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我的学生竟然是个变态
我的学生竟然是个变态
 范子杰恐惧的抖了一下,不敢拒绝,只能自己摇摆着腰部,后面的花穴每一次被摩擦到,总是带来极度的痛楚,可是他顾不了那么多了,冷若磊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要是自己不做的话,那只能接受更残酷的折磨。反正早就被他上过了,现在也没什么还矜持的,范子杰自暴自弃的想着,加快了他扭动的速度。
-范子杰痛苦的呻吟这,最令他痛苦的却不是下身阵阵撕裂般的疼痛,而是自己竟会产生难以言喻的的快感,这可是在荒郊野外的坟墓前啊。自己已经被冷若磊彻底的改变了,现在的自己不过是他的一个玩具而已,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终于如愿让自己放下了骄傲,变成了一个荡货。
-范子杰被自己这个想法震慑了,绝对不能堕落到这个地步,要真是这样,那自己可就没救了,一定要设法逃出去才行啊。-
范子杰偷窥了他一言,却见冷若磊神色自若,嵌在自己体内的分身丝毫也不曾有要射的迹象,心不觉一沉,这样的折磨竟没有一个尽头嘛?-
象是已经发现他的心不在焉,冷若磊惩罚似的疯狂在他身上律动起来,每一次撞击都有新的鲜血顺着他的花穴流下,也带给他前索未有的快感。
-每一次的快感都令范子杰以为到了极至。但下一次冷若磊又会将他带上新的高潮。-
猛地一阵温暖的感觉充满了他的下身,范子杰知道他已经射了,果然,不久冷若磊就慢慢抽出他已经瘫软的分身,退出他的体内。
-就在那一刻,范子杰只觉得体内空虚无比,极度留恋着他火热的分身。-
冷若磊看出他的表情,冷冷的笑了,手指轻轻的摸上墓碑上的照片:“莫怜,你看见了吗?我成功了。”-
冷若磊站起身来整理衣着,恭敬的拜下身去:“莫怜,你照顾了我五年,对我宠爱有加,又教会我很多东西,我,冷家第十四代次子冷若磊在此谢过了,只是莫怜,你的罪孽也该清算一下了。”
-冷若磊说着,有些脚步不稳的摇晃了一下,莫非离立刻把他抱住,冷若磊顺势躺进他的怀里:“非离,我好累哦,让我躺一下啦。”
-莫非离坐了下来,把冷若磊抱在怀离:“磊少爷啊,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啊?”
-冷若磊笑笑,眼光飘向遥远的远方:“非离,你知道为什么没人来带你吗?”-
莫非离摇了摇头:“磊少爷,不要关心那些了,你可要好好休息啊。”-
“不用了,我可没那么娇弱,只是太累太累了。”冷若磊闭起眼:“小的时候,我就象是一个王子一般,虽然父母早逝,可是大哥却极宠我,不管我要什么他都为我一一办到,而莫怜,也就是爹爹的影,也把我伺候得很周到,可以说当年的我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只是这样的我却全不知道这一起究竟是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才换来了。”冷若磊的声音骤转凄厉:“在我三岁那年,有一天晚上,风雨交加,我很害怕,于是我就去找大哥,只那一去,我就再也没怕过风雨了。”-
范子杰和莫非离对网了一眼,均知当年的事只怕是导致今日种种的根源,却不敢插口,只关切的看着这个骄傲的少年。-
“当年的我可是意气风发呢,出身显贵,家庭又和睦,我自己擅长绘画,真的是很美好的一段时光呢?”冷若磊缓缓的说着,手指轻轻的勾画着范子杰背上的刺青:“自那一晚,我可就再没拿过笔画画了,子杰,你真是好福气啊!”冷若磊悠悠的说着。
-范子杰狠命的瞪着他,想要知道那天晚上究竟知道了什么,只是冷若磊就是不说,真令他心急如焚。
-冷若磊又笑了,宛如天使一般的纯洁无暇:“我听到屋内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当时的我真傻啊,竟然不知道那就是欢爱时的呻吟声呢?你们说,我是不是很傻啊。”-
莫非离的心骤然收紧,突然想起了莫非烟几次警告自己千万不能让冷若磊看出自己的感情,而大少爷的屡次刁难,只怕都因此而起吧。
-“我还以为大哥生病了呢,于是赶快推门进去,结果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冷若磊唇边挂着笑:“我看见莫怜他竟然压在我大哥的身上。”他抬起头,眼利如刀,冰冷的手指轻柔的爱抚着范子杰的分身,向他一笑道:“我刚才对你做了什么,他当时就对我大哥做了什么?”
-他轻轻的叹着气:“想大哥是多么高傲坚强的人,他又怎会容一个鼠辈如此对他?当时我就知道,大哥其实只是为了我。枉费我一直自夸是大哥的骄傲,却是我使他陷入如此境地而不自知,真的可笑。”他冷漠的说着,仿佛事不关己。
-莫非离却深知他此刻最是伤心,却什么也不敢说,只是用力的把他紧紧抱住。
-冷若磊又笑了,眼波流转,竟有几分魅惑:“我都很乖哦,都没让他们看到磊儿呢,只是自那一天,我就立誓,一定要守护大哥,一直道他不再需要我为止,我知道他自此以后就被噩梦缠身,所以我精研医术,只希望能让他在我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也可以一夜好眠。为了保护大哥,我学法律,学电脑,学机械,我学会了很多的本领呢,每个人都夸我是天才,只有大哥最心疼我,怕我累着了。”他窝在莫非离的怀里又笑了:“他要我开开心心的玩,不要累坏了自己,他知道我很累啊,只有他才知道我的心思呢!”-
范子杰越听越是心籍贯,原来他出众的才华,高明的帱略中竟藏着一个如此令人心酸的故事,一时之间,他犹豫了,想到自己偷偷隐藏气来的那几包炸药,真的要同归于尽吗?
-踌躇间却听冷若磊继续说道:“当大哥十五岁的时候,按照我们的规定,他就算尽完了自己的职责,应该自杀以殉他的主人了,我知道大哥那天狠狠的折磨了他,甚至也没有依照惯例让他为爸爸殉葬,我不知道他是否后悔过这样做,可我却知道另外一件事。”
-冷若磊转向范子杰道:“你不是一直觉得我拿你来出气你很委屈吗?”
-见范子杰愕然的点头,冷若磊冷笑着,给了他最后的一击:“因为你根本就是莫怜的儿子。”
-“什么?”范子杰大惊:“这不可能?你不要污蔑我爸妈。”
-冷若磊又笑了,却似带这无穷的讥诮:“怎么不可能啊?他当初早就背叛了我父亲。和你母亲有一夕之欢,他明白他爱的只是我父亲而已,害怕我福气发现此事,就强行洗去了你妈的记忆,却不料他竟然有了你这个儿子。若非当时我因为你长得太过神似莫怜,我又怎会对你下手,又怎会知道这一切呢?”
-冷若磊冷酷的笑了:“本来呢若是永远不出现在我面前,我也可放你一马,只可笑你太自不量力,不仅回来了,而且还想绑架大哥,你还真以为冷家的人是那么好欺负的吗?所以你有今天,只能怪你自己啊。”
-范子杰怔怔的看着冷若磊,心里百转千回,说不出该是什么滋味。-
“莫怜啊莫怜,你害得大哥夜夜噩梦,而我进入却把你唯一的骨血给毁了,你会怪我吗?不管你会不会,可你都为他心疼,只要这样,我的目的就达到了。”冷若磊轻笑着。
-
-范子杰怔怔的看着冷若磊,心里百转千回,说不出该是什么滋味。-
“莫怜啊莫怜,你害得大哥夜夜噩梦,而我进入却把你唯一的骨血给毁了,你会怪我吗?不管你会不会,可你都为他心疼,只要这样,我的目的就达到了。”冷若磊轻笑着。-
“这样浓密能解决什么问题吗?你不怕把问题越弄越糟吗?”范子杰鼓起勇气问道。
-冷若磊苍凉的笑了,那笑出现在他稚气的脸上显得分外令人伤感:“那又如何,我就算把一切都弄到最糟的地步,我想这也与你无关吧。唯一有关的,那就是你可能会遇见一个比我更残忍的主人啊。”
-范子杰一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只能看着冷若磊毫不在乎的躺在莫非离的怀里,心渐渐的痛了起来,若磊,也不过是被过去的阴影折磨着的啊,毕竟当时他不过才三岁,现在也仅仅只有十七岁,他当然会害怕,会恐惧,只是,自己的父亲真的做了那样残忍的事吗?他看先锋一边冰冷的坟墓,墓碑上没有照片,只简单的写着莫怜两字,很陌生的名字,他真的是自己的父亲吗?-
冷若磊把头埋在莫非里的怀里:“我好累哦。”
-“那磊少爷可要回去休息一会?”莫非离温柔的拍抚着他的背。-
“我才不要,那就没什么好玩的了。大哥又不在。”冷若磊嘟起嘴,不满的说道。
-莫非离不知该说什么,只觉得冷若磊今天的心境好象不大对劲,磊少爷可是从来都不会这样的啊。是什么原因使磊少爷发生了变化呢?莫非离蹙起眉头。
-冷若磊却不管那么多,只是躺在他的怀里睡了,只是却苦了莫非离,一动也不敢动。-
乌黑亮丽的长发披散在草地上,苍白的脸上只有那薄薄的红唇依然鲜艳夺目,他睡得很不安,弧度优美 的眉角紧蹙着,纤细修长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显示出他心底的恐惧与不安,莫非离痴迷的看着他,无法想象有人会狠得下心来伤害这样娇弱的冷若磊。-
似乎老天也不肯让冷若磊多休息一会,轻柔的铃声响了起来,莫非里手快的接起电话。-
“大少爷?请问你有什么事吗?磊少爷现在还在睡。”恭敬而疏离的语言里藏着不肯妥协的坚定。-
“是吗?那就算了吧,等他醒了叫他给偶回过电话吧。”幸好冷无双并无意刁难,只是冷冷的吩咐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莫非离关掉电话,却吃惊的对上冷若磊清澈的眼:“大哥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啊,只是说让你给他回个电话啊。”莫非离把电话交给冷若磊。-
冷若磊瞪了电话很久,却只是再度躺在莫非离的怀里睡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接大少爷的电话,这可是前索未有的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使磊少爷这么反常,莫非离真是惊讶极了。
-深邃的目光看向被绑在一边的范子杰,这样复杂的关系,磊少爷可有什么办法来解决呢?大少爷身边已经有了贺书颖,磊少爷怕是已经选择退出了吧,可是磊少爷的心里一定很难过,虽然这个局面有很大程度上就是磊少爷一手造成的,可是磊少爷才是受伤最深的人吧。-

-深邃的目光看向被绑在一边的范子杰,这样复杂的关系,磊少爷可有什么办法来解决呢?大少爷身边已经有了贺书颖,磊少爷怕是已经选择退出了吧,可是磊少爷的心里一定很难过,虽然这个局面有很大程度上就是磊少爷一手造成的,可是磊少爷才是受伤最深的人吧。-
在他每伤了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这样哭泣吧,只是有谁注意到了磊少爷心里的泪水呢?有谁会温柔的抚平磊少爷的伤口呢,他的恢复怕不只需要时间,更需要无穷的爱才能抚平吧,所以你才在那么多人的身边周旋着吗?你怕他们不够爱你,所以你索性用了你的特殊能力来让你喜欢的爱上你,可当你越用它,你就越不自信,这样下来要怎样你才能摆脱所有的阴影啊。磊少爷,我宁愿你爱上某个人,然后在他的全心照顾下渐渐开心起来,也不要现在看着你这样一步步走向无底的深渊啊。
-冷若磊却也没有睡着,他只是想躺在莫非离的怀里,尽情享受被宠爱的滋味,顺便也思想想一下自己究竟想要什么,该怎样去做。
-金乌西坠,月兔东升,寒霜露下,莫非离轻轻将自己的外套盖在冷若磊身上,替他拢紧衣领,冷若磊反手一扯,把他拉到自己的怀里,低头封上了他的唇。-
莫非离的情欲很快就被挑起来了,刚刚尝过情欲的滋味的身子生涩的为冷若磊开放。-
冷若磊看着他那双迷蒙的眼眸,心里缓缓的浮上一层淡淡的怜惜,他轻轻的吻了他的脸颊一下就放开了他:“非离,我要先回去了,你今天就留下来看着范子杰,要乖乖的听话啊。”-
莫非离点点头,却又迟疑着问道:“磊少爷,让我先伺候你安寝吧。”-
“不用了,小非儿啊,你只要乖乖做好我交代的事情就可以了,其余的你就不要多操心了,你可要好好的为我调教一下他,明天我会来检查的哦。”冷若磊含着笑,轻轻的敲了一下莫非离的头。
-莫非离顿时怔住了,磊少爷从未如此疼过他,可是磊少爷的情绪变化也太大了吧,以前磊少爷可不会这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莫非离怔怔的看着冷若磊的背影,不知该作何反应。
-冷若磊站在海边,任凭凉爽的海风徐徐吹来。很难得今天自己可以一个人在海边走走。-
随意在沙滩上坐了下来,冷若磊看着前方黑沉沉的海面,风波不起,好宁静的夜,只是那边想来非离会给范子杰一个难忘的夜晚吧。
-拿出手机,冷若磊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大哥,下午找我有事吗?”
-“没有啊,只是想你了。”电话那边的男声带着笑意:“你这个小鬼,老是不给我一个电话,真是懒得够本了啊,你不知道我很想你吗?磊儿。”-
“哪有不给你电话啦。”冷若磊顽皮的笑着:“那你现在接到到的是幽灵的电话吗?那我可要挂了哦。”
-冷无双没辙的一笑:“你哦,什么时候都是这样的顽皮,怎么样,你最近还好吗?”
-“有什么好不好的。”冷若磊倦慵的说道:“无非就是这样了,不过好象没什么乐趣呢,我想最近我可能会去旅游一次吧。”
-“你早就该好好的休息了。”冷无双认同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可是你知道吗?磊儿,这样的你让我好心疼啊。技术哦,要好好的对自己哦。”
-温润如水的声音滋润着冷若磊的心,他低低的笑了开来:“大哥,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去做,我一定会开开心心的。大哥你就放心吧。”-
“你叫我怎么放得下心来啊。”冷无双无奈的叹息着:“都是大哥不好,没能保护好你。”-
冷若磊的心紧缩成一团:“我知道了,大哥。我保证自己会乖乖的还不行吗?”
-“我相信你啊,磊儿。”电话那边的声音显得无比凝重:“所以,你一定要过得很好哦。”-
“知道了啦。”冷若磊一语带过:“我要去睡了,拜拜。”说着径自挂断了电话,蓦然觉得心情大好,反身走向自己的别墅里。-
那边的草坪上,莫非离看着因为磊少爷的一句话而瑟瑟发抖的范子杰,只能长叹一声:“今晚,我可没办法饶过你,我不能让磊少爷失望啊。”
-范子杰尽量弓起身,明亮的眼里透露出乞求的意思,莫非离摇了摇头,冷酷的将他重新绑了起来。-
莫非离动作迅速的将他的双手牢牢的绑在身后,双腿被拉得开开的绑在一根钢管的两端,被撕裂的痛楚使得范子杰忍不住惨叫起来,莫非离毫不心软的将钢管挂在椅子的两侧,使他的的臀部高高的翘起,天蓝色的花穴在雪白的双丘间显得十分诡异而性感。-
范子杰感到前所未有的耻辱,这样毫无尊严的翘起自己的臀部,精致的文身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似的,开始微微的发热起来了。-
莫非离从一旁的架子上拿出一个皮质的分身,将他塞到范子杰的口里:“这可是好东西呢,他有着真人的感觉,可是忍耐力却是一个健壮男人的十倍,你就乖乖的舔着他,直到他在你口里射出来吧。”-
什么?范子杰恨不得自己可以马上晕过去,那就不用面对这样的耻辱了。可是他的嘴被那假分身塞得满满的,连愤怒的骂声也无法出口。-
莫非离见范子杰毫无动作,立刻在他的分身上套上银环,找出一瓶药,慢慢的涂在他的分身上。-
分身几乎是立刻的站了起来,范子杰渐渐觉得体内象有把火在烧似的,细碎的呻吟从他的口边渐渐逸出。-
该死的莫非离究竟给他吃了什么?范子杰只能在心里诅咒着,却可悲的发现自己竟然忍不住下身的火热,开始扭动着身子,频频发出诱人的呻吟,前面的欲望几次冲上最高峰又无奈的退了下来,再冲上去,再退下来,如此反复,几乎令范子杰快要晕死过去。
-莫非离冷漠的看着他:“想要射了吗?”-
还来不及反应,范子杰就拼命的点头,哀求的看着莫非离。莫非离笑笑:“只要你让你嘴里的东西先射出来,我就让你射。”
-范子杰依旧坚持不肯这样做,莫非离也不生气,只是席地坐了下来:“我先眯会,要是你没做好的话,一会可就有得你好看了。”-
范子杰颤抖了一下,下身传来强烈的刺激,看着自顾自去休息的莫非离,范子杰只能呜咽着含着那粗大的假分身开始慢慢的服务。
-冷若磊看着眼前的一幕,莫非离倚着一棵大树笔着眼,看来是睡熟了,范子杰口里含着仿人的分身,乖乖的联系做口交,看来自己还是不够狠。不过还真没见过莫非离睡着的样子呢,一定很好玩。
-冷若磊走近莫非离的身边,只见莫非离呼吸匀浅,白皙的皮肤有着粉红的色泽,冷若磊不由得伸出食指安了一下,长期严酷的训练使莫非离马上就醒了过来:“磊少爷,是你啊?”
-“当然了。”冷若磊笑笑:“我们放了他,然后自己去休息吧。”冷若磊的声音带有奇异的魅惑。
-莫非离红了脸,温顺的点了点头。便走上前去先把范子杰嘴里的假分身拔了出来,嘴里的东西被突然抽出,完全被情欲
-所控制了范子杰仍一张一合着嘴。-
冷若磊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催促道:“非离快点。”-
莫非离顺手扯掉他分身上的银环,范子杰几乎是立刻就射了出来,冷若磊瞥了他一眼,淡然的说道:“和他的父亲一样都是个贱货。”
-范子杰刚从欲望中清醒过来就听到冷若磊的话,他几乎羞辱得快要死去,可他连动都不能动弹一下,更何况是反驳他的话了,何况,想到自己刚才那淫荡的样子,自己又有什么立场去反驳冷若磊的话。
-“把他放下来吧。”出乎意料的,冷若磊并没有落井下石,还命令莫非离把他身上的束缚全部放开。-
最后一条锁链的解开,让范子杰瘫软在地上,看着莫非离抱着冷若磊离开,隐忍许久的泪水终于缓缓落了下来。-
“再见了,若磊。”范子杰喃喃的说道:“我是那么的爱你,可是你却不爱我,连一点点的怜惜都没有,我想我已经没有能力得到你的爱了,那就让我走吧,虽然我不一定出得去啊。”他惨淡的笑了起来:“没有你的掌纹和密码,小艇根本就不可能正常启动,可是我没有选择了啊。”-

-“再见了,若磊。”范子杰喃喃的说道:“我是那么的爱你,可是你却不爱我,连一点点的怜惜都没有,我想我已经没有能力得到你的爱了,那就让我走吧,虽然我不一定出得去啊。”他惨淡的笑了起来:“没有你的掌纹和密码,小艇根本就不可能正常启动,可是我没有选择了啊。”
-范子杰伏在地上,他必须尽快的蓄积体力,才有力气走到隐藏着小艇的山崖下。瘦弱的胸膛不住的起伏着,仿佛要从地上吸取足够的力量。
-好半天,范子杰才艰难的站起身来,却又忍不住双腿一软的跪了下去,感觉到大腿根部有着粘稠的液体流了出来,范子杰苦笑着抓起早就被撕裂的衣服勉强穿在身上,还好,能够把身体遮蔽住。-
范子杰一步一摇的走向记忆中那藏着小艇的山崖,再顾不了身体不断发出的抗议,只一味的走着走着。-
月光冷冷的照射着大地,仿佛在讥笑着他的不自量力似的,一路上的树枝也轻蔑的勾破他本就不成样子的衣衫,肆意晚年着他伤痕累累的肌肤,只有海浪的声音一直召唤着他,一步一步的前进。-
海浪的声音软软的,就像情人的呢喃一般的温柔,只是那低语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危险呢,就象若磊一般,有着天使般的容颜,却有着绝对残酷的心,也许他曾经也只是一个单纯的天使吧,只是他的翅膀却过早的被染黑了,若磊啊,若磊,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范子杰深深的叹息着,想起那张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分明就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的脸庞,只要轻轻的一个动作,就会吸引住无数的目光,即使他曾经那样的对我,可还是令我爱上了他,不得不啊,那么俊美又那样奇特的人,叫人爱不得恨不得,如果不是他那样的残忍的话,只怕自己也会象莫非离一样甘心做他的奴隶吧,只为留得他偶然回首时的温柔吧。-
前面的路不知道还有多远,只有温柔的海浪声一直回响在他的耳边,当他以为自己永远不可能找到那小艇时,范子杰蓦然看见了海岸。-
海水温柔的拍打着岸边,卷起雪白的浪花,令每个看到的人都不由得从心里赞叹起来。可是范子杰却无心欣赏眼前的美景,他只看到了岸边那银白色的小艇,银色的艇身熠熠生光,仿佛在和月光一较长短,上面用黑色的油漆刷上三个字‘奇石号’,在月光下居然能隐隐放光,看来也是用了什么特殊材料,冷若磊还真是懂得享受啊!范子杰很奇怪自己在这个时候还能想这些有的没的。
-慢慢的爬上快艇,范子杰勉强移动到了驾驶员座上,看着精密的仪表板,范子杰只觉得头轰的一下炸开了,这是全新的仪表板,上次自己摸索来的看来是全用不上了,范子杰叹了口气,好在自己也是学机械的,从来都没机会和冷若磊正式交手,今天正好试试看。
-范子杰开始专心的破解着上面布下的一道道难关,就在最后一关,范子杰的手指停住了,只需要一个密码就成功了,可只有一次机会,究竟是什么呢?范子杰想着,直到东方破晓,范子杰才真的绝望了,他用颤抖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下三个字‘我爱你’,便闭上眼,等待警笛声把莫非离带来,可出乎他意料的,只有轻微细小的一声挞,密码解开了?范子杰简直不敢相信,可事实就摆在眼前,他迅速 启动快艇,银白的艇身在碧蓝的海面上激起一圈浪花,笛的一声,迅速破浪而去。-
急速的快艇在碧蓝的海面上激出一排排美丽的浪花,快要自由了,范子杰 的心里满是喜悦,清晨的阳光照在他身上,温温润润的,范子杰看着广阔的海面,似乎已经看到遥远的海岸了,他的唇边浮现出一摸笑意。卡,卡,卡,顿时,范子杰的笑容凝固了。-
他把快艇调到自动驾驶上,拖着早已疲惫不堪的身子去寻找声音的来源,只是,还没容得下他起身,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大的气流就把他抛上了天空。
-好厉害的若磊啊,你是早有防备吧,只是这样也好,我爱你呀,一抹安详的笑容浮起在他唇畔。接着他就被气流重新卷住,撕裂开来。
-碧蓝的海面上因为忽如其来的爆炸而变得兴奋起来了,海浪一波接着一波的涌起,又低下去了,涌起,又低下去了,快艇的残骸,熠熠生光的银白色在阳光下被镀了一层金红色,显得格外妖媚。也有一些残骸燃烧起来了,橘红的火焰在碧蓝的海面上霍霍跳动着,广阔的天空中只有几缕白云漂浮着,就连太阳也悄悄躲到云层后面去了。-
当快艇的汽笛声响起的时候,在别墅的豪华大床上,冷若磊正搂着莫非离沉睡着,汽笛声吵醒了他的好梦,他咕哝了一声,勉强睁开眼看向身边的莫非离:“他跑了。”
-“是的。”莫非离温柔的回答道:“他真的破解了那个密码。驾驶快艇逃走了。一切正如你所料。”-
“是吗?”冷若磊勉强的笑笑,那笑意却没延伸到他的眼底。-
莫非离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磊少爷,你是否要把他截回来?”-
“不用了。”冷若磊黯然道:“这是他选择的路,就让他去吧,这样他会开心一点。”
-莫非离不再说话,只是紧紧的搂住了怀中的少年。
-冷若磊仿佛是在自言自语的道:“好象在我身边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啊,大哥病了,瑞克死了,夫瑞死了,宁无痕死了,现在就连范子杰也向着死亡之路上走去了。”-
冷若磊的眼里有着难言的悲伤:“他们都曾经许诺给我永远,可他们总是很快就死了,象气泡一样的小时在空中,我知道他们是被我杀死的,不是吗?”他抬眼对上莫非离:“如果在我知道宁无痕出车祸时我赶去的话,那么他就不会死,而如果我禁锢范子杰的行动的话,他也不会死在我的炸药下,不是吗?一切都和我有关。”
-莫非离紧紧的搂住冷若磊颤抖的身体:“不会的,磊少爷,这不是你的错,是他们不好,不该老招惹你的,是他们不好啊。”
-冷若磊一把抓住莫非离的发,狠狠的把他压向自己的胸口:“你也和他们一样吗?让我想想,你应该会待得长一些吧,你比他们可要强多了。”
-完全不理会头上的刺痛,莫非离抬起头,专注的看着他的眼:“我会一生一世都跟随在磊少爷的身边,除非磊少爷不要我了,否则我永远都不会离开磊少爷的。”
-“是吗?”冷若磊的眼里有着不信任。-
“是的。”莫非离冒险抓住他的手,把它按在自己的心口上:“磊少爷,只要你还要,它就为你跳动着,只有你有权利决定我的生命,除此之外,任何力量都不能决定我的生命!”
-“哦。”冷若磊的手摸上他的额头:“听好,我只说一次。我给你九年的时间,让你在我身边伺候,过了九年,就要看你了,即便是在这九年里,你若不能让我满意,我会随时踢开你,你可愿意?”
-莫非离欣喜的抬起头,眼里闪耀着喜悦的色泽:“好。”简单而又坚定的回答。
-冷若磊缓缓吻上他的唇,窗外,是一大片阳光挥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