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排档也是大战的好地方
大排档也是大战的好地方
  下午三点,天气还比较炎热,唐海庸懒的躺在店门口外的椅子上,由于太热的缘故,唐海感觉这个难得的午后休息算是白费了,于是就不时的转头瞥向身边的老板娘阿娇,此时她正俯在柜台上睡觉。透过玻璃,唐海看到了她雪白大腿间若隐若现的红色内裤,鼓攘攘的,似乎包住些什么。
  唐海今年18岁,高中没读就从乡下来到这只比乡下大一点的县城找事做。找了几天,终于荷包里的钱快空了,在这个大排挡吃完一碗回锅肉饭后,口袋里1块2毛钱已经不够付了。于是,大排挡老板大邦在怒骂了训斥了几句后,还是让他进来做个帮厨予以还钱,以每个月只有300块的条件将唐海绑定了。
  看着穿着T恤的老板娘,唐海下腹不禁冒出一丝热火,烧得有些难受。暗道:妈的!这阿娇还真是个尤物,瞧那对椰子型的奶子,真他妈大啊,如果能捏上一把,真是死了也值得,大邦这小子还真有福气,将阿娇的身材滋润的真好……想到这里,唐海看了看四周没什么人,然后瞄向阿娇的大腿间,隐约的看到了几根黑毛不安分的从红色蕾丝边上冒出。
  唐海顿时将手隔着裤子狠狠的搓了几下鸡巴,感觉还是不够过瘾,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将手伸进自己的裤裆里,原因是怕大邦随时回来。
  到了下午四点,唐海就开始洗菜,切菜,将晚上店里要炒的菜及饭都准备好了。其间,他又要帮忙招呼客人,又要送外卖,最后一直忙到了晚上9点多。
  此时,大排挡已经没什么客人了,三个人就坐在店里看着电视,阿娇看着三人都是大汗淋漓的,不禁说道:“我说邦子啊,以后这生意可要再招个人手,你看我累都累死了。”
  大邦没回头,只是嘿嘿的笑了两声道:“瞧你那身段,也该累累了,晚上老子摸起来就像摸团面粉一样,也该减减肥了,嘿嘿!”
  阿娇似乎觉得外人在身旁有点不好意思,但又咽不下气,红着脸说道:“怎样?摸腻了,那就别摸了,今晚你就给我睡楼道!”说完后,眉毛一挑,白了两人一眼,气呼呼的去厨房整理杂物了。
  大邦转过头来看着唐海,笑了笑道:“你看这婆娘,说她几句就生气了,我说小海呀!以后你找老婆可别学我这样,累啊!”
  听着大邦说那个累字,唐海隐隐感觉好像一语双关,另含它义,但又不好问他,只道:“老板几时认识老板娘的呀?我看她对老板还挺好的!”
  大邦淫笑道:“她对我好?我可是每晚都对她非常好哈……”
  大邦似乎感觉说得有点太露了,赶忙正容道:“阿娇当年可是让我花了多少心血追到的啊……”说到这里,大邦就没再说了,可能是觉得这些说给刚招进来唐海似乎不妥。
  老板大邦今年30多了,身板肥壮,标准的一个厨师外型,而老板娘阿娇也差不多有26了,但长的很不错,只是身材略微丰盈了点,让人觉得漂亮的地方就是她的奶子和五官,笑起来的时候,两颗大奶子抖的厉害,嘴角上的一颗痣让人觉得她眉目含春。唉,这对夫妇还真是配对。
  大邦站起身来说:“好了,电视别看了,早点睡,明早还要起来弄包子。”
  唐海用凉水死命的往身上冲,白天阿娇那几根毛一直在自己脑海里转,搞得现在自己慾火焚身,唉,真是命苦啊!
  回到房间里后,唐海靠着木壁墙坐在床上,隔壁就是老板的屋子,在这里已经住了有半个多月了,几乎每晚都可以听到阿娇的哼哼声了,呆会估计又要开始了!
  果然,没多久就听大邦的声音:“这几天累,今天不弄了。”
  唐海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也难得大邦这些日子的辛苦,摊上这种婆娘还真的很辛苦。 A薜泥恋溃骸澳阏馑拦恚髡庖淮笊戆濉?
  大邦苦笑道:“我说你这婆娘,老子就算是铁打的,也经不住你这样折腾!要不我用手帮你吧……嘿嘿!”
  听到这里,唐海脑海了不禁想到阿娇雪白的肉体横在床头,大邦用那油腻肥厚的手指在那毛茸茸的洞穴里来回穿梭的景象,就忍不住将手伸到自己的裤裆里捣弄起来。
  过了几分钟,就听见阿娇的哼哼声传了过来,声音起初还是像小溪一样的渐停渐起,到了后来,也不知道是否大邦速度快了起来,阿娇居然叫了开来:“喔……啊……快点……扣死我了啊……死鬼……啊……”
  大邦淫笑道:“嘿嘿,舒服吧!”
  听声音,好像大邦又加紧了些力度及深度,就听见阿娇一段连绵的呻吟娇喘声:“啊……噢……舒服……啊……啊……”
  昏暗的灯光下,唐海苦忍着自己的慾火,搓着自己已经硬的不行的鸡巴,终于,还是忍不住跟着阿娇的声音使命套弄着龟头,最后,阿娇爽翻了,唐海也射了。
  时间一恍就过了几个月,唐海在这其间也拿着工资去嫖了几次,但是每次都感觉索然无味。想想也是,那些姿色下等,身材粗糙的暗娼,操起来真没意思,又松又垮的,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过,还是认为阿娇比较正点,尤其是那叫声,那奶子,这些暗娼还真无法比。
  这天晚上,店里的客人还是和以往一样多,唐海洗着盘子,看着阿娇端着饭菜,在客人间穿梭着,两个椰子型的奶子抖来抖去,手中的盘子越发洗的狠,洗的白,甚至自己那一抹一擦的频度跟那对奶子一起一落的频率是一样的。
  打烊的时候,大邦把唐海叫了过来,说道:“小海,我和阿娇商量过了,现在我这店越做越大,也该装修一下,明天咱们就停业,那些老主顾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你也可以休息阵子了。”
  唐海心道:靠,这我早知道了,前两天你操阿娇的时候就已经说出来了。但还是回道:“好啊,老板,有事你随时叫我!”
  大邦继续道:“好了,明天我就去找那些装潢公司,也顺便将那些材料准备点,等店装修好了,我再把春姐叫过来帮忙。”
  大邦所说的春姐,其实就是大邦的姐姐春满,唐海之前在店里看过一次,一个40多岁的女人,长的很瘦弱,与大邦的肥壮简直让人不相信他们是一姐弟。
  隔天下午,唐海下楼来到店里,大邦正在招呼着那些装修师傅,阿娇也在旁边端茶递烟着,转身看了看地上一大堆材料,还真是个大手笔,估计装修完也要一个礼拜。
  唐海看了看没自己能帮忙的,就上楼回到住的地方看自己新买的龙虎榜,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睡到饿醒了,一看已经晚上12点了。赶紧爬起来,下楼去外面吃了点水煮,临上楼的时候,才发现大邦还和那些装修师傅在那忙东忙西,嘴里还喊道:“各位兄弟,今晚多辛苦一下,干到1点我们就去吃夜宵。”
  看来大邦还是想尽早开业赚钱的,做老板还是真他妈的辛苦!
  回到房间,唐海猛的打了机灵,想到此时阿娇正一个人睡着,如果现在自己摸黑把她上了,估计阿娇也不会发现,大邦要到1点多才回来,此时不上,也许以后都没机会了。
  想到就要做到,只见唐海穿着背心和短裤,悄悄的走到阿娇房间门口,轻手摁了一下锁,还好,没上锁。
  推开门,依稀接着门外的灯光,看见阿娇叉一条红色内裤,一双玉腿正分开着,穿着一件白色背心,估计是大邦的,两颗奶子受地心引力正左右倾斜着,旁边的风扇一一的转着,看她的样子似乎睡得很死。
  将门关上后,屋里登时黑的看不清,唐海捏了捏手心,发现自己不光手掌流汗,冰凉的下巴上全是汗珠,心想:既然已经进来了,不干也要干。
  于是,唐海走到床边,学着平时大邦上床之前要打个哈欠,然后叹声气。
  果然,阿娇以为是大邦来了,呜哝了一声,将身子转了过去。
  唐海赶紧爬上床,躺上去,闻着阿娇身上的香味,心里竟感动起来,也是,精彩盡在kekepa.com唐海来店里已经快半年了,多少次的打飞机幻想着阿娇,如今却是触手可操了!
  伸手过去,摸到的是阿娇腰间的肥肉,冰凉凉的。捏了几下,她没有反应,于是,手继续往下滑,到了阿娇的屁股上,狠狠的抓了一下,真是生孩子的好身板呀!
  阿娇“嘤……”了一声,没有转身,也没有说话。
  唐海就更加大胆了,圈腿坐在阿娇身旁,一只手环到她胸前,一只手从她内裤里窜进去了。
  左手捏着奶子,右手捋着阴毛,双手互搏不外如是!
  就这样摸了片刻,阿娇还是闭着眼睛睡着。也许,平常大邦也经常这样搞。
  于是唐海一咬牙,欲将阿娇的裤子扯下来,还没扯到大腿上,阿娇哼了几声:“今天……太累……了,困……”
  就平常唐海所听到的,大邦如果要操她,就算她不愿意,大邦也不理会她的反应,本来阿娇就好一口,睡着做与醒着做都无所谓。
  果然,唐海用力一拉,裤子刺溜的脱掉了,阿娇没有说什么。他内裤拿近一闻,一股浓浓的腥味,估计是平日里淫水太多了,上面摸起来好像还有几根毛。
  唐海知道现在该上了,还是早点干完妥当点。于是,掏出自己软软的鸡巴,将龟头顶在阿娇双腿间毛茸茸的地方,慢慢的磨着,绕着,转着,一边让阿娇出点水,一边让自己快点硬起来。
  搞了不到一分钟,唐海认为已经差不多了,自己的鸡巴已像迫击炮一样随时准备出动了,而阿娇下面也出了水。于是伸手将阿娇的身子一扳,让她仰面睡,然后将她的双腿举起,自己调整好姿势,俯身贴着她的下身,捏着鸡巴慢慢的插进小穴。
  起初进去到一半的时候,唐海就没往前插了,因为他要感觉一下阿娇肉壁包裹着自己龟头的感觉,那是一种将手指插进生日蛋糕的感觉,暖暖的,实实的。
  约莫停了有几秒钟,唐海一挺腰身,整个鸡巴就完全进去了,这时候鸡巴的感觉就和刚刚插一半的感觉不太一样,就像整个人跳入温泉一样,顿时就热起来了。
  唐海微微的将腰开始耸动,起初还是小频率的抽插,随着阿娇下面水慢慢的多了起来,渐渐的就完全抽出来,又整个插进去,同时自己的双手还不闲着,使命的搓捏着那对奶子,就像平常自己搓面团一样的搓,就像平常自己洗盘子一样的搓着。
  阿娇也渐渐的有了声音:“啊…… 慢点……喔……恩……”
  以前唐海是在隔壁听这声音,现在听着阿娇在自己胯下哼着,叫着,心中不免又是一热,猛的一个前挺,直插到阿娇的子宫壁上。
  阿娇似乎这下被插痛了哼道:“死鬼,轻点……”
  唐海边插边喘着粗气,用动作的猛烈来回应阿娇的呻吟,渐渐的,自己有了想射的感觉,赶紧拔了出来,将阿娇身子一翻,摁着她的屁股,又插了进去。
  这次不一样了,自己的小腹与阿娇屁股的撞击声混合着阿娇的呻吟声,一拨一拨的唱着。
  唐海来回抽插了几百下,感觉自己已经征服了一匹野马,终于,在自己的冲刺中,阿娇的浪叫声里,狠狠的将滚烫的精液射在这个湿滑的洞穴里。
  唐海翻身躺了下来,呼呼的喘着气,旁边的阿娇拿着卫生纸正擦拭着身体,黑暗中,老板娘阿娇依然没有认出这个刚干完他的男人居然是帮厨唐海。
  阿娇随手将纸一扔,将枕头上的内裤穿上后,困懒的说道:“去洗洗吧。”说完,翻身又睡去了。
  唐海马上起身走出门外,进了自己的房间,摊开手掌,竟是几根弯曲的阴毛,原来刚刚唐海在冲刺的时候,偷偷的抓了一把那堆黑色绒毛,这可是好东西呀,可以做纪念呀!
  将纪念品藏好后,唐海拍了拍自己的下身,那个舒服啊!总算没有亏待自己的小弟弟!
  看了看时钟,已经1多了点了,大邦吃完夜宵已经要回来了,唐海心喜自己的时间把握还算不错。
  果然,过了不多久,大邦就上楼进房间了。
  听着大邦脱衣上床的声音,然后就没有声音了,也对,大邦今天这么辛苦,阿娇又刚刚被干了一炮,所以两人就这样安静睡着了。
  隔天清晨,唐海打着哈欠起来冲凉,摸了摸昨晚干了阿娇的鸡巴,似乎到现在还是那么坚硬。
  冰凉的冷水冲到身上,一夜的臭汗与体液缓缓地流到地上。忽然一阵后怕,隐约觉得自己昨晚的偷香之举有点问题,大邦几乎每晚都要干阿娇,听他们的声音,应该是要蛮多种姿势,自己昨天的表现,应该不会被阿娇发现吧?想到这里唐海光着身子蹲了下来,任由喷头上的水洒在自己的身上。
  心中警兆忽起,浴室门外逐渐传来脚步声。
  一个娇嗲的声音响起:“阿海呀,是你在里面吗?”
  是老板娘阿娇,唐海慌忙站了起来,回道:“是,是我!有什么事吗?”
  阿娇隔着木门说道:“大邦让你这今天整理一下你左边的小房间,等过几天装修完了,他姐要过来住那!”
  听着阿娇柔透的声音,唐海脑海中便想起昨晚阿娇那白白的奶子及那些哼哼的呻吟声,顿时鸡巴肃立起来,不禁色心又起,伸出右手上下套弄着龟头,同时问道:“我左边的小房间?那能住吗?那木板墙好像已经霉了,差不多都要扩散到我这房间!”
  阿娇轻笑一声道:“所以让你整理嘛,这几天装修不是有运一些木板来吗?呆会你自己找几块钉上吧!对了,你怎么会早上洗澡呀,这样很容易感冒的呀,还是你们年轻人身体好,呵呵!”阿娇带着好字的重音,发出几声大有深意的笑声。
  此时唐海正背靠着浴室门,飞快地套弄着龟头,伴随着阿娇的娇笑声,动作越发显得急促生硬,感觉小腹渐渐有丝热气涌起,好像要射了,快感似乎蔓延到自己的嗓子,一时间竟无法回答阿娇,只用喉咙“嗯……嗯……”了几声表示听到。
  阿娇听到唐海没有回答她的话,便问道:“你洗完了吗?怎么不说话了?”
  几声滴答的声音穿梭在冷水中,一束束的白色的精液射在地面的水中,静静地漂浮着,白色中带着一丝丝兽慾,渐渐地随着水流入下水道中。
  可怜了我这些几亿精子。唐海叹了口气,无力地回道:“洗完我就去!”
  听着阿娇远去的声音,唐海从刚刚的对话中发现,阿娇已经发现昨晚是自己干了她,不然她刚才绝对不会笑得那么暧昧,也不会将那个好字说得如此明白。
  这时唐海已经从射精后的失落空虚中摆脱出来,想到阿娇竟然没有直接将事情翻出来,而是这样的暗示自己,不禁兴奋地捶了捶门,然后迅速地将衣服穿好整理房间去了。
  晚上,大邦依然保持着高度的体力及精神,带着几个装修人员爬上爬下,又是装顶又是粉刷。唐海暗暗地赞了一声:果然是当老板的料,凡事身体力行,可惜阿娇今晚就由我来负责了。
  在听完大邦关于明天的任务指示后,唐海双腿生风地朝楼下走去,听大邦说今天可能要做到晚上三点多,并且夜宵都已经订好了。
  看来今晚将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看了看时钟,差不多已经十二点了,唐海依旧穿着短裤光着膀子,静静地站在老板娘阿娇的房门前,伸手轻轻一推,呀!居然锁了,又加了加力一推,还是没动。
  唐海顿时便像泄了气的公鸡,看来美好的夜晚不属于今晚啊!也许昨晚是最美好的!
  回到自己房间的床上,仔细听了听阿娇的声音,好像没什么动静,看来已经睡了,也许阿娇正因为发现昨晚的被干后,才会锁门,不过还不错,至少没告诉大邦,要不非得被大邦拿着剔骨刀给卸成几块。
  想着想着,唐海迷迷糊糊地睡了,过了不多久,唐海便梦见自己挺着鸡巴把阿娇摁在厨房里的蒸笼上狂操,自己一边插一边还撕着馒头吃着,渐渐地唐海便感觉自己的龟头有点痒了,好像有蚂蚁在上面爬着,又感觉像被热毛巾敷在整个阴茎上,感觉暖暖的。
  唐海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的鸡巴正被一个人影低头含着,因为是刚刚从熟睡中醒来,感觉全身没有力气,又是在黑暗中,只能轻轻地伸出手过去撩拔着那人的脸庞。
  手还没挨到那人时,那黑影嘴上的动作更加的快了,力度也更加的深了,上下深喉时,竟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
  唐海身体撑到此时,脑子一热,睾丸处一冷,全身陡然处在一种在天空中飞翔的感觉,然后剧烈抽搐了几下,便喷出了精液,黑暗中显得格外的明亮,几道闪闪的液体挂在那黑影的脸上,黑影缓缓地转头朝唐海看来,趁着精液上微弱的光芒(汗,精液有这么亮吗?),唐海看到那人的五官赫然是老板娘阿娇。
  阿娇将发鬓拢了拢,幽幽叹道:“冤家啊!昨天操人操得那么狠!呵呵,要不是你那玩意比邦子的长,我还真没发现会是你呢!”
  唐海微微起了起身,嘶哑道:“那今晚怎么把门锁了呢?我还以为老板娘不欢喜我呢?”
  阿娇随手拿起刚刚唐海被脱掉的三角裤,朝脸上抹了抹,擦拭乾净后,然后将俏脸凑近唐海的耳旁,吐气如兰道:“冤家呀,人家怎会不欢喜你呢?大邦那小子别看他身子那么彪壮,其实中看不中用,怎及得上你这种后生小子呢?!来吧,刚刚人家已经帮你爽了,你也让人家也爽爽啊!”
  唐海这辈子从没在现实中听到有人如此直接的挑逗,顿时刚刚熄火的大炮又重新耸立起来,正想将阿娇双腿掰开狂插,又听到阿娇轻声道:“人家那还没湿呢,要插也要水出来啊!帮人家舔舔那吧!”说完,将身子弓了起来,像一只标准的母狗,正撅起那毛茸茸的肉洞,等待着唐海的吸食。
  唐海深吸了一口,便埋头下去,入鼻的是一股浓浓的骚味,但不属于尿的味道,吸入肺中,燃起的是自己有种想吃雪糕的感觉,舌头尽量伸出,然后用最大面积去覆盖着她的阴蒂与阴唇,唐海机械似的来回舔着,听着老板娘的声音由哼哼声变为啊啊声,心中担心的是这声音是否会传到楼下去。
  幸好此时,楼下的电钻及钉模板的声音响起,阿娇也趁这情形将自己身体的感觉参合于这声音中。
  一阵电钻声,一轮锤子声,一段淫叫声,唐海发现从未有过如此般天籁的声音,口中的唾液越发的多起来,同时间多起来的也有老板娘肉洞里的淫水。掺在一起来,唐海感觉嘴里有点涩涩的,舌苔似乎有点麻的感觉,唐海似乎发现自己的唾液生起的速度远比不上这毛茸茸洞中的潮水,有的居然喷在自己的鼻尖上,有的却已经流到了鼻孔了,虽然是这样子,但唐海还是卖力地伺候着,为着日后的幸福操屄生活,他现在更像是一个满脸是泥的小孩子,只不过那泥已换成是粘粘的淫水了。
  老板娘死去活来后又欲仙欲死去,在狂嘶轻吼中终于喷出了今晚最后一股清溪流泉(呵呵,FYFY中的),然后脱力般的倒在床上。
  唐海摸了摸嘴,心道:“完了,我新毛毯和床单要洗了……”
  侍候完老板娘后,唐海发现自己的下巴好像有点抽筋了,于是伸手在阿娇奶子上重重地捏了一把,看来阿娇今天的确是爽翻了,捏得这么重也只听她“嗯……”的一声!
  唐海轻轻地在阿娇耳旁道:“该回你房间了!”
  话音未落,阿娇伸手环住唐海的脖子将嘴堵了上去,唐海原本麻木的舌头被阿娇灵蛇湿润的舌头给缠绕着,又是水与水的交融,只不过这次换成了口水与口水!
  吻完后,阿娇还是拿起唐海的内裤,擦了擦小腹和下身,随手扔在唐海的小弟弟上,然后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开门回房。
  走到门口时,阿娇回头媚笑道:“我们明天再正式开始吧!”说完后带起一阵香风进了自己的房间。
  唐海庆幸着看来自己的技巧还不错,居然把阿娇弄到了高潮,也多亏平时自己喜欢吃螃蟹,练得一嘴好功夫!
  楼下依然是声音四起,而自己心情却是一片平和,想到今后在这个大排挡又有的吃,又有的搞,真是幸福啊!
  睡去的唐海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拖着沉重的身体,唐海从床上爬起来,身后的女人还躺在床上。
  看着玉体横卧的阿娇,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给阿娇的肉体染上一层光华,鸡头肉般的乳头,釉红色的乳晕,就这么波涛四散的倾斜在床单上,伸手捏去,感觉和刚出炉的馒头一样柔软硕大。
  阿娇“嘤”了一声,微睁双目,抿嘴轻笑道:“冤家,还要吗?”
  若是平时,听到此话,唐海定是立马扛枪上阵,可惜经过一上午的奋战,中午又未曾进食,感叹自己真是无法满足阿娇的需要。
  唐海只有苦笑道:“先吃点东西吧,精彩盡在kekepa.com反正大邦今天要到下午5点才回来,我们还有几个小时玩?”
  阿娇听后慵懒着舒展了一下身子,那种妩媚样唐海一时间竟看呆了。
  阿娇白了他一眼,然后推了推啐道:“傻小子,看什么看,起来穿衣服吃东西呀!”
  两人相互为对方穿好衣服,当然少不了个中的扣来捏去,顿时唐海的小房间就像春色盎然,阿娇的颦笑蹙骂响彻在这个无聊的下午中。
  吃好饭后,已是下午3点,离大邦回来的时间只有2个小时左右,这次大排挡装修完后,大邦照之前的约定,去县城的乡下将自己的姐姐接过来。
  趁着这个空挡,阿娇在送走大邦后,11点就摸入唐海的房间,让唐海把她饥渴的洞穴给插得翻来覆去。
  经过这次,阿娇已经深深爱上唐海的小弟弟了,干她之前,阿娇就对唐海的鸡巴爱不释手,看她的表情就对比出大邦的短小。
  唐海打了个饱嗝,心中数了数刚刚自己射了多次,被阿娇用嘴吹了一次,然后用老汉推车这招射了一次,而后被阿娇吹硬后,由她主动在上面运动着射了一次,接着自己实在硬不起来了,刚刚吃饭的时候,看着阿娇吃着黄瓜,禁不住摁着她又吹了一次。
  这时,阿娇正拿着毛巾走来,喊道:“小海呀,在想什么呢?”边说边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嘴角和奶子上的残留的精液。
  唐海露出白白的牙齿笑道:“在想娇娇的肉洞啊?”
  阿娇没想到唐海也会如此直接的挑逗,脸上顿时一片绯色,娇哼道:“臭小子,呆会看老娘怎么夹死你!”说完后,就这么坐在唐海的大腿上。
  唐海顺势将阿娇搂入怀中,寻上红唇,重重的吻上去。
  四片乾燥的嘴唇接触后,伴随着津液,顿时湿化柔和。
  阿娇的舌头就像一条小蛇一样扭来扭去,而唐海的舌头就像老牛入水,厚重而实在,将小蛇逼在阿娇的嘴腔中,鼓攘攘的,阿娇不由的发出哼哼的声音,右手直接插入唐海的小腹下面,狠狠的抓住他的阴囊。
  唐海感到痛楚,直接起身搂着阿娇磕磕绊绊的倒在厨房的菜柜下方,然后一把将她的T恤往上一掀,露出两个波涛汹涌的奶子,直接用嘴啜上去,还以颜色狠狠的猛力的吸咬着。
  阿娇轻喊几声痛后,唐海就站起身子,坏笑道:“来,该喂你吃油条了!”然后,将自己的短裤褪下,露出一根与油条无二的鸡巴。
  阿娇双目放光着,白白的牙齿咬着自己的嘴唇,浪叫道:“来吧,喂人家吃油条吧?”
  唐海将双腿跨了下去,直接蹲在阿娇的脖子间,对着她的嘴,将龟头轻轻送了进去。
  阿娇用嘴唇包裹着阴茎,然后里面舌头不停的在龟头上点弹,同一时间,她的脖子有节奏般的上下耸动。
  唐海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鸡巴不停的被吞入吐去,那种快感伴着征服感痛快无比。想着自己上个月还蹲在这里洗碗看着阿娇的肥屁股,此时却把她给自己口交,那种心情真是地狱到天堂。
  鸡巴硬到差不多了,唐海就把阿娇拖起来,让她双手倚着蒸笼,然后屁股撅起,自己从后面插入。不错,与之前自己梦境中的情形一样,只不过少了馒头而已。
  做完后,两人大汗淋漓的喘息着,唐海拍了拍阿娇的屁股,然后无声的穿上裤子,踉踉跄跄的朝楼上走去,留下阿娇瘫坐在瓷砖上收拾着残物。
  5点左右,唐海洗完澡躺在床上,听着大邦与阿娇谈笑着,同时还有另外一个女子的声音,应该是大邦的姐姐。
  看来,自己又要多一个邻居了,以后恐怕和阿娇偷情就更加困难了。想到这里,不禁有点郁闷起来。
  大邦粗声在门外响起:“阿海,还在睡啊,给我去楼下把行李搬上来!”
  唐海利索的起身开门出去,门口正站着与自己云雨不久的阿娇,还有绿帽子大邦,旁边的是一位身材瘦弱的中年女子,看其五官及上次的一面,一定就是大邦的春姐了。
  大邦指着唐海笑道:“姐,这就是你上次见到的小海!来,小海,这是你老板我的姐姐,你叫她春姐吧!”
  春姐朝唐海笑了一笑,没有说什么话。
  唐海也朝春姐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话,眼睛上下打量着她,春姐大概有四十多岁了,大大的眼睛旁隐约有着些鱼尾纹,翘翘的鼻子,微微发肥的双下巴,皮肤却与其他农村妇女黝黑苍老不一样,有着白皙乾净的皮肤,穿一身朴素的衣服,脚下还穿着一双红色平底塑胶鞋,上面还有些泥。
  没等唐海把她看清楚,大邦就催道:“还不去下面帮春姐把行李拿上来。”
  唐海“嗯……”了一声,然后从狭窄楼道站着的三人中穿过去,经过阿娇的身旁时,藉着身体阻挡,唐海轻轻用肘部碰了碰阿娇的丰腰,然后屁颠颠的下楼了。
  提着行李,看来春姐东西并不是很多,只是简单的一个彩条塑料包,就是平时超市中买的那种,用来装被子及杂物的包。
  上楼后,大邦三人已经进了那个为春姐准备的小房间,在这之前,唐海就已经将这个房间打扫过了,还将那发霉的木墙给重新装订了一番,不知道上次自己钉得够不够严实,生怕自己以后打手枪的样子被这个新邻居看到。不过唐海又认为自己已经远离了双手互搏的日子,因为有了阿娇。
  四个人中,阿娇下楼去张罗晚饭了,唐海与大邦在帮忙整着木床,旁边的春姐正将自己的衣物整理着。
  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阿娇就上来催促吃饭了,大邦因自己忙乎了一天,喊道:“你们先吃吧,我先冲个凉!”然后就进了对面的卫生间。
  阿娇对着另外两人抿嘴一笑道:“那我们就先吃饭去吧!”
  春姐一边铺着床单一边回道:“你们先下去吧,我把这弄完再下去!”
  阿娇深深的看了唐海一眼,两人非常有默契的一同下楼。
  走到拐角处,唐海从后面一把捏住阿娇的双乳,然后扳过阿娇的头,猴急的吻了上去,阿娇挣扎了几下,还是顺从的回应着唐海的轻薄。
  唇分,阿娇就恨恨道:“小心啊,他们人在楼上,以后可不能这样了,万一发现了,我们可完了!”
  唐海双手还在她豪乳上游走,同时笑道:“嘿嘿,以后我会注意了!”
  待四个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用餐的时候,大邦豪气万分的道:“现在我们这个大排挡越做越红火,客人也越来越多!主要靠的是我们的勤快与优质的服务!”
  说到这里,唐海略有深意的看了看阿娇,心中暗道:“估计别人是看到老板娘这么漂亮吧!”
  大邦看了三人,继续道:“现在春姐也过来帮忙了,按我的计划,如果做到今年年底,我们可以再开一家新店了,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要为以后的计划而努力,要具备更好的能力来应对未来的挑战!”
  说到这里,春姐就说道:“小邦啊,放心好了,我对大家都有信心。虽然我今天才来,但看到小娇和小海这么勤快,你的计划一定可以达到的!”
  大邦点了点头,转头看着阿娇,然后说道:“阿娇啊,老公我这几天忙上忙下的,嘿嘿,你怎么犒劳我啊!”
  阿娇一听这话,白了大邦一眼,道:“回房再收拾你……”
  听到这里,唐海心中顿时感到有种莫名的醋意,看到与自己大战了不知道多少个回合的美娇娘,又将躺在大邦粗壮的身体下面娇吟轻喘,唐海就想要把大邦塞到蒸笼里去!
  就这样四个人有的没的开始聊天了,唐海也知道了春姐和大邦小时候其实很苦,春姐在十八岁的时候,大邦才只有五岁,在嫁人不到一年后,他们父母就因误食了山里蘑菇而去世了,随后大邦就跟着春姐过。
  可惜春姐在30岁的时候,他丈夫就得病死了,两人连孩子都没有。
  但不知道为什么春姐也没改嫁,一直带着大邦到了20岁,就让大邦出来打工了。
  还好大邦在十几年的时间里混得不错,有了自己的事业。
  这一点在春姐的脸显得非常自豪,而大邦也对春姐十分温和,也没有平时的那种粗俗与猥琐。
  这在唐海看来,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吃完饭后,大邦告诉大家明天不准备开业,等桌椅及厨房物料到齐了,后天开店营业。
  等唐海把碗筷洗完后,其他三人早已经回到房间了。
  坐在床上,闻着床单上的香味,听着隔壁阿娇熟悉而喷火的声音,唐海感觉自己快炸了,大邦依旧保持不了多久,接着还是用手指帮阿娇达到了高潮!
  唐海一边庆幸着大邦的不行,一边为自己的耐力而开心。
  等一切都安静下来后,唐海也渐渐的要睡去了!
  就在此时,唐海忽然听到隔壁春姐的房间传来阵阵有节奏的撞击声。
  伴随着声音的是一丝丝喘息声。
  唐海轻轻的下了床,将耳朵俯在木板上,黑暗中,那种声音越发显得撩人慾火,看来春姐做了这么多年的寡妇,也有自己的解决之道。
  唐海似乎想从墙壁上找一个当初钉木板时留下的空隙,可惜被自己严谨的工作被打败了。
  实在是太严密了,真想看看正经的春姐自慰时的淫荡样。
  虽然春姐的声音不停传来,可惜唐海因为今日烽火连城,已无力再配合此时的美好时光。
  只能握自己的老二,憾憾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