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火热的嘴唇=1
火热的嘴唇=1
 -  终于缠绵够了,“嗯…我想脱掉衣服,湿滋滋的,很不舒服啊!”说着玛莉把西装上衫脱下,里面的白恤衫被汗水湿透了,胸乳头上有点不自然的凹凸纹。
-
-  “啊…这……嗯…这个很……漂亮。”-

-  玛姬的目光被一个闪亮的“钻石花”所吸引,而这个“钻石花”是掇在玛莉的两个乳头上,中间还挂着一条极幼的金炼。-
-
  脱下粘着淫浆的皮三角裤,玛莉用手指把阴道内的沾满白色淫水的银色震蛋取出来,还用大便的姿势把一枚小的银色震蛋从屁眼中下了出来。
-
-  “怎样,意外吧?”玛莉妖异的用两手把双乳托起,还夸张的震动,钻石独有闪烁的光芒在乳波中乱舞,她双眼还带着点哀怨的眼神。-
-
  “嗯…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啊!我可没有对你不起。嗯…玛莉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可和我说,但请你不要用这种的眼神……”
--
  “不…对不起,来吧,我们洗澡好吗?”-

-  浓重花香的精华沐浴乳,除着氤氲的水气,充塞着整个浴室。
--
  顽皮的小指头在布满泡泡的乳头上打着圈。
--
  “嗯…小玛姬,不要如此,你这样的挑起我的欲火,后果你要自负。”
--
  跳皮的眼光随着手指的转动,触摩钻石的质感:“噢,你不要吓我啊,我只是想……这个……”-
-
  玛姬也曾见过,模特儿行里也有些会戴乳环、脐环甚至乎在阴唇上也有,但是在更衣室中也不好意思定眼的看。现在有这个机会,实在禁不住好奇心。而且玛莉乳头上是一个精致的钻石饰物,比起那些金属圈圈,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
-
  花洒中温热水柱冲击着柔滑的肌肤,蒙眬的浴室,热水柱冲走泡泡,光华闪耀的圆状形钻石花吸啜在乳晕上,中间开了一个同心圆的洞,让发硬的乳头从中穿出来,在乳头外有一枝镶上碎钻的棒子从上而下的穿过,把圆状的钻石花固定在乳房上。-
-
  “玛莉姐,你为什么要戴上这种的东西?嗯…但是它实在是太美丽。”-

-  “‘它’,是一个令人既爱且恨的见证。好了,你不要再老是玩弄它,嗯…我……快受不了。”-

-  (不,不要再这样,我真的再受不了!)体内的欲火又开始上升。
--
  玛莉强行把这个顽皮的女孩的身驱背转,用手抱着玛姬的纤腰,用她的穿上钻石花发硬的乳头压在玛姬的粉背上,急速的喘气下令乳房也急速的起伏着。
-
-  “噢…好硬,唔…又好柔软。啊……”玛姬哪有过被同性用乳房挤的经验,而且又在这个妖魅的气氛中。-

-  水立刻由热转为冷,还从玛姬的后颈向下冲。-
-
  “呀…唔……”两极化的感觉迅速的漫延全身,背上有着柔软而带坚刚的压迫感,有着说不出的新奇诡异感觉。-
-
  当冷水在头上淋下的时,玛姬迷惘的神志也开始清明,下意识的挪移身驱,想摆脱身后的玛莉,但是扭动的后果就是尖硬的乳头在背上的乱磨。
-
-  “玛莉姐,啊…请你……不要再磨,我……我实在受不了……呀,我……我不是…嗯…我……我不搅……同性恋的。”-

-  “那你为什么要挑起我的欲火,现在要我怎么辨?”-

-  玛莉不但没有把玛姬放开,反而双手把她牢牢的抱紧,在玛妈的乳房上用力的抚弄。
--
  “呀…不是的,我……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是……作了什么,求求你饶了我吧!”-

-  “傻女,我和你开玩笑罢,我也不是同性恋的啊!但你刚才真是挑起了我的欲火,使我也十分难受。嗯…来我还未给你按摩,你试了一定会‘上瘾’的。”-
-
  在简洁的卧室内,玛姬点起香薰,躺在纯白色的长毛地毡上,看着玛莉忙着制作按摩用的油。-

-  “玛姬,我用婴儿油做油底加入甘菊、薄荷、薰衣草。它们有减轻酸痛、减轻皮肤紧绷,平和情绪、松弛神经紧张及压力的作用。”-
-
  “有那么神奇的吗?”
-
-  “一会儿你试过之后,你就知道什么是舒服得像没有骨头一样。”
-
-  “玛莉姐,为什么,嗯…森会设计那些使人难堪的内衣?”-
-
  “噢…真是对不起,是我把你的地址和另一个顾客的调错了;其实,这种内衣是特别设计给一些患上‘性冷感’的女人穿的,还好你没有用那瓶附送的‘催淫油’,如果你用了,我真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
  “嗯…那是应一个‘性治疗师’而设计的,主要是用作治疗之用。但是意料不到的是订单多是那些有情妇的男人落的。唉!”
--
  “这种内裤上的暗红色珠子是‘红色石榴石’主要是用作活跃‘底轮’的能量。”-
-
  “你练瑜珈时,我也说过给你知,‘底轮’亦名叫‘生殖轮’,也是人体生殖、情欲和生命力的泉源。”-
-
  “是啊!你还说,会令女人的生殖能力充沛,亦即活泼情欲和加强女人的魅力。”-

-  “是的,而那三粒金属钉子是磁性的物质来的,是用来激发会阴穴位之用,如果再加上那支催淫剂,应会达到回复‘性冷感’的女性的情欲,令她们可以得到正常的性生活。”-

-  “但可惜的是那些男人用作淫乐之用,那可不是我们的原意。”
--
  玛姬默然想不到这种衣物原意是用来助人,回想起自己被“它”弄得死去活来,但也被“它”弄得前所未有的性欲快感,也不禁红起脸来。-
-
  玛莉如有魔法的手指在背上或轻或重的揉着,带来带点或酸或软但很舒服的感觉。-
-
  玛姬懒洋洋的道:“唔…好舒服……玛莉姐我要听你那个故事呢?你刚才说‘钻石花’是一个见证?什么事情会令你会戴上这个美丽的东西,嗯…你的乳房会令人有想入非非的啊。”
-
-  这个令人目眩的饰物,确实是会令人生出迷幻的官能刺激,也是玛莉一段不能下定论为是苦或是悲的往事。
--
  ※    ※    ※    ※    ※-
-
  玛莉自小就生在一个中等家庭里,父母也有一份不错的工作,生活可说是无忧无虑,父亲闲来爱玩玩股票,在一次金融风暴中,因为投资失利,欠下巨债。她们变卖了家当后,总算填了那笔债项。但是,父亲从此一厥不振,还染上了赌瘾。-

-  当时的玛莉快考上大学,读的是她梦寐以求的时装设计课程,可是家庭问题心愿还是被迫得放下,还要为父亲的赌债而彷徨;母亲也因为劳累,身体开始坏起来。-
-
  一次被高利贷的人追上门来,爸爸被打得一身是血,两母女吓得缩在屋角,拼命的哭。
--
  用脚踏往爸爸头的男人说:“钱,一定要还,还不出就带你老婆出来做,你也不用忧了吧!”他们大声的淫笑着。
--
  我不知道突然间哪来的勇气,大声喝道:“不,我妈妈有病,你们不要难为她!”-

-  “哦,完来还有个这么标致的女儿,嘿…嘿…你代你妈也可以啊!”男人无耻的笑着。
-
-  “我求求你,我的女儿是个黄花闺女,你们行行好心,真的不能动她。”妈妈哭着恳求他们。
-
-  我看见一个瘦瘦的白脸男人,向一个看似是老大的人,在耳边细声的说了一会。
--
  “停手。”那个看来是老大的人叫着。-
-
  “洪老头,你走运了。我看你的女儿也是个小美人,嘿嘿…现在我和你谈谈生意。我知道有个富商在密识一个小情妇,看来你个女儿还是个处女吧!我想应有个好价钱,够你还了这笔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