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喜欢共用娇妻的变态癖好01
喜欢共用娇妻的变态癖好01
 我慢慢地在家里踱着,打量着屋子里的上上下下。这房子是我们结婚前买的,房子钱我妈妈硬给了我们,所以我们用来装修的预算就比较充裕。记得当时,我和妻子(那时还是我的女友)把家装公司推荐给我们的设计方案改得面目全非,家装公司的设计师气得几乎甩手不干。因为在他眼中我们的需求“怪异无比”。不过当工程竣工以后,他心服口服地佩服了我们的眼光。

  那天晚上,我们把房子里所有的灯全部点亮,我拥着妻子坐在宽大舒适的沙发上,心满意足地打量着我们亲手设计的房子,打量着倾注了我们心血的每一个摆设。妻子把头靠在我的肩上,雪白的俏脸微微透出红晕,第一次叫了我“老公”。在那以前,她总是害羞不肯这麽称呼我。她说,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幸福的公主,而我就是她的王子。

  也就在那晚上,我第一次真正拥有了她,把她要到新婚之夜才把身子给我的誓言击得粉碎。看着因经历人生第一次性高潮而玉体绵软、星眸微闭的美貌娇妻,打量着她身下的如娇艳桃花般的点点落红,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是我一生要守护、照顾的人,哪怕用生命的代价,我也要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

  我们的第一次欢爱是完美的,此事我后来一直暗暗得意。其实在那之前,我也是个雏,根本没有和任何女人真正做过爱。但我发挥了勤奋学好的优良传统,通过网路、通过各种小电影掌握了丰富的理论知识,应对当时的妻子那样未经人事的小女生果然效果出奇的好。当时还挺担心我的本钱够不够,后来经过在网路上充分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我18公分的鸡巴在中国男性中还是中等偏上的,这才放下心来。

  后来我很庆幸没有像妻子原来想的那样,新婚之间才第一次欢好。因为结婚那天,得偿所望的我兴奋之下,逢酒必干,结果烂醉如泥,客人走后都是妻子在照顾我,而我到后半夜才醒了过来,新婚之夜当然也就一塌糊涂了。不过那时我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了,所以在妻子心中倒是完全没留下阴影。第二天清早,我们才如胶似漆。妻子在娇喘微微、意乱情迷之际,心中仅有的一点不快也抛在了九霄云外。不过事毕,她伏在我怀里休息时,要我发誓以后不准再喝醉……

  曾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快乐的生活下去,曾经为,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甜蜜。结婚后,我一直玩命地工作,事业上的发展也顺风顺水,一步步地向我“要让妻子过上真正幸福生活”的目标迈进。可这两天发生的一切,让我所谓的理想变得像被重物撞击的水晶一样支离破碎,我难以接受妻子红杏出墙的现实,更无法接受刚才目睹妻子与奸夫淫乐时自己产生的变态的性反应。愤怒、失望、屈辱、羞愧等种种负面情绪纷至踏来,让我几乎窒息。本来熟悉得像自己的身体一样的家忽然变得有些陌生。我突然不想在家里呆下去了。

  开着车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转着,我发现自己根本没地方可去。想了想,驱车到金丽宾馆。大堂经理很热情的迎上来。

  “刘先生,您好!有什麽可以帮忙的吗?”

  “和一个朋友商量点事,不方便在公司谈,想要个房间。…呃,是私事。”

  “明白了。”大堂经理很快到总台让前台小姐取了张钥匙卡给我。“刘先生,退房的时候直接把卡给总台就可以了,别的您就不要管了。”

  房间是一个挺豪华的小套房,装修也比一般的房间别致。我却没心情去体会大堂经理的一片好意,一下倒在床上,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这两天发生的事在脑子里过电影一下映射出来,每一幅画面出来都像一面大锣在脑子里敲响一下,我晕头转向。想乾脆好好睡一觉,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看了会电视,又用房间的电脑上了阵网,却完全心不在焉,就这麽到了下午。

  出去胡乱吃了点东西,进药店买了几片安眠药。回到房间,想了想,给妻子发了条资讯,说临时有事要出差,一两天才回来,晚上不回家了。然后吃了一片安眠药躺下了。我必须要好好睡一觉,不然感觉精神要崩溃了。过了一下妻子回资讯了,要我在路上小心,出门在外照顾好自己。字里行间透着关切,但我实在不知道她的心里是不是这麽想,今天中午还被奸夫的大鸡巴干得浪叫连连,还能想到起关心我这个丈夫吗?想回条资讯,琢磨了一阵不知怎麽写才好,就乾脆没回。漫无目的地看着电视,想着想着药性发作起来,昏昏的,却也到快十一点才睡着。

  一觉醒来已经是已经是临近第二天中午,我算算竟睡了十多个钟头!本想还是去公司算了,可又实在提不起兴趣来工作。慢慢地徒步走到河边,看几个老人钓鱼看了一下午。一直在想怎麽处理面临的问题。我恼怒妻子给我带绿帽子,又担心这件事被外人知道的后果,更为自己心底里那丝变态的兴奋感到羞愧。思前想后不得要领,却是越想越苦恼。忽然想找个人聊聊,拿出手机拨弄了半天,却想不出一个可以说话的人。鬼使神差中,拔通了一个号码。

  “刘哥哥,今天这麽有空找我啊。”电话那头想起了一个甜美的声音。

  “小玉,我现在在金丽宾馆。有空吗?过来陪陪我!”

  “好啊。我马上过来。你等我啊。”

  小玉是金丽夜总会的礼仪小姐。金丽宾馆的金丽夜总会里很少有流莺,小姐大多数都是固定的,不仅品质高,而且定期体检,比较安全,所以金丽夜总会在全市都是有名的男人消遣的好去处。小玉是一年多前认识的,长得漂亮,皮肤很白,性格也好,后来我接待客人几乎每次都提前找电话给她让她陪,以至於有的客人都以为她是我包养的情人。其实我除了接待时让她陪外,从来也没找过她。

  她和我出过十几次台,好像也挺中意我的,每次到房间都要洗澡后才让我肏,床上对我也是百依百顺。她有好几次都留我过夜,但我总觉得对不起妻子,所以再晚都回去。

  “叮咚……”房间铃响了。我开了门,小玉微笑着走了进来。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小衫,很短很紧身,两个不小的乳房被勾勒得更显坚挺,迷人的小肚脐露着,下身是一条牛仔短裤,裸着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

  她进来就坐在我身旁说:

  “哥哥,我洗过澡了,洗得乾乾净净的……”

  这小骚妮子,已经赤裸裸的暗示了。可是我现在并没有太大的兴致,叫她来只是自己一个人太寂寞了,想找个人说说话而已。小玉慢慢地帮我把裤子脱下,用一只白嫩玉手握着我软软的鸡巴轻轻撸起来。一阵快感袭来,我忽然不想聊天了,眼前,小玉好像变身成了妻子柳静,那个背着我偷男人的女人。

  我要惩罚她,狠狠地肏她!

  很快,我的鸡巴坚硬如铁!当小玉主动地把一对大白兔般雪白丰满的乳房轮流塞入我的口中时,我迷失了,一把将她按在了身下……

  那晚,我把小玉干到深夜,边干了三次,把小玉干得淫水四溅。性欲得到极大满足的我,心情也平静下来。

  第二天中午,我带小玉到一家西餐厅吃了饭,出来路过一家手机店,心中一动,进去买了一部前几天我给妻子的那款手机送给她。小玉高兴坏了,抱着我直亲。

  看着小玉手中的那款和妻子的一样一样的手机,我心里隐隐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两天来振动器都没反应。本来是常常振动的,但监听到的都是要麽是妻子和朋友的电话,要麽是工作上的电话,不胜其烦,后来就设置成了只监听杨建全的号码。我拿出监听器,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设错,心里不由升起了一丝希望,是不是她们不再来往了?可再一想她们本来就在一个部门上班,要联系并不一定通过电话,心又沉了下去。

  下午公司没大事,我提前下班回家。刚坐下一会,监听器有反应了,熟悉的妻子和杨建全的声音从耳机传出来。原来杨建全已经调到外地的分公司了,昨天走的。怪不得他前两天连接着粘着妻子与他上床,而且奸淫妻子时那麽不要命。

  今天他在电话里说得倒不像上次那样淫秽,却还是色迷迷的,让人听了就生厌。不过妻子的说话的口气却比较平淡,没有那种娇嗲的味道。这让我心里好受了些。

  或许在小玉身体上发泄出了许多苦恼,我现在可以比较冷静的来想目前的问题怎麽来处理了。我并不想用暴力来解决,因为那解决不了什麽问题。那麽找杨建全和妻子摊牌?可摊牌以后呢?从她们床上的表现看,妻子肯定不是被强奸,把话说透了,我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而且,我内心深处,还是很舍不得小静的。关键还是要把她的心留在我身边。

  下午六点多,妻子也回家了。见到我,一脸惊喜:“老公,你回来了!”

  “是啊,事情办得还算顺利,今天下午就回来了。”我也尽力做出高兴的样子。

  “你不舒服吗?”看到我脸色不大好,妻子把手放在我额头上,关心地问。

  “有点……这两天累坏了。”

  “老公休息一下,我给你做饭去!”妻子在我脸上吻了一下,进厨房忙活去了。

  妻子的厨艺不算高超,却很合我的胃口。今天她做了我最爱吃的油焖虾和韭黄炒豆腐,笑靥如花地给我挟菜。我心里不由泛起一阵温暖,暗暗想,不管怎麽说,妻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关心我,只要她悬崖勒马,我就不再追究这件事了。

  晚上,我摸捏玩弄着妻子洗得乾乾净净的一双迷人嫩脚。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小静的这对嫩脚被精液泡过似乎真的更加白嫩幼滑,或许男人的精液确实是女人玉足的养护品呢!看着妻子美丽的容颜和雪白的身体,想着妻子这对凝脂般的嫩脚在野男人的精液里泡了一天,我又是屈辱又是兴奋,鸡巴胀得高高!捉着妻子的玉足,硬胀的鸡巴不住地在她嫩脚的各个部顶戳,妻子已经发出动人的呻吟了。

  “老公……快……给我吧……下面好想要啊……”

  我抱起妻子雪白的娇躯,让她呈跪趴的姿势在床上,我也跪到白妻子后,双手把玩着白洁浑圆雪白的屁股,勃起的鸡巴在她湿润的阴道口一下一下的碰着。

  “……嗯……老公……你快插进来吧……我想要!”妻子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轻声的说。

  我也受不了了,双手扶住了妻子白嫩的屁股,下身用力一顶,“咕唧”一声鸡巴连根插入,妻子雪白双腿一颤,“啊……”轻叫了一声。

  我一下插进去,手伸到小静胸前一边把玩着妻子丰嫩酥软的乳房,一边开始抽送。妻子垂着头,“嗯……嗯……嗯……”轻声的哼着。我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妻子的下身也越来越湿,水渍的摩擦声“呱叽、呱叽”的不停地响。

  不久,我更加地感到兴奋,而我的阳具也变得更硬了。同时我感觉得妻子的身体变得僵硬,她也达到了高潮。当妻子达到高潮的巅峰时,她的阴道开始收缩,紧紧包住我的鸡巴。我已经克制不住了!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而和她同时达到了高潮。我感觉我的鸡巴猛烈地抽搐,突然间开始激烈地射出精液,不断地射出。浓厚而又滚烫的精液,深深地射入妻子的身体里。而妻子这时柔软白嫩的屁股紧紧贴着我的小腹,她的嫩屄也正挤压着我的鸡巴,似乎想把我所有的精液都吸到她的体内……

  我们抱着躺了一会,妻子好像好有点意犹未尽,伸出一只纤嫩小手握着我软化的鸡巴抚弄起来,我也有心再来一次,可小弟弟今天不争气,竟然硬不起来。可能是昨晚和小玉玩得太凶,今天早上起床时还和她又射了一次,导致现在存货不足。我有点尴尬,妻子抬头看了我,脸一下红了,搂着我把头埋在我怀里。我们就这样搂着睡着了。

  后来几天,我发现我性能力竟然下降了。晚上和妻子都只能做得了一次,第二次就怎麽也硬不起来了。我有些惊慌,一天中午找小玉开房干了一次,连射两次后,还可以勃起。我放下心来。可到晚上与妻子做爱时,还是老问题。

  一天晚上,我竟然硬不起来,妻子用手帮我手淫了好一阵都没起色,直到她用小嘴把我的鸡巴含进去,吮了好一会,我的小弟才抬起头来。但是肏进妻子的小屄后,持续了不到五分钟,我就感到鸡巴有软下去的迹象,只好加快抽插速度,尽快的射了出来。而妻子第一次高潮都没达到。我羞愧得都不敢去看妻子,但妻子却一句埋怨话都没说,反而柔声地安慰我,要我别在意。我感动极了,搂着妻子的身体,看着妻子可爱的睡姿,久久不能入眠。

  我在网上下了些人妻文,看到那些换妻性交,或者妻子红杏出墙与别的男人淫乱的情节,下体就会很有反应。晚上把小静想想像成那些淫荡美貌的人妻,把那些野男人想像成杨健全,想像着杨健全和妻子淫乱性交的画面才硬得起来,鸡巴就能很快硬起来,可是第二次勃起还是困难。后来我把那天录下的妻子被杨健全奸淫的录影拷到电脑上,偷偷地看,当晚情况好了些,可是持续不了两天,又回到老样子,似乎这些画面对我的刺激在下降。我苦恼极了。

  慢慢地我开始有种很变态的期待,想再见到美丽的妻子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或许再经历一次强烈的刺激,我能恢复正常。我确定我这个状况是由於心理上的原因,而不是生理上的,期间找小玉干了几次,都是生龙活虎,干得她死去活来。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差不多一个月,开始时妻子有点失望,看得出情绪有点低落,但她并没有对我说什麽,对我还是很温柔。后来她情绪慢慢的好起来,开始恢复以前容光焕发的样子。我想她是慢慢接受这个现实了。再说我也并不是失去了做爱的能力,只是不如以前那样性欲旺盛而已,而且只是心理上的原因我相信假以时日,我会逐渐恢复到以前的样子的,也就放下心来。

  这期间一直没有监听到妻子和杨健全的电话,直到有一天在我出差时,几乎已经被我的遗忘的监听器振动起来,我几乎是很兴奋地戴上耳机。电话是杨健全打给小静的,他说今天他回来休假,央求小静明天中午和他会面……

  电话里妻子沉默了一下,说:“不行,我老公明天中午在家。”口气很平淡。杨健全在电话那头几乎已经是哀求了,可妻子却没有松口。

  我有点诧异,我这几天明明在出差不在家,妻子干嘛这样说?我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大概是找个托词。这麽说,她对杨健全……

  正胡乱想着,监听器又振动了。这次是妻子打给杨健全的,电话里她只说了一句:“杨哥,对不起。我想清楚了,我们还是保持正常的同事关系比较好。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口气很冷漠,而且说完就挂了电话。此后监听器一直没再反应,不知道是杨健全没再打电话,还是打了妻子不接。

  不管怎麽说,这是我最希望见到的结果了!我不想把事情闹大,那样对我和妻子都没什麽好处。她能迷途知返是最好的了,她偶尔的行差踏错,我可以原谅,毕竟我也没有对她守身如玉,在外面玩过的小姐也有五六个了,虽然那主要还是工作上的需要。只要她心里还有我,愿意为我而断绝与其他男人的关系,我还是想和她一起厮守到老的。

  我心里一下子轻松下来。可是与此同时,我内心深处竟然莫名其妙地感到了一丝失望。

  我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自己:难道我竟然希望妻子的奸夫再一次地奸淫美丽可人的妻子?!

  鄙视归鄙视,我心里还是不时掠过一种荒唐无耻的念头。

  第二天中午与客户一直吃饭时,我的电话响了,掏出手机一看,是小静打来的。我心里一阵甜蜜,和同桌的人打个招呼,就出去接电话了。

  “静静,什麽事?”

  “嗯,没什麽。老公,我就是想你了。”妻子的声音有点异样。

  “老公想你啊……静,你怎麽啦,声音听上去不大对头,是不是感冒了?”

  “嗯……是啊,昨晚没睡好……”

  我可以理解,她昨天彻底拒绝了杨健全,我又不在身边,心情是会复杂些。

  “静静,你要注意身体。你病了,我会很心疼的。”

  “好……老公,我没事的,已经吃过药了。你一个人在外面,也要注意身体……”

  我们聊了好一会,才挂了电话。妻子的感冒似乎不轻,我不由得有些担心,很想尽快回到她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