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在乡下的日子05
在乡下的日子05
 这是简单的YY。犹如我在非常看的贴子一样,对着文字勃起,透过显示器兴奋。

  回到家,看到父亲在喝着小酒,脸色红润,嘴里还哼着小曲,支书那是高兴了,因为镇长这几天会来视察一次工作。支书更宁愿认为,这是镇长来给他闺女安排工作来了。所以,这官就象村里的小庙,不多烧几柱香,怎么能够显示出自己的心诚呢?麂子干吧的效果,是达到效果了。

  梅凤进了自己的房间,没有和他爹打招呼,她心情糟透了,尤其看到吹口哨的一群小青年,梅凤眼里,那完全是一群无赖、流氓。难道我就走不出农门了吗?

  关上窗户,反锁了门,把自己锁在了房间。

  日子这样过着,清一色的联排水泥房,在村里人的每一个白天和黑夜矗立着,关上门,很多声音都会隔在房内,比如大柱子自言自语,马老蔫家就是有野味的味道;有或者我在媳妇的肚皮上耕作,无论媳妇怎么哼哈,老九也听不到了,大概是他根本不需要这样的刺激了。

  关上了门。

  梅凤在哭过之后,又对公子哥无限思念起来。

  赵吾,你忘记我了吗?

  梅凤想着想着,身体有些发热,一些欲望慢慢的锦湿了她的全身。她没法忘记,赵吾的长度,粗壮和有力。

  把那东西含到嘴里的时候,除了咸咸的味道,竟然还有一些热流,不段的流淌,到嘴里到身体的每一个位置。

  那家伙进入自己身体的时候,已经被完全填满了,甚至还有一大截留在了外面,被充实、被挤压,自己柔美的下体,开始无限扩展起来,尽管已经深入到顶了,赵吾并没有停下来,继续、继续前进。

  每一次快速的运动,自己都想喊出来。

  柔软的奶子,两粒果实开始硬了起来,从软软的到硬硬的,那是一个欲望升华的过程,有赵吾的搓揉和巧舌的舔氏,快感和想被进入蔓延躯体。

  梅凤一个人,湿了。

  幻想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可以让你独自偷欢,就在她把黄瓜插了进去之后,她抽搐着叫了起来,冰凉的黄瓜被烁热的身体融化了,这就是赵吾的那东西,粗大而修长,有力又有技。

  一个孤独的夜晚,一个成熟的未婚女子,一根黄瓜,一摊液体,一声叹息… …  县电视台的广告开始关注起老九的小甄酒,说是绿色的粮食酿造,口味纯正,让人弥久留香。据说就为这句话,老九花了近八千多,广告公司的老板说,知识就是力量,就是收获,看来,老九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啊。

  夜晚,我抱着媳妇,开始了搓揉。

  生活快乐,在于你要制造快乐。

  没有红酒,没有蜡烛,没有温柔的背景音乐,我扒光了媳妇,光滑的身体,柔软的乳房,黑黑的体毛。

  要想皮肤好,早晚搞一搞。

  对于媳妇,还是那样的柔软和娴熟,在每一步后面知道下面接着会干什么。含着乳头,手慢慢的搜索着,搜索那块开垦过很多次的非神秘之地。

  没有急于进入。或者看了大作家的小说后,我要学会前戏。学会爱做,做爱。

  29的女人,我常常把她联想为饥渴、寂寞和想要。

  或者媳妇正是这样。

  她把我抱紧,不段的抚摩着我的肉棒,那棵坚强的东西,我想,她真想要了。

  稻乡村。

  杨老黑的小姨美,“恭子”妹妹,总和这个安静有蓬勃的村子联系在了一起。

  在杨老黑的岳父拜访之后,这个酒糟鼻子的老汉,留下了一个心愿,就是要“恭子”在我们村里找个婆家。

  杨老黑用鄙夷的目光打量着我,似乎对我这个草药郎中无限的嫉妒,因为在他岳父喝了稻乡村的小酒后,在和我神侃以后,把这个说媒的事交给了我。

  说实话,在酒足饭饱之后,我首先想到的是开始搓揉着“恭子”的奶子,挺拔而丰润。

  但是,看着老汉不把女儿嫁到稻乡村就不甘心的劲头,我应承了下来。

  这是半年多的那次会面时候的事情。

  一个落日的傍晚,晚霞染得山头一片金黄。马老蔫摆弄着捕猎的工具,准备晚上逮几只豪猪和野鸡,然后换作酒钱,啃点野味,日子可谓逍遥。

  憨宝看着晚霞,开始咿呀咿呀的叫喊,大抵是高兴,又或者是金黄过后,九嫂已经在某个草剁后等待。

  马老蔫无暇顾及这么多,收拾好工具,准备出发。

  就在这一两分钟的工夫,几个穿着制服的人闯了进来,开始拿出一张盖了大红章的纸,说,你涉嫌捕杀国家保护动物,和我们到局里调查。

  就这样,马老蔫被带走了,包括他的捕猎工具。

  憨宝开始大声叫喊,叫喊的内容除了马老蔫,大概别人不会知道。

  大柱子安静的等待着,那一笔为数不少的奖励,那是他种一年稻子的收入啊。

  支书最近什么都不忙,就是忙着看县电视台,了解政府各领导是动向,什么是为官之道?就是把握大政策、大方向,然后跟着感觉走,收点什么小礼物、小钱财吧。支书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看看麂子干巴能否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新的一轮公务员招考结束了。梅凤在笔试之后,面试就刷了下来。赵吾被录取了。

  在面试前的晚上。

  县城。

  繁华、霓虹灯闪烁、三轮车遍地开花。

  梅凤和赵吾走在大街上,没有什么目的的逛着。

  美丽的橱窗,似乎有点拥挤的人群,稀疏的音乐,一切的一切,都很美好,这就是县城,一个正在发展的小城。

  因为爱你,所以爱它。

  赵吾笑了笑,把她牵到了一家宾馆的大堂。

  似乎早有安排,梅凤坐了一会,赵吾就带着她进入了房间。安排,梅凤就要这样,无论是预谋和安排,她都认了,因为已经无药可救的爱上了你。

  对于热恋的男女,首先拥抱,然后上床,退去内裤,开始疯狂的抚摩,没有多少经验,但是年轻的身体,需要放纵,需要安慰。

  反锁了门,拉上窗帘。

  两具洁白的胴体,相互纠缠着。

  梅凤湿了。

  赵吾把她抱进早已经放好温水的卫生间,先洗澡吧。

  淋浴之后,两人开始坐在浴缸里,相互的对视着,就在几秒种后,赵吾用双手掐起了两颗饱满的果实,那是乳头。已经局部突起,很硬很硬。

  揉、掐、捏、搓。

  梅凤连连呻吟,你好坏好坏哦,掐得人家痒痒的,麻麻的。

  之后,赵吾站了起来,梅凤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走出浴室,赵吾站在了床边,抚这梅凤的头,让她跪了起来,可怜巴巴状,看着赵吾,然后,把头伸向雄心勃勃的家伙。

  跪着含了起来。

  持续时间有些长,从太阳在山头挂着到月亮微微升起,当赵吾的那一摊液体泼洒到梅凤脸上的时候。

  梅凤闻着有些腥味的液体,慢慢的起身,走进了浴室。

  这个时候,赵吾已经准备离开了。

  大柱子是守规则的农民。

  比如种植甘蔗、举报马老蔫。

  在不用提交各种农业税以后,大柱子迅速的和D保持了一致,落实政策、学习法规,大柱子是村里的模范代表。

  顺理成章,村长安排了他去参加县里的农业技术交流会,来回车票有村委会包干。

  马老蔫去了局子,他大概不知道这个交流名额不是支书一个人说了算的。

  支书安静的抽着烟,他本来喜欢听戏曲的,抑扬顿挫的唱法,似乎看到了生旦末丑的身法,矫捷有力。如果在城市里,他可以算个票友了。可是现在他需要安静,在成功把马老蔫送进局子,报了他辱妻之仇,那奶可不能白摸的,支书的专利品啊,一个马老蔫算个毛。吐了一口烟,浑身舒畅。

  这快感犹如和隔壁村王寡妇交媾一样,意犹未尽。

  村长该出场了。因为要构建和谐社会。

  村长总是站在为人民服务的高度,把稻乡村的小康建设分为几个步骤,大约是三年后实现村里的联排房屋再扩建、绿化灯光美化同步进行。

  一个学会计出身的村长,开始了精细的打算和计划,想把每一分集体所得用到实处,谋求发展。

  看了这段话,可以概括一下:咱稻乡村出了个好村长。

  其实这话不是我说的,是九嫂。

  然后是大柱子的媳妇、接着是郭二楞的媳妇。

  传到村长耳中,是在一个下雨的夜晚。

  村长媳妇,巧花,搽试着下体,那几滩属于村长的精液。然后开始重复着九嫂的那段话。村长暗自高兴中,领导什么最重要?是口碑。

  俺算个什么领导?起码是村里说一他人不二的人,这又说明什么呢?威望,他娘的威望,看样子老子在村里还算个人物。

  还在思索中,可是老二已经严重勃起,这是第二次发动攻击,巧花能抵御得了吗?享受就是最大的抵御,巧花正是三十如虎的季节,对于饥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早晚三炮,当然那是很多年前是事了。

  村长刚结婚那会儿,总是需求旺盛,那时,巧花才22,晚上睡下到早上起来,6次之多炮火,只感觉小肚子里有东西在运动,没有什么太多的快感。

  现在不同了,只要他男人的东西进入,那全身就是搐动、麻痒,而且已经开始享受那写雨点般的点击。

  于是,村长开始捣鼓起巧花尚不算丰满的奶子,对于性,似乎他知道需要些前奏,不象老九和杨老黑,直接进入。

  巧花不停的拨弄着村长的家伙,那个短粗短粗的东西,短了,但是大了,强了,塞了,满了。巧花很知道学会满足,她不要求长度,其实她自己的尺寸,对于村长,刚刚合适,浅而丰润,浅而潮湿。

  不一会,那家伙开始硬梆梆了。

  进入了,湿了,用力了,刺激了,颤抖了。

  村长结束的时候,最后一家土杂店关门了。老九洗洗睡了。雨却逐渐大了起来,似乎想一直下到天亮。

  激战之后,开始酣声四起,巧花摸着自己男人的老二,安心的睡下了。

  早上,雨继续下着。

  支书穿上雨衣,准备去看自家里的菜地和鱼塘。由于排灌设施良好,菜地里的莴笋没有遭到洪水的淹没,狗日的村长,着水渠算是修对了。有文化的人就是厉害啊。这时他又想到自己闺女,大学生啊,这村就一个。他村长算什么货色?小农民的意识是,不要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

  下雨的夜晚,梅凤呆立在街头。

  失意和消沉,就象隐约作痛的下体,时刻缠绕着她。那个昨天晚上还在自己肚皮上的男人,很快就忘记自己了。

  世态炎凉。

  人生凶险。

  “夜归人”,晚上她注定要在这里度过的,要了一件啤酒,自己喝了起来。啤酒不醉人,但是足够让一个女人,梅凤这样的女人昏迷。

  这酒吧人不多。

  稀疏的散落着几个男人。他们在喝着酒,聊着天,某个歌手在努力的演绎着自己的作品,这也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一个小时之后,梅凤将和这个歌手相互拥抱、爱抚。

  人生如戏,你可以对自己的生活做任何导演。

  梅凤似乎更喜欢这样,没有节奏的安排自己的生活,不用拘束,关于赵夫人的梦清醒之后,更多的是选择了自己理想中是生活模式:不是相夫教子,可以NNS。

  在歌手收拾好吉他之后,梅凤走了上去,帅哥,唱得不错,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什么是缘分?他娘的都是无聊的诗人在无数个寂寞难耐的夜晚独自意淫罢了,我更相信两具裸体的碰撞。

  梅凤这样认为。

  在县城的某个宾馆,依然是赵吾顶的那个房间。

  梅凤和另一个男人开始了唏嘘的缠绵,是爱,非爱,又性,又high。

  歌手细长的身体,而下面却是粗壮的,梅凤对生理有些研究,觉得这应该是和遗传有关,他爹,或者长的就是这样的家伙。

  歌手似乎还是不谙男女之事,颇为羞涩,迟迟不敢把内裤脱下,梅凤一把抓住鸡鸡,歌手顺势躺了下来。

  梅子的身体,玲珑娇小。

  雪白的奶子,稀疏的毛毛覆盖着漆黑的森林,那已经开垦过的土地,肥沃而坚实。粉色的乳头,开始慢慢变硬。

  如果一个男人看到这样的胴体还不为所动,那就是装B,歌手其实不是装B,只是生疏而不知道怎么开始。

  梅凤把他的头按了下来,嘴对准了奶子。

  梅凤喜欢舔的感觉。

  大概梅凤出手有些重了,歌手开始觉得无法呼吸,急促的咳嗽起来。

  简单的前戏。

  歌手开始慢慢的进入,那大大的家伙,竟然需要一点一点的塞。那快感,随着每一次的进入而陡然升级。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处在了高度兴奋的状态。

  梅凤开始哼了起来。

  抑扬顿挫、每顶一喊、每抽一叫。

  这声音响彻这个小县城。

  稻乡村的落日,我一直认为是很美的,虽然乡村郎中没有文化,但在这里不妨显摆一下,淫了一首诗:

  乡村落日圆,人间尽美景。

  红霞披坡头,牛人归田间。

  春花看了后,给我竖起了大拇指,不知是肯定我的诗句还是肯定我的床上工夫。就在搁笔之前,我和春花又一次苟合在一起了。

  所谓,郎中有情,春花有意。

  这天,还是风和日丽。榕树下多了些老人、孩子。伴随着一片流行歌曲的声音,一张白色的福田小卡开了过来,车身贴了巨大的广告,“飓风演唱会巡回演出” “超级辣美激情出演”“纯情少女的暧昧”… …然后看到的是广告里的女人搔首弄姿,大大的奶子还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思。

  杨老黑问我,什么是暧昧。

  这有点很难解释,考虑到他的理解能力,我打了个比方:我想干你小姨妹,然后她半推半就,就是郎中有情,妹子有意。

  杨老黑狠狠的瞪着我,你这狗日的。

  杨老黑其实没有见过什么世面。

  小汽车在榕树下停了下来,录制好的声音反复的重复着,什么激情什么爱,然后说着地址和开始时间,当然,还有票价。

  孩子们自己玩着弹珠,几双小手丈量着距离,你弹了我弹,直到进了预先设计的洞里。孩子的游戏,总是简单而有富有乐趣的。

  对于叫嚣着喇叭,他们完全视而不见。孩子少了好奇吗?不是,因为这样的瘪三演出广告完全不会吸引他们。

  郭二楞的小汽车上就天天变换着粘贴广告,老九牌小甄酒到我的中药善补再到杨老黑的农家乐… …孩子们已经看了厌倦了,或者是审美疲劳了,对这样的小喇叭,真不算稀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