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中古时代的痴女军团-2
中古时代的痴女军团-2
 「诶~ ?肉便器都满足不了姐姐你吗?~ 姐姐真是意外的淫贱变态呢~ 那么再加个『受孕play』怎么样呢~ 人家可是有办法让姐姐这种体质也怀孕哦~ 」肖云云露出一副假得不能再假的惊讶神色,故意曲解着我的意思,又讲出一个变态提议。
  这下轮到我受不了了,小穴淫贱的蠕动着,淫水瞬间如泉涌一般浸湿了内裤,还在继续往下侵袭着,将包裹住我性感长腿的黑色丝袜也逐渐濡湿,甚至连粉色的短裙上也湿了一块!
  我脸上不正常的潮红着,小口微微张开娇喘几声,目光如水的看着肖云云。
  充满弹性的圆润翘臀自制不住的扭动几下,我半闭起眸子,断断续续的呻吟着对她道:「啊~ ……随便你~ 唔~ ……你想怎么玩都行……」「姐姐别后悔哦~ 人家是绝对绝对不会手软的~ 」眉毛可爱的挑起,肖云云几乎原封不动的将我不久前说的话还了回来,脸上的笑容很是邪恶与玩味。
  「呜……」
  我现在已经没法回答她了,只是淫贱的摩挲着双腿,以减轻小穴内的瘙痒,整个人已经处于标准的发情状态。
  肖云云见状,在我脸上香吻一下,带着小恶魔般的笑容走进屋中,不一会儿又从里面走出,手上多了一管蓝色的针剂。
  她面无表情的来到我面前,在我诧异又有点不安的眼神下晃了晃手中的针筒,其内蓝色药剂一阵晃荡,让我心中的惊惶更加急剧,我那无比准确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东西对我来说很危险!
  她脸上神色一变,展露出暴虐的神态,把玩着手中的针剂,对我残忍的笑道:
  「薇薇姐,你可知道我手上的这个东西是什么吗?~ 」「是什么……」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线不颤抖,目中的慌乱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我想起了一件事……肖云云脸上笑容更盛,她凝望着手中的针剂,目光就像看深爱的情人一般似水柔滑。
  「人家可是知道姐姐的『弱点』哦~ 这管药剂可是人家好不容易才弄来的~还才只有一个小时的功效……不过也够了呢~ 」她转眼望着我,目中露出痴态,深情的道。
  「不要!快放开我!」
  本来已经放弃抵抗的我,不顾一切的挣扎起来,目光惊恐的看着她手中的针剂。
  「人家都说了姐姐的性能力超强~ 又怎么会没有准备呢~ 」肖云云玩味的笑着,已经将针剂的封口拉开,露出长长的针尖,缓缓的逼近着我。
  「人家知道姐姐的肉体抗性很强啦~但这是针对姐姐的弱点制作的哦~所以~ ……觉悟吧!~ 」小手猛然一动,她将针管扎向了我!
  「不!!!」
  我大声的惨嚎,拼命的挣扎着,却是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眼睁睁地看着针管扎进了我脖子的大动脉中。
  随着药剂的注入,针筒里面变得空空如也,肖云云将其一扔,对着几个兽人吩咐道:「把她抱进里面来。」说完,她自己先回到了屋子中。
  几个兽人扭着我将我推进肖云云家里,随后在我绝望的眼神中将门关上了。
  屋中,肖云云拿着摄像机坐在沙发上,将镜头对准我所在的这一片,兴奋的道:「快开始吧~ 人家等不及想看到姐姐高潮的样子了呢~ 」「不要!!!」我尖叫一声,本能的想要施以魔法,却被一个兽人眼疾手快地蒙住了嘴。
  其他几个也没闲着,手上一用力竟将我全身的衣裤鞋子瞬间撕扯下来,又从我的腰部将丝袜拉下,手一扯将小穴上最后的遮羞布也撕碎,再把丝袜给我重新穿好。
  就这样我全身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丝袜遮掩着,配合上其下若隐若现的小穴,以及被黑丝紧紧包裹住的修长圆润的美腿,唯一的衣物却更像是情色的点缀品,让人更加性欲勃发!
  「听说姐姐可是有过把B级触手兽活活累死的辉煌战绩呢,高潮个成千上万次都不眨下眼睛,姐姐你表演一下给我看吧~ 把这几个傻大个『操』死哦~ 」肖云云俏皮的眨巴着眼睛,目中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一脸猎奇的对我道。
  「呜……」
  我被兽人捂着嘴说不出话来,只能怒视着她。
  但很快我就保持不住愤怒的神态了,在我身后的那个兽人下身一挺,狰狞恐怖的巨大肉棍竟隔着丝袜硬生生捅入了我的小穴中!质量极棒的丝袜竟然连一点拉丝的痕迹都没有!也跟着陷入了我的小穴中,网状的丝袜摩擦着我极其敏感的阴道壁,让小穴受到了更加剧烈的刺激!
  「唔???」
  我杏眼圆睁着,口中发出不明意义的闷声,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古怪,全身也瘫软下来,只能勉强保持着站立不动。
  肖云云见到此情此景,一脸兴奋的站起身走到近前,仔细的对着我的脸部和小穴作着特写。
  双乳变得更加饱满圆润,乳头娇翘的挺立着,双腿被大大的分开,隔着一层丝袜的小穴被足有成人拳头那么粗的大肉棒捅了进去,顶得小腹突起一个淫荡的环道!
  身后的兽人仍不满足的越插越深,全然不顾我变得越来越差的脸色,将肉棒足足三分之一的部分全数捅了进去!
  「插!快插!插爆她!」
  肖云云在一旁抬着摄像机极其兴奋的呐喊助威着,为插我小穴的兽人加油打气。
  「呜呜!!!」
  我不能置信的看着她,看着她一脸狂热的神色,心里简直不敢相信她什么时候爱好变得这么重口特别,竟然变态得喜欢看着我被人轮爆?!?!
  得到主人命令的兽人更加卖力,眼中泛着红光,嘴中嘶吼一声,抱着我只堪盈盈一握的细腰狠狠地向下一用力,竟然把大半肉棒一下就捅入了我体内!一直捅入子宫之中!将我雪白平坦的小腹都顶得高高突起!那可是几乎有我手臂那么长,比我拳头还粗地狰狞巨兽啊!!!
  「呜呜呜!!!!!」
  我被顶得身体都不受控制地猛然一跳!小穴却在这样的暴虐之下分泌出一大股阴精!硬是挤着大肉棒的丁点儿缝隙爆喷而出!喷得满地都是!
  在这样之下,我却是被干得差点直接高潮!古怪的脸色也彻底转变成了淫媚的神态,小嘴微微张开舔了舔蒙在上面的粗糙大手,绿肤兽人每天都会产生的恶臭污垢也被我一舔而尽。
  我媚眼如丝的看着肖云云,她手中的摄像机也把这淫乱的一幕忠实的记录了下来,我那下贱的样子自然也毫不例外。
  肖云云看着我被淫虐的样子,脸上的淫色也浓重起来,无所事事的另一只手伸入了自己的骚穴,竟是看着我被爆操的样子痴痴地手淫起来。
  这时,那个兽人又有了新的动作,他将自己的大肉棒抽出,只留下龟头在里面,抱着我的柳腰毫无章法地做起了活塞运动,胯下的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大力。
  「呜……呜……」
  随着他的动作,我口中也跟着发出急促的呻吟声,小腹也被顶得越来越高,直感觉子宫都快要被顶穿了!
  身体随着身后兽人的动作上下急速起伏着,两只雪白诱人的圆润乳房也跟着上下跳动,翻出一波波让人眼花缭乱的淫荡乳浪,直到被站在一旁的某个兽人握住,在他双手一用力之下激射出一大股乳汁!
  「呜咕?!」
  乳房受到刺激,身体的性快感马上拔高了一个程度,我感受着阴道变得逐渐酸麻,像是要高潮的感觉,却是拼命地摇起了头。
  「呜嗯!!!呜呜呜!!!」
  兽人们可不管这些,听见我短促的求饶声,身后的兽人反而操得更狠,玩弄着我丰润挺拔的两个大奶子的兽人也掐得更用力,手指还在坚挺的乳头上快速撸动刺激着,让我源源不断的喷出一股股浓白色的奶水,他还变态的抬起大鸡巴让这些乳汁一滴不落全部喷在上面!
  「呜……呜哦哦哦哦哦哦!!!!!」
  在这样的疯狂淫弄下,我不可避免的迎来了高潮,口中高昂的尖叫经过兽人粗厚的手掌转化后,变成了压抑到极致的尖声闷叫!
  「咦?姐姐这就高潮了?~ 高潮也就算了~ 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嘛~ 」肖云云停下自慰,将沾满淫水的手掌放在我的右脸上,侮辱性的轻轻拍着,口中没心没肺的道。
  此时我已经听不到她说什么,只是双眼翻白着,舌头在蒙嘴的兽人拿开手掌后也极尽所能地伸出,口涎顺着舌头及嘴角不断往下流,双乳在一收一放间由乳头不断的喷出乳汁,小穴也淫贱地蠕动着,双腿绷得笔直,浑身不停的抽搐着,一副完全被玩坏了的样子。
  然而尽管这样,身后的兽人却依然在不停的耸动着下身,口中嘶吼着,一副不把我彻底轮爆誓不罢休的样子,干得我脸上崩坏的表情越来越严重,身体也愈加失控。
  「啊……不要……不要……」
  我现在终于能畅快地出声了,然而却只能遵循着本能口中狂乱不清的叫着,脸上的表情极度淫乱。
  肖云云看着我这样淫贱骚媚的姿态,满意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这药剂真是很不错呢,不愧是针对性的研发呢~ 只是一次高潮,薇姐就崩坏成这样~……现在姐姐你可是彻底逃不了了吧~ 以后就乖乖的做人家专属的肉便器吧~ 」她说完娇俏的吐了吐小香舌,极其得意的笑了笑,向着扭住我双手的兽人一挥手,下令道:「行了,放开她吧,你们一起来,给我狠狠地插!随便你们怎么玩~ 轮爆她!~ 」虽然双手解放了,我却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在身后兽人的环抱中,任由其自由的垂下,随着身体的抽搐与大肉棒的抽查,四肢胡乱地扭摆着。
  那个兽人越操越狠,最后竟是将整根肉棍都捅进了我的体内,他大吼一声下在我被顶得高高凸起,好像随时都会支持不住被刺穿的子宫里射了精。
  「啊啊啊啊啊……」
  光是感受着巨量的精液对子宫的冲刷,我就又无法自制的高潮起来!子宫里面被灌得满满的,平滑的小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鼓了起来,只一小会儿就胀大到了足球般大小!实在装不下的精液还顺着肉棒与肉壁间的缝隙挤出,喷得满地都是!
  「呃……咯咯……」
  腹部的横膈肌被挤压使我打了个嗝,我咯咯地淫笑起来,舌头淫浪的在脸上滑动着,口水爆喷而出,刚刚有恢复趋势的眼球又一次翻转上去。
  见同伴爽完,几个站在一旁眼巴巴的干看着的兽人也有了动作,在他们的示意下刚刚射精的那个兽人躺了下去,抱着我的纤腰旋转半圈,使我正对着他,他的大鸡巴自然是还留在我的小穴里,丝毫没有疲软的迹象。
  我被干得软绵绵的娇躯全靠着小穴里坚硬的肉棍子支撑才没倒下,只是头后仰着,整个人的重量完全挂在了小穴上,将子宫处的小腹顶得凸起一个尖尖的枪头,包裹住小穴的腹部嫩肉也被顶得只剩下一层薄薄的肉膜,其下狰狞丑恶的巨大「兽头」清晰可辨,大龟头中间的马眼正好色的微微缩张着,隐约间又可见股股淫荡的精子在肉棒深处缓缓流动着。
  一个兽人撸动了两下自己的大肉棒,猛地伸出手抓住我的两瓣臀肉,暴力地将其扒开,让我的肛门隔着丝袜淫荡的暴露在众人眼里,菊穴口大大张开着,却又因为括约肌的作用本能的想要闭合,在两股力量的冲突中,屁眼淫贱的一开一合着,好像在引诱人狠狠插入并将其捅爆一般!
  兽人低吼一声,在他下身一挺间,粗大的巨根瞬间没入半根,整个菊穴被撑得咧开成了一个碗口粗的巨大肉洞!然而那被我用魔法加持过的极品黑丝还是不破,又顺着大鸡巴的力道缩进了菊穴里!
  「啊啊啊啊啊啊……插,插……被捅爆了……」后庭被暴力入侵,我笑得更加淫媚,口中狂乱不清的浪叫着。
  身后的兽人抓住我被丝袜包裹的两条修长美腿,两手在上面爱抚滑动着。黑色的紧密丝袜已经拉出细小网眼,略显粗糙的表面却是同样的手感十足,这别样的触感引得他爱不释手地玩弄着,突然提起我的右脚将其狠狠掰过肩膀。
  「啊……要断了……」
  膝盖快被折断的感觉让我骚媚的淫叫一声,小穴也在这个淫荡的姿势下开得更大,又是一股精液从里面喷了出来。
  他凑过头来,在我被黑色包围的嫩白脚丫上嗅了嗅,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突然伸出嘴里肥厚还泛着恶臭的大舌头,在我光滑无一丝硬皮的脚面上舔舐起来。
  「啊……哈哈哈……唔嗯……用力!干死我吧!」敏感怕痒的脚底受到这样的侵袭,我又哪里受得了,痒得哈哈一笑,却在小穴又一次被猛烈撞击中,接着发出淫媚的娇哼,一脸痴淫的疯狂浪叫起来。
  这个兽人在我脚面上舔弄了一阵,忽然张大嘴巴将我整只丝袜小脚吞了进去,在口中不断地允吸着,锋利的牙齿刺得我一阵生疼,整只脚掌包括足腕上都沾满了他的臭口水。
  这还没完,他左手也没闲着,捏着我的另一条腿朝后上方一扭,再往他腰上一扳,死死地拉扯到极限,让我骨头关节都发出一阵「咯吱咯吱」不堪重负的骇人声响,将我的腿紧紧地贴在了他的后背上!
  臀部的括约肌随着左腿的动作逐渐收缩,被撑大成一层肉薄膜的菊穴越夹越紧,爽得他发出一声低吼,抱着我的腿狠狠的往下按着,本来只没入半根多一点的钢铁巨柱发出一声怒吼,缓慢而又坚定的向着我的直肠末端前进。
  「啊哈哈……好大力~ 好爽……」
  整个人都被扭曲成奇怪又淫贱的模样,在这样的极度痛苦下,我却极其亢奋的大叫出声,全身在一阵紧绷中又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极致高潮!本来就一直耷拉在下巴上的粉红香舌欢快的跳动着,口水自是不用多说的飞流直下,眼睛一直的处于着翻白状态,一副绝顶痴淫崩坏的模样!
  「哦……淫贱的骚货,看起来比主人还下贱得多,真是浪得不行……」一个兽人操着不太标准的华夏语这样评价道,他对于自己口中的「主人」显得毫不在意,眼中的神光也比别的兽人更明亮,看起来颇具智慧的样子。
  肖云云听到这个兽人这样侮辱她也不生气,反而浪笑着,整个人如一条水蛇一般攀上了他的背部,将自己肥嫩的小乳鸽紧紧贴在上面,伸出舌头舔舐着他的脖颈,小逼中骚水泛滥,沾湿了兽人的屁股,她吐气如兰的对其道:「格格鲁,看到这样淫浪的尤物你不动心吗?赶快用你的『武器』狠狠地进攻吧~ 这样的贱货只配用来发泄灌浆不是吗?~ 把她变成你的肉便器吧!~ 」「哦?她当了肉便器那你做什么?」被叫做格格鲁的兽人看着肖云云,邪恶的笑问道。
  「哎呀~ !人家休息一下不行吗~ 」
  肖云云一声娇嗔,脸上媚态横生,妩媚的白了格格鲁一眼,眼珠子一转,媚笑道:「我当然是负责记录啦~ 记录这个肉便器的使用次数~ 顺便打上标语~ 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呢~ ……」格格鲁冷哼一声,没接她的话茬,算是默认了她的说法。
  肖云云伸长左手勾住格格鲁的胸口,娇小的身子爬上他的背部,小脑袋从他宽厚的右肩上露出,右手举着摄像机对着我继续拍摄着。
  格格鲁也没在意自己身上多了个人,肖云云柔媚的娇躯对他来说就好似轻若无物一般,他带着肖云云走到我面前,散发着恶臭的大鸡巴顶在了我的脸上,在上面不断的摩擦着,还捉住我的双手将其提了起来,放在他那比鹅蛋还大的肉头头上。
  见我毫无反应只是翻着白眼一脸痴呆的抱着他的大鸡巴,小口大大的张开着,不断地从里面吐出诸如「操死我」、「刺穿我」、「插爆我」等等之类的话语,格格鲁皱了皱眉,向肖云云问道:「你给她那药是怎么回事?她以后就这样一直崩坏下去吗?」肖云云抬起头想了想,摇了摇小脑袋不是很确定的道:「应该不会吧,『博士』告诉我只要高潮一次就可以彻底制服她,制服的定义总不是把人蹂躏得彻底崩溃吧?那样的话跟纯粹用来供人发泄淫乐的肉欲玩具有什么区别?」格格鲁一听,脸上变成了三条横线,他头痛地敲着额头,一脸蛋疼地道:
  「请问你能好好跟我解释一下,你所谓的『肉便器』和『肉欲玩具』之间有什么区别吗?」「当然不一样!」
  肖云云一说到这个就双眼放光,只见她从格格鲁背上一跳而下,空余的左手比划着什么,脸上变态的兴奋着。
  「你好好想想人家给你们当肉便器的日子,人家可是自愿和主动的哦~ 肉欲玩具当然不同了,她们只剩下性的本能,连自主意识都没有了,纯粹只是个人肉做的性玩具,就跟硅胶做的充气娃娃一样,又怎么会和肉便器相同呢?~ 」她说到这里小拳头一握,玉面轻点着,总结性的发言道:「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就在『自愿』和『主动』上,一个是主观意愿,一个是客观存在,两者之间虽有共同点却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我这样说你懂了吗?」格格鲁听到这样的解释,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呐呐的说不出话来,只得有些气闷的低下头,脸上全是悻悻的神色,气不过的他把我当做了发泄的对象,报复性的举起自己比石头还硬的巨棍就往我脸上一砸,砸得我发出一声痛叫,他还仍不解气的将磨盘般的巨掌罩在我的丰乳上,双手捏住四溢出指缝的肥美乳肉狠命地旋转着!将我充满弹性的两个圆润乳房硬生生扭成了麻花状!
  早在他们说话的过程中,操我菊穴的那个兽人就已经整根没入了,同样粗长无比的大鸡巴将我精致光滑的玉背也顶得凸起一大块,体内的肠子也被捅得盘根纠错的挤在了一起!食道喉咙处也在这样的挤压下逼得我不得不大大的张开嘴,口中不断发出恶心的呕吐声。
  真正给我致命一击的还是格格鲁,他这样残暴地对着我的大奶子暴虐一通,里面充盈的奶水瞬间被挤得四散飞溅!就像男人射精般地狂喷一气!让我瞬间又迎来了绝妙的性高潮!
  「啊啊啊啊啊……用力!!!把这对贱奶子撕下来!!!」我高昂的浪叫一声后,一直翻白的眼珠诡异的倏然反转下来,但瞳孔涣散着,其中灵动旳神采已尽去,只剩下无限淫乱的媚色,口中极度淫贱变态的向他索求着道。
  「妈的!满足你这个肉便器!」
  格格鲁被我这么一激,眼睛瞬间红了起来,口中低骂一声,双手不再旋转,而是捏住我的奶子狠命的往外拉扯!把它几乎扯成了一条直线!
  「啊!!!……撕下来!!!快把它撕下来!!!再塞进我的烂逼和贱宄子里!!!」剧烈的疼痛让我翻起了一瞬间的白眼,但马上回复过来,本来软绵绵的娇躯不知道哪里来了动力,我也伸手抓住自己的贱奶子,鼓足劲儿顺着他的力道往外撕扯着!好像真的不把这两个肉球撕下来就誓不罢休!
  「行了行了!你这是干什么!」
  肖云云眼看不对劲急忙上前拍了拍格格鲁,嗔怪的白了他一眼阻止道。
  听到主人发话,格格鲁虽是有点不甘心,但还是依言停了下来,只是放手前还不忘帮我做个淫荡的造型,将被扯得极长的双乳绞在一起打了个结,本来畅快喷涌的乳汁因此变得断断续续的滴下。
  肖云云示意一众兽人停下抽插,只是让我继续保持着那个淫贱的姿态,她捏住我的下巴使我正对着她,对我努努嘴笑道:「你知道自己是什么吗?」随着活塞运动的停止,我心里升起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光亮,眼中的淫靡虽是未减,身体却痛苦的颤抖起来。听到她的问话,我就像抓住了希望一般,连忙急切的问道:「不知道,我是什么?!……快点插爆我吧!!!操死我吧!!!」说到后来,我声音中带上了哭腔,流着泪向她尖声乞求道。
  「别急~ 你这头贱母猪~ 以后有的你爽~ ……现在跟着我念——我是肉便器,是肖云云的专属肉便器!」肖云云咯咯一笑,安抚着躁动的我,又向我命令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