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喜欢共用娇妻的变态癖好02
喜欢共用娇妻的变态癖好02
 我有意加快业务洽谈的进度后,工作终於提前完成,提前了一天回到家。看看表,下午3点,妻子还刚去上班没多久。我没给她打电话,想给她一个惊喜。把行李收拾好,忽然想起我的工作间里还有一套我们公司新研发的动态感应监视设备,我出差前带回家作测试的,得先去收拾一下,明天上班好带回公司。

  进入工作间,我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原来出差时,匆忙间我竟然忘记了关机,设备就这麽转了几天!当时因为我推销这种新设备,为了全面了解性能,我带了一套回家作实地测试。

  这套设备主要是由几个无线摄像头、一台影像资讯接收处理设备和一台大容量的硬碟存储机组成,画面是静态时,处理机不工作:画面呈动态时,处理机就会自动工作并把动态画面保存在硬碟机上。

  这东西我们老总和我都认为市场前景看好。我在主卧室和客卧室里分别装了一个无线摄像头,客厅里因为栽了些绿植会经常随风动,会拍下些无意义的画面,就没有装。

  正准备关机时,忽然心理一动,想看看这几天拍了些什麽,我不在时,妻子是什麽样子?

  调出第一段影像,是我出差的前一天和妻子的床上活动。和妻子的做爱没有坚持太久就射了,然后妻子用小手撸我的鸡巴,鸡巴却只是微硬。我看着这画面都觉得有些脸红:自己这些日子怎麽这麽不中用?

  第二段画面是妻子一个人在床上孤枕难眠的情景。看着妻子辗转反侧了好一阵才睡着,我不由一阵心疼……

  第三段画面看时间是妻子刚下班不久,只见妻子进入卧室,坐在梳粧台前,在脸上施了淡淡的妆,让她显得分外娇艳动人。接着她换上了件紫色的吊带小衣和一条七分裤,就走出去了。然后当天的画面停止,再也没有出现。

  这说明,妻子当天晚上要麽在外未归,要麽睡在客厅里。可是睡在客厅里是用不着换衣服的,还穿那麽性感……那天的日期,正好是杨健全给她打电话的日子。我心里开始有种不祥的预感。

  再调出下一段影像时,我一下子如五雷轰顶!

  一个四十岁上下、高大健壮的一丝不挂的男人进入到我和妻子的卧室,他的怀里以把尿的姿势抱着一个肌肤如玉的漂亮女子,他的鸡巴还顶入在女子的下体,边走边不断地抽插。而这个被男人抱得悬空着不断奸干的漂亮女子,赫然就是我美丽的妻子——柳静!

  小静上身穿着一件白色小衫,被推到了胸口处,袒露的两颗果冻般的雪白嫩乳房随着男人的奸插而颤动着,下身只穿着一双肉色超薄丝袜及一双粉红色薄底细高跟凉鞋,此外雪白的玉体不着寸缕。

  男人走到我和妻子的床边,转身一屁股坐在床沿,把妻子抱在怀里继续挺着鸡巴在妻子娇嫩玉体里抽插。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她们下体的结合处,由于男人的大鸡巴插入在小静体内,看不出到底有多长,但可以肯定这根鸡巴比我的和杨健全的还要粗大得多!而这根又粗又大的鸡巴,竟然正插在妻子那娇嫩柔腻的肛门里!

  我不能想像这根巨大的鸡巴是如何插入到妻子那紧窄娇嫩的小屁眼里的,但我肯定她们已经在客厅里奸干了好一阵子了。因为妻子显然已经进入了享受肛交的美妙佳景,她玉体不住乱颤,小嘴里发出动人的呻吟,一只小手抚揉着自己两颗雪白的玉乳,另一小手快速的抚弄着自己已经勃起的迷人的阴蒂。她脸上满足的表情,已经超过了当天被杨健全奸弄嫩菊的时候……

  男人两手托着妻子雪白的屁股,大鸡巴肏弄着妻子的嫩肛,张嘴舔着妻子雪白的玉颈和娇嫩的耳垂。

  “小美人,大鸡巴肏得你的小嫩屁眼爽不爽?”

  “嗯……好爽……王总……我的屁股都……要被插坏了……好胀……好爽……”

  “宝贝,你的小屁眼太好肏了!喔……是我肏过的屁眼中最好的……又紧又嫩,让我的鸡巴好舒服!”

  “……嗯……王总……你的……好粗好大呀……把我的屁股都要撑裂了……好舒服呀……”

  “宝贝,你长得太美了……你全身都是极品啊,你的小嫩肛比你的嫩屄肏起来都爽!”

  看着美貌的妻子被又一个男人恣意奸淫,听着她们的淫词浪语,我终於明白了,她在电话里对杨健全说的“我老公在家”,并不是说的我这个亲老公,而是另一个野老公,一个能把她肏得更爽,奸得更浪的野男人!

  还以为妻子已经悬崖勒马,从此再次只属於我一个人!没想到她还在给我戴着一顶顶的绿帽子!

  这时,画面上已经换了个姿势。男人让小静趴在床上,他紧紧按住小静雪白的屁股,从后面把鸡巴插入到小静的嫩屄里肏干了几下,又抽出来再次顶入她的肛门,加快速度奸弄起来。妻子已经被肛奸得语无伦次了,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那男人边一下接一下地肏弄着妻子的嫩肛,一边还淫邪地挑逗:“小静,在你家里肏你实在是太爽了……这张床上,平时都是只有你丈夫才能干你!他知道他漂亮的小妻子在你们的婚床上被我的大鸡巴干得要死要活,他会怎麽想?”

  “……唔……王总……求求你不要提我丈夫好吗……我背着他和你……好对不起他呀……”妻子发出了悲鸣。

  “小淫妇!明明是你丈夫满足不了你旺盛的性欲,你才迷上了我的大鸡巴!说,我的鸡巴大不大!”

  “嗯……大……好大……王总的鸡……鸡巴……好……好大……”

  “我和你丈夫的鸡巴谁的大?”

  “求求你……别……别说我丈夫……”

  “哼!”那男人冷哼一声,一手狠狠地抓捏着妻子雪白坚挺的嫩乳,一手啪地一声打在妻子白嫩的屁股上。鸡巴加快了在妻子嫩直肠里的奸插。妻子粉嫩的玉体一阵阵地颤抖起来。

  “说!”

  “……嗯……当然……是王总的大……王总的鸡……鸡巴比我丈夫的大多了……啊……肏得人家的小屁股……要……要爽死了……”

  被性快感淹没的妻子认命地说出了一串羞辱我的淫声浪语。

  “大……大鸡巴哥哥……比我丈夫……能干多了……又粗又大……又硬……喔……的大……鸡巴……把人家的肠子……戳坏了……喔……喔……舒服死了…

  …”

  “哈哈……”男人发出得意的笑声,一下又一下地奸弄着我雪白美貌的妻子。

  看着妻子被另一个男人奸干的这个浪样,听着她竟然用那麽下流的话来讨好奸夫,我屈辱得要命。可下体却不受控制地勃起了!

  好一阵肏干后,男人大叫一声,终於在妻子直肠里喷出了精液!然后慢慢地从妻子肛门里抽出鸡巴。这时,我看清了男人鸡巴的全貌。

  这根鸡巴真是惊人,至少有二十二、三公分长,几乎有妻子的手腕那样粗,简直地针对女人的凶器!我原本以为只有在欧美的色情片里才会存在这麽大的鸡巴!我美丽俏柔的妻子就被这根巨大的鸡巴征服了吗?

  男人把鸡巴伸到了小静小嘴前,而小静毫不犹豫地把鸡巴吞进嘴里。巨大的尺寸让妻子的小嘴容纳都有些困难,但她却如获至宝地、津津有味地舔着,把肉棒上面粘着的精液、肠液及自己肠子里的残渣都舔吃得乾乾净净!

  一瞬间,无限的自卑和悲凉涌上我心头。小说上说的没错,女人都喜欢大鸡巴。怪不得妻子背叛我,又背叛另一个奸夫!

  或许是在妻子甜美小嘴舔弄的刺激,男人的鸡巴根本就没有软化。他把妻子的身子仰面放平,捉起她的一对嫩如凝脂的玉足,把一只嫩脚吞进口里吮吃,而把另一只嫩脚按在自己硬胀的鸡巴上按揉着,享受着我美貌妻子绝美嫩脚的足交服务。

  而妻子,已经再度发出轻微的呻吟……

  舔吃玩弄了一阵妻子的迷人嫩脚,男人让妻子起来下床,穿上高跟凉鞋,双手扶着衣柜站好。那双时尚性感的粉红色薄底细高跟凉鞋,让妻子的玉足更加俏丽迷人,让妻子雪白的双腿更加修长笔直。

  男人站在妻子身后,手环伸过去握住她一对白嫩丰挺的乳房,粗大的鸡巴从后面捅进她诱人的两腿之间……

  “啪啪啪……”男人狠狠地奸弄,发出一阵阵淫靡的肉体撞击声,妻子发出一声声的叫唤……

  大概肏弄了几百下,男人突然抽出了鸡巴。妻子急忙收起来来:“王总,快……快来弄我呀……人家里面好想要啊……”

  男人却淫淫地笑了一笑,把妻子的电话放在她面前:“来,给你丈夫打电话!我要边听你和你丈夫打电话,边玩你!”

  “不要!王总,求你了……”

  “还想不想要我的大鸡巴!不打电话不肏!”男人威胁。

  被性欲冲错头脑的妻子无奈地拨了电话……当电话拨通,妻子嘴里叫了一声“老公”的同时,男人的大鸡巴狠狠地插入了妻子的嫩屄!

  只听几句,我就明白了,昨天我接到的电话竟然就是妻子在被野男人奸干时打来的!原来妻子不是生病,她声音异样是因为苦苦压制着因为被男人鸡巴奸弄而想要叫床的冲动。当我为妻子的关心而甜蜜,因以为妻子生病而担忧的时候,我哪里想得到,美貌温柔的妻子,正在我的卧室里,高高翘着白嫩迷人的屁股,让又一个奸夫巨大的鸡巴从后面不停地插入!

  屈辱!巨大的屈辱感占据了我的心里!可我的下体,却不听指挥地勃起到了极点!

  当电话挂断的一瞬,妻子终於发出一声尖长的呻吟,玉体剧震,获得了强烈无比的高潮!

  男人却并不没有放过她,他挺着硕大的鸡巴在妻子的肉洞里一下一下狠狠奸插,还淫邪地对妻子说:“小骚货,你可真淫荡啊。刚才和你丈夫打电话的时候,你的小屄一阵阵的收缩,夹得我的鸡巴好舒服啊……”

  监视器上的画面已经转黑,我万念俱灰地回到客厅,抱着头坐在沙发上,一遍遍地问自己:“在一个又一个男人跨下婉转呻吟的的这个女人,真是是我美丽温柔的妻子吗?她还是我的妻子吗?”

  ……

  妻子下班回来,见我已经坐在家里了,一脸惊喜:“老公,你这麽早回来了?不是说要到明天吗?”

  说着,她忙着去准备饭菜,一如平时的温柔娴淑,几乎让我以为我刚才看到的都是错觉。

  可是已经了解她丑事的我,敏感地察觉到她眼角掠过的一丝惊慌和愧疚。

  晚上,妻子进卫生间洗了澡,进到卧室,见我坐在床边,对我说:“老公,快洗澡睡了!”

  我把几张列印出来的萤幕截图扔在她面前,画面上,几乎一丝不挂的妻子正被一个男人以各种姿势插入奸淫。

  “啊!”妻子发出一声惊叫,睁大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

  “说说,怎麽回事。”我以连我自己都难以相信的平静口吻说。

  妻子还是一动不动地望着我,慢慢地美丽的眼睛溢出泪水,终於软软地坐倒在地,掩着脸痛哭失声。

  我一阵烦燥,大吼起来:“哭什麽!快说,这男人是谁!杨健全又是怎麽回事!”

  妻子抽抽噎噎地哭了好一会,才抬起头对我说:“对不起,老公……”

  “对不起?!你也知道对不起我!知道对不起我你还……你这……”我越说越怒,抬手就要给她一个耳光!妻子并不闪避,抬起泪眼迷蒙的脸,哀伤地对着我,楚楚可怜。我的手抬着,却也打不下去了。

  “巍哥哥……”妻子流着泪叫了我一声。

  听到“巍哥哥”这样遥远而熟悉的叫声,我愣住了,呆呆地站着,心绪回到了学生时代。

  我和小静是在同一个学校上的大学。我小学、中学都跳过级,上大学时只有16岁,在一次和经济学院的女生搞友好宿舍联谊活动时,认识了同样是16岁上大学的小静,那时她穿着打扮还是个可爱的中学生样子。在双方宿舍的哥哥、姐姐们不知道是善意还是恶作剧的撮合下,我们成了一对。

  那时我们都太小了,虽然谈恋爱,可是直到大一结束,我们都只是牵牵手,心理知道喜欢对方,却不知道恋爱中的男女应该怎麽做,看到高年级的恋人们旁若无人的拥吻我们都觉得害羞。我们像是一群大人中间的一对小孩子在玩过家家,别人看着好玩,可是我们却自得其乐。小静比我小四个月,在我的要求下,他叫我“巍哥哥”,可面嫩的她只愿意私下这麽叫我,当着人却无论如何也不肯叫。我们一直这样甜蜜而蒙胧地交往到大一结束。

  到了大二,情况发生了变化。大学毕竟是社会的视窗,小静在耳濡目染之下,不知不觉的开始成熟起来,在穿着打扮和气质上都开始像是一个真正的女大学生了,她开始由一个女孩向一个少女转变,展现出了惊人的美丽。她身边开始出现了很多的追求者,不少男生找出各种各样的藉口约她吃饭、喝茶。小静生性柔顺,不懂得拒绝人,或许是根本不知道那些男生对她其实别有意图,以为只是正常的同学交往,好几次就跟了出去。虽然她每次都把经过和我说,但男人本能的独占欲让我非常不爽,我们开始争吵。说是争吵,其实主要还是我在责怪她,小静总觉得很委屈,急了就流泪。终於有一次,她不听我的阻止和几个男生出去喝茶,而其中的一个家里很有钱的男生摆明就是想追求她。事后,我非常激烈地和她吵了一架。

  我们争吵后的第二天,我心灰意冷地到她的宿舍想和她说清楚,分手算了。进她们宿舍,其他女生很自觉地出去了。小静刚洗澡回来,穿着一双样式漂亮的拖鞋,那双沾着水珠的、雪白如凝脂的娇美嫩脚让我看得呆住了。我几年前开始发现自己对那些形状漂亮、皮肤白嫩的女人玉足有特殊的喜好,可是这样异样的癖好却不能对人启齿,而心理上越是不能释放,那份迷恋就越深。就在见到小静玉足的那一瞬间我下定了决心:这个有着一双完美嫩脚的美丽少女,就是我今后人生的目标。

  小静见到我,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把头别过去不理我。我把要和她提分手的本意已经抛到九霄云外了,走过去,拿起毛巾,温柔无比的托起她的双脚,轻轻地帮她揩干脚面上的水珠,扶着她让她躺下,看着她一双娇嫩雪白如玉雕般的嫩足,我忍不住在上面轻轻吻了一下。小静微微一挣,就不动了。我抬起头,她已经羞得俏脸红红的,美丽的眼睛看着我,闪烁着异样的神采。

  “静静,我爱你。你永远只爱我一个人好吗?”

  “嗯,巍哥哥……”一声细若蚊蚋的回应后,小静已经把头深深埋在我怀里。

  那以后,我成了小静不折不扣的护花使者。除了上课和睡觉,我几乎都和她厮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