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不伦之恋-3
不伦之恋-3

  「除了妈妈对儿子的爱,还有妻子对丈夫的爱?」「是的……妈妈很爱你,小慧也很爱小磊……」「我也是。我记得,妈妈说过,为了爱我下地狱也不怕,我也是。如果我们这样的爱都不能得到神的保护和祝福,那么这个神也不值得相信。——就算他真的存在,而且真的要以下地狱为代价,我也不会后悔。我也很害怕,害怕我们以后会有不好的结果。可是,不管多害怕,我还是要和妈妈永远在一起。」「小磊!……」-

-  「好啦……你看美国人,那么开放,我们认识的每个人都过得很开心,他们信仰的神必定是善的。我们不用害怕,真的。」妈妈终于安静了一点,紧紧地搂着我的腰,良久,突然又哭起来:「真没想到,当年拼命要把小磊生下来,结果给自己生了个老公……」「自产自销……不错嘛。」我笑道,妈妈也笑起来,狠狠地捶了我的胸口一拳,我夸张地捂住胸口:「刚结婚就殴打老公,真是悍妇啊!」妈妈又羞又气,叫道:「这是妈妈打儿子!」-
-
  我笑着弯下腰来:「哎?那我好好孝敬一下妈妈……」说着就吻上了妈妈的唇。
-
-  妈妈从没如此热烈地回应我,柔腻的舌头在我嘴里热情地搅动,几乎使我招架不住。这么久没碰过妈妈的身子,我很快按捺不住,搂着妈妈裸露的香肩把妈妈轻轻地压倒在床上。-

-  妈妈的手很快解开我的扣子,在热吻和纠缠中把我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拉着我的手,伸向婚纱侧边的拉链,我收回手,柔声道:「今天妈妈穿着婚纱和我做爱,好吗?」-
-
  妈妈娇美的俏脸红扑扑地,美目已经含满了春意:「那怎么行……婚纱是租来的啦……会搞脏的……」-

-  「可是我觉得……这样才是完美的拥有我的新娘……」我的手伸向妈妈的胸前,慢慢地将婚纱的上缘拉下来,一对洁白丰满的乳房顿时挣脱了束缚,骄傲地跳了出来,顶着两颗嫣红的蓓蕾微微地颤动。
-
-  轻轻地把手覆上那柔腻的乳肉,乳房在我的指间变换着形状,很快两颗乳头就顽皮的翘了起来。-
-
  慢慢地含住一颗,吸吮着香甜的芬芳,腾出一只手来将妈妈婚纱的下摆一直撩到腰间,一只手指勾住妈妈内裤的边缘,慢慢拉了下来。
--
  又想去爱抚妈妈的花园,指尖刚一碰到湿润的花瓣,妈妈就触电般地颤抖一下,按住我的手:「今天别摸……」
-
-  我正在奇怪,妈妈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条白毛巾,垫到床上,然后小心地拉起婚纱,躺了上去。
-
-  这又不是我们的初夜……但是妈妈既然想进行这个仪式,当然不能拒绝。我深吸一口气,这样的妈妈圣洁而妩媚,头上的发髻和银冠还没有取下,像是一个高贵的公主,半闭着水汪汪的眼睛,在细密的睫毛后闪烁着爱意。几次亲吻擦去了淡淡的口红,使樱唇显示出本来的红润,然后就是动人的胴体,在腰间洁白的婚纱衬托下多加了一份纯洁高雅。再下面就是那从熟悉的芳草,隐隐掩映着一抹鲜红,仿佛流淌着清亮的小溪,我带着欲望和敬意,带着幸福和柔情,一边温柔地看着妈妈,一边跪在妈妈腿间,火热的肉棒顶上了娇嫩的花瓣。-
-
  妈妈有些紧张:「今天轻点……」-

-  虽然有些奇怪,但是我微笑着柔声道:「好……」肉棒尽量轻缓地没入花径,刚进去一个龟头,就感到顶到了一层薄膜。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微微用力一顶,顿时整根肉棒完全插进妈妈的阴道内,一直顶到最深处。
--
  妈妈轻轻地:「哎呀」一声,我赶紧问道:「怎么啦?疼?」妈妈紧闭着眼睛不敢看我,摇摇头,轻声道:「没事……」俯身到妈妈身上,慢慢地吻着妈妈的脸颊,脖子,耳垂,一边呢喃道:「太久没和妈妈做爱啦……妈妈是不是也不习惯……」「不、不是……没事的……」
--
  我微笑着开始慢慢地抽动,或许是太久没有和妈妈欢爱,今天感觉妈妈的阴道特别的紧窄。一圈圈嫩肉紧紧地吮住我的肉棒,熟悉的快感慢慢地占据我的身心。
-
-  渐渐加速,妈妈的呼吸声急促起来,开始迎合我的动作,然后我就听到那熟悉的呻吟。-
-
  爱液开始顺着我的肉棒流出,我直起上身,加大动作的幅度,每一次都抽回穴口,然后深深地插入,直到顶到妈妈柔嫩的花心为止,在这样的攻击下,妈妈把持不住,娇媚地开始轻喊:「啊……啊……小磊……小慧好酸……胀得、小穴好舒服……啊……顶到、小慧、花心、了啦……啊……」我一边喘着气,一边腾出一只手来揉捏着妈妈像波浪一样在她胸前荡漾着的乳峰,时不时捏一下那已经硬的像小石子一半的娇艳乳头,嘴里也没闲着:「妈妈……你的小穴今天怎么这么紧……小磊好舒服……」双重的刺激下妈妈的手紧紧抓住被单,指节因为用力已经变得苍白扭曲:
-
-  「妈妈终于、被儿子操了……妈妈是、骚货……小穴紧、就是为了让小磊、操的爽……」-

-  我微微有些奇怪,妈妈以前从来不会在和我做爱时自称妈妈的……今天怎么会?而且……以前担心过的问题:妈妈的自虐倾向又一次表现出来了……妈妈一开始很抗拒「操」字的,如今却说得随意而自然……妈妈的声音更加放浪,因为这几年我们视频做爱时主要靠语言刺激来获得快感,所以妈妈也早已习惯了各种淫声浪语——一开始还要找色情小说来学,后来则成了发自内心的呼喊。尤其是今天自称妈妈,似乎更多了一份极致的诱惑:-

-  「啊、啊……妈妈的小穴好爽……被小磊操得、好舒服……小慧是自己儿子的老婆……小磊……用力操你妈妈老婆吧——」
--
  我在这语言的刺激下越插越快,很快大汗淋漓,妈妈则热情开放得有些淫荡起来,摇着头甩散了发髻,头上的银冠滚落到枕边,散开的一头青丝在枕畔翻飞不止,荡漾着一阵阵清香,张开小嘴喘息得像接不上气来,吐出一团团甜蜜的气息。美丽的大眼睛似睁似闭,眼波中流动的都是销魂的媚意。双手也紧紧抓住我撑在她腰畔的手臂,丰满的臀部狂乱地迎合着我,卧室里又开始响起了急促的水声和撞击声。-

-  我大口喘着气,没有精力再说话,全部意识都集中在身下强烈的快感上。妈妈则发出了如泣如诉地呻吟:「啊、啊、啊、受、不了、了、要、要、要、被、小磊、操、死了、啊、好、好、难受、花、花心、被、小磊、顶穿了、啊、啊、好晕、泄、泄、泄——……」一大股暖流冲刷着我的龟头,我顿时一个冷战,火热的精液喷涌而出,两股液体在妈妈阴道深处溶化在一起。-
-
  我喘息了一会,才发现妈妈脸色苍白,吓了一大跳,想起妈妈刚才最后一声听起来是被硬生生砍去半截,好像是一口气没转过来,赶紧低下头去,吻住妈妈小嘴,撬开妈妈的牙关,对着妈妈口里用力呼出气去,一边轻按着妈妈深深乳沟间的心口。
--
  终于妈妈缓过气来,软软地抱住我:「小磊……」我这才放心:「老婆……怎么啦……今天才高潮了一次,怎么晕了?」「不知道……可能今天比较……比较兴奋……紧张吧……」「吓老公一跳……差点以为新婚之夜就把我的新娘操死了……」妈妈苍白的脸慢慢泛上潮红,娇羞无限地看了我一眼:「妈妈愿意被小磊操死……」
-
-  我笑着捏了一下妈妈柔滑的脸蛋:「我可舍不得……我还想留着妈妈操一辈子呢。」-

-  「妈妈既然嫁给你了……小磊就怎么操都行……一辈子也行……一次操死也行……」妈妈越说越害羞,终于忍不住捂住脸,笑起来。
--
  我微笑道:「妈妈平时这么害羞又保守,今天怎么这么淫荡啊……」妈妈伸手狠狠掐了我一把:「还不是都怪你!总是说喜欢妈妈说淫荡一点的话!妈妈就说给你听,还笑妈妈,妈妈以后不说了!」但是我心里还有着疑问……虽然妈妈这样激烈的叫床我很喜欢,但隐隐觉得不对……-

-  又是一个深情的吻以后,我才慢慢离开妈妈的身体。低头刚想稍作清洁,触目却是一两团殷红在妈妈垫着的白毛巾上绽放。我有些吃惊:「妈妈,怎么了?-
-
  你……流血了?今天——今天不是日子啊?」-
-
  妈妈微微睁开眼睛,含羞带笑地看着我摇了摇头。我更紧张了,刚才妈妈高潮的反应那么激烈,还晕过去了,不会是我弄伤了妈妈吧?我结结巴巴地问到:-
-
  「对不起……是不是我把妈妈弄伤了?」
--
  妈妈伸出一只纤柔的小手,轻抚着我的脸颊:「不是的……」真奇怪……马再次低头看了看,那抹殷红越发醒目。焦急的目光看着妈妈的眼睛,表达着我的询问。
-
-  「妈妈……小磊,妈妈做了、做了……做了处女膜再造手术……」哎?我大吃一惊:「什么?」-
-
  「妈妈觉得……觉得小磊这么优秀……应该……应该娶一个最纯洁的女孩子做妻子……」-

-  我急忙打断了妈妈的话:「妈妈就是最纯洁的啊,不用做这些!妈——!」我心里五味杂陈,只知道妈妈保守,哪里想到会这么在意这个!
-
-  妈妈继续断断续续地轻声道:「小磊……妈妈知道……可是我还是想我的儿子婚姻能完美一点……你别怪妈妈……妈妈只是想稍微弥补一点……」我已经无话可说了,只能哽咽着叫道:「妈妈……妈妈……」妈妈轻轻地摸着我的头发:「妈妈知道小磊不会变心……只好想这样能让小磊知道……处女大概是怎么回事……虽然不是真的,但是妈妈心里多少会舒服一点。」
-
-  我还能说什么?什么话都是多余的。就算嫁给了我,妈妈还是妈妈啊。
--
  软软地把脸埋进妈妈的胸口,柔软的乳房此事再没有任何性的意味,只是让我仿佛回到小时候,偎依在妈妈怀里就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
-
-  良久,我们一起去洗了个澡。一直到我们相拥着沉沉睡去,我心里都充满了对妈妈的深沉的感激。
--
  我只请了一个星期婚假,因为博士正在进行一个新课题的研究。我们也没有出去度蜜月,因为妈妈说,有这时间不如趁早适应一下异国的生活。-
-
  甜蜜安静的日子像流水般过去,时间已经是盛夏了,这一夜,我像往常一样搂住妈妈爱怜一番,就想和妈妈一起进入美妙的天堂。妈妈却娇笑着拿出一盒避孕套:「小磊……该用这个啦。」
-
-  我笑嘻嘻地推开:「我们都是合法夫妻啦,还要那个干啥。」妈妈有些吃惊:「咦?小磊……妈妈会怀孕的。」「当然要怀孕啊,我们要生个小宝宝。」我已经解开了妈妈的衣扣。
--
  「可是?可是……这样他会不健康的……」妈妈的情绪突然低落下来,语气里有了一丝酸楚。
--
  「谁说的?」我的唇开始在妈妈高耸的乳峰上游走。-

-  「啊?我们是母子,生小孩的话会……」妈妈想要抗拒。
--
  我含糊不清地一边挑逗着妈妈娇嫩的乳头,一边笑道:「妈妈别害怕,我问过原来大学的一位学医的同学……他说过,畸形几率其实很小。」我想起了那天去拜访那位医学学士——很快就是遗传学硕士了吧,我假称请教一个几率问题,问他直系血亲生育后代是不是肯定会有遗传缺陷。
-
-  他看着我大笑起来:「这都是误解。虽说几率稍高,但是显性基因缺陷只有不超过百分之三的几率——是不是比你想象的小得多?」我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他继续微笑着:「如果双方都没有家族遗传病史,这个几率更小。当今造成新生儿缺陷的原因,直系血亲婚配远不是最大的因素了。
--
  比如说高龄产妇啊,药物污染啊,电磁辐射啊……都更容易造成先天性疾病。」我不记得怎么告辞的,但是我原本以为我和妈妈只能通过试管婴儿的手段才能拥有爱情的结晶,现在看来……-

-  妈妈不敢相信,疑惑地问道:「怎么可能……?」我微笑着坐起来,真诚地看着妈妈的眼睛:「妈妈,我那位同学正在研究遗传学问题。他告诉我,即使是直系血亲,生育正常后代的几率也高于百分之九十七。」
-
-  妈妈垂下眼帘,颤声道:「真、真的?」-

-  「我不会拿这个开玩笑的。妈妈,我们生一个宝宝,好不好?」「可是……万一……」
-
-  「我相信我们会有好报的。有了宝宝,才能给我们的爱留下证明,妈妈说对不对?」我凑上唇去,轻吻着妈妈的眼睛。-
-
  「小磊不是说过,有个什么技术,我们用那个好不好?」妈妈还是很紧张。-

-  「可是那样是不得已的选择……我们试试最自然的方式,好吗?」妈妈柔肠百结的样子让我心生爱怜,我轻轻地把妈妈放在床上,柔声道:-
-
  「妈妈别怕,现在技术那么发达,万一检查出来不健康,我们就中止怀孕,好不好?试一次,就试一次。」-
-
  妈妈没有再说话,微微地闭上眼睛。这天晚上我格外地温柔,温柔得连我自己的心都快融化。
--
  07节
-
-  一直到了秋天,我和妈妈规律地每天亲热一次,但是妈妈却始终没有怀孕的迹象。是不是因为年龄?妈妈毕竟过了四十岁了。-
-
  这一天像往常一样,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温馨的小家。妈妈就像十年以前那样,在我刚进家门时摆好了饭菜:醋溜土豆丝,糖醋排骨,西红柿蛋汤。-

-  我开心地坐在餐桌边,等妈妈一起坐下来吃饭。一边说说笑话,一边逗妈妈开心。妈妈正在喝一口汤的时候,被我的一个笑话逗乐了,害羞地笑了两声,结果就呛得咳嗽起来。-
-
  我赶紧丢下碗,轻轻拍着妈妈光滑的肩背。妈妈却咳得更凶了,突然嗝了一声,跑到卫生间呕吐起来。
--
  等妈妈出来,我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妈妈,害你咳嗽得这么厉害。以后不再吃饭的时候讲笑话了。」-

-  妈妈呆呆地端起碗,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我还以为妈妈咳得太厉害不舒服,笑道:「妈妈快吃饭吧。今天的菜都挺开胃的。」说着给妈妈夹了几筷子菜到她碗里。-
-
  妈妈低下头闷闷地扒着饭,食欲好像不太好。我夹起一块排骨送到她嘴边:
-
-  「妈妈多吃点啊?今天的菜都是酸酸甜甜的,真好吃。」妈妈的脸一下子红透了,我有些奇怪,妈妈却三两口吃完了饭,回卧室了。-

-  等我吃完饭洗完碗以后,妈妈没有像往常一样做家务。我回到卧室,妈妈正躺在床上看电视,但是眼神却明显没有落在电视上,放的也不是妈妈平时最喜欢的电视剧。
--
  我微笑着坐到妈妈身边:「妈妈今天有心事。」妈妈脸又红了起来,我拉起妈妈的手贴在我脸上:「小慧,有什么事就告诉我,别一个人傻想。」
--
  妈妈把小嘴凑到我耳边,细细的气息挠得我心痒痒,说出来的话却让我有些听不懂:「小磊,小、蝌、蚪、好、像、变、成、青、蛙、了!」「什么,青蛙?」-
-
  妈妈笑着扑倒在床上,不肯看我。我还没反应过来,想去挠妈妈的痒痒,结果被咬了一口。我缩回手一边揉,一边想:小蝌蚪……小蝌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