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被设计开房
被设计开房
 「神经病的!」那个女人看到我如此对她,只好扫兴地走了。
--
我用尽最大的力气爬起身子,然后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时间,已经过了-
三点了。我勉勉强强地想站起身子,不过当我站起没多久之后,我立刻眼前一黑,-
随之失去了意识.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在酒店,旁边坐着的不是别人,而是-
子健。-

-  「醒来了嚒?你没事吧?」虽然我现在可算是最潦倒的人了,不过幸好还有
-这个朋友在我的身边。
--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宿醉的关系,我的头简直就要痛死了。
-
-  「那你到底发生了甚么事情啊?有没有甚么我可以帮到你的?」看到这个最-
关心我的朋友,我马上就把事件的缘由都告诉他,希望他会给我甚么办法。
-
-  「嗯,听你这么说,看来那个姓潘的真有一手,而且还搞大了惠云的肚子,
-那你现在有甚么打算?」-

-  「我一定要把老婆给抢回来,但是我需要你的帮助。」
-
-  「你要我怎么帮助你,你尽管说. 」-

-  「潘嘉乐表面上好像无懈可击一样,但是我相信他一定会有甚么破绽也说不-
定的。如果子健你能够利用你的人脉来帮助我调查一下潘嘉乐的背景,我估计一-
定能够查出甚么的。」
--
「好,我马上就去办. 我也拜託一下赵先生帮你。」-

-  这几天以来,我一直都在等消息,一天,电话终於响起了。
-
-  「喂,请问是谁?」我焦急地问。-
-
「是我,子健啊,我和赵先生已经找过了,虽然潘嘉乐这个人行事十分小心,
-不过天网恢恢,终於被我们找到了一些关於他的证据。」-
-
「那我们到餐厅去商量一下吧。」-

-  到了餐厅,和子健汇合之后,我询问着有关事宜。
-
-  「甚么证据?」-

-  「是贪污、受贿和出卖教育局资料的证据。」-
-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说说. 」-
-
「很简单嘛。你说他平时都用名贵车,穿着都是名牌,其实他那份工作怎么-
会有那么多钱去买这些。其实他在工作的时候,借去美国教育考研的机会为名,
-其实就是想把自己在教育局里面手头上的资料卖给美国的一家公司。而且,利用-
自己在教育局的职位,收受贿赂,已经为好几根根本就没有资格被选上去的人进
-入教育局了。他的钱已经贪到超过一千万了,估计这些罪名加在一起,要是递给-
国家法律部门,下半辈子也要在牢房里吃饭了,就算他真的能够大摇大摆地从牢
-房走出来,也得要变成老头子了。」
-
-  「那事不宜迟,你还是赶快去把资料打印一份交给我。让我在惠云面前揭开-
这个禽兽的真面目。」
--
「好。这里是他的地址,不过你要记住,小心为上,他好像曾经学过功夫的,-
而且体魄也不错,恐怕你不是他的对手。」-

-  「那这样吧,去到之后,如果我还没有走出来的话,你就马上叫警察过来。」-
-
「好,总之万事小心。」
--
我和子健道别之后,就马上驾车开往潘嘉乐的家。两个小时之后,终於可以
-看到他的家了,果然比起我们那些自己买的公寓,他的家可算是气派得多了,正-
如子健所说,以他的工资,就算不吃不喝不用也不可能买下的。
-
-  突然,一辆汽车和一辆大货车从我的汽车旁边驶过. 下车之后一看,才发现-
是潘嘉乐,那辆大货车是给潘嘉乐送大柜子来的。我等他们都上去之后,我就静-
静地跟着他们,等那些运输工人都走了,我就从身上拿出潘嘉乐贪污等罪名的文
-件,趁他赶着锁门的时候,就冲了进去。
--
「哦?原来是天亮你啊?她跟你已经完了,只要你们都签好了离婚证明,你-
和她可算是结束了。请你不要再骚扰我和云云好嚒?」潘嘉乐还是一如既往,露
-出那噁心的笑容,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说道。
--
「哼!你这个人真是好事多磨。你和美国一家教育公司根本是在有来往的,-
在我手上的就是你这几年来贪污的证据。而且你在这几年来,你一直帮你聪明的-
还是把惠云还给我,要不然你一定得坐牢。」如我所料,潘嘉乐看到这份证据的
-时候,整个人顿时发了一阵子呆,而且还露出惊讶和紧张的表情,不过很快他恢
-复了平常的表情,而且,他又有平常的表情转为奸险的表情。
-
-  「哈哈哈哈,对,我的确有做这种事情。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件-
事的,不过就算我承认你也奈何不了我,因为你根本不可能会得到任何的证据,-
因为那份证据我老早就销毁了,你充其量都只不过是拿着一份我去美国考研和交
-流教育的资料,哈哈!何况,就算现在我把云云还你,她也不会再喜欢上你,这
-是都是你咎由自取的。更何况,我要抢回来,也不难,因为……」话还没有说完,-
他就整个人冲过来对着我的太阳穴就是那么一拳,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硬-
生生地就这么吃了他的一拳,马上不省人事。-

-  「啊……啊啊啊……啊……嗯……唔……」呻吟声和音乐声把我吵醒了,我
-渐渐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面,眼前虽然有一些光线传入,-
但是基本上都是比较漆黑。不过自己身体不知道为何无法使用气力,除了手脚都
-被绑住之外,自己的口里也被塞了厚厚的布团,使我无法说出口。我抬头专注地
-看着外面到底是甚么环境,毕竟我刚才还在和潘嘉乐对峙,被潘嘉乐打昏了,却
-不知道为何会在这里. 我尝试弄得这个困着我的柜子有声音,可惜真的不管用。-

-  我自己是很大声了,不过因为音乐和他们都专注的关系,声音根本就无法传-
达出去。再者,有可能惠云根本就一早知道我在柜子里面,只是让我看到他们如
-此,让我死心罢了。-
-
床上原来躺着一个被男人压着的女人,而那个女人正是我现在的老婆惠云,
-那么压在她的男人不用多问便是潘嘉乐了。-

-  「嗯……啊啊……你的技术越来越好了,我都已经来了好几次了,而且你刚
-才都射过一次,为甚么还有这么多精力呢?啊……啊啊啊啊……」虽然声音很淒-
厉,不过同时我可以感觉到惠云当时十分快乐,可算是和我做爱都还没有过的快-
乐,比起在酒店那一次,这次感受到的更加强烈。而且那条令很多男人看到都望
-而生畏的大肉蛇一直插在肉洞中,在肉洞的旁边还留下奶白色的浆液。他还在射-
过一次的情况下,在我面前继续卖力地做这种活塞运动,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  「不行了,我准备要射了……」
-
-  「射……射进来……我很想再怀有你的孩子……啊啊……你射出来的东西最
-舒服了,弄得我很舒服的……啊……」
--
「啊……啊……射了……射了……」潘嘉乐马上停下活塞运动,马上一下子-
沉进去,而惠云则用双手双脚死命地缠着潘嘉乐的肩部和腰部,生怕他在射的时
-候会偷跑似的。两人在射精的过程之中,惠云还在不停地痉挛。潘嘉乐一下子趴-
在惠云身上,用口亲吻着惠云的双唇,也可以看出他正在把自身的唾液喂给惠云,-
而惠云也不断地在颈部做出吞嚥的动作。上下两个口都被潘嘉乐的体液喂养着、-
灌输着。我感受到下体开始讨厌地勃起之余,也很想冲出去打死这个男人。我-
……-
-
①、我火冒三丈,用尽了吃奶头的力气,居然把绳子给撑破了,然后冲出柜
-子,给他就是几拳……
--
②、我火冒三丈,用尽了吃奶头的力气,居然把绳子给撑破了,不够我并没
-有立刻出去,而是趁着他们都听不到我的声音,用手机打给子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