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跟公司女同事一次难忘的性经历
跟公司女同事一次难忘的性经历
 我从大学毕业整整一年了,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一进入六月,空气里便弥漫起一种怀旧的味道,在我忙碌而有规律的生活中萦绕。
  于是在那个周六,我约上了大学时代的一帮哥们,一起回母校踢球。我新结交的女朋友也跟着一块去了。
  我们是在一个朋友家的聚会上认识的,她属于那种非常纯净美丽的女孩,几乎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我就开始注意她了。后来我们又单独约会了几次。
  从那以后,我只极偶尔地在出差的宾馆里接触过一些被称为“鸡”的女人,而我在感情上的空白一直保持了一年多,直到我遇见现在的这个女友。
  我只花了5分钟就冲完了澡。我多少有些迫不及待。或许是因为上午刚踢完球,身上的筋骨全都舒展开了,或许是因为天气实在太热,再或许是因为等在客厅里的女友让我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我感觉浑身血脉贲张,肌肉也随之饱满充血起来。但我必须尽量不让自己勃起,我不能让她在第一时间就看出我的兴奋。
  走出浴室时我只穿了一条黑色的三角内裤,那是我特地为这个时刻准备的。一本书上说,紧身的黑色三角裤,能够很好地勾勒出男人阳刚的曲线,是刺激女人兴奋点的一个绝妙武器。
  当时女友正陷在沙发里漫不经心地翻着电视频道,见我出来,她的目光便从电视转到了我的身上。我知道我拥有一身非常结实的肌肉,这已经对她产生了很好的视觉效果。
  我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柔和地问她:“你今天累吗?”
  她说:“还行。”
  我用手攀住她的肩,又问道:“今天的比赛,你觉得我踢得好吗?”
  她调皮地说:“一般。”
  这时,我用力地把她揽到怀里,大声说:“什么?!你竟敢说‘一般’!”
  就这样,一切都好象等待中那样,水到渠成。我开始吻她。她的嘴唇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就像茉莉花茶的味道。她的舌头很湿润,我用舌头缠绕着她,先是轻柔的,然后越来越剧烈。没想到她的舌头也很狂野,很多次都抢占了主动。我不停的抚摩着她的背和屁股,我能摸到她胸罩和内裤的位置。
  我已经忘了我们吻了多久,然后我说,我们换个地方,到床上去,那样会比较舒服一些。她点点头。于是我把她抱起来,放到了我卧室的床上。
  我压在她身上,又继续吻了一会。然后,我开始慢慢地解开她的上衣扣子。那是一件白色的衬衣,在解扣子的时候,我感觉到她那涨涨的乳房正呼之欲出。她就这么静静平躺着,眼睁睁地看着我一颗颗解开她的扣子。在脱完衬衣后,她又自己退下那条素色的长裙。这时,她身上只剩下了白色的胸罩和内裤。
  她突然搂住我的脖子,我们又开始一阵热吻。如果说刚才在沙发上彼此还有些矜持的话,这时我们已经完全放开了。有时候我们的舌头热烈地交织,有的时候我则从她嘴里退出来,吻她那香甜的面颊。
  她便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你的胸肌真棒,你简直跟山一样,我怕我会受不了……”没想到如此简单的一句话,竟然让我顿时无与伦比地兴奋起来。
  接下去的事,我轻轻地揭下了她的胸罩。这一刻简直太消魂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身体。当胸罩的扣子被弹开,她那涨涨的乳房终于得到了解放。她假装害羞地用双手环绕在胸前。
  我轻轻地把她的手臂移开,而她却几乎没有做任何反抗。女友的乳房长得相完美,经过刚才的一番调情,显得更加涨了。乳晕红红的,奶头高高地竖起。她的呻吟声开始加重。
  我用左手从下部一把托起她的乳房,然后用食指按住那红红的奶头,我感到女友的身体一阵痉挛。我用大拇指和食指捏揉奶头,让它更加往上翘起。
  我问她:“涨吗?”
  她只能无力地点点头,然后,我用嘴含住她的另一只奶头。我的舌头感觉到那奶头火热的温度。
  舌间往上轻舔奶头的时候,女友不住地呻吟,道:
  “啊……啊……太……舒服了!”
  我习惯在女孩子的乳房上花很多工夫。女友闭着眼,只是呻吟,任由我来摆布,显得很是受用。她的手隔着我的内裤,在我的阴茎上摩挲着。我已经完全充血了。我感到龟头极度地酸涨,内裤突起的地方已经湿了一大块。这种感觉太美妙了,我要让这瞬间保持到永恒。
  我开始脱她的内裤。她缓缓抬起双腿,小小的内裤从脚上退出,缩成一团。我闻了闻,上面有一股荷花的味道。我把这小小的裤头扔到一旁。在我的床上,我的女人已是一丝不挂。她的那里小小的,有一丛稀疏的软毛。
  我抬起她的一条腿,那小口微微张开,似乎还在一张一收地痉挛着。我把头埋在那里……老实说,我并不喜欢舔女人的那里。于是我用一只手指轻轻地深入进去。不用说,那里面已是温热潮湿无比。
  我吻遍了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节,她真是一个体型完美的女孩。她喘着气,手仍然摸着我阴茎。有时候她会用双手掌心托住我的前胸,我的胸膛也开始发涨。
  我想她一定能够感觉到我的心跳。
  她也帮我脱掉了内裤,她说,都这时候了,你还假模假样地穿着它。我的阴茎在她面前突兀地竖起,和我的身体呈45度角。
  她用手捏住,充满挑逗地说:“好大好粗啊!你的阴毛真浓!”
  我问她,“要不要?”
  她故作羞怯地说:“要。”
  我继续揉捏她的奶子,吻她的嘴唇。过了一会,我就插入了。我把她的玉腿分开,然后开始缓缓地进入。尽管我们以前都曾有过性经历,但这毕竟是我和她的第一次,所以我还是很注意动作的轻柔。
  她的小穴非常紧,我觉得龟头涨极了,分泌的液体和她的水混合在一起。我和她都盯着那个地方,眼看着我的阴茎缓缓进入到她的身体。
  好象花了很长时间,我感觉我已经完全插到底了,我稍稍休息了一下,然后很体贴地问道:“怎么样,我开始了?”
  于是我就开始了。她的手一直搂着我的脖子,乳房紧贴着我的胸肌,双腿紧紧地缠绕在我腰上。我强烈地感觉到身下的这个女人是多么地需要我。随着我的抽插,她开始有节奏地呻吟。我亲爱的姑娘,她已经把一切都交给了我,她已经彻底地被我征服了,她是我的女人!
  她不停地在我耳边悄悄说道:“你真壮,你真是个男子汉!”
  几分钟后,我们开始变换姿势。我站立在床边,她把一条玉腿架在我的肩膀上。我继续抽插。她真的很紧,但是又很润滑,我涨得很,我感觉我整个人都快被她吞没了。
  有几次,我尝试较大幅度的动作,我把整个阴茎几乎全都抽出来,就在龟头即将完全退出她的身体时,又趁她不备地猛烈地插进入,一直插到最底部。这样的动作让我们获得了极大的快感,那种美妙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再往下,我们又换了背后插入的姿势。我看过不少A片,知道变换各种姿势可以增加情趣。她跪在床上,屁股尽量地往上翘起。这时我忍不住笑了,因为她的姿势真的非常有趣。
  我用手掌轻拍她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响声。随后,我就进入了。她似乎不是很喜欢这种姿势,因为多少有点野性,而且主动权完全掌握在我这里。但她也不抗拒我的要求。
  我用力往前倾,这样我的双手就可以摸到她摇晃的双乳。我捏住她的奶头。
  从背后看,她的腰很纤细,曲线堪称完美……这时候,我在脑海里不停地想着:我面前这个如此纯净美丽的姑娘,此时此刻已经完全成了我的俘虏。作为男人的征服感,在这时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我不停地粗声夸奖:“你的体型太完美了!”我的阴茎插得很深,阴毛能够贴着她的阴蒂。我的大腿根部能够感觉到与她屁股的撞击。她说她想小便。我知道这是女人达到高潮的标志。我没有理会她的要求,只顾放任自己的阴茎,继续猛烈地抽插,而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剧烈。我一遍又一遍地问她:“有高潮了吗?”
  她却只能以“嗯嗯啊啊”来回答我。
  最后我们回到了最初的姿势。我伏在她身上。这一回我比刚才猛烈多了。她用手紧紧地搂住我。
  我感到我快憋不住了,赶紧说:“准备好享受吧,我快射了!” 她说:“啊!我,我会受不了的……”
  紧接着,我便感到一阵美妙彻骨的痉挛,一股接着一股巨大的热流从龟头喷涌而出,猛烈地射向她的子宫。而她的小穴,也跟着剧烈收缩。我放纵地晃动全身,真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快感!
  射精之后,我没有立即从她的身体里退出来。我们浑身上下都已被汗水湿透了。我伏在她身上,充满体贴地吻她的嘴唇。她闭着眼,一副很累却很满足的样子。她告诉我,在球场边看我踢球的时候,就知道我在床上也一定很厉害。
  那天下午,我们就这样浑身赤裸着相拥入睡,窗外是一片躁热的初夏景象,头顶的吊扇发出单调而有节奏的声音。老槐树也似乎已经睡着了,偶尔一阵清风吹过,树上的叶子沙沙沙地轻舞摇摆。空气中有一股栀子花的香味。
  我看着身边的女友,她正静静地睡着,恢复了平日里的纯净与甜美,显得那么宁静安详。
  不知从哪里飘过来了一阵熟悉的歌声,是林志炫翻唱的《你的样子》……不知为什么,一阵淡淡的忧伤又划过我的心头。六月,初夏,真是一个怀旧的时节啊!
  醒来时已是下午六点,趁着兴致,我们又投入了一番新的缠绵。然后,起床洗澡,整理衣服,一起出门吃晚餐。
  半年后,我和她的感情无疾而终。直到今天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就像是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说的那样,我和她曾经发生过那么亲密的关系,我想我大概永远也不会把她忘记的。
  去母校踢球那天,我跟她交往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那场球是我们这些毕业生和母校的师弟踢,我踢的位置是前锋,我们3:1赢了。
  她就一直安安静静地坐在树荫下看着我们一干人在操场上挥汗如雨。即便是上半场我进了一个球时,她也只是矜持地站起来冲着我挥挥手。印象中,那天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碎花的素色长裙在清风中显得特别妩媚。
  比赛结束后,我和那帮哥们一块去吃饭。因为天气有点热,我看女友在操场边呆了足足两个小时,觉得有点对不住她。几杯啤酒下肚,我们便起身告辞。这时,一个哥们看了一眼站在我身边的女友,冲着我做了一个诡异的怪相。
  那是一种意味深长的暗示。其实我心里也很清楚,时机已经渐渐成熟了。在回去的路上,我一直默默地念着:姑娘,我今天一定会得到你。
  我们打车回到了我位于花园村的住处。那是我工作半年后买的一套二手房,两室一厅,位于三楼。因为平时都是我一个人住,房间里多少有点凌乱。客厅朝南的窗外有一棵高大的槐树,密密的枝桠就在窗前轻轻地摇晃。一个充满欲望的夏日午后。
  这是她第一次来我家。进门后,我让女友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去浴室冲澡。在局促又光亮的屋子里,有一种叫作暧昧的气氛已经悄悄地酝酿起来。
  在大学的时候我也曾交过两个女朋友,第一个好了两年,什么事也没干,后来她出国了。我的“第一次”发生在刚上大四的时候,是和一个比我大两岁的白领女孩。我总觉得她不是特别适合我,因为我一心想要找一个比我小的女孩做女朋友。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