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政治老师
我的政治老师
 长久以来,我一直对我的政治老师彭瑾垂三尺——美丽而不乏妩媚的笑容,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凹凸有致的身段(虽然生过小孩了却保养地非常地好)。这对我这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来说实在是一大诱惑啊!!
  于是,她便成了我手淫和性幻想时的最佳对象……这也常常令我如鲠在喉:假如…我能摸摸她的小妹妹,插插她的骚穴——靠!有贼心没贼胆。
  我的好哥们儿阿铠和我一样对她想入非非,我们经常大肆讨论怎样搞她才爽,研究出了许多荒淫至极的手段,只待终有那麽一天能够用上。
  而时机,总是这麽悄然而至了……那天是我们的最后一节政治课。她穿了一身非常紧身的湛蓝色套裙,画了淡淡的面妆——少妇所特有的那种丰满和成熟韵味深深地把我给吸引住了。那一刻,我的双眼不由自主地盯着她那几乎要从衣服里弹出的硕大奶子,然后往下移动,视线贪婪地滑动在隐隐约约透出地小内裤的轮廓上。我感到我的小弟弟已经硬了。就这样我意淫了一整节课。
  “同学们,老师感谢你们陪我度过了难忘的两年时光。你们都是好学生,我的教学工作很愉快。谢谢你们。好了,下课!”
  这时,我慌了。我想到以后很难会有这麽多机会见到她便难过不已。怎麽办?我策划了两年的的淫师大计还没实现呢!我扭头看了阿铠一眼,只见他也显得十分焦躁。料想他也和我一样吧?
  我低下头,咬着嘴唇下了决心——他妈的,就是今天了!
  说干就干!眼见她走出教室,我叫过阿铠,对他说:
  “咱们跟上她。”
  阿铠迟疑了一下,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们便跟着她出了校门。老师家离学校很近,只要拐个角就到了她所在的宿舍区。我和阿铠紧紧影随,边吸着烟边看着她风骚地晃扭着的屁股——我们清楚地明白接下来要干的事的性质,但我们那时已不顾一切了,满脑子只想着该怎样轰轰烈烈地奸淫她——我们的政治老师。
  走进宿舍楼,彭瑾突然转过了身,吓了我们一大跳。在半明半暗的光线中,她的表情我无法看清楚。这更令我心跳加速。
  “你们……为甚麽一直跟着我啊?找老师有事儿……?”语气中竟然带着些许的暧昧(这可绝对不是本人自多)。
  “没、没有!啊……”阿铠急了。
  “是啊,老师,想到以后您不教我们了我们很舍不得您呢。”我抑制住紧张的情绪,赶紧说道。可眼睛却在不老实地看着那在暗处仍由于高耸着而发出略微白色高光的乳沟。
  “啊,是吗?”她对我微微一笑:“你们……去我那儿坐坐?和老师聊聊吧。”
  所以我前面说过嘛,这他妈就叫无心插柳柳成荫啊……干脆可以说是:无心插棒棒撑阴?!(笑)“好哇,我们正想和您聊聊又不知您肯不肯。”直觉告诉我,可能有戏——或许都不用来硬的了?
  “那,”她一个媚笑:“跟我来吧。”
  “哦。”
  我走在最后,于是在关门时,我顺手搭下了锁上的扣栓,反锁上了房门。然后,我们便坐在了沙发上。
  “喝可乐行吗?”她从冰箱取出几听饮料,走了过来:“恩…老师,老师坐中间吧。我们好好聊聊。”
  “行啊,您坐。”我们连忙腾出座位。
  随着彭瑾的落座,她的身上飘来了一股淡香,这使我们有了些性欲。
  我拿起饮料一饮而尽,朝阿铠使了个眼色,对彭瑾说道:
  “老师,您身上好香喔。真的。”
  “是吗?恩……喜欢这种味道?”她的眼神已经不对劲儿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好戏就要上演。
  “是啊,老师……您……好迷人呢。”我装出一副纯情的模样。
  “哈…那…你凑近点儿闻闻吧……?”她面泛红霞,眼中闪着光。我确定她是在引诱我们了,这可兴奋不已。
  在一旁不作声的阿铠急了——谁叫他胆儿小——算了,也分他一杯羹:
  “好啊。阿铠,真的挺好闻,你也闻闻吧?”
  “哦……哦!”他有些猴急了。
  于是,我们靠在了彭瑾的身上很陶醉地嗅着,吸着。
  我的手已经不老实地搭在她的小蛮腰上——那里的触感太棒了,年青少妇的丰韵柔软使我好爽。接着,我开始慢慢地抚摸着她,而她的呼吸也逐渐急促了起来。
  “啊……你们,恐怕不是只想聊聊的吧……?”她看着我说道。
  “对呀,我们……我们想……”我说道。
  “我他妈就是来奸你的!!”阿铠大吼着扑了上去。我很吃惊,真想不到这小子竟会突然玩儿起粗的来。
  “啊……!”她应声倒在我的怀里——我有点儿不堪重负,因为阿铠也他妈压了上来。操,我只得让出位子,站起身来,打算等他先上——也算是对他刚才行为的嘉奖吧。
  阿铠感激地望我一眼,看来他明白我的好意了。我投以鼓厉的目光,示意他好好干。
  只见他粗暴地撕下彭瑾的上衣,在她的粉颈上狂烈地乱啃着;左手扒下奶罩,玩弄着她那肥大的奶子,一对肉包似的美物在撮抓下显得十分痛苦;而右手则沿着身体的玲珑曲线滑下,停在大腿上,又继续往裙子里头摸索……我开始有些于心不忍了,我发现彭瑾看上去并无丝毫快意——阿铠太心急了,这样做只会令女性厌恶。
  “阿铠你慢点儿,别伤着老师了。”
  她看了我一眼,那是感激的目光。阿铠也冷静下来了,他开始慢慢地抚摸着彭瑾的奶头,脑袋也低了下去,用牙拖下了老师的白色三角裤。
  “对……啊……就是它了……恩……哦…”她被刺激得呻吟了起来,面色桃红。
  我利用这个机会贪婪地饱览着眼前这雪白的裸体——这在以前是多麽地不可思议啊!粉嫩的大乳头;白晰而浑圆挺拔的奶子;丰满光滑的腰身;弹指可破而肉滚滚的屁股;以及我最最最日思夜梦的在内裤里若隐若现的小蜜桃……“老师,让我们一起来满足您吧……!”看着看着我也冲动起来了,鸡巴怒涨,性欲翻涌。我把她的大腿张开,隔着内裤抚弄起她的小穴,另一只手就玩着她的奶头;阿铠在我的后面舔吸着她的脚趾及足根——显然这使她欲火焚身,她这时已是浑身颤抖,淫叫连连:
  “噢……哦!我的……我的……好痒啊……那儿……那儿……不……要……”
  这越发使我们血脉喷张,更是仔细地舔弄着她的每一处敏感部位。我剥下她的三角裤,发现那里早已是淫液狂喷,泛着莹光一闪一闪亮晶晶,映衬着黑油油的阴毛,简直太美了。我凑上去闻,气吸的刺激使彭瑾屁股几乎抬了起来。我伸出舌头,想要好好品尝蜜汁的滋味。
  “啊……?难道你……你要舔……那里?”她呼吸急促地说道。
  “对啊,我想尝尝味道呀……肯定很好吧。您会很舒服的,我向毛主席保证。”我冲她猥亵地坏笑,接着舌头便慢慢伸向那块充满诱惑的淫穴。
  好软——这是我的第一感觉,然后我不停翻转舌头,阴唇的触感令我十分的陶醉,滑滑的,咸咸的,我实在是喜欢这股特别的味道。我轻轻地分开她的阴唇,看见那黄豆般大小的阴缔——我明白这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带,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好好地玩弄它,这一定能让它的主人爽到极点。
  “呀……我……怎麽好……好舒服……不要……不要……”——我的舌头尤如小蛇一般对着她的阴缔翻舔拨弄,那颗小豆豆被我舌尖和嘴唇不停地又插又吸又舔又吹,不一会儿就是骚水滚滚了。
  “哦哈……哼……你这小鬼啊……快弄死姐姐了啊……哪儿学的……这麽厉害……我要死了……被你弄死了……不要……停啊……不……不要停……放过姐姐吧……别停……继续吸……啊……”
  彭瑾被我们上中下三路齐攻,搞得大声浪叫,在沙发上不停翻滚着——这显然是——太刺激了?不过,这也使我们更加兴奋了,便更卖力地搞她,每一下都足以令她欲仙欲死。
  忽然,我嘴边一热,一股浊液从小穴喷出——她达到高潮了——我一滴不漏地将爱液全部吸入口中,然后吞进喉中。香而腥的一阵回味荡然涌上,我想到这吞入的竟是我朝思暮想的美丽的老师的阴精觉得便兴奋不已。
  性高潮一刹那一刹那地袭卷着彭瑾的脑垂体,使她仍在不住地发抖,面色更加红润。
  而我们还在豪不松泻地玩弄、刺激着她那高潮后格外敏感的各处性器,这时她一定快崩溃了快爽疯了。
  “哎……哎……停吧……求求你们了……好弟弟……好孩子……”她的面容几乎快要扭曲了,可见我们的刺激已经令她爽到无法形容。
  于是我们也便停了下来。
  “恩……你们真是厉害呢……连我老公都比不上你们的技术好。现在的小孩啊……”她娇啧地对我们说。
  “其实……我们也是从A片里学的,哈哈。”阿铠笑着说。
  “怎麽课业就这麽差呢?算了,我也蛮喜欢你们的……早发现你们看我的眼神不对劲儿了……好吧,现在轮到我让你们舒服……”说着她一手握住阿铠粗壮的阳具往嘴里塞,另一只手则拉下我的裤链,掏出大鸡八。
  “都这麽大啊……?”她有些吃惊的样子,但又马上舔起阿铠来,同时也握着我的鸡八前后套弄着。着简直使我美死了——大老二第一次被女人的柔软的手来回撮弄。强烈的刺激使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而此时的阿铠,早已是把持不住了,只见他白眼上翻,嘴唇抽搐,几乎是已不醒人事。
  女人的手的抚弄和自己打手枪绝对是天壤之别!!——我是确切地明白了。
  几分钟功夫,我已有了射的欲望,可我强忍着没射出来——我要留着等下操她的大骚逼时再用!!我走到她的后面,拖起她那软如布丁般的白屁股,打算玩小狗式。就在我将要插进之前,她突然抓住我的老二不让我进去。这可急坏了我:
  “不是吧?!我还……”
  “不行啊,你一定会忍不住射在里面的……今天是危险期,你懂甚麽叫危险期的吧?所以……我们还是来口交吧?好吗?”
  “但是……我从没插过……想试试,怎麽这样倒霉啊……”这下我失望至极。
  “那……”她红着脸抚摸着我的龟头:“下次还有机会的……恩?”
  听她这麽说我转忧为喜,可看着阿铠的老二正在彭瑾的樱口里进进出出,心里不愿再让她口交——我嫌脏,因为阿铠是男人。
  我的目光转向她的屁股,我被那菊花(这个比喻可实在是形象极了,也不知是谁发明的)一样的屁眼给吸引住了,不禁用手指轻轻按了上去。
  彭瑾一个机灵,转过脸笑着说:
  “喂……你这小孩怎麽花样玩尽呀……?”接着又继续帮阿铠吹萧。
  我不理她,也继续抠玩她的屁眼。一会儿,小穴又湿了。我沾上些稠汁,使手指润滑,便插入了半节中指。
  “唔……”她含着老二小声哼了一声。
  我运动手指,使之在她的屁眼里搅弄起来。而她的小穴也已是洪潮汹涌了。我低下头,再次伸出舌头,不同的是这次要舔的就是彭瑾的屁眼了。其实,她的屁眼很光洁细嫩,舔起来的触感绝对是比阴道有过之而无不及。舔着舔着,我的鸡八也直了。
  “喔~~~~~~哼……啊~~~那儿……那儿怎麽……怎麽能舔呢~~~~~~~唔……啊~~~!”她的屁股不住地摇晃,颤动。
  我终于忍不住了,举起涂抹了些淫液的红涨得发紫的大鸡八使劲儿往她的屁眼里猛插——“啊~~~!!”她发出痛苦的尖叫声,并试图骂我几句,却被正处在痒处的阿铠牢牢地按住了头。我感激地望了阿铠一眼。
  接着我在她的屁眼里玩命地抽插——紧固,温暖,由此我判段她从没被人操过屁眼——于是我更加亢奋,每一插都几乎抵达了直肠。
  渐渐的,彭瑾的喊声不再是凄惨了,而是:叫春。
  “哦……啊~~~!我要吃下铠铠的大鸡八……恩~~~哼啊……屁眼……瑾瑾的小菊花啊……插我~~~~~插死我了啊……姐姐快……快……”
  我们一听这话,性欲已到了顶峰,一个闭着眼享受着香唇的爱吸,一个狠命地死插屁眼。
  “老师~~~~~~~我的亲娘!!!!我他妈要射……哦、哦、哦……”阿铠把大股精液射在了她的口里。
  “恩……~~~~~~~~~!!抹也优热(我也丢了)~~~~~~~~~~~!!!!”
  这时,我感到肉棒在扭动着的屁股里涨的好大好大,忽然一股热热的秽物从马眼内喷勃而出,阴茎一阵痉挛,头脑一片空白……我们三人同时达到了高潮。
  阿铠瘫坐在地毯上,长吁了一口气;彭瑾则趴在沙发上抖个不停;我闭起眼回味着那一股仍在回荡的快感,一手抓着她的乳房,一手搭在她的屁股上面。
  而那湛蓝的套裙,只有下裙还在彭瑾的身上——它也已被翻至腰部,裸露出肥嫩并在微微抖动着的大屁股。你甚至还能看到,一线纯白的黏液正从那屁眼里缓缓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