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老婆爬墙我来推-01
老婆爬墙我来推-01
 我马子莉莉,一般漂亮,形象点描述不太会,许多人都说她像范冰冰,我觉得说这话的都他妈2b,就范冰冰那货色也可以和我马子比?大家将就下吧,就范冰冰比较实在点,毕竟中国美女海了去。-

-  莉莉身高一米六三,配我稍矮,皮肤奶白,ole沐浴乳那颜色,奶子不大,胜在够挺,腿还可以,屁股也多肉,写到这里我特意竖三指起誓:可能描述有点不够具体,其他皆属实。
-
-  言归正传,那年在东莞樟木头一家模具厂实习,刚去的一个月里我就急吼吼地到处找鸡婆来屌,大家别不信,樟木头那地方颓废啊,号称「至yeah!小香港」,「深圳人的后花园」,离香港据说也就二十分钟车程来的还是深圳的说?-
-
  这我就记不清楚了,总之那地方二奶啊,鸡婆啊,富婆啊,鸭子啊,人妖啊····太多了,去玩过的人就知道爷们不骗人。
-
-  樟木头色情业发达是一回事,素质之高才是另一回事,毕竟像我这种打炮如吃饭般平常的男人也不会一到那里就没了魂儿,说实话,刚去那阵子老觉得眼花。
--
  为啥?都他妈给美女闪花了!-

-  潇洒的日子不好过啊,去没多久就砸进去不少银子,后来实在无法混了就只想找个固定的马子来打炮。-

-  莉莉也是来实习的,不过她是从成都那边来的,可能她家乡山水好,把她奶的很有营养,也就是前头介绍的:她漂亮。-
-
  追她的过程就不说了,一是复杂,牵扯到的人和事较多;二是没必要,大家知道结果就行,因为刺激的在后面。
--
  把屌放进莉莉的屄后,我那个开心劲就跟捡了个宝一样,当即就搬出校舍,和她在外头租房子。-
-
  樟木头那地方地贵啊,别看人家也就一个镇,其经济实力比一般的市级城市还恶性!我那时也没多少钱,就只租了个单间。就是单元房里的一个独立小套间。
--
  同在这单元房里的另外有两家。这形式就像三家人一起合租套房子那样。-
-
  嘿嘿,故事到这里算是正式开始·····-

-  房客里头,一家是做夜点买卖的,就是通宵摆夜摊的生计,在那里住了大半年才打过一次照面,这里略过不表。另一家住了个单身汉,二十七八的样子,个矮,样貌普通兼猥琐,其身份是退伍老兵,当时正在给当地公安局当司机,也就一跑腿的活。-

-  这些都是租房时那位收租婆给讲的,后来我才知道那家伙叫阿明。
--
  莉莉什么都好,就是小姐脾气大,嫌这嫌那的,一开始还不大乐意和我窝在那小单间里头同居,后来被爷们板正后,狠狠地捅了一炮,她直接就跪了!呃,跪是屈服的意思。这男人要是有本事,可不怕娘们上房揭瓦的,嘿嘿····入住的第一天很累,光添置日用品和清理房间就整得两人差点瘫痪。话说这劳动后的果实是甜美的,看着略显简陋却又温馨的小窝,那快乐啊,麻麻滴直往心里头暖去,那天夜里特生猛,活活把莉莉摆来摆去的给整了一个多小时。
--
  事情的起因就这么来的,这一顿操下去,隔壁的阿明就浮出来了。
--
  回说我们办完事后,那个汗哪,刷刷地往外喷,在南方呆过的朋友应该知道那地方十一月份还热得跟蒸笼似的,洗了个澡吹风扇还是对那闷热无解,后来实在无法,只得爬到窗户往外延伸的铁窗上纳凉。这铁窗的构架大家应该见过,就是放盆栽的地方,对,就坐那了。
-
-  时值晚上十一点多,估计是那时间段,反正是很夜了。
--
  坐那上面还是挺凉快的,街道就在下面,来来往往的都是风。
-
-  「兄弟刚来的吗?」-

-  我寻声望去才发现隔壁延伸出来的铁窗上也坐了一人,灰蒙蒙的光线下看不太清,光着膀子穿条四角短裤,一手啤酒一手烟的。-
-
  他就是阿明,这也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
  他这人很健谈,说难听点就是很会吹,属于满嘴跑火车的那种,加上他来樟木头久了,一些当地的风景礼俗和人情世故样样都侃得上道道。
--
  我这人最见不得能侃的,当时就和他扛上了,也天南海北的乱吹一通。这男人间的情谊也就这么简单,说着说着大伙好像都快要称兄道弟了,其实也真那样了,我叫他『明哥』,他叫我『强仔』。
-
-  这声喊下去后,聊得愈加火爆,加上我性子猛也不忌讳啥的,聊着聊着就到了女人身上,这里问个问题:男人不聊女人还能聊什么?
--
  「你条女叫得很骚哦,强仔就是强啊!」聊开后,阿明如是说了一句。-

-  「那自然,不骚的我不干,刚才真不好意思啊,吵到明哥了。」我望了眼在玩电脑的莉莉,她也听见了我说她,回头瞪了我一眼,风情万种。
--
  也许阿明是痒了,借口送啤酒给我喝的当儿,窜过门来。-
-
  其实剧情也那样了,阿明见到了莉莉,第一次见面起码就往她身上偷瞄了数十次。现在想想,那晚她应该是穿件红色的小背心配短裤,具体有没有穿bra就没多少印象了,反正刚洗完澡的她水灵灵的充满了嫩的诱惑。-
-
  与阿明不同,莉莉对他的印象糟糕透了,满嘴的鄙视兼不屑,一是阿明笑起来猥琐,个矮。通常女生见矮个的男人就没有多少认同感了;其次阿明吹过头了,给人不真实不实际的感觉。-
-
  总的评价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嘛!我们和阿明的缘分算是结下了。
--
  平时晚上没事,他就经常过来窜门,一开始我很烦他,萍水相逢的交情,你他妈老来我『家』干屌啊?-
-
  莉莉就更不用说了,从来就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话,完全爱理不理的那种。
-
-  无奈何,这家伙脸皮实在是厚,硬是风雨无阻的窜来,加之他为人挺大方热情的,慢慢的我们也当他有存在了。-

-  其实我们确实是受了他不少好处,比如他会开车带我们逛景啊,帮忙带饭盒啊什么的,关系有深一层的突破在于看a片。
-
-  一次打炮前的调情,我和莉莉躺在床上互摸着看a片,那位大哥好死不死的就在门外敲门了,说是睡不着要来喝酒。当时莉莉就抓狂了,因为她已经准备着好好受我一顿屌,现在被硬生生的掐着,能不抓狂吗?-
-
  我也气啊,想想还是给他开门了,虽然莉莉叫我别理他。
-
-  阿明进来了,像往常一样的扯着我聊,虎虎生风的架势。
--
  莉莉是开放的女人,不,应该是奔放,她的情史中出现过的男人用十根手指头是掰不过来的。那晚上也许给气到了,她看她的a片,也不理会我们聊天。
-
-  那『咦咦哦哦』的呻吟没添到什么乱,倒是令阿明更兴奋了,各位应该无语,天下间确实有那种无耻的男人,我是一个,阿明是另一个。莉莉的意思很明白,我们在看a片,等下要做爱,识相的快滚。而他能强悍到在莉莉的变相『逐客令』下,依旧桃花处处开····「你们后生仔就是会玩啊,一边看片一边做。」阿明嘴里粘油,说出来的话黏得要死。他这种类型的人,就是天生能把到好肉的那种。
--
  我还没回话,莉莉却开口了:「这有什么,我朋友还玩自拍贴到网上去呢。」当时的莉莉纯属炫耀般地鄙视,在她眼中阿明就是个乡巴佬,土得要死,其实她没有发觉到阿明和我是属于本质上相同的狼,当然,我的相貌气质给予了我一层羊皮。
-
-  接下来的话题很有亢奋性,都是时下比较黄的语言,看着阿明挑逗着莉莉风骚地炫耀辉煌的性经验一如我初始的做法,我乐了。说实话我不吃醋,没啥醋好吃的,毕竟我的女人我有把握。-

-  阿明走后,莉莉得意地说了一句:「终于让那乡巴佬见识到什么才是潮流了!」我二话不说,就把她腿给掰开了,一捅进去才发觉她的屄里头早已滑腻不堪。
-
-  那晚她叫得特别大声,怕阿明听不见的样子,其实又何必呢,他可是夜夜都蹲在那里听啊!-

-  出于我的认知,阿明想干我马子想疯了,不然他也不会想法子诳我去打炮。
--
  风月上的事情我们一早就彼此熟悉,当他提议要请我去肏个极品女人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欲望。这种事情遇得多了,我初中的时候就经常和朋友们相约而去,所以我也没别的想法,大不了请回他就是。
-
-  那天晚上,托了个借口我就和阿明去了。-
-
  洗浴中心的名字就记不太清楚了,因为我去那种地方实在太多了,以至于经常搞不清楚地名。总之还可以就是,装修也比较高档,阿明介绍的那个鸡婆不错,是洗浴中心的头牌之一,其间享受全套服务,冰火,漫游,毒龙,连脚丫都被舔了。如阿明所言,确属极品范畴,我一连在她口中爆了两次。无它,这鸡婆的口活实在太好了,连传说中的深喉都会,第一次没扛过十分钟就射了,第二次猛一点,玩了差不多一小时才射,本来想射她屁眼里头的,想想不如射她嘴里的好,就又享受了一次那诡异的深喉。-
-
  也不知道阿明是否面授机宜过,这叫小桃红的鸡婆太缠绵了,使出浑身解数的讨好我,令我有种帝王般的主宰快感。-
-
  回头望月时,常思念鸡婆小桃红,害得我操莉莉都不带劲了,相对于那极品的技术活来说,莉莉那娴熟的性经验就不过尔尔了。
-
-  那天在回家的路上阿明问我感觉如何,玩得开不开心。我说不错。其实也真不错,我晓得在樟木头那地方的档次较高,价钱起码得上千。
-
-  阿明兴头很足,一路上都在夸那些女人如何如何的好啊,听得我又鸡巴肿了。
-
-  联想起刚刚享受过的极品鸡婆,恨不得叫他掉头再玩一遍。不过我对樟木头这边风月场所的认识真比不过阿明,反正我是有点佩服这个臭味相投的好汉了。-
-
  聊着聊着阿明就把话题扯到了莉莉身上,问道:「你条女技术怎样啊?」靠,一听就知道他是故意问的。-
-
  「那当然没得比啦!毕竟是良家嘛,我调教不来就是。」「怎么会啊,我都培养出几个不错的了,你还会比我差?」他指的是鸡婆,他不仅是给公安局开车的,连着帮势力大的鸡头挖墙角,以他的背景,嫖娼只要给鸡婆费用就行。这也是他吹的,我照他原话写出来,这点我可以立起四根手指起誓担保。
--
  「哪有那心情,累都累死啊!」-

-  「呵呵,你要是怕累,兄弟倒是愿意代劳啊!」「靠,兄弟是这么说话的吗?」我笑骂着推搡了他一下。
--
  「呵呵,没办法啊,莉莉那么漂亮,天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我不冲动还算是男人吗?」这话我爱听,泡马子不泡个漂亮的就会少了这么点成就感。-
-
  「别瞎说,明哥你上过的漂亮女人那么多难道还会差她一个?!」「呵呵,得不到的东西总是最好的嘛!」我深有同感地道:「确实啊,以前没搞到她的时候老觉得一见她就鸡巴硬得不行,现在嘛,倒真没觉得什么了。」「屌!你这不损我吗?要不你把莉莉给我玩一次?」当时听到这句我心头就有点火,见他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样子,我估计他心里头很是期待。-
-
  我冷淡地回了一句:「朋友妻不可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