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考驾照的意外收获-上
考驾照的意外收获-上
  临近中午了,所有的手续终于办完。楼上楼上跑了不下十几趟,可把我累个够呛。翟姐一直跟在我身边,显然对我产生了很强的依赖感。毕竟这些东西对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村妇来说,实在是太复杂了。有我这么一个精干的帅哥替她操心,难得一路轻闲。
  来到大厅门口,我想歇一歇抽根烟。她就站在我身边,从包里拿出一盒还没开包的软中华给我。嘿,这老女人还不错,知道犒劳犒劳本帅哥。我点了一根,深吸一口,对着她吐出一股淡淡的烟雾。她用手挥了挥。问我:「接下来去哪儿啊?」
  我知道她想问我什么时候,在哪操她。我故意逗她说:「事也办完了,回家呗!」她一听,有点急了:「咋这就回呀?你不说那啥么?不闹了?」呵呵,这老女看来真是性急火燎啊!我心里暗自欢喜。但我还想吊吊她的胃口,好让一会操她的时候,能百依百顺。
  「哪啥啊?闹什么呢?」我故意低下头凑近她的脸问她。
  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但眼睛却向上挑着看我:「你真坏,知道了还问我,刚才你把我下边搞得那么湿,现在不管了?」
  「噢,是那个事啊,是不裤裆湿得走不了路了?」「是啊,你还说要给舔呢!说话不算数?」
  「呵呵,我以为你说着玩呢!逗你的话你也信?」「讨厌!逗了我那半天,不行,说话算数!今天别想跑!」「呵呵,看你急的,是不早就想闹了?」
  「就是呢哇,你也真会,搞得人家心烦意乱的,刚才头都一直晕着,你说哇,我啥都听你的!」
  「呵呵,我哪能忘了这好事呢,姐你不嫌我小啊?我到是很想跟姐亲热亲热呢!」
  「你这帅哥我碰都碰不上呢,比我们家那死货好多了,姐早就看上你了。你还不知道?姐在排队的时候都告诉你了,你还不清楚么?」「是不是姐拿你这大胸脯告诉的我呀!我还真想看看姐这衣服里面长得什么样呢?」
  「讨厌能有什么样,女人不都是这两只奶子么?」「那可不一样,姐的一定是对大肥奶!」
  「唉呀,快别说这么透了,这还有人呢,快点找点,姐让你看个够!」「行呀,那咱们别跟校车走了,出门打车,我找地方,先吃个饭,吃完饭好好干你!」
  「行,那走吧!」
  我俩结伴向大门口走去,远处校车那陆陆续续有办完事的人登车回市区。领队也没管我们。
  我俩在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顺着二环路向东南方向驶去。
  在车上,我坐在副驾位置,她坐在我后边,为了不让司机起疑,我们选择了这样的方式。一路上聊些闲话,偶尔也和司机说两句。但翟姐坐位下的手可有点不老实,从缝里摸了我屁股好几下,搞得我又硬了几次。
  来到南二环,我让司机左转到一个大路口北侧路东,这里正好有一个我常来的饭店,口味正好是本地菜。最主要的是,在饭店的北侧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就是如家,正好在这里开房。
  下了车,我俩站在路口,我让她顺我的手指方向认清了如家的位置。「咱们先在这儿吃饭,一会我先去那儿开房,等拿到房卡后,你先上去,等看好没人的时候,响我一下电话,我就上去操你好不?」
  「行,那啥时候去啊?」
  「不急,现在刚十二点,先进去点菜,点好了你先等着我去开房,也就十来分钟就成了,菜上了你先吃。」
  「行,那走吧!」
  我俩一起向饭店走去,那骚女想挎我的胳膊,我躲了一下,她有些不解,我告诉这里人多,别走太近,万一让认识人看见了对她对我都不好。她点了点头。
  进了饭店,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了下来。服务员拿来了菜谱,我让她点。等点得差不多了,我起身去如家开房,让她在这里等着上菜。
  大约过了十七八分钟,我拿着房卡回到了饭店,见她正在那六神无主地等着,一见我就问开好房没,我没说话,拿着房卡冲她晃了晃。她又点了两瓶啤酒。
  我心想,这骚女人还是个酒鬼。「你咋又喝酒呢?昨天没喝够啊?」「酒早醒了,让你搞得我一身汗的时候就醒了,还想喝,醉了的感觉更舒服。」
  「呵,那还不如给你买点春药喝呢,那更来劲!」「那是啥药啦,姐没吃过,是不男人吃的那种?」「不是,女人的也有啊,要不要,要的话,一会给你买,路边药店就有!」「你个坏小子,咋知道这么多,是不是经常搞女人都摸清道儿了?」「没有,现在哪儿还学不让这两招,在说了,那东西又不是啥稀罕物,哪都能买上。」
  「那东西吃完有事没?我就见我家老头吃过,我没用过,平时就是喝点酒后操得舒服,没试过吃你说的那种东西。」
  「你老公搞得啥样?」
  「唉淡球是,老球不顶用,每次就捅个三二分钟就射了!」「这样啊,那你可是营养不良太久了!」
  「说的就是呢哇,这段时间那老不死的天天出去打麻将,家也不回,都一个月没碰我了!」
  「难怪你今天这么骚,原来是欲火上身了!」
  「讨厌,不许这么说我,不过今天真的特别想,特别是见了你以后,人长得这么帅,又这么照顾姐,姐挺想好好报答报答你的,而且你又这么会搞,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能把我整得那么舒服,肯定床上功夫很厉害。」「这么说来,在大厅的时候,你高潮了?」
  「还差一点,不过已经很舒服了。后来我去厕所取手机的时候自己摸捞了一会,到了高潮才出来的。」
  我心想,噢,原来如此,我说她怎么去了那么半天,这老女人还真是骚啊!
  「你咋不把高潮留给我呢,我肯定比你自己搞得更舒服!」「姐忍不住了哇,不过没事,姐的厉害你也没见过呢,一会儿好好让你玩!
  」
  「呵呵,姐吃过几个男人的鸡巴了?」
  「讨厌,你以为姐那么随便?到现在姐就老公一个男人!」「我才不信呢,姐在背后拿大奶子顶我的时候,我就知道姐肯定不止一个男人!」
  「其实还有一个,是俺们村的,不过早二年就出去打工了,小年轻的,在外边混好了,不要我了。」
  「没事,不管以前有几个,今天你是我的,一会儿给我好好吸吸噢!」「行呢,快点吃,别耽误时间了!」
  正聊到这儿,她的手机响了,见她一接电话就拿手捂住了话筒,还示意我别吱声。我猜那是她家里打来的电话,就静静地听着。
  「喂!噢,没闹完呢,上午照完相都下班了,下午还得接着排队,你个人闹点吃的哇,我不回去了……跟驾校的人一起在周围吃点,还有几个也得下午一起忙活呢……行啦,你别管了,驾校有车呢,完事拉我们回市区后我再打车哇……行啦,知道了,挂了!」
  等她挂上电话,我坏笑地问她:「你看你,为了上床,这瞎话编得一套一套的!」
  她收起手机,夹了口菜,边吃边说:「死老头子让我下午回家,我就不回,就是在外边让你操也不回家让她碰!」
  「行,为了你这诚意,咱们快点吃,这下午保证让你舒服!」我俩都低头快速地吃着饭,突然她问了我一句:「唉,你真的给我舔么?」「当然了,怎么,没人给你舔过?」
  「没有,我老公就知道上来就操,从来不给我舔,她说我那儿臭!我也觉得这里臭,你不嫌?」
  「嫌啥,那儿的味最好闻了,我最喜欢舔那儿了!而且我告诉你,这女人的那儿要是被舔了,可舒服呢,不比操起来差!」「真的?我就听说过有男人能舔哪儿,可一直没见识过!」「行啦,一会先给你舔个够,让你见识见识!」「你真不嫌那臭?」
  「行了,我说不嫌就不嫌啦,你还担心啥!肯定干前你要洗的哇,洗完还能臭呢?其实不洗都没什么,我更喜欢原味儿的!」「那你舔过其他女人没?」
  「舔过,我还舔过57岁的老大姐的逼呢!」
  「啊?不会吧,这么老你都搞?」
  「那有啥,别看岁数老,一样骚得厉害!」
  「那我是你第几个女人?」
  「第五个吧,当然我不是乱搞的花花公子,你放心,我身体好着呢,啥病也没有!」
  「姐不担心这个,姐怕你不喜欢姐呢!」
  「唉呀,你担心这个干啥,我要不喜欢姐,早就自己办完事跑了。你快别多想了,快点吃吧!」
  「噢!」
  我俩喝完酒,吃完饭,我把房卡给了她,告诉她房间号,让她先去房间里等我。她麻溜地起身走了。我坐在那儿又喝了会儿水,抽了根烟。
  过了十多分钟,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她的号,我随即回了条短信:「能进去了?」
  「嗯,来吧!」
  「行,你在屋里乖乖地等我噢,对了,不许上厕所!」「为啥?我正要去呢,尿憋的!」
  「我要的就是你肚子里的那泡尿,不许尿马桶里,我要喝!」「啊!你开玩笑呢吧!这不行啊!」
  「不行,一定给我留着,要不听话,一会我不给你舔了!」「噢,那好吧!那你快点!我这儿憋得难受呢!」「五分钟!」
  我回完最后一条短信,起身走出了饭店。在路上,我从药店里买了一拿女用催情药和一盒套套,一盒伟哥,一只润滑剂,做好了一切大干骚女的准备。
  进了如家的大门,上了电梯,我不由得激动起来,腿也在抖,身子也在抖,吸了二根烟了,还不不行。电梯门一开,我走出来左右张望了一下,没人!我慢慢地走到房间前,按约定的暗号敲了两长三短。门开了,她探出半张胆怯地脸来,一看是我就拉开了门。我一个大步跨了进去。她快速地把门盒上,还插上了门锁。
  我进屋一看,床已经铺好了,她脱了外套,可能开门前正坐在床上看电视。
  此时,她还穿着那件薄羊绒衫和皮裙。我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好。转过身的时候,看到她老老实实地站在那看着我,眼神时写满了期待。
  我走到她面前,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她就像一下没了骨头一样,一头扎到了我的怀里,双手抱住了我的肩,微张着双唇期待着我的热吻。
  我先摸了摸她的头发,顺着身体手滑到了她的乳房上,在那里我用力地抓了几把,她的反映很强烈,头向后仰着,挺起胸脯让我任意地抓揉着她的奶子。哇,她果真穿的是只裹半胸的奶罩子,隔着衣服我就已经抓到了她的奶头。真的好大,已经很硬了,硬得就像一颗刚刚包了皮的栗子。我探下头对着她的嘴深吻了下去。
  她顿时像是触了电一样,全身紧绷地迎合着我的亲吻,左手搂在我的脑后,用力地把我的嘴项到她的脸上,好像生怕我此时跑了一样。我几乎快喘不过所了,因为她的长舌直直地伸进了我的嘴里,在那里就像一条活蛇一样中停地扭动缠绕着。我的舌头被它纠结得不得消停。不一会儿,我们的脸上粘满了彼此的口水,那股熟悉而刺激的味道又钻进了我的记忆之中。
  我们彼此搂抱地,狂吻着,互相乱摸着对方的身体,我已经把她的上衣从裙子里全部拉了出来,手也从下边掏进了她的内衣里,在衣服里边把奶罩子拉了下来,并狂揉着她那硕大的丰乳。我整个手掌都无法盖全她的乳房,可想那对奶子有多大,有多丰满。(让我抽根烟,写到此时,已经激动不已了)……我们在原地不停地旋转着,我揉完她的奶子,我又顺着裙子,摸到了她的屁股上,真是好大一只肥臀啊,饱满的富有弹性,皮肤滑滑的,从屁沟处传来一股一股的潮气,我知道她那里肯定已经水流成河了。
  她一边不停地吻着我的舌头,一边用力的呻吟着,手也早就拉开了我的裤带,揪出了我的上衣,伸进我的裤裆,抓住了我的鸡巴,上下套弄起来。不一会儿就把我的鸡巴玩得开始流清水了。
  而我的手,也从她的屁股转战到了她的内裤深入,哇,这骚妇的逼毛真的浓啊,手刚移到肚脐向下的位置就已经碰触到了那浓重而又硬实的阴毛了,一大把硬硬地上挺着,我瞪着眼睛问她:「哇,你的毛好多啊!」「就是,你住下摸更浓!」
  我把整手都伸了进去,真的里面还浓,我几乎要用手拔几次才能摸到她那湿乎乎的阴唇。我先用四指并拢的手法按在她的阴户上,一上一下的摸了起来,她那里可能是太敏感了,被我这么一摸,又下意识地收起了小腹。我用力地搂了一把她的腰,阻止了她的这一动作,她也明白我的意思,干脆挺起了小腹,任我玩弄她的肉逼。
  摸了几下,她那原本封闭的阴门终于打开了,股股淫水流了现来,沾了我一手,我借着这股淫水把她的阴毛抹了个遍,湿后的阴毛沾在一起,更方便我把它们分开,这样,我终于找到了她的阴蒂,哇,这可真是一颗纯美的玉豆啊!心里估算了一直,大小怎么也有非常饱满的花生那样,而且外突得很明显,手指触感就和碰到奶头一样。我把手指按在她的阴蒂上后就是一阵不间断的抖动,她整个人一下子瘫软下来,本来已经站立无力的又腿伴随着我的抖动而不停地抖动起来。本来含着我的舌头的嘴一下软开,脸搭在我的肩上,又腿大幅度地叉开,就像是要站着撒尿一样,任我玩弄她的阴蒂。
  「怎么样,舒服不舒服?」
  「噢!舒、服、噢!啊!好舒服,你真会玩,从来没人这么玩过我的逼!」「是不是比你自己玩的更舒服?」
  「是,是,是,哇,痒得难受,啊啊,再用力点,噢,噢,噢!」「你真是骚逼!现在叫你骚逼对不对?」
  「对,姐就是个骚逼,姐是你的骚逼,姐,姐,喜欢你玩我的逼。啊,噢,!」
  她抓着我鸡巴的手更加使劲地撸动着。我觉得可这样下去,可能要射了,不行,不能么早就射,必须再多玩一会儿。
  我把手拿了出来,可她有些不愿意,抬着那已经迷离的眼睛祈求我不要停。
  我把沾着她淫水的手指送进了她的嘴里,她疯狂地舔吸着。
  我拉开了她皮裙的拉链,从背后解开了她的胸罩扣子,她也明白此时是该脱衣服的时候了,于是不用等我动手,她自己就开始一件一件地脱掉了衣服,当她脱掉最后一件内衣的时候,两只大奶子就像水球一样弹跳了出来,在空中用力的摇摆着。我这人最大的爱好就是丰乳和肉逼,此时终于见到了我幻想已久的这对丰乳,我的心一下被震憾了。在她刚脱去上衣的时候,我立刻难以控制地冲到她面前,双手抓起了她的大奶子,把一只用力地吸在了嘴里,用舌头使劲地舔着她的奶头。而她立刻抱起了我的头用力地揽在了自己的怀里,主动的托起乳房在我的脸上不停地蹭着。
  「来,姐给你喂奶!」
  「噢,照相的时候我就想摸你的奶子了,现在终于见到了,让我好好吃个够!」
  「吃吧,姐的奶子是你的,姐的奶子大,任你怎么玩姐都舒服!」「我要吃它,我要把她吃了!」
  「吃吧,姐奶多,今天喂饱你!」
  我一边半蹲在地上吃她的奶子,一边从她腰间向下连裙带裤带裤衩一起脱了下来,她那丰满的下半身一下展现在我的面前。
  实话说,她阴部的味道确实很重,可能是得天晚上没洗逼的原因,那股即有重重的尿骚味儿,又有刺激的淫水味儿的混合气味儿一钻进我的神经里后,我一下失去了全部的自制力,我把她按倒在床上,用力地分开了她的腿,就在她那肉肉的,湿湿的骚逼上舔吸了起来。而她可能真的从来没有被男人舔过,开始被我分腿的时候,还有些抵抗,但真架不住那股难以抗拒的诱惑而从了我,但嘴里还说着:「别舔啊,臭的,洗完再舔吧!噢,嗯,噢,啊,啊!」我不管她说什么,当脸贴上去以后,就没打算再离开,我闭着眼睛仅凭我的舌头在她的阴唇、阴蒂、尿道、会阴处自由地舔吸着,每当舔到阴蒂的时候,她的全身就会触电一般的抽搐几下。她的逼水越来越多,那味道咸酸中还着极强的吸引力,使得我越喝越口渴。我还把舌头尽力地伸进她的阴道里,虽然幅度并不大,但还能现一点点的抽插运作。就这样,她已经是浪叫声连连不绝了。
  「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姐要你!要你,啊!」「怎么样,舔逼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爽啊!爽啊!爽死了!啊啊啊!姐的逼从来没这么舒服过!」「我没骗你吧,我舔得是不是很好!」
  「不是很好,是很棒,你是姐第一个男人,姐的逼是第一个让你舔的,啊,别舔阴蒂啦,姐受不了了,痒死了!」
  「我不,你这儿痒我就舔这儿!」说罢,我舌头对准了她的阴蒂就一通乱舔。因为舌头因为疲劳有些用不上劲了,我干脆把舌头顶在她的阴蒂上,用力地摇摆着我的头和脖子。这样,用的力道就更大。
  而她因为我的舔吸刺激,整个上半个疆硬地挺了起来,后腰高高翘着,两只手用力地抓着床单,就这一个姿势几乎坚持了二三分钟。最后连两脚都挺直地抖动了起来,我知道,就这么一舔,让她来了高潮。
  她疲软地瘫倒在床上,我跪在她的面前,看着她,她缓过神来后扭脸看到了我,神情还没有恢复过来。此时,我一把抓起了她的头发,顺势把我那还没洗过的鸡巴塞到了她的嘴里,而她好似又一次打了兴奋剂一样地侧过脸,配合地吸起了我的鸡巴,那舌头就像龙盘柱一样在我的龟头上下不停地缠绕着。
  「哇,姐的口交真是厉害啊!」
  「舒服嘛,姐就爱吃男人鸡巴!」
  「嗯舒服,姐平时给你老公就这么舔吧!」
  「嗯,他老让我舔,可就是不给我舔!」
  「我这还没洗的鸡巴是不是吃起来更有味道!」「嗯,没事,姐喜欢,洗不洗都行,我家老头子老是不洗就让我舔,习惯了!」
  「噢,那你吃过精液没?」
  「吃过!」
  「你吃我的不?」
  「吃,弟的啥我都吃!」
  「噢,噢,姐,我想喝你的尿!」
  「嗯,姐给你!」
  「我现在就要喝!」
  「那啥给你啊!」
  我一听她这话,从她嘴里拔出了我的老二,拉着她来到了卫生间,让她靠着洗脸台,把她的腿分开,拿起了漱口杯子,蹲在了她的身上,用手拔开了她的逼,她还晕得不知所措的时候,就被我摆弄成这样,这时她有些清醒了,一个劲说:「不要,不要!」
  「别啊,你真喝啊,这东西不能喝的!」
  「不行,我喜欢姐,我就要喝姐的尿,你都答应我了,必须给我!」「不行啊,这样看着你我尿不出来啊!」
  我拿起了一块大浴巾盖在了她的头上:「蒙住脸就你想着上厕所的样子,会尿出来的。」
  「噢!」
  她不动地叉着腿站在那儿,我蹲在她的身下,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尿道,那红嫩的尿道一拱一拱地向外突着,慢慢地尿道口长开了,起初只是一小股嗞了现来,接下来就是长长的一股,我张开嘴迎上去,那股股的热尿顿时冲进了我的嘴里,流进了嗓子里。人一旦尿出来是不容易再憋回去的。
  此时,我为了让她更刺激,抬手把她头上的浴巾扯了下来,她吃惊地向下盯着我的样子,看到一个男人蹲在她的身上,张着嘴接她正撒出来的尿,可能是翟姐平生头一次遇到的事情,她吃惊而呆呆地望着我,看着那黄黄的尿水流理我的嘴里,消失在我的嗓子里。这们的视觉刺激,可能给她带来了肉体刺激更强的快感,甚至看最后,她又开始呻吟起来。
  终于尿完了,我把她的逼又好好的舔了个干净。
  「你怎么有这爱好啊?多脏啊!」
  「没事,我喜欢就行,你高兴不!」
  「高兴,从来没这样过,我就在家外厕所撒尿的被村里的男人偷看过!」「什么感觉?」
  「开始挺讨厌的,后来有点兴奋!」
  「被偷看的时候,想不想让他操你!」
  「有点!」
  「那一会让我操你吧!」
  「嗯!」
  「来,咱们洗洗!」
  我拉一起冲洗,冲洗中,她很顺从地为我洗遍全身,还就着泡沫不停地把弄着我的鸡巴,又为我口交了很长时间,我就这样看着她跪在地上为我舔吸鸡巴。
  等到她站起来的时候,我一把把她搂到怀里,狂吻着她,她则再一次瘫到在我怀里,任我弄她。亲着亲着,我产生了一个怀念头。
  「我想在你身上撒尿!」
  「行,你尿吧,要我喝么?」
  「你喝么?」
  「我不敢,我觉得恶心!」
  「那我尿完了你给舔好不?」
  「行!」
  「那我尿了!」
  我俩都静止了,在等我的尿不一会,我的尿出来了,热热地浇在她的肚子上,她低下头看着我的龟头往嗞尿,「好看不?」「好看,真好看!」
  「漂亮不?」
  「漂亮呢!」
  「热不?」
  「热,我也想尝尝!」
  「那你蹲下来!」
  我忍住了最后一小股尿,等她蹲下身张开嘴后,对着她的嘴喷了出去。她一点准备也没有,第一口就呛得直咳嗽,第二口想要咽下去,却因为恶习而吐了出来,最后,我只把尿淋在了她的脸上,尿完后,她为我舔净了鸡巴上的尿液。
  「好喝么?」
  「不好喝,恶心,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喝下去的?」「别想那么多就好了!我想着那是你逼里出来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就喝下去了!」
  「还是你行,看来你一定喝过不少女人的尿了!」「我只喝过57的,别的没喝,因为我看着好的我才这样服务她呢!」「那姐真是太幸福了!」
  「来,上床吧,我接着给你舔!」
  她站起身,又冲了冲身子,然后,水都来不及擦地拉着我回到房间里,跳上了床,叉开腿等着我来舔她的骚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