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我不是妓女-下
我不是妓女-下
 2016年7月,星期一中午。陆思颖的办公室内。

  陆思颖吃完了烤鸡凯撒沙律,一个人呆呆望着电脑,脑内依然听见陈森在耳边深沉的呼唤和自己妖媚的呻吟声,被陈森抽插过无数次的小穴仍隐隐作痛,一切都提醒她上星期五晚上和陈森过得有多么疯狂和荒淫。

  *** *** ***

  陈森用胸围反绑陆思颖的双手,高高抬起她的屁股,小穴早被他操弄得一塌糊涂,但他还是对这淫穴爱不释手。他没有用他灵蛇一样的舌功玩弄淫穴,反而平直地伸出舌头,直接粗矿地下去。撕磨胀大了的阴核,阴户被舌头挤开,连羞人的菊门也被舔个乾净。

  陆思颖那里经得起这样的折磨,她苦苦哀求陈森继续操弄她。陈森一点也不在乎,继续用舌头、手指,不徐不疾地玩弄着她的淫穴,尤其是被陈森连续地刺激着的菊门,竟然有了异样的性感。

  「陆思颖。」陆思颖在狂乱的肉欲中听到男人呼唤自己。「陆思颖,你的逼湿成这样,很想要吧?」

  从来没有被一夜情的男性直呼其名,她一直用随意想到的假名,用一个虚构的身份,代替陆家千金去享受淫乐。陆思颖在迷乱中唤起仅余的羞耻心,她小声地说:「想哦。」

  「我听不见呀,陆思颖,你是不是想我操你?」她的肉穴已经受不了,再也管不住羞耻心,「我想你操我,快操我啊!」她摇着屁股,不顾廉耻地重覆喊道。陈森把姆指按在菊门上,同时中指、无名指置在阴道口,发情的陆思颖尝试把手指套入阴户,但姆指伸却顽劣地顶在菊门上,半节指头塞在菊门中。陈森稍微把二指往阴户挺进,陆思颖受到鼓励马上往后退,使得整节姆指陷入菊门里。

  陈森得意地转动姆指,「陆家大小姐是不是想我操你的肛门?」「陆大小姐,被男人操过屁眼?」「陆思颖,喜欢我操你的逼还是屁眼啊?」陈森连珠发问,但他不是求个答案,而是让陆思颖明白自己是陆思颖,是陆思颖在被操弄。

  「不不不不不。」陆思颖仅有的理智和欲望交战着,「绝不能搞屁眼。」「说!是谁要我操逼?」陈森又再玩弄她的淫穴。

  「我。是我。你快来操陆思颖的逼吧。」陆家千金已彻底堕落。

  陈森把避孕套脱下,扔在陆思颖的面前,龟头塞在阴户里,「陆思颖喜欢不用套吧,想被操了吧?」

  陆思颖一直等待这一刻,她什么都不管了,她摆着屁股,「喜欢啊!快操我啊!」

  陈森巨大的鸡巴不停地插到淫穴的深处,他的姆指一直固定在菊门口,另一只手不住拍打陆思颖的屁股,他一直要陆思颖重覆说最下流淫贱的话语,下流得像妓女一样。

  「你操得思颖好爽。」「大力点,思颖喜欢你大力地操。」「来操坏思颖的逼吧。」「小颖受不了哥哥的大鸡巴,太大了,快坏掉了,我要死了。」「快到了,不要停,我快到了。」「呀呀,嗯,呀呀呀呀。」陆思颖已经迷失在无止境的快感中,她无意识下说出自己的小名。陈森强烈的冲击使她混然不觉屁眼被侵犯,陈森的姆指已完全没入在陆思颖的小屁眼内,阴道因高潮收缩的同时,屁眼也紧紧地勒住姆指。方才隔住避孕套操弄陆思颖时,陈森已经感受过陆思颖的淫穴,现在双方体液交缠下,淫穴紧致的触感无可媲美。

  陈森感到自己的肉棒被套得去到巅峰状态,他同时暗地赞叹着陆思颖的淫性。一般的女性在陈森如此操弄下,就像陆思颖刚才一样,高潮过后就崩溃过去。但高潮过后的陆思颖,在失神过后,又再一次摇动着屁股。

  陆思颖好像知道陈森尚未泄精,拼命要亢服陈森的肉棒,她发浪的叫:「小颖还可以,你快操我吧。」「小颖不行了,要去了。大鸡巴不要停。」「你快射吧,我要去了。」「我不行了,快停下来。」

  陈森在这淫穴下也快感连连,闭起双目,全力操弄这个陆家千金,直到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子宫里去。陈森把陆思颖的小穴操弄得一塌糊涂,精液还从阴户缓缓流出。他没有给陆思颖休息的时间,他要陆思颖用口舌清洁的肉棒。直到她乾净沟和着自己淫汁的肉棒,吸吮出阴茎里最后一点浓稠的精液后,陈森才满意地下床,准备下一波的玩意。

  *** *** ***

  午饭时间早就过了,陆思颖把玩着陈森留给她的名片,纯黑的卡片,金色的字。「敦煌盛世」「陈森」「行政顾问」,后面印着两组电话号码。简洁得过份,而且她查过敦煌盛世的名片应该是白色的。但身为「二公子的特别助理」,有特别的卡片也很合理。不过,这个「特别助理」真的太特别了。他背脊纹有一个怒发冲冠、怒目圆睁的神像,陆思颖查过这是日本形像的毘沙门天。除了右胸的伤疤外,背脊也有两道长长的伤疤,两道伤疤交差位置正正叠在毘沙门天的脸上,令愤怒的面相再添一份狂邪之气。

  *** *** ***

  陈森在床边看着手机上的一个急讯,陆思颖以一个不太自然的姿态软软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她目光停留在那毘沙门天的脸上。她的脖子上还戴着颈圈,手腕和脚腕上的锁扣仍紧紧相连着。她的小咀、阴户都被陈森的肉棒和淫具狠狠地操弄过好几回,连最羞耻的菊门也被他反覆玩弄过。手指、震蛋、珠串给肛门带来可耻的触感,混和着阴户性交的愉悦,冲击着全身每一个细胞。

  陈森知道其实不用任何玩具,光凭他千锤百炼的性爱技巧已经足够让陆思颖臣服在他的胯下,但陈森想知道这个千金小姐潜藏了多大的淫欲,所以他执意要她如妓女一样被多种玩具操弄,执意玩弄她的屁眼。体力早已透支的陆思颖可能不会知道,刚才最后的五分钟,她是陷入何种狂态。

  双手被紧紧固定在双腿之间,屁股高高抬起,陈森抽出假阳具,明明被淫猥得一遍狼藉的阴户,还在恼人地一开一合。这使陈森又再记起那个同样可口的女人,无论操那个女人多少遍,淫水也是源源不绝地涌出。想到这里陈森又挺起巨棒,使劲地操弄陆思颖的淫穴。

  虽然这半年以来,陆思颖都过着放荡的生活,但毕竟不曾被人如此长时间地彻底地淫辱过。当陈森粗大的阴茎再次撕磨着被过度刺激的淫穴,一阵剧烈的痛楚蔓延全身,她恨不得马上切掉阴道,剧烈的痛楚麻痹着全身四肢,连大脑也凝住了。同时间,陈森感到陆思颖全身的肌肉收缩,下一刻阴道也紧紧合起来。他缓缓地推进,像奸淫未经人事的少女般,慢慢抽动他的肉棒,直到确切感到阴道重新湿润起来,他才加快活塞动作。

  全身剧痛过后,随之而来的是令人疯狂的快感,陆思颖在痛楚与快感之间得到前所未有的愉悦。陈森看着陆思颖的蜜臀疯狂摇动,她那淫荡的呻吟声正显示着她正追求着高潮。陈森奋力地抽插这个发情的女体,他忘情地发泄自己的欲火。

  他感到阴道又传来一阵持续的抽搐,陆思颖失禁了,她深深陷入高潮中无法自拔。

  陈森鼓起最后的力气,尽情地操弄深陷在高潮中的陆思颖,把精液注入子宫深处。

  陈森解开所有皮扣,拿掉置在肛门的珠串,看着陆思颖沉沉睡去。然后,他仔细清洗每一件沾满陆思颖体液的淫具,把它们整齐地放回双层的工具箱内。留下自己的名片,匆匆地离开。

  *** *** ***

  晚上八时,经过漫长的会议,陆思颖回到办公室,拿着那张黑色的卡片,又再回味和陈森的一夜激情,正想得入神之际,邵天奇连门也不敲就冲进来:「陆小姐,坏事了。」

  【第五章夜叉】

  邵天奇开着陆思颖的房车,飞快的驶往陆家大宅。陆思颖千百个念头在脑内闪过,使得她的头很痛。邵天奇一个在报纸财经版工作的旧同学来电,劈头第一句就问他创思科技和IZD的协议是不是拉倒了。

  这次创思科技和IZD的谈判是一个非常机密的安排。知道这个安排的只有陆建军、陆建舰、陆永勤、陆永廉、陆永仁、陆思颖、邵天奇、还有创思科技COO李子超。李子超是陆永勤多年好友,他们一同创立创思科技,而他主要负责科技与营运事务,陆永勤入狱当下,李子超兼任CEO一职。

  陆永廉发觉创思科技几乎每项投资、每个合作专案,总是被人捷足先登,不然就是对方临时拉倒,转和别的公司合作,或者是在草案阶段就被财经科技博客爆料。所以,陆永廉秘密地邀约IZD创办人BenZahavi和CEOGuyEzra在希腊的一艘豪华游艇上见面。当年,堂兄陆永勤和李子超就是在爱琴海边一家小餐馆获得对方赏识,把当时IZD的其中三项的核心科技以低价达成转移协议,同时创思科技也重点投资IZD另外两项尚未成型的技术作为回馈,并有优先购买权。

  IZD早前派专人通知李子超,他们投资的技术经已进入最后阶段,创思科技可以进行报价。陆永廉思前想后,他们决定用最秘密的方式进行会面。虽然得到陆家上下信任,邵天奇没有参与任何安排以避嫌,他甚至连确实的会面时间地点都不知道。一切行程由李子超亲自安排,卫星电话则直接交给陆建舰,是成是败也只通知陆建舰一人。诡异的地方是陆建舰并没有收到陆永廉及李子超任何消息。

  陆建军不能夜睡,十时多便回房就寝,其他人在书房一直等,到了晚上十一时正,终於收到陆永廉的来电。他一来便破口大骂IZD开天杀价,要价比他们的预算上限高出整整一倍。陆永廉向陆家众人解释:「BenZahavi比较念旧,还好说话。但那个天刹的GuyEzra觉得之前的技术卖得过份地便宜,完全未能反映技术的重要性。他们预计当我们把所有技术整合后,我们应该会处於市场领先地位至少十年。他还说这个价钱不是他订的,而是由另一家公司提出。」陆建舰着李子超接过电话:「子超,你是专家,告诉我,那些什么的技术整合之后,真的那么值钱吗?」

  李子超跟陆永勤最大的分别是表达能力,不是李子超有什么语言障碍,而是陆永勤总是可以把最艰深难懂的科技概念转化成通俗易懂的东西。李子超想了十多秒:「陆先生,我现在很难告诉你整合以后的应用,但情况就好像你公司开完员工大会,你只能大概知道几百人应该会回到自己座位。但将来AI会自动学习、分析、预测你的员工的移动路线,将来系统可以告诉你,天奇会有95% 机会率先替陆小姐冲好咖啡才回到座位。如果应用在公共运输、物流业…」李子超接着花了近五分钟一股劲地讲解。

  李子超单纯是想学陆永勤打比喻,但正好搔中邵天奇的痒处,邵天奇只好装作没听见。陆思颖瞄了一眼邵天奇,但心里面却泛起陈森的毘沙门天纹身。李子超讲解完毕,陆建舰转向陆思颖:「小颖,你觉得呢?」陆思颖断然道:「天哥要马上打电话给报馆的朋友,再次肯定地说创思科技有优先权,谈判上我们有优势,至少要有一份报纸替创思说话。超哥马上联络他熟悉的科技界博客,大力吹嘘创思的愿景。堂哥再动动脑筋,我们可不可以直接用对方的价码把协议定下来。其他的,回来再说吧。」陆建舰满意地点头,眼睛不自觉地往二楼看,好像在对熟睡的大哥陆建军说:

  「你女儿慢慢长大了。」

  *** *** ***

  2016年7月,最后一个星期五晚上。苏豪区。

  陆思颖身心透支。在陆氏集团繁重的工作上,再劳心创思科技的事情,早已超出了身体的极限。连邵天奇也结束加班,提早回家休息了。

  很久未见的Tina给陆思颖带来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卓震宇已经被我深深迷住了。现在他老婆和儿子去了什么亲子游学,他说每晚都过来找我哦!」陆思颖惊讶得拢不上咀巴,眼睛都快掉下来。

  Tina在陆思颖耳边说:「他可喜欢我替他乳交了。」接着Tina滔滔不绝地讲解卓震宇各种各样的床上辟好。「我肯定我知道的比他老婆多。」「那你是铁了心当人家的情妇?」陆思颖对卓震宇失望顶透。

  「就是玩玩啰。要我当情妇,我收得很贵呢。」Tina完全没注意到陆思颖的不耐烦,反而看到不远处有个细眼男人,她碰一碰陆思颖,「喂,阴森男,你的菜。」

  陆思颖以为是她每晚想着的陈森,侧头一看,眼睛额头是有三分像,但没有陈森的老练和霸气,而且整个相貌十分猥琐。

  及后卓震宇来接Tina,留下陆思颖自个儿饮闷酒。

  *** *** ***

  这个相貌猥琐的男人叫李进,的确有点像陈森,但李进却给人一种流氓的感觉。穿搭着颇为名贵的打扮,但掩盖不了市井的味道,加上混身上下散发出危险的感觉。

  陆思颖并非要找李进一夜情。就像刚刚品嚐过最高级的佳肴美酒一样,短时间内很难再对其他食物提起兴趣一样。这一刻的陆思颖对任何男性也提不地劲,但李进前臂的鬼头纹身吸引了她的好奇,让他们搭上话。

  「这个是夜叉,听起来是邪门的东西吧。其实夜叉在印度神话中是半神,专门食鬼。」李进指着夜叉头上的角,「夜叉是梵天最忠实的仆人,是人类的朋友,维护世界和平呀。」虽然李进说着印度神话,但陆思颖总是觉得这个夜叉头像与陈森背脊上的毘沙门天的画功很相似。

  李进坚持请陆思颖喝一杯很有特色的鸡尾酒,经典的伏特加混和着数种印度进口的草药和香料,配合着李进印度神话的解说,这杯TheSolofColaba份外好喝,但陆思颖对李进的好奇仅仅至此。她礼貌地回绝李进续杯的邀请,径自离开夜店。

  陆思颖转到另一家店继续买醉。迷幻的音乐,香醇的威士忌,她享受着内心的一片空白,所有的烦恼一扫而空。突然,脑里闪过陈森的脸孔,毘沙门天的纹身,高大的身型,巨大的肉棒,阴户被贯穿的快感,肛门被玩弄的骚麻,哀求男人抽插的耻感,一一冲击着大脑,下半身竟然涌出快感。陆思颖甩甩头,离开了与陈森的回忆,肯定自己是相当清醒,甚至清醒得可以感觉到下身的变化。

  最初就像手指隔着内裤搓揉,慢慢地阴核微微胀起,骚麻的感觉缓缓地扩散到大小阴唇,然后阴户开始发烫。感觉就好像某个懒怠的星期日早上,一个人在床上自慰,感受着快感蔓延全身一样。不同的是,此刻脑中却没有任何幻想对象,也没有动上半根指头,快感却不住地涌现。

  陆思颖躲到洗手间,看见内裤微微湿了一片,她便伸手到阴户舒解突然而来的淫欲。匆匆渲泄了一波快感后,从洗手间出来,坐在她原来的位置上,未几,骚麻的感觉又再沿阴核出现。

  就在这恼人的时候,陆思颖看到李进在吧台那边,一边随着音乐扭动身体,一边环顾四周的女性。李进也发现陆思颖了,他喜出望外的模样,把原本的细眼挤得更细。他拿着一杯威士忌和一杯不知名的鸡尾酒走过来,陆思颖强忍着下体的骚痒,让他坐过来。

  聊着聊着,李进渐渐靠往陆思颖身旁。手臂靠着手臂,大腿靠着大腿,简单的磨擦使得陆思颖下身翻起巨浪,就像一只无形之手在抚弄着阴户一样。陆思颖慢慢放弃内心的挣扎,心想:「罢了,如果这个男人开口邀请我去一夜情,我就马上答应算了。」但是,李进始终没有开口,只是不断磨擦着她的手脚。

  喝了大半杯鸡尾酒,下身的痒已经越过极限,陆思颖再进洗手间渲泄。她发现内裤已经湿得不像话,正犹豫要不要继续穿上,隔邻的厕格有人呕吐声大作,无暇细想,她就直接脱掉内裤,塞进小手袋里。从未试过如此狼狈的她正在考虑要不要主动向李进提出做爱,而没穿内裤的空虚感也像在催促她尽快下决定。

  陆思颖羞愧地提出从来只有男人提出的问题:「你…嗯…想不想和我…过一夜?」

  李进皱一皱眉,侧着头,把耳朵靠到陆思颖的嘴边,亲密的举动令陆思颖的下身再次发痒,「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陆思颖羞得无地自容,她红着脸,再问一次:「你想不想和我……过夜?」「你收多少钱?」陆思颖做梦也没想过李进会这样回答,她根本反应不过来。

  「嘻,你收多少钱啦?」李进再问,「是第一次出来卖吗?很多像你一样的办公室女郎,买包包买衣服花多了,作个假名,来到夜店,找个男人赚快钱嘛。」陆思颖百词莫辩,「我不是不是,真的不是。」下半身的骚痒感越来越烈,一时间站不起来。

  「难道不用钱?」李进一脸惊讶地望着陆思颖,「其实你不用害羞呀,不是每个女人也像你朋友一样钓上凯子啦。来,爽快点,你缺多少钱,说。」李进猥琐的眼神逐渐浮现。

  陆思颖气得想拿起杯子敲往这男人的头上,但李进更快地握住她双手,另一只手塞往大腿下,抚摸她的大腿内侧。「五千,一整夜,连口交。」李进认真地为这档下流事讨价还价。

  手被紧紧扣住,但大腿内侧传来诱人的触感,使得阴户持续收缩,陆思颖并不知道身体已经到了临界点。

  「这样吧,六千,不用套。」陆思颖开始有点点下流的快感,她脑内不住闪过被男人赤裸的肉棒操弄的画面。

  「嫌少么?你到底有多缺钱喇?这样吧,你让我先验一验,值了,我再加码。」然后手一直伸到尽头,指头嚐到湿润的阴唇,再一下子滑进阴户。「啐啐啐,没穿内裤啊?都湿成这样了?你不是第一次卖吧?要不你告诉我你的真名,做什么工作,我给你七千。」

  陆思颖羞愧得抬不起到,死命的紧紧夹住双腿,但这样阴户的快感更是高涨。

  「很正点的妓女,没玩就这样湿了,很好。」陆思颖脑袋越显苍白,渐渐出现的是一个另一个自己,正在被一个男人当作是妓女一般被操弄着。男人猥琐地舔着另一个自己的全身,用力地抽插着阴户,要狠狠地赚回付出的一分一毫。

  「一口价,八千!要中出。」手指仍在阴户里钻。陆思颖看见男人从另一个自己拔出鸡巴,拉出一丝精液。

  「一万!搞上你的后庭。」陆思颖想起陈森疯狂地用手指玩弄自己的菊穴,现在,终於连巨棒也插进去了。

  「一万五千,来个3P,怎样?」陈森在干着另一个自己屁眼的同时,李进把肉棒塞到另一个自己的嘴里。下一秒是另一个自己骑在李进身上,淫荡地张嘴吞食着陈森的巨根。两个男人互相交替地淫辱另一个自己每一个肉洞。

  陆思颖有了快感,软靠在李进的膊头上,李进的手指仍停在她的股间,「我们成交了?一万五千元,中出、3P、随便任我们干?」陆思颖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但下半身那恼人的骚痒感再次袭来,脑内陈森李进又再度奸淫自己,她已经无法正常地反应。

  李进在电话里一句妓女一句淫娃地向兄弟介绍陆思颖。

  「不是,不是妓女,我不是妓女。」陆思颖用最后的理智反抗着,但下半身又不争气地传来性感,「我是陆思颖,不是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