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在乡下的日子04
在乡下的日子04
 公子哥有着很娴熟的技巧:先吻,再舔,舌头在梅凤身上游走,慢慢的下移。

  一股女孩子特有的清香从梅凤的下体散发了出来,更勾起了他的占有欲,吮吸、砸舔,一只深入到早已经湿嗒嗒的私处。

  梅凤成熟的身体,挺拔的乳房、鼓鼓的阴部、纤细的腰际,一切都让人消魂。

  当公子哥的头从她的下体离开的时候,小脸已经绯红,呼吸已经不匀了。公子哥套出他的家伙,毫不犹豫的放到了梅凤的口里。

  性感的嘴唇,在每一次触到公子哥的家伙的时候,总有不同的亢奋,因为梅凤的口技真的很不错。

  一根长长的东西,在自己的嘴里蠕动,是兴奋、刺激?

  梅凤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只有努力的吸着、含着。

  如果不在小磨房,公子哥可能是射了,当他看到一个mm在嘴边、脸上都有自己的液体,那是其他方式无法比拟的刺激。

  公子哥极力的控制着,享受着。

  当进入她的身体时候,温暖、狭窄、潮湿的阴道,已经迫不及待了,他慢慢的点击着,一边不停的揉捏着梅凤饱满挺拔的乳房。硬、软,在这个时间都在发挥着它的功能,所谓阴柔和阳刚,在互相作用着。

  两具胴体停止蠕动的时候,公子哥已经泻了,他没有拔出家伙,也没有用安全套。

  晚上,马老蔫带着憨宝,走到了山上。

  除了夜鸟的鸣叫,大山里就只有他们父子踩着树叶的沙沙声,掰开缠绕在树林间的藤子,慢慢的爬着。

  在离陷阱大约50米的地方,马老蔫听到了响动,那是猎物挣扎的声音,凭他多年的捕猎经验,猎物已经被套牢了。

  马老蔫挥舞着砍刀,除去一切障碍,为了麂子干吧,也为了农业技术交流,他想,只要把支书整高兴了,什么事情都好办。

  憨宝跟在父亲的背后,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越是小心越出问题,哗啦一声,他掉到了一个土坑里,满嘴是泥。

  马老蔫回头一看,憨宝不见了,狗日的,你死什么地方去了。

  就在漫骂的瞬间,憨宝爬了起来,爹,我是你日出来的。

  半个月后,马老蔫找到了支书,如此这般的说了几句,支书心领神会,捏了个蛇皮口袋,在一个黑夜里来到了马老蔫家。

  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当马老蔫偷着躲着凉晒麂子干巴的时候,大柱子,就是村里号称大喇叭的家伙,闻到了马老蔫家的麂子味。

  森林公安曾经告诉我们:如果举报非法捕猎,将有奖金。

  大柱子嗜财如命,和老九爱喝酒一样,可以这样理解,如果有万元的钱摆在他面前,就是卖了春花,他都干。

  当然,我最近看到了新闻,某个地方的书记,带枪捕猎,结果干掉了正在采摘棉花的一对夫妇,话说在law面前人人平等的时代,书记可以带枪射杀无辜百姓,可谓惊天地了。

  一个农民都关心起时事?

  大约我和大柱子一样,想把事情无限制扩大,或者是和包工头一样,仅仅是为了提升自己在村里的地位。

  说某书记带枪,是想表达以下意思:大柱子,可以爱钱卖闺女,我们仅仅只可以停留在道德层面来谴责;而马老蔫和某书记在同一条线上,违法了,只是马老蔫列杀麂子,而某书记射杀人。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你想不到的太多太多。

  我正在和老久探讨某书记会不会被毙的时候,村长,从基层组织的角度,他应该是主任,但是村里人都习惯叫村长了,杨老黑一样、杨老黑前任一样、现在的主任一样。

  村长说,大表叔,你看村里不是有个农业技术交流会的名额,我想了想还是你去合适,因为村里考虑顺便推广一下你的草药医术。还说这叫政府搭台,农民唱戏。

  大柱子虽然是任钱的主,但是在某些情况下也会审时度势,用俗话就是墙头草。

  这天,风和日丽,支书来到了马老蔫家,关系群众生活,D的基层干部心系群众,为群众某求发展。

  支书的到来让善于观颜察色的大柱子发现了异常,原因有一:马老蔫曾经在露天电影的燥热夏季当着村里人的面,摸过支书媳妇的大奶子。

  那是五年前的事了,当时支书就撂下一句话:只要老子一天是支书,你马老蔫就别想过好日子。

  事情是这样的,马老蔫多年干涸,几乎要龟裂了,夏日的太阳无情的烤炙,丹田一股暖流已经抑郁很久。

  晚上,支书的媳妇穿着短袖褂子,头发挽了扎成马尾,两只大奶子格外醒目,真是年方三十,韵味无穷。鼓鼓的阴部,让马老蔫欲火中烧,老二坚实挺起。把裤子拉链口的撑开了,他顿时觉得龟头凉快,在昏暗的灯光下,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陈真怎么干掉小~日~本,没有人会注意马老蔫象马一样的家伙已经露了出来。

  色胆,就是冲动+勇气。

  马老蔫是有色有胆的人,于是他开始幻想着和支书媳妇干那事是不是很舒服,会不会因为他的家伙很长而刺激的她哇哇直叫?

  马老蔫以讯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式,抓住了支书媳妇的大奶子,顷刻间,一泻如柱。

  那柔软的奶子,硬硬的奶头,平生,他只可能捏揉到这一次,不遗憾了,人间美奶,尽收这双手里。

  马老蔫在享受着,再一次的幻想着。

  哪个摸了我的奶?

  大家把目光都投在了马老蔫的脸上,因为他一摊精液出卖了自己,乳白色的液体,在昏暗的灯光下,如此耀眼。

  结果,马老蔫被暴打了一顿,还彻底废了他的根子。也彻底得罪了支书。

  大柱子知道支书的为人,他不会那么伟大不记前嫌?

  这里的玄机,只有我大柱子可以解开。

  他一直在琢磨着支书和马老蔫的每一句对话,犹如刑侦大队长。

  而我,则考虑,作为村长大表叔的我是去参加农业技术交流呢还是去找春花干一次。

  大柱子在默默的观察着。

  支书微笑着谈论着家长里短,马老蔫一个劲的点头称是,按照有关精神的指示,支书代表着广大村里人民的利益啊。

  马老蔫懂得这点。

  于是才有了捕猎麂子的这一举动,更重要的是自己还可以参加农业技术交流会。

  这无疑会提高自己在村里的威望和名声。

  支书走后,大柱子开始调侃起来,说马老蔫将会成为俺门村里的知名人物了。

  马老蔫暗爽,脸上却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村里的夜晚,还是几只夜鸟的鸣叫。还是年轻人在磨房里消磨着快乐的时光。

  支书嗖一声,滑出家门,难道又要去找隔壁村的王寡妇?

  只看他手里捏着蛇皮口袋,原来,他这就去马老蔫家取麂子干巴了。

  一切都在黑暗中进行。

  天知地知,支书知、马老蔫知,有另一个人知道,那就是大柱子。

  他正躲在草剁背后,看着赤裸裸的这宗交易。

  第二天,支书背着麂子干巴,找了郭二楞,开着拖拉机,往镇里去了。

  我正准备到山上采些药材的时候,杨老黑带着小姨妹堵住了我的家门,我以为是治疗后遗下什么症状,来找我说理了。

  你还别说,就城里人在无数次研究医患纠纷怎么解决的时候,我就为隔壁村张大胖那瘸腿付出了惨痛代价,活生生的一头母猪,被他儿子牵走了。

  看着阵势,杨老黑是来报一箭之仇了。俗话说的好啊,杨老黑这狗日的,似乎坚持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真理来了。

  我还没开口,“恭子”就鞠躬了,说感谢我给她彻底的治疗皮肤过敏,现在在也不怕maomao虫了,为她今后的生活增强了自信。

  这说的,有点象电视里恶心的广告。

  心总算落地了,原来是来感谢我了。

  我连忙请他们进来坐,杨老黑一闪,他老岳父从背后出来了,背着鸡蛋、糖果和白酒。

  老汉平头,嘴唇黑紫色,一看就知道常喝酒。两眼乌黑发亮,不停的打转,根据经验,此乃谙熟世故。鼻子粗大,按照非常男女的版友说法,这是老二粗大且长的表现。

  老汉,先放下了东西,然后掏出纸烟,给我发了起来。

  杨老黑的岳父,老汉,长象我在上文已经基本描述。在农村来说,他就是个势利、刻薄、争芝麻绿豆的家伙。

  这不,带了些劣质的卷烟和白酒,惟独那点腊肉是真的,陈年腊肉啊,一股霉味扑面而来,据说切开后,肉质还很好。色泽明亮、油脂丰富。

  所以,我把他们招呼进门后,立即吩咐媳妇上火烧饭,再叫儿子到老九的酒厂打了些小甄酒,对于一个吝啬鬼,就是要让他知道,人生该是这样:及时行乐,有吃的,那就别藏着掖着,有穿的,那就大大方方的打扮,有日的,就要高高兴兴的干。

  说话间,老九亲自提着小酒过来了。

  他主要是看“恭子”一对扑闪扑闪的大奶子,顺便到我家蹭一顿饭。其实老九不会在乎我家这顿饭的,因为作为小老板,他总会有很多应酬,总在馆子里点些上好的酒菜,招待他那些大客户的。只是,我们也好九没有聚了,看到儿子替老子打酒,他便直接过来了。

  这天,支书坐着郭二楞的拖拉机来到了镇上,镇长据说是下乡了。值班秘书接待了他,得知来意后,秘书一拍胸脯,这事准成,你放心。

  俺们地区目前正在招考公务员,镇里已经多报了几个名额,你只要把你女儿的资料交到人事资料科,这事就好办了。

  支书那个激动啊,真是烧了高香出门就遇到了贵人啊。

  于是,掏出了上好的卷烟,递给了秘书。

  秘书摇头又摇手,不抽烟。

  俗话说得好是,礼尚往来,支书没有想那么多,上了躺厕所。

  回来的时候,掏出了皱巴巴的信封塞到了秘书的口袋里。

  秘书先是推开支书,然后默许接受了。支书心总算放了下来,这一趟还真没有白跑啊。

  支书看了看身边的篮子和口袋,若有所思。

  秘书到办公室里给他倒了杯水,那目光也停留在了支书身边。

  支书说,你看,王秘书,这点是我给镇长的一点家乡的特产,就只有麻烦您替我转交了。

  秘书爽朗的答应了下来,支书一个劲的握着秘书的小手,就差下跪了。

  人民和人民公~仆,一次决择性的握手啊。

  秘书送走了支书,拆开信封,五张百元大钞安静的躺着;在打开篮子和口袋,稻乡村的小甄酒和绝对稀少的麂子干巴裸露在了目前。

  他微微一笑,绝对不抽,转过身,消失在了镇政府的办公室里。

  这边,酒过三巡,老汉开始酒话多了起来,说他大闺女在四川成都,开了一家大饭店,说的和传奇故事一样精彩,专门为做大生意的大老板服务,那个钱,一赚就是几百。

  他忘记了杨老黑还在,他忘记了他现在是在稻乡村,几百块钱,在我们村眼里,那是绝对的小钱,没有人会以此为荣的。

  老九一直色眯眯的盯着“恭子”的胸脯。随着她呼吸的颤动,那粉红色的乳头,又似乎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当年,老九和父亲到了隔壁村的隔壁,经过熟人介绍,直接到了九嫂家。身强体壮的老九走了一天的山路并没有觉得累,因为他看着九嫂那简单的衣服后饱满的乳房。

  老九的父亲和准亲家,两个老人在讨论些庄稼牛羊之类的话题,老九和九嫂早就上了九嫂家的牛圈头,开始了男女之间的性事情。

  那个时候九嫂还没有穿内裤。

  那个时候也是老九第二次到九嫂家。爷两挑着糖酒烟肉,准备给点礼钱,把婚事给办了。

  老九爬到了牛圈的二楼,等待着九嫂的到来,他来不及了,早已经脱掉了长裤。九嫂第一次看到老九又长又大的家伙,甚是羞愧,把头埋到了一边。

  老九那管那么多,直接把九嫂按倒在楼上,直接进入,开始抽动了起来。

  血,红色的血,就流了出来,渐渐的裹住了老九粗大的家伙。

  俗话说,见红了,说明这个媳妇会旺夫。老九暗自得意,找了个雏。

  或者,都是第一次,老九没有抽动几下,便泻了。

  那乳房、那身材、那腰条,在眼前的“恭子”一莫一样。

  杨老黑的岳父完全被老九的酒,不,应该是稻乡村的小甄酒征服了,两只红色的大耳朵、一副粗大的酒糟鼻,这个时候完全成了红色。

  “恭子”吃好了,帮着我媳妇收拾碗筷。

  我也想,要是我能干一盘“恭子”那该有多爽。

  杨老黑也想,这个和前媳妇一样的小姨妹,终究会在我跨下呻吟。

  对于男人的意淫,大概都一样,用老二思考,用触觉刺激。我、杨老黑、老九都一样。

  对于农业技术交流会,我不以为然,管我鸟事,我耕作好我一亩三分田就很ok了,所以我漠然处之。

  但是村长似乎非常看好他大表叔-我。

  在一个天高云淡的日子,我搭理好家务,准备到山里采摘药材,村长来了。大表叔,你那点青椒和小白菜种得很好啊,这技术你应该给我们全镇农民来推广一下,这样为以后村里搞实验田奠定些基础,狗日的村长,其实他是想搞搞政绩,因为他也想走出稻乡村。哪怕是到乡里。

  人性就是这样,社会就是这样,有些人就是基石,有些人必定要踩在别人的背上。现在村长就想踩他大表叔,一个老实的草药郎中兼农民。

  农民以地为天,这不是我用词不当,是因为有地了,才能让农民有小甄酒喝、有腊排骨吃。天是什么?是衣食的土地。即便我要盖一个猪圈,那还是要狗日的村长给盖章的,这个时候他会告诉我,大表叔,你到乡土管所批,才可以建盖的。

  所以我还是要为猪圈的用地而折腰的,对于农业技术交流会是否参加,我必须要找个合适的理由。

  乡村的故事总是波澜不惊的,没有你是风儿我是沙的约定,少了些玫瑰和巧克力的情怀。这天,东边的山头飘起了彩云。

  梅凤一个人看着空了的村庄,顿时思绪万千。

  她从来没有喜欢过这个村落,她只想着公子哥,然后离开这个养育过她的村子,女人,在这时候,总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骄傲的。春花本来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而在春花羡慕的说着公子哥的时候,梅凤却对她无限的蔑视。

  她翘首等待着越野汽车的出现,那是公子哥身份的象征,那是她梦寐以求的期盼。

  梅子坐到了黑夜,一群青年看到了不一般的女人,抓住猎色的机会,或者一个口哨,就可以感受着潮湿、阴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