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中古时代的痴女军团-4
中古时代的痴女军团-4
 由于兽人的体型相对人类来说很是庞大,异常粗壮的大鸡巴自然也捅不进女人嘴里,所以在两个兽人一前一后的夹杂中,慢了一步的几个兽人依然只能悲愤的看着自己的同胞享用着人类美女那雪白诱人、曲线玲珑的娇躯,而他们则只能继续无奈的握着自己的大鸡巴看着现场活春宫打着手枪。
  至于说自己的美女主人,虽然我们兽人跟人类相比确实有点傻,但在这种关键时刻也不要小看我们的智慧!只要是个人……不!只要稍微有点理智!看着她在那里兴奋地摆弄着摄像机,兴致勃勃的观赏着眼前的淫戏,时不时冷冽的目光还扫向这边,那么就绝对不会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去打扰她!
  几个兽人对视一眼,瞬间读懂了彼此的意思,只得化悲愤为动力,狠狠撸动着自己充血发硬的大肉棍,就好似那是眼前的三个狗男女一般。啊不~ 还要加上旁边坐着的某个变态狂~ ……就像是报复一样,这四人好似化作了他们的肉棍子,被他们抓在手中捏得「不要不要的」~ 都快撸出血来了!!!
  肖云云兴奋的舔着腿上沾满各人分泌物的臭丝袜,骚穴中流出来的淫水加入了其中混合大军的行列,她还不忘了举起手中的摄像机,将这淫靡的一幕忠实的记录下来……某一日,在华夏联邦H市,某处不起眼的小区,某间更加不起眼的单元房中……一个面貌丑恶的怪人袒露着全身躺在地上,胯间的丑恶巨棒一柱擎天,正对着头顶。
  怪人手中拉着一根绳子,一个浑身赤裸、身上还沾满无数恶臭粘液的女人被系于其上,绳子通过屋顶上的滑轮将其吊起,高高悬于半空中。
  「咿咿呀呀……」
  女人口中娇叫着,身体摇晃着似乎想要表达什么,却无人能听懂。
  仔细一看,女人脸上戴着眼罩,嘴中塞着口枷,粉红的小香舌从里面吐出,一丝丝淫靡的香津从嘴里不受控制的流出来,顺着嘴角和舌头滴落而下。
  她修长雪白的美腿被扳到肩膀上,嫩白光滑的小脚丫穿过后颈交叉着,被一条麻绳缠绕着捆起,双腿圈成了一个极其淫荡诱人的姿势,下体前空门大开,蜜穴和美菊完美的暴露着,精液混合着她的爱液正从其中缓缓滴下,落在了正对着她的两个淫穴的大鸡巴上。
  她那白里透红的玉臂也被倒吊在身后,呈后手观音式被并拢着与粉颈和足腕捆在一起。
  女人两个丰满白皙的大奶子也被捆绑着,两条粗糙的麻绳绕着她的乳房根部转了几圈,将她本就挺拔俊俏的美乳勒得更加饱满圆润,也不知道被勒了多长时间,其上裸露的肌肤已经发红发紫,乳肉呈现出恐怖的坏死状。
  勒住她双乳的两条麻绳往上汇聚着,穿过屋顶的滑轮将她吊了起来。
  女人全身的重量竟然就挂在自己娇嫩的两只乳鸽上!她的两个乳房都被拉得极大延伸变形着,眼看着好似就要被扯断,却始终坚韧不拔的俏立着,展示了极好的柔韧性与延展性。
  怪人嘿嘿一笑,手上的绳子不快不慢的放着,女人从半空中掉了下来,正好砸在怪人的大鸡巴上,粉嫩的小肉穴可怜的被狠狠一贯到底!小腹就像被塞进了一根棒球棍一样,被顶得高高突起!
  「啊啊……嗯……」
  小穴又一次被猛烈撞击,我不顾一切的浪叫起来,随后身体瘫软下去,口中绵绵的低吟一声,任由着口水顺着舌头撒了一地。
  身下的兽人似乎无声的笑了笑,我感受着自己的乳房又传来撕扯感,知道又要继续重复那持续了成千上万次的「玩耍」了。
  果不其然,我又被扯着乳房吊了起来,小穴脱离大鸡巴后慢慢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但随着他又一次的松手,这次换成后庭遭殃了,菊穴再次被干成了烂洞!
  「哦……啊哈……」
  再次骚媚的浪叫一声,体会着阴道壁被菊穴中的大肉棒挤得团在一起,互相之间淫荡的摩擦着,一阵阵不下于被人操干的快感传来,我痴痴地淫笑着。
  一直窝在学院中专心写论文的我,已经好久没有过性经历了,肉体和以前相比虽魅力不减,却没有以前那么好的耐受性,以至于刚开始的时候身上的两个肉穴一直是惨不忍睹的大洞,持续了好几天才恢复过来。
  好在现在的我已经恢复了以前的体质,身体的柔韧性变得极好,只要不是特别变态的残虐,造成永久性伤残,就能自己恢复过来,所以像什么大鸡巴爆操轮爆的玩法,对于我来说已经毫无压力,完全就像是普通的性交一样。
  兽人毫不腻烦的玩着这个游戏,我和他之间就像打气筒一样,只不过是倒着的,由我这个「气筒」不断地升起落下,配合着他这个「气杆」完成一次「充气」,并不断地重复着这个循环,偶尔还会「人品爆发」的出现一些「液态的气体」充进我体内。
  「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体内的快感积累到了极限,又一个绝顶美妙的高潮淹没了我。
  「该喂这个肉便器吃屎了……」
  这个兽人看了看屋里的挂钟,望着我痴淫的贱样喃喃自语道。
  他把我放了下来,搁在地上那一大滩精液和尿液里,然后自己走了出去。
  不多时,房间中聚满了兽人,全都撸动着鸡巴居心不良的看着我。
  肖云云在从兽人中挤出个小脑袋,抬起摄像机来对准了我。
  「开始吧。」
  随着肖云云的一声令下,混乱变态的场面拉开了帷幕。
  格格鲁走到我面前转过身背对着我弯下腰翘起臀部,使大屁股正对着我,他的大手捏着我的脑袋,将我张开到极限的小嘴按在了他散发着极度恶臭的屁眼上!
  「呜呜呜……」
  知道马上要发生什么的我脸上极其亢奋,目中期待的神色不断翻滚着,舌头长长的伸出舔着他的会阴部,催促着他赶快将酥脆爽滑的美味便便拉到我口中。
  格格鲁没有辜负我的期望,他臀部肌肉一缩后屁眼马上大大张开,一大坨绿色的臭屎从里面涌出,被我吃进口中。由于量太大,甚至有相当一部分喷进了我的鼻子里!
  「呜呜……呜!!!!!」
  我就像吃到了世界上最棒的绝世美味一样,努力地大口吞咽着。但随着粪便的不断涌入,以及鼻孔也被堵住,我马上就被噎得翻起了白眼,痛苦的陷入了窒息状态,甚至连气管里也被塞满了粪便!
  「哦……」
  拉完大便的格格鲁舒服的呻吟一声,手一放把我丢在了地上。
  「咳咳……噗……」
  我连忙趁着这个机会大口咳嗽着,实在吃不下的粪便混合着唾液鼻涕从鼻子嘴巴中倒吐而出,眼中也被呛得不自禁的流下眼泪。
  「哦……奇怪了~ 今天有点拉肚子……」
  一个兽人这样说着挤上前来,屁股也不对准我的嘴巴,只是大致对准我身上就开始喷起粪来。
  无数稀烂的粪便从他的屁眼中爆喷出来,黄褐色的粪水洒遍我全身。
  「继续!继续!」
  肖云云有些急躁的向剩下的兽人挥了挥小手,脸色苍白着额头上充满汗珠,竟是好似生病了的样子。
  待得一个个兽人全部清空自己的肠胃,肖云云已经在一旁捂着自己的小屁股,脸上豆大的汗珠刷刷落下,痛得在一旁跳起踢踏舞。
  只见她急忙把摄像机往格格鲁手上一塞,双手捂着自己的翘臀坐在了我的脸上,屁眼对准我的口腔开始「大放厥词」。
  「肉便器姐姐~ 人家对你好不好呀?~ 」
  随着腹内压力的减轻,肖云云脸上出现惬意的神色,微微翻着白眼,脸上变态的愉悦着向我道。
  可惜我早就被连续几次的强制灌屎弄得失去了意识,抽搐着身体翻着白眼,自然回答不了她的话。
  但肖云云此时也理会不了这些了,她马上就舒服不起来,脸又酱成了猪肝色,双手用力的扒开自己的屁眼,里面的稀粪如撒尿一般喷射而出,就像得了急性肠胃炎一样。
  一个兽人见此脸上出现新奇的神色,他用兽人语向一旁的格格鲁好奇地问道:
  「她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像个造粪机器一样喷个不停?」格格鲁此时正举着摄像机摄录着,接替着肖云云未完的工作,他听见自己的同伴这样一问,翻了翻白眼同样用兽人语解释道:「这个死变态今天说是要给她亲爱的姐姐一个『惊喜』,磕了一大包泻药进去,现在好了,人家『喜』是喜了,可她反倒把自己『惊』着了。」「嘎嘎……」
  那个兽人闻言嘎嘎怪笑起来。
  现场又恢复了相对的平静,只有肖云云小肚子里不断响起的「咕噜咕噜」的怪声在这片空间里回荡着,而她也已经瘫软着倒在了我的身上,也不管我身上沾满了兽人的屎尿精液,跟我一样翻着白眼陷入了狂乱中。
  我们两人呈六九式的叠在一起,我舔着她的屁眼,她闻着我的骚穴,好不和谐美满的样子。
  格格鲁手中的摄像机不失时机的抓下了这无限美好的一幕…………这样幸福快乐的日子持续了呃……反正很长的日子~ ……又是某一天,还是那个单元房中。
  肖云云满意的收起了手,眼睛扫视着我全身,目中满是赏心悦目的满足神色。
  「呃啊……呀呀呀……呜咕咕……」
  只见我像白痴一样痴笑着,全身都被射满了粘稠的精液,目光涣散着睡躺在一个精液池中,巨量的精液甚至没过了我全身,淹没了我半个下巴及长长垂下的柔软香舌。
  我身体时不时的抽搐着,一震中就让池子卷起一道精液浪潮,翻腾着滚入我口中,再被我无意识的吞下。散乱的双眼随着这不时的颤动也跟着往上翻白,整个人又变成了一副完全崩坏的样子。
  但真正的重点却不是在这,仔细一看我的脸就能发现多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上面被黑色的油性笔写满了字,这些字在包裹着整张脸的浓稠精液冲刷下竟然也毫不褪色,神奇不已。
  黑色分布在我的额头和左右脸颊三个地方,分别代表着三个词汇和一幅简笔画:
  额头上写着「贱母猪」三个字,额角还画着一个可爱的猪头;左脸上写着「薇薇」两个字;右脸上写着「妮娅」两个字。
  这三个词语按照华夏人从左到右、从上到下的读写习惯连着来念,就是:
  「贱母猪薇薇妮娅」!!!
  肖云云欢快的拍了拍手,对着格格鲁高兴地叫道:「看见没?!~ 真是完美的作品呢!~ 」格格鲁大笑一声,目中流露着欣赏的神色,看着我点了点头,似是极其认同肖云云的看法。
  「那么可以开始最后一步了……」
  肖云云见状,变得更加欢喜,口中自言自语一声。
  她跑到我头部的位置,双手伸进精液池中,毫不在意自己手上沾满了精液,小手穿过我的胳肢窝将我提了起来,使我跪在精泥上。
  这时就可以看到让人更加触目惊心的东西了,只见我全身上下包括手上腿上同样描满了字画!还是用五颜六色的防水性油彩笔写的,文字图像被精液泡了那么长时间也不掉半点色泽!
  只见我被精液淹没的半截舌头全部露了出来,长长垂下的粉红小舌上几个黑色的字眼清晰可辨:
  「肉棒清洁用」
  粉颈上写着「口交用肉管子」几个让人一看便知为何意的紫字。
  随着双手抬起,可见两手上写着黑色的字迹:
  左手背上写着「爱奴薇薇」这几个字,手心中写着「性爱娃娃」这个让人浮想联翩的词语,右手背上写着「淫畜姐姐」四个字,手心中则写着「做爱机器」这一有点鬼畜含义的词汇。
  纵观全身,首先便可看到胸口一直往下直到肚脐眼的地方,被人用黑色笔涂上了极其醒目的五个大字:
  「家用肉便器」
  肚脐眼上方还横着一排灼眼的红色小字:
  「肖云云专属」
  小字与胸口的字迹垂直而立,旁边还用褐色的笔画了一坨粪便,与二次元萌化中的便便形象极其吻合,其上长着一对小眼睛和一张大大的笑脸,让人明知是那下秽之物也觉得十分可爱。
  再看双乳:
  左乳上写着「乳畜」两个乳白色的字,还极其形象的画上了一头黑白相间的乳牛,样子好不夸张与搞笑——就见乳牛双眼搞笑的大睁着,身上黑白花纹遍布,下腹处长着很多乳头的乳房夸张的下垂着,无数白色的乳汁正天女散花般的暴喷着;右乳上则用黑笔写着「淫犬」两个字,还被人恶搞的用涂鸦式的画风画了一条尖嘴利牙的恶狗在旁边,恶狗舌头长长伸出,与我遥相呼应,像是在证实着我就是一条淫贱母犬的事实,其下还打着一个破折号,连接着「格格鲁随笔」五个大字。
  下半身也没被放过——
  阴阜上方白皙细嫩的三角地带上「精液便所」四个大字竖垂而下,纯美可爱的粉色在这时显得是那么刺眼,在其下方还连着一个箭头,直直的指向我的小穴;左大腿上写着「公共厕所」四个绿字,大腿根处被接着写下「免费使用」,一个分叉的箭头连接着两者,并指向了我的两个骚穴;右大腿上写着「精液收集器」,腿跨处也写着「精子寄存处」几个字,同样的一个交叉箭头将两者连向了我的两个肉洞。
  视线顺着会阴一个翻转,落到结实挺翘的小屁股上——这里画得很混乱,似乎是被人随意的涂鸦上去的,各种颜色的字画都有,显得杂乱不堪,但仔细分辨的话,还是能读出那些让人(绅士??)血脉喷张的羞辱性词汇:
  「变态痴女肉便器」、「无尽潮吹性人形」、「人肉粪池」、「超级性奴肉玩具」、「只会高潮的废物母畜」、「疯狂发骚犯贱的淫乱肉块」、「一直在精液泥沼中蠕动的肉虫」……等等不一而足,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整个臀部以及空余的大腿,甚至连腰腹部最后的空余也没放过!
  能这样节省的将空间利用到极限,那么吹弹可破的玉背上自然也不会放过了。
  只见背上同样被大面大面的写满了字,从肩膀至腰部整整齐齐的码放而下,似乎是一段完整的话语。
  文字开头写着「便器女」这个华丽丽的标题,往下看就能看到具体内容:
  功用①:做爱。解释——
  「普通性交,操逼干穴。」
  功用②:肛交。解释——
  爆菊,插入肛门。
  功用③:足交。解释——
  修长雪白圆润的美腿,又香又软又嫩滑的小骚蹄子,这些特性无一不透露出其就是天生给人用来玩弄操干的性玩物,脚掌、足趾、膝盖等等皆可操,具体玩法不一一表述。(本词条由格格鲁编写——请叫我兽人帝国的希望之星!)功用④:乳交。解释——两只肥美的小乳鸽是您最好的选择!这对大奶子把中间的乳缝都挤没了!乳沟紧凑无比啊有木有!(本词条由兽人A编写……作者大大~ 请问俺的名字被你吃了吗???而且后缀变成了省略号是几个意思啊!!!)功用⑤:口交。解释——简单来说,就是把你兄弟塞进她嘴里,喂她吃进去,最后把你兄弟的无数兄弟灌进她的胃里。(本词条由……)→→→(我已经到了……完全无关紧要……可以省略的地步了吗……)功用⑥:群交。解释——
  上面几种性玩法的集合版本,特指多人同时性交,人数理论上可以无上限。
  (注:滥交和乱交与群交定义相近,不再列举……另外~ 作为一个教养良好的淑女~上面那些逗逼我完全不认识~)功用⑦:公共厕所。解释——
  就是本意,拉屎撒尿的地方。
  功用⑧:产奶机。解释——
  每天可产奶百斤,可24小时不间断工作运行,乃居家旅行必备之良品~ !
  功用⑨:发泄用肉玩具。解释——
  您是否工作不顺心?您是否生活不如意?您是否性无能……呸~ !您是否性欲极其高涨无法自抑?您是否有一颗黑暗变态残暴的内心?那么不要犹豫了!本便器女能满足您的一切要求!
  功用⑩:生育机器。解释——
  本便器女的生成采用的是人类最优秀的一批基因!您想让自己的后代天生便极其优秀吗?答案就在这里!无论您是人类或是异族,只要您可以射精!只要您可以产卵!本便器女就是最好的母体培育温床!
  功用?:完美爱奴。解释——
  能让您体验到天上人间般的皇帝生活,服务极其十足到位!~ 对于任何命令能毫不犹豫的执行!
  最后末尾处画着一个黄色的三角形,上面点缀着一个大大的感叹号,两者组合在一起便是一个警告用的标语牌,只见其后用极其醒目的血红颜色写着一排字:
  注:此便器女嗜精成狂,且有自残倾向,若想长期使用,请妥善监督保管。
  一句句不堪入目的污言秽语写满全身,就算偶有空闲之地,也被一个个「正」字填满。
  众所周知的是,「正」字是华夏用来统计事物进行状态的方法,每个笔画都代表了某种事物进入了一次应有的状态(好吧~作者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知识有限~ 反正就这么回事儿吧……),由此来看我全身:
  娇美红润的柔胰上被画满了「正」字,葱白纤柔的玉指上也被刻满了同样的字;脸上、下巴上、脖子上……全身凡是有空余的地方都被一个个「正」字填满了!
  而按照上述的解释,也就代表着,我作为肉便器的身份,已经被使用过成千上万次了!!!
  「啊……呜呀……」
  我又抽搐了一次,从口中发出不明意义的呻吟,似乎在提醒着一直将我抓到现在的某人。
  肖云云痴迷着眼上下扫视着我全身,好半晌,才感觉手上一震,在我的呻吟抽搐中回过神来。
  她嬉笑着,毫不在意自己手上沾满了精液,并且连衣袖都被浸湿。她反而将小脑袋靠了下来,精致小巧的下巴枕在我被精液覆盖的右肩上,吻了我的脸一下对我道:「来姐姐~ 把你的小手抬起来~ ……诶~ 对~ 就是这样~ 」我本来低垂无力的双手在她的指示下渐渐抬到了肩膀上方,紧挨着脸,手掌自然的垂下。
  「来~ 张开食指和中指~ 其他手指并在手心里~ 手掌伸直抬起~ ……真笨~肉便器姐姐~ 怎么人家一步步的教你怎么做了你都不会~ 真是个白痴便器女……」我下意识的按着她的指示做着,可是这对于我现在狂乱不清的贱猪脑来说十分复杂的动作,我当然怎么也做不好,不是闭错指头,就是手掌又垂了下来,气得她向我骂起来。
  肖云云一连要求了几次未果后,她看着我痴呆涣散的双眼,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腾出一只手来将我的双手一一扳正,然后对我命令道:「手要一直保持这个姿势,懂了吗?!」「哈……哦啊……」
  回答她的又是一声狂乱不清的呻吟,以及我抽搐着身子翻上去的白眼。
  此时我手上摆出了「YES」的手势,食指和中指大大的张开着,其他手指握在手心,手掌竖立在脸颊旁。
  肖云云见此满意的笑了笑,双手环着我的小腹,站在精液池外对格格鲁笑道:
  「开拍吧。」
  格格鲁闻言拿起一台照相机,对着精液池「咔嚓咔嚓」几下,将我和肖云云一起照了下来。
  完事后他拿着照相机来到肖云云面前,将照相机递给肖云云看,相机的选框中正显示着刚才拍到的照片:
  照片上,我淫乱着双眼,眼球微微翻白,小香舌淫荡的耷拉而下挂在下巴上,两手比着「胜利」的手势,置于脸前,肩膀上还靠着一张满脸欢笑的俏脸,全身从胸口一直到膝盖处,包括脸上舌上淫秽不堪的字词都被完美拍下。
  整张照片呈现出一幅绝顶痴淫的场景,尤其是那眼睛微微翻白、舌头长长伸出,还极度下贱的举着手作出高兴快乐状的姿态,将本就全身精液横流显得无比肮脏下流的我,衬托得更加淫荡下贱。
  肖云云看着照片,兴奋得不能自己,她开心无比的向格格鲁唤道:「后面!
  后面也来几张~「
  格格鲁闻言前跨一步,将我后身也照了下来。
  「咕嘿嘿……」
  我全身又是一震,脸上淫贱的痴笑着,两股乳汁从自己的大奶子中喷出。
  这时肖云云又有了新动作,她单手拽着我被盘在一起,已经被精液完全浸染濡湿的乌黑长发,将我拽了起来,使我虚浮着脚根站在精液表面。
  如此便又可以看到一些淫秽下流的东西了。
  只见我原来被精液掩埋的膝盖以下部分浮现而出,除了同样数不清的「正」字外,上面还出现了一些让雄性生物心跳加速、鸡巴跳动的信息:
  左右小腿肚上分别写着「大鸡巴专用小骚蹄子」几个紫色的字眼,以及「用来狂舔的香软美腿」这一行白字;往下看,脚背和足底也没被放过,全部被黑色的笔涂上了羞辱性词汇:
  左脚背上写着「淫贱小脚奴」几个字,足底上隐约可见「比骚逼贱穴烂菊花好用」几个字眼;右脚背上则写着「又淫又浪又骚又臭的烂脚」,脚底却反常的没写着侮辱性语句,反而若隐若现的飘着一些淫贱至极、变态无比的话语:
  「人家最喜欢吃进嘴里好好品尝啦~要是再蘸点精液、屎尿、臭口水以及散发着酸味的骚臭脚汗,那就更美味了!~ 」不知道为什么,右脚上的这些话语好似散发着一股又爱又恨、又痴又怨、又贪又嗔、又酸又甜、又嫉又羡的意念,其中散发着的冲天酸气与强烈爱恋直能让人纠结致死……其实还不止这些,以变态们见缝插针的本事,早已将我全身都涂鸦了个遍。
  诸如:「淫贱M奴薇薇妮娅」、「世界上最笨的贱母猪」、「骚逼骚穴骚蹄子」、「开天辟地第一贱」等等的羞辱已是家常便饭;「今天又忘了吃药,感觉自己萌萌哒~ 」、「今天他们又喂了我好多药,但我还是感觉自己萌~ 萌~ 哒~ !」、「楼主是逗逼请来的猴子吧?~ 」、「我自横刀向天笑!笑完我就去睡觉~ 」等等完全无关的卖萌吐槽更是屡见不鲜~ ……(度娘太能抽脸了……这章就不玩图片了……等作者啥时候找到图床再耍耍,掩面泪奔ing……)我手上保持着「YES」的姿势被肖云云提了起来,她左手提着我,让我完全裸露着身体下贱的面对着镜头,她自己右手上也比出了「YES」的手势,面对着镜头微笑着。
  「咔嚓」
  格格鲁不失时机地拍下了这「和谐友爱」的画面,然后调整着相机将镜头聚焦在我身上做着局部特写。
  过了几分钟,格格鲁向肖云云点了点头,将相机放在一旁,撸动着自己的大鸡巴走了过来。
  肖云云接收到格格鲁地示意,将我随意的往精液池中一丢,满是精液的脏手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小脸痛苦的道:「可算完了~ 累死人家了~ ……不过总算是留下了点纪念~ 还能看到姐姐『泡澡』的样子,也算值了~ 」她说着,向周围的兽人俏皮地眨了眨眼,朝我努了努嘴。
  兽人小弟们一看,也纷纷淫笑着围了上来。
  「呜啊!!~ ……啊啊啊啊啊啊!!!……」
  落在池底,砸在坚硬的底座上,我痛得浪叫一声,身体淫贱的一抖便泄了身,颤抖着面朝下瘫软在精液中,在里面疯狂的高声淫叫起来。
  「小肉便器~ 你大鸡巴哥哥来给你加『洗澡水』了~ 」格格鲁低低的淫笑一声,大鸡巴突然好色的一抖,一道粗壮的「白色尿液」源源不断的「尿」进了池子中。
  他这一出其不意的举动终于将名为「精液地狱」的变态乐章彻底拉响,一众兽人小弟纷纷效仿着老大的行为,撸动着自己的大鸡巴将大股大股浓白粘稠,几如白色果冻一样的精液喷进了池子中!
  「哗啦哗啦……」
  本来我还在不顾一切的浪叫着,但随着精液升位的不断提高没过了我的嘴巴,我那高昂的尖叫也变成了对应的水涌声,一个个精液泡泡不断的在我嘴巴上方形成,然后炸裂而开,发出「哔哩哔哩」的淫靡之音。
  渐渐的,我全身上下都被精液淹没,只留下两瓣翘臀和鼻子以上的身体可见。
  「咕噜……咕噜……」
  窒息的痛苦让我本能的选择了将海量的精液吞咽而下,可是这毫无作用,兽人们还在不断的射着,哪怕我小肚子都吃的圆圆滚滚,也没能减缓被精液埋葬的趋势!
  视线越来越模糊,精液终于爬上了我的双眼,在我绝望(痴淫??)的注目下逐渐越升越高,最终完全淹没了头顶……肖云云看着我的身影在精液池中完全消失不见,兴奋得一蹦三尺高,口中还高喊着什么:「嗷呜!嗷呜~ !大丈夫~ 萌大奶!~ ……」等等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所能理会的乱码语言过了一会儿,她总算疯够停了下来,将手指伸到自己口中,舔舐着上面半凝固的精液,随后又抽出,将沾满自己口水的食指在精致婉约的小下巴上轻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