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在武汉的一次做爱经历
在武汉的一次做爱经历
 几次到新世界百货,途经雪松路,见路旁有FL数家,特别是有家名字抢眼,叫凹凸,让人想起原来一首打油诗:「人在人上,肉在肉中;凹凸相合,其乐无穷」。早有心来试试,这天终于抽出时间,下午乘上班外出办事,打车前往。那家叫凹凸的FL太抢眼,没敢去,在旁边找了家,看看XJ都整装待发的架势,推门进去。
  小姐一看生面孔,并不很热情,有一句无一句地搭讪。乘这功夫,扫了一下,3个XJ年龄在20——30之间,不是身材一般,长相可以,就是长相可以,身材一般,就抽身换地方。刚拉开玻璃门,差点与一个人撞了脸,一阵廉价香水味扑鼻而来。仔细一看,就她了。谈好价钱,妹妹带着从后门出来,七弯八拐上了一栋居民楼,途中问清XJ姓名等简况(真的查来了还可以对付几句)。XJ姓何,老家黑龙江,去年中专毕业,自称19岁。
  进了出租屋,摆设简单,环境一般,但蛮干净,我问你们自己做清洁吗,XJ说请了个嫂子做清洁。本L牵住XJ的手一拉,将她顺势抱在怀里,边说:
  「刚才一进来就觉得你身材真好,我就喜欢腿长长的。」说着手就滑到翘屁股上,轻轻捏着说:「屁股真紧,放杯水都可以,你是不是原来练过体操什么的。」小姐笑着答:「没有呀,我们东北很多女的身材都比我好。」「我怎么没看到,就觉得你身材好。」说着把短裙卷了起来,手直奔屁股沟,有意无意地一檫,MM没穿内裤,本L心头一热,一股血从丹田一下子窜入后脑。
  强压住心头的火问:「今天热,我来的时候出了一身汗,有地方洗洗吗。」MM指了指洗手间,说:「就这里。」我立即脱了个光溜溜,拉着MM的手说:「一起洗吧。」「我刚洗完才下去就被你碰上了,又洗,多麻烦呀。」「怪不得碰到你闻到这么香,你就再陪我洗一下吧。」我说。
  看来MM看我还挺顺眼,笑嘻嘻的半推半就也脱光了,进了洗手间。我随便操了块香皂胡乱抹了几下,也把她身上淋湿了抹上香皂,两个人就滑腻腻地贴在一起,早已硬邦邦的家伙自然而然地挑在MM胯下,来回在上面撸,间或也把中指探进去插动。这时才看清,MM的大阴唇肥厚,把小阴唇包得严严实实的,中指在里面挖弄时,觉得小阴唇很小,又紧,不是肥大下垂的那种。顺便闻了闻,手指上也没什么腥臭味,看来MM挺爱个人卫生干净的。
  三下五去二洗完,用MM的毛巾檫了几下,两个人光着身子出来,MM说:
  「到里屋的床上去吧。」我说:「你帮我吹一下。」MM看看我的DD,知道我也是个爱干净的人,说:「上床吧,保证让你舒服。」我说就在这里,我靠在桌子边半站半坐,MM没说什么,蹲下身含着DD套弄起来。MM的KJ技术一般,但我还是舒服得直唏溜,还称赞她的身材。
  含了一会儿,我说:「起来吧,么搞累了。」站起来用本地话笑笑说:「腮帮子都含酸了,你的头子还蛮大咧。」我打趣:
  「耶,你的武汉话学得蛮像咧。」「趴到桌子上」MM一犹豫,我把她面朝下压在桌子上,一只手伸到下面,往里一扣,就觉得一股水顺着我分开大阴唇的中指流了出来。「小婊子动情了」,我心里想。心头又是一热,丹田气一下子窜入后脑,不管了,把MM两腿一份,DD一撅,肏了进去。
  「不行,带了套再做。」MM低声说。「不行,上火,先销销。」我憋住一口气,也不再说话,一通抽插。MM也没再说什么,头埋在桌子上任我肏. 肏进去,就觉得里面总有个顶着,插不了几深,这MM的宫颈位置一定较浅,用后入式宫颈更靠前;虽然YD不是很紧,但肉褶子多,不那么光滑,刮着本L的冠状沟边缘的肉刺,爽。抽插了几十下,觉得有些尿意了,连忙把马眼顶在宫颈上磨了几下,磨得MM从趴着的桌面上挺起背,嗯了几声,我忙拔出DD,一股淫水也被带了出来。
  MM转身搂住我的腰,问:「怎么出来了?」我笑着说:「还不是你夹得舒服,身材又好,差点交货了。」边说边搂着MM滚到床上。搂着她在床上东扯西拉地聊了几句,再仔细看看MM,的确是年轻,长得也不错,嘴角向上翘着,一看就知道是个强种。乳头是玫瑰红色,乳房是球型的,我边聊边捏搓着MM的乳头,气氛渐渐轻松起来。等DD稍稍消了气,我说:「帮我吹一下吧。」轻轻拍拍MM的PP,说:「你对那头。」MM善解人意地把PP对着我,埋头含着本L的DD又撸又舔,还把舌尖捣进马眼。我心里想:好,你玩老子,老子也叫你过哈子瘾。我将食指和中指一起探入MM的YD(注:本L一向都是不留长指甲的,而且每次剪好指甲,都将指尖锉得很光滑,就是为了玩这个,这也是本L的一大爱好),前后左右地挖弄着。看着馒头屄里的嫩肉被我挖得出出进进,那个水就跟着往外直流。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先摸mama,在抹上淫水在阴蒂转着圈磨。过来一会儿,MM吐出DD,说:「不行了,累死了,你来干吧。」「瘾上来了吧,我来帮你解解恨。」我说着,把MM两支长腿提起来,DD哧溜一下肏进去,那个水还真多,这一下翻过身,又顺着大腿流回MM的屁眼。
  我一边抽插,一边揉弄MM紧缩的屁眼。MM一开始还小声的哼哼唧唧,到后来就大呼小叫,不知是真是假,估计两种都有。干了一会儿,尿意再起,我说:
  「太热了,翻过来,你在上面。」乘DD从YD里抽出来这功夫,我调整了一下。
  MM一个坐莲式,又将DD吞入屄内。在上上下下的刮磨中,MM的白色浆液被本L的DD源源不断地带出来,流到我的蛋蛋上,又流到床单上。我笑道:
  「你今天得多洗一条床单了。」MM边上下活动着,边喘着气说:「反正有阿姨来洗……。」本L就觉得MM的屄里像个吸引器,把DD越吸越紧,越吸越深。
  MM也像是累了,无力地趴伏在我身上,再也不上下活动了,而是坐在DD上前后磨着。
  本L就觉得马眼顶在宫颈上面,磨得越来越酥麻;MM也越叫越响,管他是真是假,反正我是忍不住了,搂住MM的腰使劲地往上顶。下面就没什么好说了,我是交了子孙,MM也一下停住了活动,口水顺着嘴角流到我的胸口,本L的龟头感到宫颈的轻轻搏动。「舒服了冇。」我问。MM有些迷离地笑笑,反问道:
  「你说呢?」她拿床边的纸巾替我擦去胸前的口水,再接住阴道里流出的精子;我则躺在床上看着她,她说:「看什么。」我说看你的身材呀,她上来又帮我清理,然后又含了会儿DD。
  两个人聊了一整夜,留了电话,我拍屁股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