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喜欢共用娇妻的变态癖好03
喜欢共用娇妻的变态癖好03
  收回思绪,我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娇美妻子,我心一下子软了下来。轻轻扶起她让她坐在床上,沉默了一会,我对她说:“静静,不管发生了什麽,从头到尾跟我说一下好吗?我是你丈夫,我有权力知道一切!”

  妻子定定的看了我一会,又低下头,慢慢地止住了哭泣,开始对我诉说……

  “他……他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王磊……”

  刚听到第一句,我的心就是一沉。小静所在的公司是市里颇具规模的一家贸易公司,但也不是太大。王磊是董事长,也是公司最大的股东。照理说这样规模的公司一般都是董事长来兼总经理,但王磊这个人好像无心搞经营,找了一个总经理来管理公司事务,自己反而到处玩乐。连班也不怎麽去上。小静也是进公司半年了才远远见到这位公司董事长一次,还专门当笑话同我说起过。我千想万想,就没想到会是他……

  在妻子接下来的话中,我了解了事情的一个大概。

  “……那天下午上班时,我们部长接到王总从锦天酒店打来的电话,说他在开个会,要一些业务上的资料。因为平时这块业务是我负责的,部长怕王总问起细节来说不清楚,就把我一起带去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王总,以前他要麽出国在外,要麽到处旅游,反正我进公司以后就很少见他来公司。部长和我把资料送到后,他果然问了几个细节,我也就回答了。当时我就觉得他老是在看我,可我也没在意。

  “回公司一会后,我就接到王总打来的电话,说有几个资料要我再去解释一下。我就去了,刚进他房间,他要我先坐,还倒了杯饮料给我喝,问我了几个问题。忽然他起身把房间反锁上。我感觉到有些不妙了,想赶快跑,可是他一下子就抱住了我,把我按倒在床上……

  我哀求他,骂他,拼命挣扎,可是还是被他……“

  我愤怒地说:“那你为什麽为告诉我?!为什麽不告他强奸!?这王八蛋,我饶不了他!”

  其实站在妻子的立场上,我多少也能理解女人经历这种遭遇后的选择,告了又能怎麽样?

  自己的名声也完了,工作也完,搞不好家庭也完了!再说这种事往往没什麽证据,老总强奸漂亮女职员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哪个不是忍气吞声的隐忍下来?

  可妻子接下来的回答证明我的想法太自以为是了!她听了我的质问,脸上先是出现了惊恐的表情,然后又变得苍白,支唔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事后我也哭着说要告他强奸。

  可是……他好变态,把先前他和我……和我……的情景拍了下来,放给我看,笑我说刚才我哪有一点像是被……被强奸的样子,双手把他抱得那麽紧……他……他还说我……我流了好多水……“

  我面沉如水。

  妻子抬眼看了我一下,又低下头去。半晌才小声说:“开始时,我是拼命挣紮哭喊的,可……接下来不知道怎麽了,我有了反应……有了好强烈的快感……

  我当时真是的清醒的,可就是觉得很想要……”

  “贱人!”我在心里愤愤地骂了一声。

  “那些天,我好无助,不敢同你说,怕你……再说我也不知道怎麽同你说,因为……因为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好下贱!”妻子说着说着,眼圈又发红了。

  我叹了口气,没在这个问题上再追问,怕她难堪,就问:“后来呢?”

  “开始的几天,我好恨他,可后来也慢慢的……就不那麽恨了,因为我觉得自己也有问题。他给我打过一个电话,我没接。过了一个星期,他很难得的来公司上班,又打给我电话,让我中午到他办公室。我本来不愿意进去的,可是他毕竟是老总,我怕他真的有什麽业务上的事,就按他的要求去了。可是就在他办公室里,他……他又把我……”

  “他又把你强奸了?!”我紧张地追问。

  妻子脸上出现犹豫有表情,半天才说:“……不是的……他没逼我,对我说如果我不愿意,可以马上走,他决不会在公司里为难为我的,说着就自顾自的开始解衣服。我……我知道应该马上离开的,可是……我却发现自己迈不开步子,脑子里竟然全是那天他对我……对我那样的画面。我身子一阵阵的发热,直到他脱得精光,又来解我的衣服,我都……都没有反抗……”

  我呆住了,心里一阵一阵的悸痛,痛苦地嘶声问她:“为什麽!静静,为什麽!难道我不能满足你吗!”

  妻子看到我痛苦的眼神,欲言又止,低下头去,身体在微微颤抖着。一阵沉默后,她终於抬起头来:

  “老公,我最甜蜜的时光,就是我们结婚前后的那段时光,那时你让我尝到了性爱的美妙滋味。那时你对我多好啊,天天晚上都让我沉浸在快乐中,有时大白天你也让我陪你做爱。

  那时,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小淫妇,天天都被你喂得饱饱的。当时我想,我就要这样一辈子做你的小淫妇了。

  “可是没多久你就开始一头紮在工作里了,你天天晚上加班写方案到深夜。

  虽然不管结束多晚,只要我还没睡你都要陪我做爱,可是老公,我的胃口早就已经被你撑大了!你那样草草的对我,我觉得好不满足!

  “我不是在怪你,老公!我真的不是怪你,我知道你那麽辛苦工作是为我让我们早些过好一点,你是为了我,我知道!可是,我一面担心你的身体,一面好想你痛痛快快地和我做爱。如果你没有让我尝过那样美妙的感觉,我想我会乖乖的,可是我已经被你开发成一个总也吃不饱的小淫妇了……”

  我张大了嘴。什麽都猜过了,就是没想到我新婚时的优异表现竟是妻子出轨的第一个诱因!

  “我好几次暗示你,我不再乎过多好的日子,我们的日子已经蛮不错了,我只要你对我好就行。可你根本就听不进去。好多次我都想让你多爱我一会,多爱我一次,可总觉得害羞说不出口,再说你那麽累了,我也不忍心。”

  是啊,妻子是好几次说过这样的话,可我以为那是妻子体贴我,怕我太辛苦。感动之下工作反而更卖力了……

  “好多次,在你睡着后,我却身子热热的怎麽也睡不着,只好一个人到卫生间里……自渎……有时真想跟你说,乾脆晚上你别弄我了,把我的兴致挑起来,又草草完事,逗得我不上不下的反而更难受……我知道你是想尽个丈夫的责任,可一想起你只是把我当成了责任,心里就好难过,好怀念以前的你……”

  我心里充满了苦涩的滋味,失败啊!我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眼前的娇妻,而万万没想到正是因为努力的工作忽略了娇妻,让娇妻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我这几年的奋斗所为何来!

  “……你们……多长时间了?”半晌,我艰难地从发干的喉咙里挤出疑问,

  “什麽时候开始的?”

  “……去年九月……”妻子嗫嚅道。

  去年九月……距离现在已经半年多了。可叹我这半年来竟然懵然不知漂亮的娇妻已经多少次的在别的男人跨下呻吟。

  “你想过没有,如果让人知道了,你,还有我,还抬得起头来吗!”我气愤地道。

  “……每次我们……都很隐密的……他……也不想让人知道……他说不能害我……”妻子望了我一眼,怯生生的说。

  我五内杂呈地看着妻子。妻子这时双手抱膝,缩着身体,楚楚可怜地坐在床上,白嫩俏丽的脸蛋上泪痕未干,睡衣下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和一双如玉的纤美嫩脚。

  我美丽的娇妻啊,我还是舍不得离开她!长叹一声,我挨过去轻轻搂住她的身体,柔声对她说:

  “静静,过去的事我就不再问了,也有我的原因。以后我会对你再细心些的,所有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也不再来怪你了,今后咱们两个人好好的过日子,好吗?”

  小静身体一僵,怔怔地看着我,欲言又止,忽然幽幽地叹了口气。

  “老公,不行的……这些日子来,我知道对不起你,我无数次的下决心,不再做对不起你的事了。可是……可是一到时候,我还是……我的身体好像不是我自己的,我心里越是想挣扎,就越身不由己。我……我也好恨我自己,怎麽就这麽贱……

  “老公,我还是爱着你,真的!但……我的心和我的身体好象已经不再是一体的了。和你在一起时,我的心和身子都属於你,可一和他在一起,我的心还属於你,身子却是他的了……我也不知道为什麽……老公,真对不起,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女孩了,现在的我,是个下贱的女人……

  “我好怀念那个依偎在你怀里的无忧无虑的我,可是,我已经回不去了……巍哥哥,我已经不配做你的妻子了……可我……我又舍不得离开你……”

  随着妻子平淡而又哀伤的诉说,我的心沉到了谷底。后来我已经听不到妻子在说什麽了。

  杨建全的事我也不想再追问了。问了有什麽用?再让自己承受一次耻辱吗?

  妻子已经不是过去的小静了。

  愤怒已经被绝望替代,而绝望又渐渐转换成了自暴自弃……脑海里,一忽儿是我和小静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情景,一忽儿又是妻子雪白美丽的胴体一丝不挂、被另外的男人压在下面恣意奸淫的画面……

  后来我已经听不到妻子在说什麽了。杨建全的事我也不想再追问了。问了有什麽用?妻子已经不是过去的小静了。

  “他是不是在床上很厉害?”我突然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

  “是啊,他好强,弄得人家……”妻子下意识地介面说,脸上透出红晕。但她马上发现自己的失言,抬头惊慌地看着我,又低下头,却在某一个角度定住了,眼里透出复杂的神色。

  我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发现妻子盯着的地方正是我的下体部位,那里不知不觉又勃起了,把裤子撑出一个帐蓬。我一下子觉得羞愧无比!

  妻子迟疑着说:“老公,你……”

  我恼羞成怒,心里没来由地烦燥起来。一把推开妻子,起身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一时没掌握好,竟让水喷湿了衬衣,只好把衬衣脱下,打开洗衣机扔了进去。却发现洗衣机里躺着妻子换下来的内裤。

  我拾起内裤,赫然在裆部见到湿漉漉的一大块,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精液的味道!小静今天又和那男人干了!

  我稍稍平复下来的欲念又强烈地冲击我的大脑。我忍不住掏出硬挺的鸡巴, 一手捏着妻子被男人精液粘染的内裤,一手开始手淫。

  忽然,一个软腻的身体从后面贴上来,一只柔嫩的小手握住了我坚挺的阳具。我身体一僵,竟不敢回头去看妻子。

  “小静,我……”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麽好。

  耳边想起小静轻柔的声音:“老公,你对我还有反应,我好高兴。我好怕你厌恶我,不要我了!只要你还想要我,不管你心理是怎麽想的,我都好高兴!”

  我没说话,鸡巴却在妻子小手的搓揉下越发的火热。

  仿佛是受到鼓励一般,妻子的声音越来越腻,渐渐的淫靡起来:“好老公,放松些……你是不是觉得我和别的男人上床让你感到刺激?”

  我已经被刺激得说不出话来,脸胀得通红,只是粗声“唔”了一声。

  “没关系的,老公,别难为情……王总说,好多男人都喜欢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给别的男人玩……外面有好多夫妻都喜欢玩换妻的游戏,可以增加夫妻的情趣呢!……想听你心爱的小妻子是怎麽被别的男人压在下面玩吗?我详详细细地讲给你听好不好?……”小静的声音越来越淫靡,却透着致命的诱惑,握着我的肉棒套弄着的小手动作也越来越快。

  我的鸡巴已经被弄得坚硬如铁。我大吼一声,反手把妻子抱起,一把扯开她的睡衣,将她抱在马桶上方,劈开她的两条雪腿,鸡巴“嗞”的一声捅入她的嫩屄!

  “哦……”妻子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吟。此时的小静,不在像往日那娟秀清丽的形象,而是像一个艳丽无匹的魔女,星眸迷离,朱唇轻启……

  我狠狠地一下下操干着小静,欲火在身体和脑海里燃烧。

  “骚货,那男人今天是不是又乾爽你了!”

  “哦……是啊……今天下午快下班时……王总就在办公室里把我……把我又玩了……他那又粗又长的大东西……插得我……快死过去了……哦……老公……快快……插死你的骚货吧……哦……哦……老公……你漂亮的小娇妻被……别的男人操了……你是不是……好兴奋啊……”

  小静此刻完全是个欲女了,什麽下流的话都说得出口。我从来没有这样和妻子淫浪地做爱过,可是真的刺激极了。我狠狠地撞击着她,直到在她的身体内喷射!……

  我躺在床上,任妻子趴在我的腿间,用她的小口香舌为我清理刚射精的鸡巴。心内只有满足。看着妻子娇美雪白的脸庞,我在想:或许对妻子的红杏出墙我其实并不愤怒,只是下意识里觉得我应该愤怒而已,因为如果我不表现得愤怒的话,我会不像一个男人,会被妻子瞧不起。

  可是妻子刚才的表现已经消除了我的担心,我真的不再愤怒了。想像着妻子雪白美艳的娇躯在其他男人的跨下扭动,我心里只是觉得捻酸,而这样捻酸的感觉,只是助长我的性欲。

  因此,我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

  也许真像妻子说的那样,这会增加夫妻间的情趣?

  “小骚货,你和姓杨的是怎麽搞上的?”我还是问出了口。

  小静这时已经把我的鸡巴舔弄净了,和我并排躺在了一起。

  “……大概是两个月前的事。那时王总出国去了,我不知道为什麽,总是想要,你又老是忙你的事,对我……杨建全一直是那样色色的和我搭讪,本来我是很讨厌他的,可那时,我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坏女人了,也不怎麽针锋相对地对对待他了……慢慢地,就和他……”

  “后来你们一直偷偷在一起吗?”

  “……没有,我和他……没几次的。当时担心你发现,再说……王总……快回来了,我就和他断了……”

  我心里醋意大盛,因为我分不清小静和姓杨的分开,是怕我发现,还是怕王磊知道不高兴?我猜还是后者的可能性居多,这让我不由心里很是吃醋。

  我伸手在她的娇嫩玉体上摸着,摸到她雪白的屁股,用手指轻轻扣在她嫩嫩的肛门上,问她:“你这儿让人弄过了吗?”

  “……嗯……”

  “谁弄的?”我明知故问。

  “……王总……”

  “姓杨的呢?”

  “嗯,他……他也弄过……”

  “被那麽大的鸡巴插这里,不痛吗?”我尝试着用一根手指往嫩菊里戳。

  “开始是很痛,痛得像屁股都要被撕开一样……可是过一阵子……就……很舒服……很快活……”随着我手指在她嫩肛上抠弄,妻子的屁股开始扭动,白嫩的脸颊上开始泛起红潮。

  忽然,她把嘴贴在我耳边,发出梦呓般的声音:“老公,他们都插过了,你还没插过呢……”

  ……

  妻子的肛门极紧,说明她肛交的次数不多,这让我多少有点莫名其妙的安慰感。

  我的龟头费了很大的力气在钻入妻子娇嫩紧窄的肛门,妻子脸子开始露出痛苦却又期待的表情,这种表情我很熟悉,就是他被另外的男人肛奸时的表情。我心里泛起一阵酸意,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暴虐的欲望,用力地一耸屁股,本来准备缓缓插入的鸡巴一下子尽根没入她的雪白屁股里……

  妻子发出一声长长的痛叫,反手推着我,口中不住地求饶:“老公,轻点……慢点……好痛……”

  我不为所动地狠狠奸插着她的娇嫩屁眼,小静没办法,拼命地放松括约肌,想减轻痛苦。

  这使得她的肛腔一阵阵地紧缩,仿佛在死命地吞吮我的肉棒,让我的肉棒越发的坚硬膨胀!也让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小静的痛叫持续了两三分钟,肛门括约肌终於完全的放松下来,从适才的又硬又紧变成了又软又紧,我也终於完全体会到了小静肛菊的美妙!她的直肠紧紧包裹着我的鸡巴,龟头所触顶到之处,都是无比的娇嫩滑软,让我飘飘欲仙。

  我沉浸在巨大的快感之中,坚硬的鸡巴一下下顶入,像要刺穿小静雪白娇嫩的屁股。而不知何时,小静也开始发出荡人的呻吟……

  次日我醒来,小静玉体横陈睡在一旁,她上班近,可以多睡一会。昨晚我连干了她三次,现在腰都还有点酸。

  我的感受很复杂。数次目睹妻子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暴怒地向妻子兴师问罪,结局却是与妻子一起沉沦在变异的欲望里。我感到羞愧,却又隐约有些解脱的感觉——原来,接受妻子有外遇的事实也不是那麽困难!原本我只能从网路上的人妻文中意淫,现在我却在现实生活中体会到了共用娇妻的变态快感。我承认,这很变态,但我确实我很享受这样的快感。

  昨晚的经历,不知道是除去了我的心魔,还是更大的心魔取而代之,总之我终於完全恢复了雄风,这点让我庆幸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