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圣斗士后传--哈迪斯的复仇02
圣斗士后传--哈迪斯的复仇02
 「求求你了,给我,快给我,啊」
  「欧,给你什么呢,还请陆小姐说清楚一点啊。」哈迪斯只是却仿佛一点也不着急,笑着对陆殇冰说。
  「给我,你的,你的大鸡吧,给我呀。」陆殇冰此时已经完全不顾及了,大声的喊道。
  「可是你刚才不还是想打我的吗,啊?陆殇冰奴隶」哈迪斯得寸进尺,直接就把陆殇冰叫成了奴隶。
  「不,我求求你了,我错了,主人,饶了我吧,我错了主人。」陆殇冰又大叫道,而且已经认为自己是奴隶了,显然已经完全沉沦在了兽欲之中。
  「好」哈迪斯在听完后一下就将陆殇冰的小内裤扯掉,将他18寸的大鸡吧对准了陆殇冰空虚已久的小穴,。陆殇冰也顺势将自己的腿盘道了哈迪斯的腰上,哈迪斯也不再忍耐,将鸡巴插入了陆殇冰的小穴。
  3。雪女
  「啊,真是累死了。」在海拔5500多米的昆仑上上,有一道较小的身影在不断地攀爬着。而她正是雪女。只见她穿着一身白色衣裙,腿上还有两只白色的长筒丝袜显得十分清纯可爱如今天下安定,雪女也是没什么事干,总不能老让她待在麒麟公司里吧?而雪女也是总想要出去转转,于是就来了当年齐岳命运发生改变的地方,青藏地区。齐岳正是在这里接受了大师的指点,而最终成功的,而雪女现在还不知道,她的命运也会也会在这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哼,到底在哪里。就应该是这儿啊,奇怪,」雪女边走边说,脸上还微微皱眉,显得极为可爱。其实这一次雪女跑出来是因为感受到了一丝帝心雪莲的气息,要知道雪女自己就是帝心雪莲的化形,而帝心雪莲就是天下最珍惜的植物之一,从当初齐岳生命之源被雨眸吸收帝心雪莲都能就回来这一点就能看出来了。
  而雪女也正是因为在昆仑山上感受到了一丝帝心雪莲的气息才来的,她想找到这可能是她唯一的族人,但是帝心雪莲气息隐藏非常好,连她都只是感觉到了一丝气息就消失了,于是雪女急忙从家里跑来,连齐岳都没告诉。可是好不容易到了,帝心雪莲的气息却消失了,可让雪女一阵好找。
  「真是的,到底在哪里啊!」雪女不断地看向四周,帝心雪莲这种东西只能用眼睛找,神念什么一点用都没有,但是为什么雪女能感到帝心雪莲的气息呢,虽然雪女把这归功到了她自己也是帝心雪莲上了。但事实会这么简单吗……雪女又停下了脚步,她总感觉有一些不对,她仿佛在这里原地打转一样,四周都是风雪和一座座的冰山,什么也没有,而她自己则是累得不行,虽然这里十分严寒但雪女仍是出了一身香汗。而又因为这里天寒出的汗又重新冻成了冰,就这样一次一次重复着,搞得雪女十分难受,可又没有办法。
  就在这时,雪女的旁边好像出现了什么声音,雪女怀着好奇走了过去,只见在一个几乎平的山顶上,有一个极大的凹陷,里面充满了水,而且还在不断的冒着泡泡,居然是一个温泉。
  「好耶!」在这么寒冷的环境里这里居然有一个温泉,雪女显得十分高兴,竟忍不住欢呼了出来,可是雪女刚想要泡进去,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因为身上的衣物都被冻住了,都无法脱下来,而她虽然也能把衣物震碎,但是雪女的能力毕竟是操控雪,为办法向齐岳他们这些生肖守护神一样用云力做一件衣服,总不能让她浑身光着跑回去吧,那也太丢人了,所以在万般无奈之下雪女只好穿着衣服进去了。
  「啊,真舒服。」雪女泡了一会儿,在温泉内闭着美目,极为享受的样子。
  身上的衣服也解冻了,但是也全都打湿了,白色的衣裙简直是近乎透明,透过可以看到雪女那如同晶莹美玉一般的娇小身躯,酥胸,玉腿,就连那裙下的白色蕾丝小内内都若隐若现。但是雪女仿佛没有一点脱下来的意思,依然在温泉里享受着。
  就在这时,雪女觉得身上有一些奇怪的感觉,就像是被人爱抚一样,可也没有丝毫的在意。
  其实不管是温泉还是帝心雪莲的气息都是哈迪斯的手笔而那个温泉更是整个就是哈迪斯化作的,而此时小雪女泡在里面却还丝毫不知道。而小雪女身上的穿着更是让哈迪斯这个「大叔」十分的激动。
  此时,哈迪斯其实就是在不断的在雪女身上撩拨着,而那种让陆殇冰堕落的黑色能量也不断的向雪女体内送着。而雪女还不知道。就在哈迪斯肆虐了一会儿后,雪女中有一些忍不住了,隐于裙下的神秘花园也有一些泛滥的感觉。脸上也是红扑扑的,嘴里也是忍不住的微微呻吟起来了。
  「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啊」小雪女想着「对了,一定是爸爸,哼,气死我了,啊」她根本没有觉得那温泉有什么问题,只觉的一定是她的爸爸齐岳又干了什么,这要是让齐岳知道了一定会说「真他妈不是我啊。」又过了一会儿,雪女终于不行了,她轻咬着嘴唇,一只小手轻轻深入了自己的裙下,这让在她裙下大腿上不断摸着的哈迪斯吓了一跳,不过马上他就乐了,因为雪女正在她的内裤上不断地抚摸着,没摸一下还要呻吟几声,简直就是在自慰。
  而哈迪斯终于也忍不住了,他在雪女的身下显露了身形,道「怎么样,一个人自慰很难吧,我也来帮帮你吧。」说罢他将雪女的小脚轻轻拿起,低下头,仔细得舔了起来。而雪女此时也瞬间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眼前的这个人干的,她马上说道「你给我住手,你到底是谁,我丈夫可是齐岳小心他杀了你。」可是此时雪女已经被那种黑色能量折磨得快疯了,虽然眼神狠狠瞪着哈迪斯,但是小手依然没停,说的话丝毫没有威慑力。
  「哼。」听到这里,哈迪斯哼了一声,他起来头「要不是因为你们是齐岳的老婆,我还懒得动你们呢。」「怎么可能,」雪女显然也是大吃一惊,但他吃惊地却不是哈迪斯的话,而是他的脸「你不是死了么,怎么会。啊……」可是雪女的话刚说到一半,又开始自慰了。
  「没错,我差一点死了,不过我没死,我来复仇了。」哈迪斯显得十分歇斯底里,可是他也同时想到要是每干一个女人都要解释这个事岂不是麻烦死了么,以后我还是变变脸吧,嗯就这么办。
  可是心里想着,哈迪斯的最可是没停,依然在雪女的玉足上舔着,透过雪女的那双白色丝袜,感受着雪女足尖上的味道,而雪女则依然还在自慰,就在她又抚摸了自己的小穴几十次后,突然大叫了一声,瞬间从她的小穴内喷出了大量的液体,而这些液体上还有一层淡淡的黑色。显然雪女是高潮了。
  而在高潮后,雪女仿佛彻底没了力气,头靠在身后的台子上,水蓝色的头发散乱着,小嘴不断地喘息着,而随着她的喘息嘴里也出来一些口水,随着嘴角流了下来。
  而哈迪斯看到这里,笑了笑,说道「怎么了,有一些累了么,可还没完呢,“ 说罢他拿起了雪女的丝袜小脚,将它们放到了自己的阴茎上,然后向打入了一道黑色能量,只见刚刚还没有力气的雪女的喘息声大了起来,小脚也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就在哈迪斯的阴茎上这么摩擦了起来,不得不说,雪女的技术还是很好的,可能是因为在家了和齐岳做多了还是什么,她做得极为熟练,仅仅几分钟哈迪斯就忍不住射了出来,一团淡黄色的白色的液体直接就喷洒在了雪女的丝袜美腿上,而雪女也是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可是她丝毫没有想要将它们弄掉,而是就这么在她的丝袜上蹭了起来,搞得小雪女丝袜上到处都是。
  就在雪女将哈迪斯的精液全都抹在了她的丝袜美腿上之后,雪女突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微微他起了头,嗔怪的看着哈迪斯,嘴里也哼了一声,可马上,雪女的眼神就变了,变得从愤怒变成了渴望和哀求,小嘴也是咽了一口口水,眉头微皱,十分的可爱。
  哈迪斯看到后也仿佛明白了什么,他一伸手,搂住了雪女的腰肢,将她搂了过来,第着头,看向雪女,而雪女则是好像难为情的低下了头,脸上闪过一抹红色,极为害羞。
  而哈迪斯则不管这些,直接用嘴吻住了雪女的香唇,舌头在雪女嘴里不断的乱动,吞咽着雪女的口水。
  过了一会儿,哈迪斯将嘴慢慢移开,两人的舌头却都暴露在了空气中,上面连接着一条晶丝。
  雪女首先低下过头,嗔怪的哼了一声,而哈迪斯则是将他的鸡巴放到了雪女的眼前,说道「怎么样,想要吗?」哈迪斯用仿佛极为关心的语气说道,而雪女则是微微犹豫了一下就轻点了一下头。
  看到这儿,哈迪斯一把抓过了雪女的头,将鸡巴插入了雪女的嘴里,而雪女则瞪了一眼哈迪斯,好像在说你怎么么这么急。然后就看使用自己的香舌,小手,不断地套弄着哈迪斯的鸡巴,舔着他几把上的脏东西,哈是不是在哈迪斯的马眼上舔过,让哈迪斯极为享受。
  终于,在雪女不断地舔食下,哈迪斯射了出来,大量的精液喷入了雪女的咽喉,而还有一些则是从她的嘴里漏了出来,些则是滴到了地上,而另一些则是弄得满脸都是。极为可爱。
  可哈迪斯却还没玩够,他说道「来,把地上的和脸上的都舔干净,快。」而雪女却没有多的反抗,她先将自己脸上的舔干净,然后跪倒了哈迪斯脚下,就像一只小猫一样舔着着地上的「牛奶」。
  就在雪女刚刚将地上的精液舔完后,哈迪斯又说道「既然你那么喜欢舔,就把我的脚舔干净吧。」说完,哈迪斯身后出现了一张石制王座,哈迪斯坐到了上面,翘起二郎腿,抬起了一只脚,而雪女依然没有丝毫的反抗,伸出了她的小香舌,舔起了哈迪斯的大臭脚。添得极为仔细。就在一只添完后,哈迪斯又伸出了另一只。在两只脚都舔完后,哈迪斯把他沾满了雪女口水的的脚在雪女的俏脸上蹭了增,弄的雪女满脸都是,说道「好了,把屁股撅起来对着我,两腿岔开。」雪女无奈只好听从了哈迪斯的话,将两条美腿大幅度岔开,将自己的阴部对准了哈迪斯,而哈迪斯却没有马上动手,他先是将小雪女的短裙掀了上去,用两根手指隔着内裤插入了雪女的小穴,来来回回抽送了几次,慢慢伸出了手,只见上面湿湿的,几条晶莹的丝线慢慢滴落。
  哈迪斯将身体前移,压住了雪女,鸡巴更是顶住了雪女的小穴,将头蹭到雪女的头旁,两手从后面搂住了雪女,并在她的胸上不断地揉捏说道「怎么样,你是不是已经忍不住了,好吧,只要你愿意当我的小猫,乖乖叫我主人,我就满足你。」说完哈迪斯将鸡巴在雪女的小穴上不断地乱动,嘴则是含住了雪女的耳朵,双手在雪女的上上不断游走着。
  雪女则是几乎没有犹豫就叫到「主人,干我吧,求求你了主人,雪女永远都是你最听话的小猫。」「好。」哈迪斯没有丝毫犹豫,讲一个拴着铃铛的小皮圈带到了雪女的脖子上,然后一把将雪女的内裤撕掉,将他的鸡巴先是插入了雪女的后庭,雪女的后庭极为紧窄,哈迪斯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将鸡巴使劲一顶,雪女大叫了一声,可紧接着就是不断地小声啊啊着,在哈迪斯插入一会儿,突然哈迪斯和雪女一起大叫了一声,一团浓稠的精液冲入了雪女的后庭。可是哈迪斯丝毫没有停下,在将鸡巴拔出后,又插入了雪女的小穴,在不断冲锋一会儿后,雪女突然感到子宫一热,一团精液冲入了雪女的花心……4。海如月
  「啊,啊」在一个漆黑的空间里,哈迪斯正坐在一个石椅上,露出了他巨大的阳物,而此时雪女则是跨坐在哈迪斯的阳物上,嘴里不断的小声淫叫,脸上却充满了享受。
  而陆殇冰站在一边,身上衣着整齐,依然是一套刺客的劲装,略显暴露,脸上依旧是冰冷冷的,但是眼神却空洞黑暗,像是被什么附体了一样。
  旁边,一只只巨大的触手插入了一个女子的嘴,小穴和后庭里,巨大的触手不断蠕动似乎是在不断注入什么。这个女子就是十大神器之中的昆仑镜所化作的人,本来她是化作雪女的内衣在雪女的身上,保护雪女不被齐岳那个「大色魔」的「攻击」的。但此时,她自己好像落入了一个更可怕的人手里。
  仔细看去,昆仑镜身后的那只生物就像是一个长了很多只触手的大章鱼,只是找不到眼睛而已。而这种奇怪的生物正是情深送给哈迪斯滴小礼物,「淫虫」小银。
  过了一会儿,那几只巨大的触手停下了,此时昆仑镜倒在地上浑身赤裸,不断喘息着。但马上就爬了起来,跪在哈迪斯面前「见过主人」昆仑镜(以下简称镜子)的语气没有丝毫感情,仿佛说的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
  「哼,终于听话了吗。」此时哈迪斯将雪女从他的阳物上拿开,抱在了怀里「早一点这样,不就没事了吗,不过这『淫界』真是不错,居然连外面的时间都能停止,不管在里面呆多久外面都没过一分钟,还有这『淫虫』。」说着哈迪斯一挥手,刚才那几只触手立马化作了一个肉团,飞到了哈迪斯手边。
  「真不错啊,不管是多贞洁,冷傲的女人,它都可以让她们乖乖听话,你说是吧?小银」哈迪斯冲手中的肉球说道不过指望一个绒球说话是不太现实的,只见手中的肉球突然蹦出一个小眼睛,冲着哈迪斯眨了眨,身上的触手不断的挥舞着,似乎在说「是啊,主人」就像刚刚哈迪斯说的淫虫不是他似的。有一种奇妙的萌感而哈迪斯则是笑嘻嘻的摸了摸手里的肉球,而手中的肉球则是喷洒出了一种液体,淋在了昆仑镜的身上,化作了一件轻纱。
  现在距离雪女,殇冰她们被擒已经过了一周了,但实际上哈迪斯把她们关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外面的时间还是一秒都没过。当然,他也是用了这么久甚至将淫虫召唤出来才让陆殇冰和雪女彻底听话的。
  实际上哈迪斯本来不用花这么多时间的,但是召唤出淫虫后有一想,万一这个大家伙把她们玩坏了怎么办呢,于是花费了好长时间实验了好几次才放心把众女交给这个大「章鱼」调教。
  「好了,你们几个现在可以回去了,但要记住别让其他人发现,要装作和以前一样,明白了吗。还有,我给你们的任务,一定要快点完成,去吧」「啊,那岂不是要好久见不到主人了。」雪女崛起了小嘴,似乎很不高兴。
  「行了,等时机到了,我什么时候就会在出现的。」哈迪斯一本正经的说但心里早就开骂了「草,要不是因为如果不都把你们放出去,等结界一解除就会让齐岳他们感到奇怪,而要是不解除结界时间又不过,你以为我不想留一个啊,草,什么狗屁结界,一点不实用。」但他似乎根本不记得如果不是这个不实用的结界想抓住陆殇冰是想都别想。
  「噢,那好吧,主人再见。」雪女说罢亲了一下哈迪斯的脸,就淡化消失了。
  而旁边的陆殇冰和镜子也一样……
  「怎么今天想到找我来玩了,雪女酱。」在一栋矗立在市中心豪华区的高楼里,海如月摸了摸坐在一边,身着一套西式短裙,套着白色丝袜的雪女的头,有奇怪的语气叫了雪女的名字,坐在了一边,拿起了刚刚秘书倒的咖啡喝了一口。
  只见今天海如月穿着一件淡蓝色套裙,下肢不需要任何装饰,两条雪白的大长腿露在外面,脚上的是一双白色高跟,就像一位高贵的女王大人。
  这里正是海如月的办公室,虽然现在她有时也会去麒麟公司转一转,但是自己以前办的公司也是不想放弃,而正好雪女又在麒麟公司帮忙,所以海如月就经常在自己的公司呆着了。
  「怎么了,没事就不能来玩了吗,哼。」雪女微微皱眉,撅起了小嘴冲海如月卖萌。
  「好好好,当让可以了,我这里随时欢迎你哦。」海如月似乎有些无奈。
  「哈哈,」雪女得意似的笑了两下「如月姐啊,其实我这次来是想让你品尝一下我在古代新发现的水果哦。」说完雪女拿出了一个精致可爱的小盒子,一看就价值不菲。
  「哦,是吗,我看看。」海如月打开了盒子一个黑色的果实出现在海如月的眼前。看起来十分好吃,黑紫色的果皮下像是有水在流动一样,晶莹剔透。
  「这是什么,看起来还不错嘛。」海如月稍微吃惊后就恢复了平时的冷静,毕竟她也经常用昆仑镜往返古代,其妙的水果见多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在古代一个很高的大树上采到的,还有很多,想摘到现代买,但不知道有什么毒没有,就想让如月姐你尝尝,毕竟你这么强,就算有毒也没事。」雪女俏皮的说道「你这小丫头啊,真是。」海如月摇摇头张开红唇轻咬了一口那个果实。美目微闭似乎在细细品尝着。海如月觉得雪女只是找个借口来这里玩而已,根本不相信她说有毒什么的,就算真有以自己的实力也肯定没事。
  而她因为闭着眼品尝,没有注意到此时雪女满脸紧张,这也难怪,其实那个果子就是个普通的果子而已,本来应该是黄色的,但是因为雪女向里面注射了一点东西所以……但雪女为什么要这么干呢?这要从雪女她们刚出来时开始说。
  「你们可以回去了吧?」雪女和陆殇冰脚刚踏到地上,哈迪斯的声音就传来了。此时雪女和陆殇冰都被哈迪斯种下了烙印,哈迪斯可以随时和她们对话,或是瞬间控制她们,也只有这样哈迪斯才放心。「但还有一件事要你们完成。」这时,雪女和陆殇冰眼前各出现两个瓶子,一个是红色液体一个是黑色液体。虽然颜色不同,但两种液体都散发着一种淫靡的气息,让人感到十分不舒服。「你们两个记住,这瓶红的又来对付姬明明,不管是让她喝下去还是撒她身上都可以,而那瓶黑的则是对付海如月,闻婷和莫迪身上,特别是海如月,这娘们似乎连我都打不过。知道了吗,等你们完成,时机就到了,我就把她们解决的。」时间再回到现在比起陆殇冰,雪女更加想见到哈迪斯,陆殇冰只是被控制了,把哈迪斯的话当任务完成,但是雪女确实当成了自己的使命,可能是因为雪女被哈迪斯驯服的更深一点吧。
  而雪女为了早完成任务,想出了这么一个招数,你说撒到她们身上,全部用完,又没说一个人撒多少,我全部撒一个人身上不就行了,而至于红色的那个一斤被雪女选择性无视了。所以雪女想出来一个招。就是先把所有的那种黑色液体注射到一个果子里,再找一个人品尝什么的。其实本来雪女是想找她「妈妈」闻婷的。但哈迪斯说重点是海如月,于是雪女就来找海如月「玩」了。
  「味道还不错哦小雪女,那接下来干嘛呢,」海如月看着海如月毫无防备的吃下了那个果子,雪女的心终于放下了。
  不管怎么样雪女还是有些担心,当然,她现在是哈迪斯的奴隶,自然不是担心海如月,而是害怕被她发现,于是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慌张的说「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没事哦,接下来我们干嘛呢。」海如月还以为雪女是因为之前说「有毒」才象征性的问一下,让她不要发现是想出来玩,根本就没想过真的「有毒」。而看着雪女担心的摸样海如月真想说,装的真相啊。
  「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我先回去了。」雪女嘀咕了几声站起身来,慢慢走了出去。
  海如月显然没想到雪女就要回去了,连忙问道「不去那里玩玩吗?,正好我有时间」而雪女好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一样,晃晃悠悠的走出去了。
  而陆殇冰又在干嘛呢。
  自从她一回来就开始不断的潜入闻婷,姬明明家中,在她们的物品上滴撒药水。其实要说她要是也像雪女那样找个什么水果什么的一次性解决多好,可陆殇冰也想啊,她又不能想雪女那样去卖萌吧,所以只好如同采花贼一样不断的潜入她们家中。而雪女在把海如月解决之后,兴高采烈的走了出去,一路上还在想着:
  我这么快就完事成了任务主人会怎么奖励我呢,可快到家时才想了起来还有两个人呢,瞬间从天堂到了地狱。就这样,在雪女和陆殇冰的努力下,一切都在哈迪斯的计划之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这么快就解决了一个,」在海如月刚刚把雪女送的果子吃下后哈迪斯就感觉到了,但是哪怕是他也是有些错愣:他妈这什么情况,本来以为最难对付的第一个就解决了。还是萝莉好啊,声娇体软好推到不说,一卖萌什么都解决了。但话又说回来,既然解决了就去啊,但是此时哈迪斯正濒临突破,所以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推迟了下去,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这时淫神那个老淫棍居然又来催了,哈迪斯又不能随便行动,于是这个光荣的任务就落到了淫虫头上。这也使得哈迪斯万份的不爽。「我不生气,不生气,不生气,反正不是处女,玩不坏就行了,不生气,不生气……」这是哈迪斯的心声。
  忙活了一整天,海如月终于能坐在办公室的靠椅上喘口气了。虽然此时海如月还是像平时一样高贵,如同女王一样,但身上却显出一种深深的疲倦,虽然可能不觉得,但是一整天的工作,还是这种哪怕是在世界上也是有名的大公司的工作,别说是一个女人了,就算是个壮汉也要被累坏啊。海如月坐在靠椅上刚拿起咖啡想喝一口。突然,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什么人,这个时候来啊」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毕竟有人来了,海如月总不能把人家晾着吧,只好拖着疲惫的身躯去开门。「真是的,这两天太累了,回去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啊。」甩了甩头,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后,海如月打开了门,「是谁……」话还没有说完,瞬间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接踵而来的是一片无尽的黑暗,没错,正是哈迪斯的拿手好戏「淫界」。但海如月也不愧是身经百战,就在「淫界」发动的一瞬间她就清醒了过来,向后跳了一步,来开了距离,然后又是一闪,就已经完成了神龙变。之间穿在海如月身上的套裙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战铠,紧紧的包裹住了海如月的娇躯。练手上也套上了一层龙爪般的铠。胸口出现了一颗乳白色的珠子,正是最高等级的固体云里,就连脸上也出现了一张小小的假面。全身上下只有小腹和两条圆润的美图裸露在外面。战斗还没开始海如月就施展了神龙变的原因不只是因为自己被对方困在了领域里,还隐没对方居然能将实力隐藏得这么好,一直到海如月开门为止都丝毫没有发现,而且将领域展开后居然就消失了连气息都没有一点,而且不知道没什么,海如月心里总感觉有一些不安,所以一开始就施展了神龙变,想要将对方一举拿下,但现在看来注定是要失算了。
  其实也并不是对方太强,哈迪斯闭关的现在,只能让那只「章鱼出来」,连哈迪斯都不一定能有海如月强,更别说是那家伙了。其实让海如月感觉不到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因为小银在海如月开门之前就将「淫界」展开了,而且是直接将整栋楼都装了进去,就只把海如月的办公室空了下来,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哈迪斯给雪女她们的那瓶东西现在是一点不剩的进了海如月的胃了,要不是这样,哈迪斯又怎么可能冒着种险呢。毕竟小银才来不久,「这东西就送你了,他才出生不久,只能凭本能行动。别让他被欺负了,其他的随你吧,哈哈哈哈哈……」这是「淫神」的原话。
  「去吧,龙翼催星」一团银色的光团飘然而出,眨眼间已经如同流星雨一般砸向四周。大片的爆裂声响彻在四周,海如月小心的戒备着随时有可能来到的偷袭,但仍不免微微喘息着,之前的工作已经使海如月身心俱疲了,而现在的战斗更是火上浇油。刚才海如月已经使用了好几个大招,先要一举将「淫界」打破,到时候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但几次攻击下来不但没有一点效果,反而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而且几次攻击后,海如月有着明显的消耗,战斗还没开始就出现了消耗,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在用神念数次索敌无果后,海如月不得不先盘膝坐下,调理内息。但是神念仍是不断在四周搜索着。
  突然,海如月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喃喃的说道「终于来了吗。」这时四周突然出现了一只只肉乎乎的触手,足足有数百只之多,将海如月包围了起来。但是海如月却没有一点的慌张,她最怕的就是对方藏了起来,但是现在敌人的做法却是正中海如月的下怀。海如月缓缓站起,四周的触手似乎也感受到了海如月的战意,本来不断蠕动的身体停了下来,但仅仅停顿了一秒,无数的触手就冲向了海如月。
  虽然触手的数量很多,但是在海如月神龙变之后,只要轻轻的一抓就可以将它们轻易抓碎,而海如月也是因此信心大增。但是没过多久海如月就有一些动摇了,因为不管海如月撕碎的触手再多,但四周重视源源不断的出现着新的触手,要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情况比之前还要遭,而且海如月突然发现周围的天地灵气正在不断消失,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看来这个空间的灵气是有限的。
  在又将一波触手撕碎后,海如月稍微喘息一下后突然蹦了起来,在空海如月的后背上出现了两只龙翼,紧接的是海如月出现了一个孤注一掷的表情「神龙领域,裂」海如月的两只龙爪同时抬了起来,它们在如月的胸前分开,刹那间,整个空间都感觉震了一下,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而更可怕的是整个空间本来就是黑暗的,除了海如月以外别人根本不知道黑洞的大小。一股无比强横的吸扯力骤然从那巨大黑洞中传了出来。之间四周的触手们根本没有挣扎的机会,一个不剩的被吞到了黑洞中搅碎。
  大概过了几分钟,那可怕的黑洞才慢慢消失,而此时周围的触手早就消失一空了,海如月落到了的上,身后的两只龙翼早已消失,而她也正在大口喘气着,刚刚那一下有了海如月至少九成的云力,再加上之前消耗的,可以说现在海如月的身体里已经一点云力也没有了,但不管怎么样,海如月还是松了一口气,这些烦人的东西总算全部消失了。
  可就在海如月正奇怪为什么这个空间还没有还原时,四周,又出现了大量的触手,数量一点也不比之前少。而此时海如月终于感到不妙了,但海如月此时已经没有时间休息了,因为就在海如月的前方不到三丈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少年,大概也就18、9岁的样子,穿着棕色的背带裤,淡金色的头发,一脸人畜无害的看着海如月。海如月顿时寒毛乍起,之前自己虽然有些放松警惕,但没想到这个少年能如此轻易的接近自己。
  「你是谁?」海如月刚将话说出,四周的触手却突然冲了过来,海如月一时没有注意,居然着了一个小孩的道,只见两只触手套在了海如月的双手的手腕上,而还有两只则是套在了自己的脚踝上,迫使自己必须将两腿岔开,整个人就像一个「大」字一样。
  而海如月又怎么可能任人摆布呢,可无奈现在自己云力全无,本来刚才轻轻一扯就能扯断的触手此时就像钢铁一样坚不可摧。在几次挣扎无果之后,海如月看向眼前的这个少年,面色阴沉,好像能滴出水来。
  只见那个少年走了过来,看了一下海如月,然后伸出手,摸了摸海如月露在外面的小腹,然后满意的笑了两声,虽然少年的笑声细若蚊蝇,但以海如月的修为又怎会听不到,虽然难免有些愤怒,但还是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话中的愤怒哪怕是以孩子都能听出来。
  那少年显然对海如月的问话不太满意,有细不可闻的哼了一声,就在这时,一只粗大的触手挥舞了过来,本来以海如月的修为这样的速度轻易就可闪过,但现在被出触手抓住,动不了,于是只听「啪」第一声,清脆响亮,这一鞭直抽在海如月的脸上,将脸上的小面具打飞了,而脸上也被打出了一道红痕。
  「大姐姐,难道你家里人就没有教过你说话要有礼貌吗?再问别人名字前一定要先说自己的名字吗?」那个少年又笑了起来,笑容要多阳光有多阳光「不过呢,我已经知道姐姐的名字了,我就不问了,我叫小银,你好。」海如月将脸扭向了小银,刚刚被打出来的红印依然健在,而小银却像是很惊喜的样子,束缚海如月双手的触手将海如月的双臂向下压去,迫使海如月将脸靠近小银,就在海如月的脸离小银不过是几寸时才停止。
  小银将双手放到海如月脸的两侧,「姐姐,你好漂亮啊。」说着罢又捏了一下海如月的俏脸。可怜海如月如今无法挣扎居然被一个小孩调戏了。这样的事哪怕是海如月也无法忍耐,正要开口却发现小银居然把嘴伸了过来,亲到了海如月的脸上,在海如月的脸上不断乱添,从上到下,最后亲到了海如月的嘴上,稚嫩的小舌头却是异样的灵活,在海如月的嘴里不断游动着,就像一只小鱼。在海如月的嘴里游动着。过了一会儿,小银的舌头不动了,突然,海如月感到一股吸力,她看向小银,这股吸力正是从小银的嘴里传来的,紧接着,海如月震惊的发现,自己的本源正被源源不断的吸走。
  没错,正是本源,本来不管消耗云力多少,本原是不可能消失的,就好像本源就是一个池子,而云力就是池中的水,不管水消耗多少,池子也不会有事,但现在就好像池子被人拿走了一样,而那池子也正是海如月成为生肖守护神后一直修炼到今才得来的,又怎会如此简单的被夺走呢?可是本不可能的事偏偏就发生在眼前。
  没错,海如月之所以会被小银夺走全部修为也是因为那瓶黑色液体,而那瓶不知名的东西也正是「淫神」送给哈迪斯的小礼物。是「淫诀」化成的液体能量终于,海如月最后一点本源也被吸走了,整个丹田空空如也,顿时海如月的眼神一片黯淡,但就在海如月以为这场噩梦终于要结束时,小银却一掌打在了海如月的小腹上,瞬间,海如月的丹田就这么被打的粉碎,大口的鲜血从海如月的嘴中喷出,但又顺着小银的嘴,被小银一点不剩的喝了下去。
  小银缓缓松开了嘴,猩红的舌头慢慢舔了舔嘴唇,似乎在品味刚才的味道。
  而此时海如月身上经由神龙变得来的精致铠甲也化作了淡蓝色的星光慢慢飘散消失了。而铠甲消失后海如月身上却并没有变回之前的套裙,而是全身赤裸,暴露在了小银面前。
  消音的本体乃是「淫虫」是至阴至淫的生物,面对已经全无抵抗之力的海如月又怎能再忍耐下去呢,瞬时,大量沾满粘液的触手飞涌而来,缠绕在海如月的身上。而此时,海如月已经全身脱力,跪倒在了小银的面前。身上缠满触手,敏感的酥胸,嫩穴都在被不断摩擦着。但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小银还是一脸人畜无害的表形,眨吧着大眼睛,略显好奇的看着海如月。
  「姐姐,你好漂亮啊。」
  「姐姐,你的胸好大,好软啊。」
  「啊,姐姐,你的乳头硬了。」
  「姐姐,你小穴湿了。嗯?这是触手上的粘液吗。啊,不是,姐姐你就是湿了,你好淫荡啊,姐姐。」「姐姐你这里……你那里……」
  小银一会儿一个姐姐,一会儿一个姐姐,简直就要把海如月逼疯了,但是她还不能还嘴,因为此时海如月的小嘴里正含着一只巨大的触手,使得海如月连咬舌自尽都办不到。
  但是虽然不能还嘴,海如月的面色依然是把她现在的情绪暴露了出来,只见海如月面色阴沉,一脸黑线,双目就要喷出火来了。而小银好像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慢慢停了下来,四周的触手也散去了。而他看向海如月的眼神居然像是挨骂了的小学生,之前的笑容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满目泪水和一脸委屈。
  「怎么了,姐姐,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此时小银说的话居然还带着哭腔,不过这也难免,「淫神」将小银送给哈迪斯时小银才刚出生,之前的行动有一半是哈迪斯的命令,还有一半则是本能。如果不是「淫虫」生性淫荡的话,小银还是很单纯的。
  「啊!我知道了。」小银高兴的声音传入了海如月的耳中「你是不喜欢我叫你姐姐吧?那好罢,要不你当我妈妈吧。」说罢,小银撒娇似的往海如月的身上蹭了蹭,然后一只手捏住了海如月的娇乳。「妈妈,我还没有喝过乳汁呢,让我喝一点你的奶吧。」小嘴咬住了海如月的乳头,不断允唆,轻咬,双手还不老实,不断在海如月身上游走着,是不是在敏感地带摸一摸,按一按,显得不亦乐乎。
  在小银有意的控制海如月体内的黑色能液体和不断的允吸下,终于,在海如月震惊的目光下大片的乳汁喷洒而出,然后被小银高兴的添了个干干净净。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海如月喃喃道。显然这一下对海如月的打击不小,整个人顿时陷入了呆滞中。「为什么,为什么会有乳汁喷出来,我,我……」就在海如月还在思索时,刚刚散去的大量触手又重新将海如月吊了起来,使海如月在空中成「大」字型。
  而小银此时还站在海如月的下面,这么一来海如月的阴部此时对于小银来说可是一览无余啊。而小银更是对此毫不避讳,甚至还会上去摸一摸,舔一舔,而且那些将海如月吊起来的触手们还会不断改变吊起来的高度,绝不会使小银够不到或是太低了。
  过了一会儿,小银突然有点失落「妈妈,你真漂亮,可惜,我才出生没多久,还太小了。」说罢,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恐怕还不能满足妈妈,所以这一次只好用这些触手来满足妈妈了。」话刚说完一只巨大的触手飞了过来,说是触手可能不太合适,只见飞来的那个东西如同一只巨大的嘴,里面还有一只粗长的舌头,接近一米,而舌头旁边还有无数的小触手。
  只见这只大嘴慢慢来到海如月身旁,紧紧咬在了海如月的身上,不得不说,能够有一只巨大的舌头的嘴当然也是巨大的,这只嘴从海如月的脚开始包裹住了海如月的全身,一直到她的胸口为止,而里面的小触手就像一只只小舌头一样,在海如月的全身不断的舔弄,特别是海如月的双峰和屁股,有几只小舌头在海如月的乳头上不断的挤压着,而后面甚至有些小的触手伸进了海如月的后庭,长驱直入,让海如月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
  诱人的娇喘声不断响彻在四周,小触手不断在海如月的后庭里搅动,几乎让海如月喘不过气来。可就在这时那张「嘴」里的那条大舌头动了,它缓缓顶在了海如月双腿只间。紧接着,在海如月还没反应过来时,那条大舌头就狠狠插入了海如月的小穴。
  刺耳的尖叫仿佛冲破了周围的黑暗,插入海如月小穴的舌头居然在里面盘旋了起来,使得本来又长又细的舌头变得又粗有大,狠狠顶在了海如月的子宫上。
  「不……不要,啊……啊啊,顶住了……啊,不要,求你了,饶了我吧。」这是海如月第一次求饶,屈辱的泪水从脸上不断滴下,可已经和触手上的粘液混在了一起,分不出来。「拜……拜托了……住手啊……好痛……要被撕裂了。」虽然海如月依然在大声求饶,但是那只大舌头依旧在不断的插入,顶在了海如月的子宫后依然在不断的向前,如果此时看海如月的小腹就会发现,此时海如月的肚子有一块明显的凸起。
  终于,在海如月凄惨的求饶声中,大量的精液喷涌而出,海如月的肚子鼓了起来,就像怀孕了一样,紧接着,漆黑的空间里只剩下趴在地上不断喘息身上盖满粘液的海如月和一个笑容如同阳光般灿烂的小孩。
  「妈妈,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吧……」
  在炎黄国东边,跨过一片大海,在很久以前因为某二人打架而全境被淹的某岛国上,虽然仍有一些幸存者和各个国家的「救助」而稍微恢复,但是依旧是一片破败。而今天,在这个岛国上的某个小屋,虽然因为是临时建的,而且因为四周的避难者都在这里而略显拥挤,但是今天里面却十分热闹。一个身材修长,肌肤雪白充满野性的美女正被一群浑身赤裸长满胸毛的大汉围住,只见她含住了他们中一人的肉棒,与那人成69式紧紧贴在一起,美与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四周还有人在排队,一个破败的小屋里显得异常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