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考驾照的意外收获-下
考驾照的意外收获-下
 人群迂回前行了十多米,又停了下来。前面又有一大群插队的,听说是某驾校的人,领队的拿了一大堆表送到照像处,表下是一叠厚厚的票子,我想里面肯定有好处费,我们又得无奈地多等久。后面的人群有的人开始闹情绪,骂声四起,有的人硬生生地往前推,整个队伍就像一条大长蛇一样不停蠕动扭摆着。我前边是一点也挤不动了,而翟姐还是被后边的人不断地推挤过来。
  就这样,我们靠得越来越紧。我到很喜欢现在的感觉,没人注意得到我俩的小运作。而且这种不是自己主动去做,而是被动挤到一起的感觉倒很像是挤公车时与熟女挑情。翟姐很配合地在很一次前涌时用胸顶我。我也有力地回顶着她的大胸。有几次能感觉到翟姐把脸靠在我的背上。而我呢,此时下边已经是涨得满满地不能收敛。
  我原本是背对着她。此时人一挤,人一多,我们的下半身已经完全淹没在人群当中,我里产生了一个坏坏的念头,我想让她摸我的鸡巴。于是,我侧过了身子,右臂正对着她,而且正好夹在了她的深深的乳沟中。
  翟姐已经脸泛红晕了,她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我右手从下边抓起她的手,慢慢地送到我的裤裆前边,翟姐毕竟是个熟透的老女人,此时已经心知肚明的知道我要她干什么。她迫不紧待地在我的裤裆处抓了把,眼睛顿时瞪得很大,虽然没有说出声,但她的眼神在问:「啊?都硬得这么大了,好粗好硬啊!」我得意地冲着她点了点头,此时,她的手好像是被吸到我的裆部一样,因为不能动作太大,所以,她用食指和拇指掐着我的老二,从头捏到尾,从尾捏到头,就这样捏了好几遍,好像是在不停地测量估算着它的长度和围度。而我呢,不停地环顾着四周的情形,看看有没有被人注意到,一旦有不对劲地,我会马上转身,但过去五分钟了,看样子,没有人注意到我们,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着。于是我假装无聊地看着窗外,而心思却全在翟姐的手上。
  翟姐觉得捏得太不过瘾,干脆抓住了我的龟头,隔着裤子给我套弄起来,虽然有内裤不停地磨着龟头有些疼,但被这老女人摸的却很刺激。而我也试探着用下边的右手去顶她的裤裆。翟姐穿了条皮短裙,前面开了一个小小的叉,我的手只能顶到她三角区的下缘,只差三五厘米才能摸到她的阴蒂位置。但就这三五厘米却怎么也够不过去。
  这时我想起了右边裤兜里有手机,于是我掏了出来,抓住一边,刚好手机的另一头能顶到她的裆部,而且可以在阴蒂位置来回摩擦。这下翟姐可舒服了,我用手机不停地点在她的阴蒂位置来回揉着,她几次因为这种刺激而条件反射地向后收腹,我左边裤兜里还有一部手机,是另一个号,我左手在里面凭记忆拔通了右手的手机,而右手呢按下了手机的震动键,就这样,我把手机变成了一个临时的震动棒,一被拔通就产生强烈的震动,这让翟姐意想不到,可能她的裆部从来没有被这样的震动刺激过,她吓了一跳,顿时夹紧了双腿,还抬起了一只脚。
  我怕她运作太大引起周围人怀疑,暂时收了手,翟姐缓了缓神,继而抓着我老二的手轻轻捏了两下,我知道她有话要说,低头看她。她声音极小地说了声:
  「再来!」。于是,我又把手机贴了上去,震动又开始了,这一次翟姐有了心理准备,不再那么反映强烈了,而是静静地享受着,享受着。
  她捏着我老二的手不由自主地开始拉我的拉锁扣,我知道,她现在是真的想要把手伸进我的裤裆里摸我的老二了。但是,因为是冬天,里面穿着毛裤、秋裤的,况且我的毛裤前面也没开尿口儿,所以肯定她伸不进去,我微微收了一下肚子,避开了她的手。她用眼神告诉我:「别嘛,让我进去!」我冲她摇摇头,示意她别这样,等办完事让她摸个够。我还低头凑近她的脸极小声地问她:「你吃不?」
  她用力地冲我点了点头,下边的手还用力地捏住了我的老二,大概捏了四十多秒才松开。好家伙差点没让我射了!
  我又对她说:「给你舔?」
  她不懂我意,疑惑地看着我,意思是说:「你说什么?我不懂?」我又对她伸了伸舌头,下边用手机用力地捅捅了她的裆部,这下她明白什么意思了,她明白我要给她舔逼。她好像小孩过年收到压岁钱一样的高兴,又用力地点了点头,还冲我笑了笑。我也冲她笑了笑。
  但此时我眼睛余光发现不远处的身后,有两个男人正在冲我们笑,我知道我们的动作被他们发现了,于是马上终止了行动。翟姐正在享受时,不让我停,我小声对她说:「后边有人看见了!」她马上老老实实地站好了。
  我转过身,随着队伍继续一点一点往前挪,不一会儿,翟姐的手又贴到了我的屁股上,在上边慢慢地摩擦着。再有六七个人就轮到我们了,我俩停止了一切挑情的动作,乖乖地等着照相。
  终于照完了相,我俩拿着取相的票心照不宣地快速走出了大门,来到不远处的取相窗口排队等着取照片。到了这里,又是一阵子的拥挤,每隔二十多分钟才送来一批照片供人领取,我们到的时候,那里已经挤了两波人没拿到相片。
  我和翟姐又高兴地挤到人群众当中。这一次,我让她让到了我的前边。我们顺人不流走进了供人排队的护栏里,就像火车站里的进站口一样。人们一步一挪地向走走,时走时停。
  翟姐不停地挺起屁股蹭我的裤裆,而我正是有机会正面的摸她的屁股了,好的屁股很大,可能是农村人的缘故,以前的田间劳作为她塑造了一副坚实而厚重的大屁股,摸上去一点虚肉也没有,翟姐皮裙里面穿了一条薄的羊绒裤,肉色的,质地很柔软,当我的手指绕过皮裙摸到她的屁股的时候,可以清清楚楚地摸到她小三角裤衩的松紧边,紧紧地勒在她的屁股上,形成一道微微的凹槽,指间还能感觉到从翟姐裆部传来的阵阵热流。
  大家都知道,人体外部温度最高,湿度最大的就是裆部了,因此,这里也是体味最重的地方。而我特别喜欢寻找这种从女人裆部传来的热流,因而我的手在那里一直呆着不想出来。
  而翟姐也有意无意的假装从后腰提裙子,借机用手碰触我的裆部,我把外套拉锁打开,衣服可以挡住一些视丝,这样,她的手就可以更方便地摸我的老二了。我看还要一会儿才能取照片,我拍在她耳边小声地说:「唉,还有一会儿才取呢,你现在去卫生间一趟吧!」
  翟姐说:「不去,我不想尿!」(靠,村妇就是村妇,能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也不奇怪)
  我说:「不是让你去尿,你把这个手机塞到里边,一会我玩你!」我小声地说,顺便把刚才震她裆部的那只手机给了她,当然,这部手机里没什么东西,所以即使搞丢也没什么。
  翟姐一看明白了,欢快地接过手机,逆向走出人群跑向了厕所。不一会儿,我见她夹着腿走了出来,那姿势看起来不太自然,是啊,换任何一个女人裆部裤衩里塞那么一个大东西都不会舒服的。
  她回来了,可是怎么也挤不进队伍里,我于是让她把取相票给我,然后坐到一旁的坐椅上等着。这样我就可以放心的用手机来挑逗她,而不怕被发现了。她有些失望地坐在那儿,看着我。
  我举起手机对她挥了挥,她冲我点了点头,又重新调整了一下坐姿。
  我把手机调成了自动重拔模式,这样,只要拔一次,手机就会不停地重新拔号,只要还有电,就会一直拔下去,那翟姐裆里顶着逼的那部手机也就会一直震下去。(哈哈哈哈,此时我真的是为自己的这一创意而感到骄傲,我怎么会想出这样刺激新鲜的玩法呢。看那翟姐,村妇一个,平时即使老公好色,也玩不出这样的花招来。翟姐此时心里一定刺激死了。)
  我拔通了电话,抓在手里,然后就是持续看着翟姐的表情变化。开始她还有些不习惯,怎么坐都不舒服,过去三十几秒钟后,她可能是难受得不行,想要起身,可是被我用眼神按住了。
  又过一会儿,她的手怎么也离不开裆部那个用角区域,想要用手捂又怕太明显,不捂吧又受不了那种刺激。后来她索性把大衣脱下来,卷了卷盖在了她的腿上,这样,可能手就能派上用场了,至少震得厉害了,她能隔着内裤把手机稍微提起来一点,以缓缓神。
  在我眼里,翟姐可能真的是很想被草逼了,她那只我还没有见过的大骚逼此里一定充足了血,流足了水,正门户大开地等着一种硬绑绑的东西捅进去呢。
  而我那紧贴着她的骚逼的手机,此时此记刻也可能正面临着被她逼里的淫水浸湿短路的危险,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看着她这样慢慢淫荡起来的骚样,我有十分的满足。
  我当时就想好了,等以后,我必定要买两只无线的跳蛋,塞到她的骚逼里,然后开车带她到郊外无人的地方散步、爬山,带她去看电影,去逛街,不间断地调控着跳蛋的档位,让她一直忍受这种来自裆部的冲击。
  终于取到了相片,我拿着来到她面前,此时,她已经像是喝醉了一样,问我:「能停了么,我不行了!」
  我说:「受不了了?快去取出来吧,我还得拿那个号打几个电话呢。」她一听可以,起身扔下大衣就往厕所跑,我就这样一脸坏笑地在背后看她。
  过了二倍时间她才从女厕所里出来,一脸轻松,脸泛红光。来到我面前,不好意思地把手机递给我,还说:「你真坏!」
  我接过手机一看,好家伙,上面还是湿淋淋的,有温度,所以肯定不是自来水,必定是她的淫水。我俩起身到一楼去交费,路上,我趁前后左右没人的时候问她:「湿了没?」
  她拿肩头顶了我一下说:「你真讨厌,哪有这样搞人家的,搞得我把裤衩都尿湿了!」
  「哇,想不到这翟姐竟然是个潮吹女王啊!」我心时达么一惊,但又有些不相信地问:「有那么夸张嘛,还能把里边尿湿了?」翟姐有些假装生气地把我拉到楼梯间一处没人的死角,抓住我的手伸到她的裆部让我摸,我一摸,可不是真的尿裤子了么,连外边的羊绒裤都泛着热乎乎的潮气,更别提她里面的秋裤和裤衩了。
  我用食指和拇指在她的逼缝中间掐了一把,说:「没关系,等完事后,找地儿我给你舔干净了!」
  翟姐用手指指着我说:「你说的啊!谁不舔谁是个个泡(本地骂人的话)」头顶上传来了几个人下楼的声音,我俩收起淫手淫相,快速地向缴费大厅走去。
  此后,翟姐一直像个离不开大人的小姑娘一样寸步不离的跟着,而我就承担起了帮她办一切手续的责任。没人的时候或者拥挤的时候,翟姐总要拉拉我的手。
  由于再没有长时间等待的机会了,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一直到办完事,我们都没有在继续挑情过,反而是正常的聊了很多事情。
  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这位翟姐了,看她时的感觉也越来越亲近了。不知道接下来操她的时候,又会有什么样的奇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