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农村支教的经历
农村支教的经历
 妈,你怎么了,干嘛愁眉苦脸的啊。」-

-「哎,儿子,你不知道啊,这几天教委给妈妈教书的学校下达了两个指标。」「两个指标?什么意思啊?」-

-「是去乡下援教的指标啊,遥远的乡下。」
--
「什么?不就两个指标么,那也不见得就会有妈妈吧。」「哎,被你说中了,妈妈就是其中一个,还有一个韩老师,我们两个被派到了两个不同的乡村去支教。」「这是为什么啊,学校里有那么多老师,为什么非得派妈妈去呀。」「还不是那个刘校长,是他非得让妈妈去的。」「你可以喝他好好说说,让他派别的老师去啊,要不给他送点礼品什么的?-

-」
--
「可是这个混蛋刘校长他想要……,算了,没什么,去就去吧,每个月还多出一千多元的薪水呢,算是小有点安慰吧。」我的妈妈,是市五十五高中的一名教语文教师,名叫廖文雅,人如其名,既文雅又漂亮,算是一个标准的美熟女。
--
妈妈和爸爸离婚三年了,目前我跟妈妈一起生活,家里虽然谈不上大富大贵,不过生活方面也算得上富足。-

-虽然妈妈并没太细说,可我能感觉的出她去乡下支教这件事应该是木已成船了,可能妈妈对去支教并不是很反感,主要还是惦记我这个儿子。
--
郁闷了一夜,虽然舍不得妈妈,可为了让妈妈宽心,我还是安慰着妈妈,向她打起了保票。
-
-「妈,我知道你是个有爱心的人,那些乡下的孩子也不容易,你不用惦记我的。」「话是这么说,可妈能不惦记你么。」
--
「放心吧,儿子向毛主席保证,虽然拿不了第一,可是每次考试一定都会进步,请妈妈放心。」一边说我还一边装模作样的向妈妈行了个军礼,换来的却是我勉强的微笑。
--
「好儿子,难得你这么懂事,暂时就去你姥姥住吧,住不惯就去你姨妈那,记得少上网,别玩什么网络游戏,要好好学习。」「知道了,等放假的时候你不就回来了吗,您就看儿子的表现吧。」就这样,妈妈不厌其烦的嘱咐了一番,才踏上了去乡下支教的路程。
-
-而我呢,就暂时住在了姥姥家。
-
-到了那,妈妈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一切都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安慰我,乡下的条件怎么可能比得上家里啊。
-
-这段时间,虽然两地相隔,不过我们母子也经常通电话,妈妈就是妈妈,除了叮嘱我要好好学习,就是叮嘱我要少贪玩。-
-
时间过得可真慢啊,有点度日如年的感觉,好不容易熬过了几个月,终于终于终于放假了。-

-原以为妈妈会回来看我,可是当妈妈告诉我,因为当地一直不停的下大雪,而导致了大雪封山的时候,我都快气疯了,简直要疯了。-

-心里真的好难受,憋屈郁闷,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继续在学校煎熬。-

-又苦苦的熬了半年,终于放暑假了,天呐,终于放暑假了,我可以见到妈妈啦。
--
可不知道为什么,打妈妈的电话,妈妈却总是关机,一连几天,都是这样,急的我像热锅上的蚂蚁。
-
-没办法,拼了。-

-我踏上了通往那个山村的火车,通过妈妈以前给过我的地址,我坐了一夜的火车,接着坐了半天的汽车,多方打听,又走了5.6 个钟头的山路,真的累坏了,当我找到了妈妈支教的地方,天都快黑了。-

-我的天啊,这里真是太落后了,真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地方啊,又问了两个老乡,才打听到妈妈原来住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院里。 -
-
走了十几分钟,终于看到了那个学校附近的一个小院。怎么?难道妈妈就住这个地方么?顿时心里是一阵阵的酸楚。-
-
走进小院里,房间的门没推开,看样子好像是从里面锁上了。我敲敲了门,哎?本来听到里面有声音的,怎么忽然变得安静了?-

-「妈,你在吗,我是小东啊。」
--
又过了大约两分钟,我听到里面传来了脚步声,就在这时,门开了。-
-
「天呐,儿子,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

-「妈,我都惦记坏了,打你电话怎么总关机啊。」「啊呀,对不起儿子,妈妈的电话坏了,本打算过几天山路好走的时候,就回去看你的,顺便也修修电话。」「妈,我好想你。」
-
-「儿子,妈也想你呀,快进来。」
--
妈妈怎么满头大汗的,可不是么,现在是夏天啊,可能是天气太热吧。-

-就在我走进房间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看穿着打扮就是当地的孩子。虽然长得有点黑,可看的出来算是眉清目秀,也挺壮实的。
-
-「妈,这是……」-
-
「哎呀,看妈高兴的,都忘了,这是妈妈的学生,叫水根儿,妈在给他补……补课呢。水根儿,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子小东。」「你好,水根儿。」-
-
「好好,小东哥,俺叫水根儿,看你们城里人,白白净净的,可不像我们农村。」哎,他的夸奖,让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文……廖老师,那俺先回去了,咱们找时间再补课吧,小东哥,俺走了。」就在水根儿站起身的一瞬间,我无意中发现他的裤裆里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
这个水根儿,怎么回事啊,太不雅观了吧,说起来也奇怪,这么热的天,不就是给一个学生补课么,妈妈锁什么门啊。-

-「儿子,饿坏了吧,妈妈给你做饭。」
--
「妈,不用了,我这带了不少好吃的呢,你先吃点解解馋吧。」「还是儿子想的周到,呵呵。」
--
就在我们母子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妈妈好像比以前变得更年轻了,皮肤也变得更好了,身材似乎也丰满了一些。奇怪,这个地方的伙食还能让人变得丰满么?-

-看到我带来的成绩单,妈妈非常的开心。-

-因为小院里只有一间屋子,没办法,我只能和妈妈一起睡在了火炕上。
--
第二天,妈妈带着我在村里,学校,还有附近的山林溜达了一整天,不得不说,这儿真是个美丽的地方啊,空气新鲜,景色秀丽。-
-
吃过晚饭,我们母子聊了好一会,才进入了梦乡。-

-夜里,我被尿憋醒了,就在我准备撒尿的时候,忽然发现妈妈不在火炕上。-
-
妈妈呢?去哪了呢?
-
-当我刚刚走出小院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两个身影,从身材和发型上就看得出其中一个人可能是妈妈,可另一个人根本看不清楚是谁。
--
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似乎是在接吻。妈妈在和谁接吻?那个人是谁?
--
这时,另一个人朝着村子里的方向跑去,而妈妈应该是奔着小院回来了。-
-
我赶紧跑回房间,窜到火炕上,假装打起了呼噜。不一会妈妈也蹑手蹑脚的爬上了火炕,那个女人果然是妈妈。-

-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我感觉妈妈的表情有一些奇怪,有点欲言又止的。-
-
「妈,我们什么时候回城啊。」-

-「这……再等几天吧,你看这地方多美啊,再玩两天吧。」妈妈在和谁幽会?那个男人是谁?难道妈妈是因为舍不得他才不想回城么?
--
我必须要知道原因。-
-
我开始留意起妈妈,可是通过这两天的观察,我并没有发现什么。
--
那天上午,妈妈说要去村里给一个学生补课,可能得一会再回来,让我在小院里等她。 -

-补课?补课用穿着黑丝袜和高跟鞋去么?用穿的这么性感么?-

-我悄悄的跟了出去,发现妈妈真的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去,可是走了没多远,妈妈就向右转弯。这是去哪呀,那边好像只有山林啊。-
-
管不了那么多,先跟上去再说。似乎走了挺远的距离。就在这时,我发现了有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站在了不远处。
--
这不是水根儿么,我第一天来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学生。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妈妈和水根竟然迎着对方,走近后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文雅,你可来了,想死我俺了。」-

-「好水根儿,我也想你呀。」-
-
「你今天可真好看,就喜欢你穿黑色的丝袜,还有这高跟鞋,别提多勾人了。」「知道你喜欢,我才穿的,为了你,我刚才差点把脚扭了。」「文雅,你真好,那天晚上俺还没射呢,你就着急回去了。」「水根儿,今天我好好的补偿你。」-

-水根儿?那天和妈妈在一起的竟然是水根儿?我的天呐,她们可是师生关系啊。抛开这层关系不说,她们的年纪相差十几岁呀,做母子都绰绰有余了啊。-

-这时我想起那天,妈妈为什么锁门了,她们俩肯定正在房间里乱搞,结果被我给搅和了。
--
水根儿一边亲吻着妈妈,一边把那双大手伸进了妈妈的裙子里,抚摸着妈妈的大屁股。
--
「坏水根儿,干嘛那么猴急啊,都是你的女人了,我也跑不了。」「好媳妇,你没穿内裤啊,里面都湿湿的了。」「啊……坏水根儿,你越来越厉害了。」
-
-「那还不是媳妇教得好啊。」-
-
「再过些天就是我们大喜的日子了,啊……水根儿,好人。」水根儿在称呼妈妈什么?他管我的妈妈叫媳妇?这个混蛋。-
-
大喜的日子?这又是什么意思啊?-
-
水根儿一边脱掉妈妈的裙子,一边岔开妈妈白皙的大腿,蹲在地上把头伸进了妈妈的胯下,好像在伸出舌头舔弄着妈妈的阴部,姿势显得非常淫荡。
--
「啊……水根儿,我的男人。」-
-
想不到妈妈竟然变得这么骚,被一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孩子挑逗成这样。-
-
只见妈妈一边呻吟,一边把自己的手指放进嘴里不停的吸允着,双腿也在不住的发软颤抖。
-
-「水根儿,别舔了,媳妇想要了,嗯……」-
-
妈妈,我的妈妈在说什么?她在向水根儿求爱呀,看到此情此景,我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
--
当水根儿站起身的时候,嘴唇上,鼻子上全是黏糊糊的液体,上面沾满了妈妈的淫水。
--
水根儿脱下了自己的裤头,露出了早已无比狰狞的大鸡巴。而妈妈会意的靠在了一棵老树上,抬起了自己的左腿,将自己满是阴毛的阴户完全暴露在这村里的湖光山色之中。-
-
水根儿走到妈妈跟前,向上抬了抬妈妈穿着黑丝的美腿,扶着他自己的大鸡巴,对准妈妈的小屄口用力刺了进去。-
-
「啊……进来了。」
--
水根儿一边抚摸着妈妈熟透了的大乳房,一边不停的抽插,两个人就这样站在老树的旁边交合着。
-
-看着辛勤耕耘的水根儿,妈妈爱恋的送上了自己的香吻,那种眼神,是我从来都没见过的。
--
十几分钟的功夫,妈妈的呼吸好像越来越急促,身体也在不住的颤抖。
-
-「啊……啊……水根儿,来了,我来了。」-
-
可能是这个姿势太累了,高潮后的妈妈,双手扶着树根,俯下身又撅起了自己肥硕的大屁股。水根儿会意的扶着妈妈的腰身,从后面插进了妈妈湿淋淋的小屄。-

-空旷的山野里,清脆的鸟啼声,性交的撞击声,还有妈妈那绵软的呻吟声。-

-随着时间的延伸,妈妈的呻吟也越来越高亢。
-
-「呀……水根儿,我的男人,来了,我又来了。」「文雅,我的好媳妇,我要射了,今天我能射进去吗?」「嗯,射吧,喜欢就射进来吧,水根儿,我的亲丈夫,我的男人。」水根儿玩命似的向妈妈子宫里面顶,不停的喷射着他的子孙。 
--
真想不到妈妈不光和自己的学生做爱,竟然还让他内射进去。此时我真的有点方寸大乱。妈妈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被内射的妈妈爱恋的搂着水根儿这个农村的大男孩儿,还时不时的亲吻着他的额头,看起来既像夫妻又似母子。
--
「媳妇,刚才射进去的时候真是太舒服了,你会怀上俺的孩子么?」「会,一定会的,水根儿,你高兴么?」
--
「高兴,太幸福了,俺要当爸爸喽。」
-
-「小坏蛋。」
--
「媳妇,真没想到会遇见你,俺还以为自己要打一辈子光棍呢。」「也许这就是我们的缘分吧。」
-
-「哎,像我们村子这么穷,有哪家的闺女愿意嫁到我们村呐,真的委屈你了。」「傻水根儿,别这么说。」-
-
「会一辈子都对你好的,哎,想起来就有点上火,好媳妇,我们村里那个不成文的规矩,你真的想好了么?」「想好了,嫁鸡随鸡,既然我们要成亲了,我都听你的,只希望你别像小东的爸爸一样负了我。」「好媳妇,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又想和你那个了,嘻嘻。」什么?妈妈要和水根儿结婚?这是真的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
听到水根儿这么说,妈妈再一次撅起了自己淫荡的大屁股,接受起这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的男孩子的抽插。-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小院,躺在火炕上不停的思索着。过了一会儿,妈妈回来了。
-
-「儿子,也没出去逛逛啊。」
--
「出去了。」
-
-「好儿子,妈想和你商量个事。」
--
「说。」
-
-「怎么了儿子,你好像有点不高兴啊。」-

-「能高兴的起来吗,没什么了,有事就说。」
-
-「儿子,要不你自己先回城里吧,妈妈还得给这的孩子补课啊,他们离不开妈妈的,等过年的时候,妈再回去看你吧。」真想不到妈妈还在撒谎,气得我心跳都加速了。
-
-「你说这的孩子离不开你?糊弄傻子呢,你指的是水根儿吧,是水根儿离不开你吧,哼。」「儿……儿子,你怎么和妈妈这么说话呀。」-
-
「哼,我为什么这么说,你自己心里明白,别再打马虎眼了,我的「好」妈妈。」「儿子,你……这……」-
-
「还不准备说实话啊,我什么都知道了。」-

-「你……你都知道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都已经看到你们两个……」「哎,可这……这让妈妈怎么和你说呀。」
--
「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
「哎,你也是大孩子了,既然你都知道了,妈也不能再瞒着你了,对不起。」「我想听实话。」-
-
这时妈妈低着头,讲述起了事情的经过。-
-
「嗯,这个村子真的非常穷困,是你想象不到的,很多孩子都上不起学,后来镇政府给村子里的孩子免了学费,即使这样,家长也不愿意把孩子往学校送,因为连书本费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笔很大的开销。」「有这么困难么?」-
-
「真的,比你想象的还要困难,一顿普普通通的饺子和炖肉对他们来说都是非常奢侈的。」「可这与你和水根儿有什么关系?」
--
看得出,妈妈似乎有点坐不住了,毕竟这种事不是那么好解释的,尤其是在自己亲生儿子的面前。-
-
「好,我不打断你,你继续说吧。」
--
「嗯,虽然这很穷,条件也很差,可老乡们的淳朴和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还是让妈妈很感动,妈妈下决心好好的教他们。记得那是十个月以前的事了,有一次妈妈在河边洗脚刷鞋子,一不小心就滑到了河里,可妈妈并不会游泳,就拼命的叫喊,幸好水根儿在附近听到了我的喊声,他跑到河边,想都没想就跳进了河里救我,拼着命的把我向岸边推。」「英雄救美了,跟武侠小说一样。」 -
-
「妈说的是真的,可是儿子你知道么?水根儿他并不会游泳啊,当他把我推上岸的时候,他自己都快沉下去了。」「什么?他不会游泳?」
--
听妈妈这么说,我真的有点懵了,不会游泳还会下河去救人?
-
-这怎么可能呢?-

-「有几个老乡听到我们的叫喊,跑到了河边,一起把水根儿救了上来。让妈妈万万没想到的是,水根儿醒来以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问我怎么样,他竟然还在顾着我的安危。」「难道就因为他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们就……」「当然不是,你真的以为妈妈是个随便的女人么?如果我真的是那种女人的话,妈妈就不会被那个校长给派到这个偏远的小村子了。」「妈,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继续说吧。」
--
屋子里的气愤似乎缓和了不少,我似乎也没有刚才那么气愤了。
--
「儿子,你听说过日久生情吧,水根儿是一个知道上进的孩子,虽然不是很聪明,可是非常的刻苦,因为基础差,水根儿就经常来这个小院学习。有的时候,水根儿家里偶尔做点好吃的,他自己都舍不得吃,就偷偷的给我带到小院里。可能是因为在农村呆久了,也可能是因为我只把他当成自己的学生,在屋子里的时候,就穿的随便一点。有一天晚上,水根儿傻傻的向我表白了,那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潜意识里其实是很喜欢他的,毕竟妈妈也离婚好几年了,没克制住自己,我们就……就……」「妈,我理解你的苦衷,我一直也没阻止你去找你的另一半啊。
--
可是水根儿,他……他是个孩子呀,他好像还没我年纪大呢。-

-如果你想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你可以再经济上帮助他们家呀。」「你说的这个妈心里明白,妈也知道这不对,可是我们俩之间真的不是能用钱来衡量的,妈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妈,那你们说的大喜的日子……那是怎么回事呀?难不成你……」「这……哎,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妈就和你实话实说吧。-

-嗯,妈打算嫁给水根儿了,过几天我们就办喜事。」「这……你说什么?」-

-「水根儿是个不会撒谎的孩子,因为经常往妈妈这跑,有的时候回家就会很晚,这就引起了他家里的怀疑,他妈妈一逼问,水根儿就把我们的关系就实话实说了。」「那他的父母也会同意你们的关系?」-

-「嗯,我也没想到,他的父母知道以后非常的高兴,有一天,在水根儿家里人的请求下,我和水根儿一起回到了他家。因为款待我,他父亲把一只下蛋的老母鸡都杀了。看到他家那面困难,妈妈就想把随身带着的两千块钱留给他们,可是他们却说什么都不肯拿,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想要我嫁给水根儿。」「我的天呐,这怎么可能,我还以为他父母得狠狠的K 这个混蛋呢。」「他们家娶不起媳妇,更给不起彩礼,水根儿家一共三个孩子,还都是男孩子。他父亲身体不好,还得常年吃药,弄得家里一贫如洗,现在连书本费都是妈妈替水根儿交的。结果孩子们的婚事就成了老人的一块心病。不光他家,村子里很多家都是那样。你知道么,农村对传宗接代这种事看的很重,他父母想让妈妈给他家留个香火。」听到妈妈这么说,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心里说不出的酸楚。-

-「开始妈妈并没想和水根儿结婚,毕竟我们年纪差的这么多,我也不可能永远呆在这儿,因为妈妈还有你呀。可是当水根儿的妈妈跪在我面前祈求我嫁给水根的时候,妈妈就坚定了这个信念,答应了他们。」听妈妈说到这,我心中的怨气小多了,也许这真的就是命中注定的吧。-
-
「妈,你真的想好了么」-

-「想好了,水根儿是真心对我好的,他很朴实,不像很多的城里人,一肚子的花花肠子,妈妈相信自己的选择。」「那你们什么时候办喜事啊。」
--
「儿子,你……你不反对了?」-

-「反正你觉得幸福就随你吧。」
--
「嗯,这周日我们就办喜事。」 
--
听到我这么说,妈妈一脸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