徒,十之八九会加入行列。
  「你这老家伙,」阿杰笑着推他一下问︰「要不是无意中发现影片,你不打算告诉我?」张老伯尴尬的耸肩笑笑。
  「难怪前一阵子,找你去老地方打炮,你都推拖不去,」阿杰说。「原来你都和那妹妹在打炮。」正当两人在谈雅婷的事情时,那金发绿眼的雅婷,穿着短裙洋装,勾着小包包,踩着一双高跟拖鞋喀喀响,从玻璃大门外走进来。雅婷是个年轻妹妹,瓜子脸,皮肤白哲,染成金色的长发,绿色隐形眼镜,一副老外洋妞装扮。
  雅婷在公共场合瞄到张老伯於附近,正坐在柜台后,眼神闪过一丝尴尬,避开对眼接触;张老伯正眼看她没有回避,一副两人之间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嗨~大叔。」雅婷勾着小包包的手,稍举起对阿杰摇两下招呼,如往常熟识的抸眼笑笑,忽略在他一旁的张老伯。
  「妹妹。」阿杰起身也点点头笑笑回应,脑海浮现出,偷拍影片中波波吹喇叭的金发女子就在眼前。
  「大叔,上次拜托你的事情,怎么样了?」她的一双绿色眼珠瞧着阿杰问。
  「唷,十二楼之二,」他一边说,目光在雅婷玲珑有致的身材上飘着。
  「你隔壁那一间,月底就要搬了,我把你朋友黛玲的电话给他了。」「那太好了!以后随时找黛玲很方便。」她高兴的说,拨了一下肩上的金发。
  「楼下十楼之一,过两个月也要搬,租金比较便宜一些,或许‥‥」「没关系,不用了。谢啦,大叔,会请你吃好料的。」「所谓的好料是‥‥」他看着雅婷的低胸洋装,托高一对奶子的乳沟。
  那洋妞似的雅婷,作风开放,会和管理员及张老伯开黄色玩笑,两人说笑了一会,待她进电梯后,阿杰坐下来对张老伯说︰「就觉得奇怪,这一阵子那妹妹对你都不理睬,你用影片要胁妹妹打炮,他恨死你了。」张老伯嘿嘿笑。「只是吓唬吓唬他。」他一脸淫秽的问张老伯︰「你不是和那妹妹打了好几次炮,怎么样?」「皮白肉嫩的很过瘾,会做又会吹,咿咿唉唉很会叫!」他一脸得意说。
  「只是妹妹打炮都用外文说话,我听不懂意思,好像和洋妞打炮一样。」「我看那妹妹平时应该有吃药吧?」他点点头。「当然有。一开使撒谎说没吃药的习惯,要我一定戴套子才肯做。
  有几次都是戴套子去做,后来觉得不对劲,给我套出了话来才知道,妹妹常在打炮,每天有准时吃避孕药的习惯。是针对我骗的。后来鲁了几次才不用戴套子。」「所以,要怎么射都没关系?」他嘿嘿笑。
  「当然。每一次我都射在妹妹的鸡掰穴,」他摸摸粗状的手臂,嘴角勾起说。
  「和我们以前找的那些,要戴套子的妓女不一样。」「你刚才说过让我参一脚的,什么时候我也可以‥‥」他隔着裤裆摸了一摸半勃起的老二,跃跃欲试的样子。他从以前就也哈金发绿眼的雅婷,有机会可以和她打炮当然就想做。
  他若有所思的说︰「今晚我会和那妹妹谈。」
  「今晚?」
  「没错。到时后我会和你套好该怎么说,让你可以上到他。」他得意的嘿嘿笑。「两天前我就已和那妹妹约好了,好几次都是在我们后面的老公寓住处打炮。」阿杰也只能摸摸老二,乾瞪眼看着他等消息。
  晚上,张老伯的老旧公寓住处3楼
  张老伯裸身躺在单人床,金发绿眼的雅婷只穿了一件薄纱情趣衣,双腿黑丝袜,跨坐在他身上打炮,床垫嘎吱嘎吱响的。早在10几分钟前,两人就开始做了。
  雅婷一直以来是受要胁,配合的打炮,她只想做完赶快离开。
  “ That"s exactly how I like it. Ohhh yeahhhh… ” 雅婷按在他的腹部打直腰杆,酥麻麻的叫,规律的活塞运动套弄阴茎,屁股啪啪响去碰撞他的大腿。
  “ Yesssss! feels so fucking good. ” 她扭动屁股摩擦阴道的龟头,让张老伯一脸爽歪歪。
  那洋妞似的雅婷,一身薄纱情趣衣和黑丝袜,正面坐他身上打炮,一览无遗的刺激,每一次都令张老伯吃不太消。
  “ Oh! yeahhhh Oh yes! Oh yes! yes!— Let"s get fucking dirty tonight… ” 她狂野的喊,越叫大声,动作急遽起来,金色长发跳动,屁股不断的去撞击张老伯的大腿。
  一段时间结后,张老伯满足的靠躺在床上吞云吐雾,一旁小桌几上放着烟灰缸,射精后还硬邦邦的老二,挺在弯曲一条腿旁。雅婷冲洗身体后,坐床边穿戴胸罩,一旁床边放着方才脱下的情趣衣和丝袜。
  张老伯吐一口烟搔搔头说︰「妹妹,有件事要和你说一下。」雅婷一边穿戴胸罩转头看他。
  「那个阿杰‥‥就是你认识的那一个大叔,他知道影片和我们之间的事情。」「怎么!」她惊了一下,停下动作问︰「你没遵守我们讲好的?」「他趁我不在把手机拿去玩,无意中发现到的。」他假装低下头一脸懊恼样。
  「唉呦!老伯,你怎么不小心。」她担忧的握拳,搥打张老伯厚实的胸口一下。「阿杰大叔他怎么会知道我们的事情?」他撒谎说︰「他一直追问影片哪来的,还说最近常看见你来我家,说我们平时气份怪怪的‥‥我心里紧张就不小心被他套出话来。」「你这是在给我节外生枝找麻烦!」她紧张的说。
  「妹妹你先别紧张。」他叼着菸说︰「当下我要他保密了。」「大叔怎么说?」「他说也想和我一样可以跟你‥‥」他在烟灰缸弹一下嘿嘿笑。「他很喜欢你的样子,可以帮你保密。」那个混蛋大叔!雅婷心想,明白言下之意,无奈的叹口气,又继续穿戴胸罩。
  「老伯,再有这种事的话,我‥‥我会不妥协了。」张老伯心理有数,唯唯诺诺样,不一会嘿嘿笑的问︰「我和他明天休息有空,可以帮你约,妹妹你可以吗?」雅婷瞪了一下他,低头锁眉思索一会,没好气的说︰「下午两点。」「他家里有别人在不方便,我的房间借你们好了。」「那老伯你‥‥」张老伯的住处不大,他和雅婷是在二坪大的小房间里打炮,小房间通往阳台有玻璃门和纱门,通往客厅却仅有一个落地布帘而已。
  张老伯嘿嘿笑。「你们在小房间做,我在外面客厅有什么不好意思。」雅婷一边弯起脚穿上丁字内裤,心里觉得不太妥,后来想想也没差就算了。
  次日下午,张老伯的老旧公寓住处3楼
  阿杰住在公寓1楼,离约定时间提早半小时到张老伯家里,两人内衣短裤居家穿着,坐在客厅的小沙发聊着。
  「老家伙,你没有把妹妹逼太紧吧?」阿杰问。
  「我自有分寸。逼太紧妹妹如果不妥协,以后就没得爽了,难到真把影片交给詹先生?」阿杰看着他没应话,心里想着那一位有黑道背景的詹先生,雅婷那妹妹不是光被毒打一顿简单。
  「其实以前大家相处都不错,有说有笑的,就算妹妹真的不妥协,我也不会把影片散布出去,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张老伯嘿嘿笑的说︰「只是去吓唬一下,让妹妹害怕的就范,不戴套的去打他炮过过瘾。」「我们低调点进行,这样以后‥‥」他摸摸老二,两人心照不宣。
  「起先几次是去妹妹的套房打炮,后来觉得不妥,才改在这栋老旧公寓里。」阿杰起身掀开后面墙壁一旁的布帘往小房间看,里面是张老伯平时睡觉的地方。一张单人床舖,衣柜,置物架,小桌几上除了菸灰缸外一罐润滑液和一包抽到快一半的卫生纸。
  「看来你和妹妹在里面打炮,日子过得很爽。」阿杰说。
  他咧起嘴说︰「那小骚货,真是叫人受不了。」「老家伙,你也拜托一下,垃圾桶去清好,房间都是精液的味道。」「好啦好啦,我是麻痹了,妹妹也没说什么,就你这小子的鼻子最灵。」「你还叫妹妹穿那玩意喔。」他指着小桌几下的情趣衣和丝袜。
  张老伯知道他说什么嘿嘿一笑。
  两人聊了一段时间,门外传进敲门声,张老伯点点头示意,阿杰会意前去开门,看见那洋妞似的雅婷站在门外楼梯间,她身穿细肩带小可爱,一头金色长发披在肩上,短裙下一双修长的腿,踩着夹脚拖鞋。
  「妹妹你来啦。」阿杰嘴角勾起笑笑,眼光看向她那胸罩托高的一对奶子上,像要从领口窜出来。
  雅婷低头嘟了一下嘴搓搓手臂。「大叔。」
  她咑啦响的走进客厅去,看见张老伯躺坐小沙发上,不以为意的看电视,便往昨晚打炮的小房间走进,阿杰挺着裤裆里勃起的老二,跟在她屁的股后,对张老伯扬扬眉毛交换眼神。
  「大叔,他‥‥嗯,有和你说好了吧?」雅婷坐在床舖边拨拨头发尴尬的说。
  「当然。我和那老家伙都会保密的,妹妹你放心啦。」他嘻嘻说一边脱掉衣裤,胯下的阴茎翘得老高,肿胀的龟头顶在啤酒肚下,晃着老二走去坐在她身旁。
  这混蛋大叔。她心里骂着边一件件脱下衣物,最后光溜溜一丝不挂,阿杰讶异她的鸡掰毛和头发一样也染成金色。她拿过一旁小桌几上的润滑液挤出一些在手指,延着两片阴唇往阴道涂抹进。她只想做完,就离开这里,如往常应付张老伯一样,配合的打炮。
  阿杰看着她搓动老二嘿嘿笑。「妹妹,先来给我吹一吹吧。」张老伯走近小房间隔墙,掀开一点布帘往里瞧去,看见阿杰站在床边,金发绿眼的雅婷,蹲在他胯下正在吹喇叭。她扶在阿杰的大腿上,嘴巴含紧龟头,旋转握住阴茎的手,波波响的一直推去吹。
  “ I want my tongue over every inch of your cock and balls. ” 雅婷看着他一边打枪说,从睾丸袋往上,顺着阴茎舔去龟头,波波吹一会,又来回舔弄的交换。
  阿杰和张老伯一样听不懂外文,不知道眼前金发绿眼的雅婷说什么,他们互相对望咧起嘴笑笑,张老伯回到客厅的小沙发坐下敲根菸抽。
  雅婷吹了一会,蹲得脚酸,起身一边推着他靠去床上说︰“ Lie down ”
  阿杰虽然听不懂,但被她按着肩膀施力,跟着跨上床来,猜想是要自己躺下。
  雅婷转过身以两人69姿势,跪趴他的身上,一手伸去颈椎,撩起垂在脸旁的金发,拨到另一边去。
  “ You make me think the nastiest thoughts. ” 雅婷调皮的说,搓一搓阴茎和龟头,低下头去舔弄尿道口,一边轻柔睾丸袋,让阿杰绷紧屁股,爽得呼吸急促起来的呻吟。
  阿杰给她握住老二,搓着吹了好一会儿,按耐不住的抱着她,翻身压在床上,手指沾沾金色鸡掰毛和穴口湿答答的润滑液,握住老二搓搓,把龟头抵去穴口挤进,屁股往前一挺,整根老二生插了进,操起鸡掰来。
  小房间里传出雅婷叫春和床脚摇晃的声音,张老伯把菸放在灰缸上,走了过去掀开一点布帘往里瞧去。由於单人床舖紧靠客厅隔墙平行放置,床尾朝外,他可以清楚的看见,阿杰张开四肢跪撑在床上,雅婷躺在身下双腿交叉挂勾腰上,下面铺着毛巾,老二操鸡掰的正在打炮。
  “ fuck me mercilessly. ” 雅婷一脸淫秽的看着他说︰ “ Treat me like your dirty little whore. ”
  阿杰狰狞着脸,直勾勾盯在雅婷的脸上,两手在软软的奶子上,粗鲁的搓揉,呼出重气的使劲腰臀,操她的鸡掰逞慾,单人床舖的四脚,摩擦磁砖摇晃着,咿唉咿唉的响。
  张老伯看他们老二操鸡掰的打炮,心痒难耐,隔着裤裆摸了一摸勃起的老二。
  阿杰往下压在她一对软软的奶子上,两手肘撑在枕头上,慢慢的抽出阴茎只留龟头在里面,再用力插进全部的老二撞去子宫颈,一下又一下的。
  “ Ohhh! yeahhh— Ohhh! yeahhh… ” 雅婷销魂的喊,搂着他脖颈,修长的两条腿似蛇般,缠绕在腰臀上磨蹭。
  这小骚货。张老伯心想。他坐回小沙发拿起菸继续抽,一边摸着勃起的老二,看向小房间,巴不得阿杰赶快爽完出来,换自己进去。
  阿杰抓住她的双手腕在金色鸡掰毛下,往后拉直她的手臂,交叉夹起奶子冲刺起来,脸上也狰狞开来。她的一对奶子随身体震动,像果冻似软软晃动。
  “ Ohhh yes! You fuck like a champion— Ohhhhhh… ” 雅婷爽爽的叫。
  阿杰冲刺得呼吸急促,紧抓住她手腕;奶子晃动得厉害。一会儿睾丸袋一收缩,操一声抖了一抖,龟头撞去子宫颈射精,爽歪歪叫了出来和软了一下双腿。
  「大叔,我再提醒你一下,我们的事情要紧守,之前答应过的也一样。」雅婷说。她蹲在床边手上一些卫生纸,垫在屁股下排出的精液。
  「妹妹以后表现的好,大叔也会配合。」他滑头笑笑,暗示要维持这种关系。
  扶着射精后半软的老二,将龟头凑去她嘴前,示意吃乾净残留的精液。
  「大叔你真是混蛋。」她没好气说,蹲在地上握着半软的老二,一边吸吮龟头,用几张卫生纸擦擦鸡掰穴口,塞了一些进去堵住。
  张老伯坐在客厅小沙发上翘着腿,看见阿杰掀开布帘走出小房间,便嘻笑的问︰「我说过那妹妹很赞吧?」他咧起嘴点点头,摸了一摸射精后软趴趴的老二。「好紧,操得过瘾!」雅婷光溜溜的从容走出小房间,金色鸡掰毛下润滑液和分泌液混合的湿答答,穴口塞着卫生纸,往一旁厕所慢步走去,两手挽起金色长发盘在头上打绑,准备要去冲洗身体离开,张老伯见状嘻笑起身的上前,粗壮的手臂从她身后一把抱住。
  「妹妹,还有我勒。」张老伯抱着她往小房间猴急的拖回去,拿掉塞在鸡掰穴口的卫生纸,跟着脱下裤子,窜出一根铁棍似硬的老二,要她四肢着床趴好。
  「哎呦老伯,我待会有事要先走了啦!」雅婷叉着腰不高兴的说。
  张老伯一脸淫秽,粗糙的手掌搓着翘起的老二嘻笑说︰「刚才给妹妹叫的鸡巴硬邦邦受不了,让我过瘾消一下火好麻。虽然没约好,不过既然你来了就‥‥」「下一次再约啦,有事要先走了。」她没好气说,转身欲走出打炮的小房间,却被张老伯软硬兼施,半哄半吓的往床上推去。
  雅婷不情愿的依他方才要求,摆出狗爬跪的姿势,她只想这老头赶快射精完事,这样就可以结束,去冲洗身体离开。
  张老伯跪在她的屁股后,迫不及待要逞慾,按在腰窝上,扶着阴茎凑去屁股下,龟头在湿答答的金色鸡掰毛里抵住穴,腰背用力挺去,肚子啪得一声响撞上屁股,奶子也晃一下,整根老二生插了进撞去子宫颈。
  雅婷的屁股被撞得劈啪响操鸡掰,一对奶子前后摆动,四只床脚也吚唉摇晃。
  张老伯停下动作,老二插在穴里一半,改跪姿为张开双腿半蹲,身体往前倾去,骑在雅婷的屁股上,把她的金色长发束起握紧。
  「小骚货叫阿!」张老伯操鸡掰一边拍打她的屁股催促。
  他见雅婷不吭声,使劲力量一巴掌往屁股上甩打去。
  “ Eeek!!! Ouchhhh— ” 雅婷痛了一下哀嚎屁股上热辣的红巴掌。
  “ Oh yeah! Oh yeah! Oh yes! Oh yes! Take me from behind now, doggy style. ”
  张老伯见她乖乖配合,便小力的拍打继续下去。
  张老伯听不懂外文,不知胯下金发绿眼的雅婷在喊什么,但却听得很爽,以为自己和洋妞打炮一样过瘾。他好似牛仔骑马一样,由於悬殊的体格,像骑着小只马,握着长发当马缰绳,手掌在背后胯下拍打屁股,咧起嘴玩得不亦乐乎。
  “ That"s exactly how I like it. Ohhh! yeahhhh— Ohhh! yessss— ” 雅婷继续叫着,怕又挨了一个痛死人的红巴掌在屁股上,加上张老伯体重近她一倍,被粗鲁的骑在屁股上很不好受,她讨厌死了这老头。
  阿杰撒完尿拉拉裤子走出厕所,往一旁劈啪响的小房间进去凑热闹,看见雅婷狗爬跪在床上,张老伯骑在屁股上操鸡掰,握紧金色长发扯住,拍打她屁股吆喝。
  张老伯似乎蹲得累了,松开手中的金色长发,往后跪在床上,喘息呼气一下,雅婷也趁机喘息,不一会,张老伯双手扶在她的两侧腰窝,肚子啪一声响撞上屁股,继续操起鸡掰来。
  阿杰站在张老伯一旁看他操鸡掰,一会眼光落在雅婷的屁眼上盯着。
  “ You make me feel so fucking sexy. ” 雅婷一边挑逗他,给他操着鸡掰,拨一拨背上散乱的金色长发。她只想这老头赶快射精出来结束。
  张老伯呼吸急促的冲刺,劈啪劈啪响的肚子撞去屁股,让雅婷的身体一直震动,推了一下在旁的阿杰说︰「小子,桌上的一包卫生纸帮我拿来。」阿杰愣一下,眼光离开雅婷的屁眼,拿过小桌几上的一包卫生纸给他,他放在雅婷的屁股上,继续冲刺了一会儿—“ Yesssss! Fuck me,massive cock!!! Fuck me!!! ” 雅婷踢踢着小腿,像吃了春药乱叫。
  「噢!,噢—噢—— 干你娘勒!」张老伯忍不住爽着叫骂,睾丸袋收缩一下,肚子撞去屁股,身体一抖,阴茎也上下抖动,龟头顶去子宫颈口射精。
  “ Cum over? ” 雅婷问,扭着屁股摩擦鸡掰穴里的龟头说︰“ I want your cum dripping out of me. ”
  张老伯抽出一些放在雅婷屁股上的卫生纸,垫在鸡掰下慢慢抽出老二,让排出的精液流在上面,拍拍雅婷的屁股。「妹妹,你的手来接着。」「老伯,你真讨厌,耽误我很多时间。」雅婷垫住卫生纸在床下蹲着不爽说。
  「好啦,妹妹别生气了,下次会先约好。」张老伯唯唯诺诺样,随即嘻皮笑脸的说︰「再说,你这么配合,不也一直什么事情也没有。」雅婷把排出精液的卫生纸扔进一旁垃圾桶,再拿几张擦擦鸡掰穴口,塞了一些进去,瞪了他一眼,走出小房间往厕所去。
  隔日下午,文华套房大楼
  清洁工张老伯在一楼玻璃门前,用软布和清洁剂擦拭的工作,管理员阿杰站靠一旁柜台前,和他闲聊着。
  「早上十楼之三的林小姐,挂机车上的安全帽不见,就借一个给他。」阿杰说。「后来,私下调监视器察看,发现是隔壁那家伙拿走的。」「那个阴阳人?」「没错,就是那家伙。给他面子没明说,他妈的死不承认,非要难堪,给他看监视画面才认帐。」「小子,你以前没告诉我的话,现在我还当他是女的。竟然是男的,见鬼。」「晚班的小陈,很讨厌他。说他晚上都不睡觉的,时常进进出出不知在干嘛,又会惹麻烦。」「我现在想起来了,」他停下动作说︰「之前十楼梯间的一包垃圾,也是那个阴阳人乱丢,以为没人知道。干你娘勒!没绑好随便丢那里,袋子里脏的要死东西,掉一堆出来。」两人闲聊一半时,金发绿眼的雅婷和她的朋友黛玲,从大楼外走进,便一起对她们打招呼,雅婷的脸颊稍热了一下,避开目光接触,只有黛玲嘻笑的回应。
  黛玲的身材和雅婷一样火辣,都是年纪相近的年轻妹妹。黛玲是黑色的短发,雅婷是染成金色的长发。她不似雅婷戴个绿色隐形眼镜,一副作风开放,老外洋妞装扮,而似脸孔看起比雅婷幼稚,虽已成年,却似未成年的女学生。
  张老伯对黛玲笑笑。「妹妹,有一阵子没看到你罗。」「老伯,我也是。」黛玲也笑笑回应。
  张老伯咧着嘴,目光从她的腰身和短裤下均匀有致的双腿,瞄了一瞄看向雅婷问︰「你朋友什么时候住进来阿?」「下月初。」雅婷嘟嘟嘴说,拉一下黛玲的衣角,示意赶快走。
  「对了,」黛玲突然想起的对阿杰说︰「大叔,谢谢你帮我介绍的房间。」「以后住这里有要帮忙,可以来找大叔和老伯。」阿杰看着黛玲的稚气脸孔,抓抓下巴笑笑,转过脸看向雅婷。「我们两都是很好的人,妹妹你说是吧?」「嗯‥‥」雅婷低头应一下,又拉一拉黛玲的衣角,小声催促说︰「走了啦。」张老伯和阿杰这两人,装得一副昨天和雅婷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往常熟识的应对说话,雅婷却不然。
  「好的,谢啦大叔。」黛玲对阿杰一笑,不知雅婷急什么,被拉着手往电梯前走去。
  张老伯趁黛玲背对没看见,两手握拳在腰间,扭着屁股前后摆动,嘻皮笑脸的给雅婷看,示意昨天下午打炮很爽。
  雅婷瞪了张老伯一眼,把黛玲拉进电梯包厢,随即关上门。
  「老家伙,」阿杰问︰「你知道那个妹妹,有成年吗?」「黛玲?」「没错,雅婷的朋友,刚才那一个。我没见过他几次,不熟。」「和雅婷同年纪,二十初头。」阿杰回想黛玲的稚气脸孔,说话的小孩子尖细声音,举手投足一副幼稚模样。
  虽然和雅婷一样火辣的身材,但还是不太相信已经成年。
  「你确定?」阿杰一脸狐疑样的问。「那个样子‥‥」「黛玲那个妹妹说话的声音,本来就是细细嗲嗲,加上一副娃娃脸,你会以为他是小孩子也不奇怪。」五天后晚上,张老伯的公寓住处3楼阿杰躺坐在客厅的小沙发上,上身一件内衣,下身脱在脚踝处的短裤和四角裤;金发绿眼的雅婷光溜溜只穿一件薄纱情趣衣,长发束在头上紮个马尾,面对跪坐在他的大腿和沙发上,底下铺着毛巾,鸡掰套下面的老二,正在活塞运动中。张老伯坐在阿杰一旁的单人小沙发。
  「哟,妹妹慢点,慢点— 」阿杰两手扶在她的侧腰,呼吸急促,招架不住样子。
  “ Ohhh! yeahhhh— Ohhh! yeahhhh… ” 雅婷不理,动作急遽,双手扶在沙发背上,挺直腰杆,金色马尾垂在背上,左右不停的甩动。
  「干你娘勒!差一个号码。」张老伯激动的说。身体前顷,把手机和彩券放在桌几上的玻璃台面,盘子里叉了一块盐水鸡去嘴里,一边咬着吃说︰「差一个号码只中了贰奖,两注扣掉税,三万二。」“ Everything feels so damn good. Ohhh— yes! yes! yesss!!! ” 她狂野的的喊,屁股啪啪响一直碰撞他的大腿,不停的套弄老二要榨出精液。
  「噢!,噢— 哦!——」阿杰的屁股一紧绷,老二被套紧的连同睾丸袋,一起提了上去射精。
  张老伯喝了一口冰茶,叉了一块盐水鸡、黄瓜片和豆干塞进嘴里,一边咬着吃,口齿不清对阿杰说︰「小子,我觉得自己运气不错,半年来中了三次。」雅婷得意的说︰“ I"m going to blow you better than a pro could. ” 手上的湿纸巾,贴在老二根部,抬高屁股抽出的同时,握着老二顺势垫在鸡掰下排出的精液。
  「老家伙,你运气不错,呼— 」阿杰喘着气看他说。「以前我签一注顶多中三佰元而已。」「我应该去拜拜了。」张老伯一边说,起身嘻嘻笑的走去阿杰一旁催促。「小子,你坐过去我那边。
  妹妹,换我,换我了。」
  阿杰起身和张老伯互换位置,坐去单人沙发;张老伯脱下裤子,窜出一根铁棍似硬的老二,躺坐下来。
  雅婷只想应付完他们就离开,她扶在张老伯的肩膀,蹲在他的大腿上,反手握着老二,将龟头靠上去鸡掰穴口抵着,屁股往大腿坐下去,整根老二套了进。
  雅婷扭着屁股划圆圈,子宫颈口挤去龟头摩擦的说︰“ You make me want to be so naughty. ”
  「喔!,喔— 他‥‥他妈的爽!」张老伯一脸爽歪歪的喊。
  「怎么是冰茶。老家伙,你忘了帮我买啤酒?」阿杰一边用湿纸巾擦着湿湖湖的老二,叉了一块盘子里的盐水鸡吃,桌几上下看着找。
  “ Oh! yeahhh— Nothing tastes better than your cum. ” 雅婷按在张老伯肩膀上,鸡掰套下面的老二,双腿抬蹲屁股的活塞运动。
  「小子你冰箱去看看,应该还有剩几罐。」张老伯两手撩起雅婷的薄沙短裙,粗糙的手掌往上伸去,抓住一对晃动中的奶子。
  张老伯为了让阿杰紧守嘴巴保密影片,怂恿他联手一起要胁金发绿眼的雅婷。
  阿杰自从上一次不戴套子,操她的鸡掰内射,尝过那妹妹的滋味,往后便食髓知味,只要一趁有机会,就和张老伯约好要雅婷来这旧公寓住处,供他们摆布逞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