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中古时代的痴女军团-3
中古时代的痴女军团-3
 听到她前面的话语,我脸色变得兴奋起来,立马激动的顺着她的话大声说道:
  「我是肉便器!是肖云云的专属肉便器!!!」「哈哈~ 姐姐这副样子真是漂亮呢~ 」肖云云赞许的点了点头,脸上很是变态的迷恋着。
  「把她放下来。」
  她对着插进我双穴中的兽人命令道。
  两个兽人虽未尽兴,但看着身旁两个同伴双眼血红的不断撸动着自己的鸡巴,以及脸上择人欲噬的神色,最重要的还是自己老大格格鲁眼中的冷漠,促使他们一咬牙、一收身,一声不吭的站在了一旁。
  随着他们的大鸡巴抽出,弹性极好的丝袜瞬间恢复原位,一大坨极其恶心粘稠的精液从小穴中「弹」了出来,落在地上响起「啪」的一声!
  再看我的两个贱穴,已经变成了两个惨不忍睹的大洞!然而却是反常的弹性未失,还在淫贱的蠕动着勾引人插入!
  刚感受到两条表面怪石嶙峋般凸起着的大肉虫在我的两根极其敏感淫贱的肉管子里滑动着,我脸上痴态一现,舌头伸长着,又有口水泛滥的趋势。却是还来不及细细体会他们带来的性快感,就感觉身上一松,双腿冷不丁的无力落下,整个人如一滩烂泥一般瘫软在了地上,身体里的快感自然也离我越来越远。
  「鸡巴?!鸡巴!!!!!」
  我迷茫了一瞬间,随后马上反应过来,口中凄厉的大声叫着,双眼急切的寻找着那让我感到欢愉的事物。
  扫视一圈,我瞬间锁定了目标,看着他的大鸡巴眼睛一亮,面上痴淫的笑着,飞快的爬起,趴跪着就想爬去他的脚下。
  鼻头突然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我猛然顿住,目光沉醉着看向自己的身下,那里正有一团白浊恶心的事物闪闪发光着,吸引着我的眼球。
  「精液……」
  我自言自语地呢喃一声,目中痴色更重,朝圣一般地低下头,脸带贪恋的大口吞吃着那一大滩比猪食还不如的腥臭粘液,脸印在上面变得白茫茫一片,极其的淫秽。
  「嘛~ 虽然很有肉便器的淫贱模样,但不听命令的贱母畜可是要不得~ 格格鲁,把她拖过来!~ 」肖云云见我这副烂母猪样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又不爽的摇了摇头,对着格格鲁命令道。
  她手中的摄像机却是不放过这极其淫秽下贱的一幕,将镜头对准我沾满精液的俏脸和地上的一大滩,包括精液淫水等在内的污秽之物,一丝不苟的记录下了这一幕。
  格格鲁耸了耸肩,手一伸捉住我的双脚将我拖向了肖云云。
  「精液!!!不要!!!给我吃精液!!!」
  眼看着心爱之物离自己越来越远,我不顾一切地大声哭叫起来,双手死命地在地板上扒拉着,想要阻止自己的移动,但光滑平整的地面却不给我丝毫机会,更何况还有脚上的巨力拉扯着,我柔媚的娇躯和其相比简直就像孩童与巨兽一般天差地别,可笑至极。
  他将我拽到肖云云面前,单手抓着我的左脚脚踝将我提在半空中悬浮着,使我右腿因惯性自然的倒垂而下,本就合不拢的双腿分开得更大,两个诱人蜜洞透过濡湿骚臭的胯部丝袜更加淫荡的暴露着。
  格格鲁将鼻子凑到我的脚上闻了闻,脸上浮现出陶醉的神情,竟也像着前边那个兽人一样伸出舌头在我的黑丝小脚上舔舐了一番,口中无比快活的道:「真是让人梦寐以求的美腿呢~ 这只又香又软的小骚蹄子真想让人把它狠狠地操烂掉!
  ~「
  「我来看看……」
  肖云云见格格鲁说得那么夸张,好奇的眨巴着大眼睛凑了上来,捉起我的右腿在其上骚逼处闻了闻,眼中的神色变得迷离起来,脸颊通红的在我的两个肉洞间来回舔抵着,渐渐的一路往下,舔上了我被兽人的臭口水完全浸湿的右脚,隔着丝袜允吸着我珠圆玉润的小巧脚趾,目中痴色更重。
  她禁不住伸出手在自己的小穴里掏弄着,脸上媚态横生,好半晌才抬起头来魅惑的舔了舔嘴唇道:「想不到姐姐不但有一双羡煞旁人的修长美腿,就连淫荡的小脚长得也这么完美呢,真的可以称得上是用羊脂白玉精雕细琢而出的艺术品,曲线优美浑然天成!不愧是绝好的性玩具肉便器~ 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都怪姐姐老爱穿丝袜~ !该打!~ 」她评价着,最后嗔怒的抱怨了一句,全然把她之前说的最爱看我穿丝袜的话给忘了,她口中说着该打,脸上却出现卡哇伊的神色,抱着我的右脚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一众兽人小弟看着这幅淫靡的场景,连口水都流了出来,恨不得立马提枪上阵,将我再一次轮爆,但没接到主人和老大的命令却是不敢动,只能撸动着自己的大鸡巴,看着我的贱样盯着我正被玩弄的丝袜美腿打起手枪。
  「呜呜……精液……鸡巴……」
  面对着两个陷入莫名狂热中的变态,我轻微的啜泣声没能引起两者丝毫的关注。
  这时格格鲁正抓着我的左腿,将脚掌放在他的大龟头上摩擦着,脸上出现舒坦爽快的神情,他听到肖云云这般说辞,脸上出现鄙夷的神情,停下猥亵我的动作,表情臭臭的对肖云云道:「是呀,人家的腿怎么这么美那么香?某人明明长得还不错,腿型也很好,偏偏却是一对臭蹶子!~ 」「你说什么?!」肖云云手上动作骤然一停,她脸上又羞又急,似是恼羞成怒的对格格鲁吼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格格鲁对于主人的威胁之意似是丝毫未觉,他轻蔑地俯视着肖云云,也不再用劳什子代称,指名道姓的道:「我说,你的臭蹶子送我我都不要!~ 」「哦……臭蹶子……」肖云云突然捂着自己的小穴蹲了下去,她把摄像机扔在一旁,抱起自己的右脚仔细的观察着,凑上去闻了闻。因光着脚站在地上,脚掌上充满了灰尘,还散发着奇异的味道,也说不上是臭,但也绝对不是香!
  要知道她可是刚刚才洗过澡啊!现在没几分钟竟然就散发着异味!也无怪乎人家会骂她「臭蹶子」了。
  「唔……」
  肖云云在自己的「臭脚」上亲了一口,开始舔食起来,同时腾出一只手握成拳头对着自己的骚穴狠狠捅了进去!她淫贱地躺在地板上扭动着娇躯,亢奋的进入了彻底发情的状态。
  格格鲁露出一副「早知会如此」的神情,也不去管她,自顾自得玩弄着我的小脚,抓起我的右脚放在他的大龟头上,大鸡巴挺动中正式做起丝袜足交活动。
  兽人小弟们看到自己的主人这样,应该也无暇管他们了,就流着口水走向我想要跟自己的老大分一杯羹,却被格格鲁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住,悻悻地收回了脚步,转而口干舌燥的冲向肖云云,却被后者阴冷的视线一扫下顿足原地,再也不敢踏步上前,急得在一旁干跳脚,却是毫无办法,只能继续悲催的看着两边的淫靡场景,撸动着自己的肉棍棍。
  这样有些混乱的场面持续了好一会儿,直到随着格格鲁大吼一声,大鸡巴如开闸的水龙头一般狂喷出精液才结束。
  大股大股多得让人不能置信的腥臭精液喷在我的身上,顺着我的双腿一直流遍全身!
  「啊!精液!!!」
  我倒抬起头看到这么多朝思暮想的美味白浆,脸上喜色一现马上收起了哭腔,双眸又变得淫乱无比,努力的勾起腰伸长舌头够着刚流到乳房上的精液,但那两个圆滚滚的大肉球却把所有的缝隙都挡住了,精液顺着它们从我够不到的地方流下,气得我抬起手抓住这两个烂奶子就想把它们分开,却不知是因为被打了死结还是时间太长,两个贱奶子就像天生的亲姐妹一般缠绕在一起死也不分开!而我虽有意把它们直接撕下来,双手的力量却是不足以支撑,只得无奈的放弃了这个计划,转而用手在身上刮拉着,将一股股鲜美可口的「琼浆玉露」送入自己的口中,脸上才露出微微满意的痴淫媚态。
  「哼!~ 」
  肖云云看着我全身都被白浊污秽的精液覆盖,连手淫也顾不得了,抽出手来放下腿,脸上醋意十足的哼唧一声,酸酸的道:「连人家也没帮你足交射过呢!
  怎么能这样!~ 人家不依啦……「她说着,白皙圆润的晶莹玉腿环成了一个圈形,两只脚掌正正地并对着,向格格鲁嗲声嗲气的道:」人家也要嘛~ 人家的腿难道不漂亮吗~ ……「「臭蹶子滚一边去!」
  格格鲁脸上充满厌恶的神色,对她甩了甩手嫌恶的道。
  「好好好~ 我是臭蹶子……」
  肖云云被骂得全身一震,脸上变态的淫邪神色更加浓重,她咬着嘴唇,站起身走到格格鲁面前,脸上突然显出暴虐的神色,将我从其手中一把夺了过来。
  「你这淫贱的便器女!我的臭蹶子只配给你玩了!」她口中尖锐的叫着,目中极度嫉恨,微微扭曲着脸,就抬起右脚狠狠地踩进了我的烂穴中!
  「啊啊啊啊啊!!!!!」
  受到这样的暴虐,我高昂的尖叫一声,又翻起了白眼,舌头却反倒缩了回去,接着从口中吐出一大股白沫,脸色扭曲着,又一次被残虐得失去了意识。
  然而尽管这样,肖云云却依然不放过的越捅越深,直到她半个大腿都塞了进去,实在捅不动才停下!
  此时我脸上已经完全崩坏了,眼睛就像轮子一样转来转去,眼球不断的黑白交替着,整张俏脸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全身疯狂地抖动抽搐着。
  「哇~ 姐姐好像很舒服呢!~ 有没有那么爽?~ 连吃进去的宝贵『精液』都吐出来了~ 真是下贱得不行啦!~ 」肖云云很没良心的笑着,脸上尽是快意的神色,她目中闪现着残忍的光芒,又抬起自己的另一条腿,对准我空荡的菊洞狠狠捅了进去!
  「呜呃……咕……」
  我连惨叫也发不出了,口中源源不断的吐着白沫,脸上露出憨憨的傻笑,发出几声无意义的闷哼。
  迟迟未来的失禁此时终于忍不住出来冒个泡,一直被我本能约束着的尿道口一松之下一道尿液激射出来,透过丝袜洒在地上;菊穴里也配合的蠕动几下,稀烂的粪便溢出丝袜,顺着肖云云的臭脚美腿倾泻而出,将她双腿都喷了个遍。
  「啊~ 姐姐的体液~ 姐姐的夜香圣水~ ……只要是姐姐的东西都是人家的最爱!最喜欢姐姐啦!~ 」受到这样的肮脏污秽之物冲击,肖云云一点恶心的意思都没有,反而痴狂着脸,极其淫贱的将头凑到我的尿道和肛门处,努力的接着飞溅而出的下秽之物,疯狂的舔舐着。
  一众兽人看到此情此景惊得是目瞪口呆,连格格鲁也不例外,一起呆立当场。
  在以往的生活中,他们可从来没看到过自己主人如此淫贱下流的一幕,以往的主人虽然特别的喜欢群交被爆操,也是个极其变态的痴女受虐狂,但顶多也就允许他们把精液射在她身上体内,却绝对不会同意吃屎喝尿这种恶心到极点的行为。现在看来,不是她接受不了,而是嗜好特别,只喜欢也只愿意接受自己最爱之人的污秽之物。
  何等极致变态扭曲到极点的爱啊!
  众兽人对视一眼,心中不约而同的浮现出这个想法,更是绞尽脑汁的把自己能想到的相关修饰词都用了出来,一连看似重复累赘的两个「极」很好的表达了他们的心情。
  (话说有人说看的累,难道是因为本人喜欢加一些看似无关紧要重复累赘罗嗦不已的词的关系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恕在下表达能力太差,想要加重语气加强描写却不知道如何下手,只能用这样拙劣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思想了,大家将就着看吧……)肖云云可不会在意他们怎么看,自顾自地继续进行着自己的变态行为。
  只见她抽出自己的双腿,看着上面沾满的恶心体液兴奋不已,欢快地把它们都舔了个干净,随后还意犹未尽的咂了咂嘴。
  做完这些,她又扯着我已经变得肮脏不堪湿腻无比的臭丝袜,惊奇的道:
  「姐姐这丝袜哪买的?!怎么质量这么好?!」她一边说着,一边动手将我还兜着一团恶心的屎尿精液混合物的黑丝脱了下来,将其穿到自己腿上。
  她也不在意自己的行为在别人看来是有多么的淫贱变态异常,更不会在意那种丝袜湿透后带来的粘稠触感,反而还欣喜地抱着自己的臭腿,好像拥有了全世界最美妙的事物一般。
  我不知何时停止了痉挛抽搐,口中也不再吐白沫,眼球转回正常的形态,脸上变得极度狂热,我疯狂的向所有人大叫道:「快来踩我的贱穴!将你们的臭脚捅进我的烂洞里!烂逼只配被踩!!!把我狠狠地捅穿吧!!!」兽人们诡异的对视一眼,格格鲁看了眼在一边发痴犯贱的肖云云,淫笑着首先向我迈动步子,大手一握单手抓着我的细腰把我提了起来,也不在意我全身都是臭精液,大鸡巴对准我的菊穴,握着我的腰将我狠狠地按了下去,疯狂的套弄起来,干得我弹性十足的翘臀上发出一阵阵「噗滋噗滋啪啪啪」的淫秽之声。
  「哦……干我……人家只想爱爱……」
  我淫媚的自己将眼球翻转上去,粉红的小舌头吐出来,做出一副淫贱的痴淫样诱惑着他们,双腿也大大的分开着,下体耸动间不断地迎合着格格鲁的动作。
  「以后你的目标就是做好一个肉便器,你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让人玩弄发泄灌浆、虐待调教淫乐……总之就是怎么淫贱就怎么来,你懂了吗?」格格鲁一边操着我的淫肛一边向我提着要求,手还不忘了解开被他扣死的两个大奶子,捏着她们花样百出的继续变态淫虐着。
  「是~ 我以后就是个肉便器~ 我要努力成为世界上最淫贱变态的肉便器!~ 」我痴痴地笑着,含着自己沾满精液的手指,另一只手伸到他的胯下抚弄着他那两个鹅蛋大小的大睾丸,口中说出了变态下贱到极致的理想宣言。
  「吼!」
  听到我们的对话,一个兽人忍受不住的牛吼一声,鼻子中喷出两道「牛气」,大脚掌一跳之下来到我面前,早已挺立着的大肉棒残暴的捅进了我的烂穴。
  「啊~ ……」
  我娇媚的浪叫一声,眼带骚媚的看着他,浪荡地扭动着自己的身形,双腿一摆便勾住了他粗壮的熊腰,贱穴淫荡的挺动中和他抵死缠绵起来。
  世界上总是会有失败者,就像有人总是不走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