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老婆爬墙我来推-03
老婆爬墙我来推-03
  「嗨,赏我根烟!」-
-
  眼前一晃,我跳出了天马行空的星云,莉莉是漂亮的,单单一个搓干头发的动作都颇觉得玩味,洗白白后的青春侗体散发出一种独有的嫩,这里第二次用这个词,因为我实在找不出其他的字眼来形容莉莉带给我的感受,哦,也许可以用『水灵灵』。-

-  「屄屄洗干净没?」我一边丢过根烟,一边调笑着。
-
-  「要舔吗?来啊!」莉莉一手接过烟仔,我将打火机燃起捧了过去,临回手之际,往下捞了一把,果然鲜嫩!-
-
  「你要死啊?别拿爪子乱碰!」莉莉急了,想拨开我的手,可我一早就离开她的攻击范围了。-

-  「哼!再摸摸试试?」-

-  眼波流转间汪着一泓暧昧,我可不认为她是个易于的宠物,讨好地圈上那具曼妙迷人的身躯,触手处犹如温玉般的清新,我心下一动,咬着她软软地耳垂道:
--
  「好了,不闹了,来,说说莉莉是怎么看上哥的。」「看上你鸡巴小呗,小牙签!」莉莉没好气地道。-
-
  「是吗?」-

-  我坏笑着攀上那对很弹手的双乳,轻轻地旋转着挺立在尖端上的小肉肉。
--
  莉莉敏感地全身一震,发狠地道:「哎!你想我往你电脑上浇水是不是?」平素里我最恨人家要挟的,莉莉也不例外,虽然她经常要挟我,但是她有着越挫越勇地奥运精神。-
-
  「啊!喂,你干什么····又来?!······死猴子····我要浇水去····啊·我的烟还···没扔掉·····喔·····」对于敢太岁头上动土的美女,我向来喜欢用鸡巴来回答,莉莉又跪了就是,还请各位朋友原谅我的偷懒则个,圈圈叉叉写得我鸡巴痛死。-
-
  一炮屌完,莉莉再没多余的力气于我挣扎,乖乖地躺在我臂弯里微喘。
-
-  「嗨,问你我推拿的效果怎么样啊?」刚又试了一次,莉莉照high依旧,我觉得这问题必须得解决下才行。
-
-  「还好吧,挺舒服的!」莉莉呢喃着,一脸高潮多次后的春潮。-
-
  看着她这副回味无穷的骚样,我干脆问出心底的疑惑:「是不是做着做着就想挨屌啊?」莉莉很慵懒地抬了下眼皮,从鼻孔里低低哼出个字:「嗯!」我又好气又好笑,本来还想再整整她的,可是超负荷的运动后,疲倦像是海潮般地涌来。
--
  临睡之前,我脑袋里头一直盘旋着个问号,这阿明到底教我的是啥玩意啊?-

-  调情用的还是治胃病的?不行,明天得好好问问!-
-
  隔日是星期天,由于那是个有故事的日子,所以我记得比较清晰,也就不用拿『那天』『那晚』的来应付大家了。
-
-  我和莉莉都不用去上课,一觉直睡到中午才醒,也许是天气比较凉快的缘故,连带着心情也愉快了起来。-
-
  漱洗完不久阿明就来了,手里提着两个饭盒,一进门就乐呵呵地道:「还怕你们没醒呢,呵呵!」言下两层意思,昨晚累坏了吧,另一个直译。-

-  我伸手接过饭盒,却没有吃的欲望,大家应该清楚刚起床的人肚子一般都不饿。-

-  「这算啥,小意思啦!」我一语双关地回了过去。-

-  莉莉明着往我脸颊上掐下去,疼得我『呀呀』叫才松手,阿明则在旁边嘿嘿地笑,小眼睛只往莉莉的身上瞟去。
--
  也真是冤孽了,记得那天莉莉穿得是吊带式睡衣,胸前是一只卡通猫的图案,开口较高,但是露在外面的肉奶白奶白的,貌似纯洁而又诱惑地那种。
-
-  阿明饥色的样子我是见怪不怪了,当下笑问道:「明哥啊,昨天你教我的那两手是啥玩意啊?怎么觉得不对劲啊?」之所以当面问是不想莉莉疑神疑鬼,也免得她日后以为是我在暗中使绊子。-
-
  「是不是你没学到本事啊,那可是几百年前流传祖宗的东西啊!」阿明很会装,不解的语气,疑惑的神情。-

-  我心中暗笑,遂也茫然地道:「没错啊,就按你教得使,来,你看看我做得对不对。」莉莉有点不明白我为何把她摆正,困惑地问道:「喂,你想干嘛?」,说话间,她下意识地顺从我的引导,端坐成莲花状。
-
-  「别拿我试验啊!」当她明白的时候,我的右手四指已经紧贴在她右胸下三指的侧面,也就是俗称的谷汇穴。-
-
  「没事,就比划比划下!」我手下揉着,还给她个宽慰的笑容。
--
  「再上一点,对,左三旋,右三旋,对,然后重复五分钟,你昨晚也这么做的吗?」阿明站在床边看着我做推拿,态度很正经,一副专家的模样。眼睛也规矩,就算我斜着身体让出空位,他也不往莉莉的裙摆望上一眼。
-
-  「对啊,就你说的这样搞啊,可是效果不对。」这话莉莉当然懂,明亮的眸子里顷刻间涌起一层水雾,微微翕合的鼻翼轻轻哼出一声,她是在警告吗?为何听在我耳朵里却是这般缠绵?-
-
  阿明没表示什么,略一沉吟道:「那脚上的呢?」我邪邪一笑,轻拍莉莉的小腿,她似有不甘地横了我一眼,然后用双手撑起后仰的,一只晶莹剔透的小脚丫朝我伸了过来。
--
  我握住她的左足,强忍住想要把玩一番的冲动,按照阿明教我的方法在脚心斜上一寸的泉涌穴揉弄起来。-
-
  「嗯···」莉莉的呻吟很轻微,但是我听到了,相信阿明也听到了。
-
-  看着那只受到外界刺激而微微曲卷五根白玉般的小珍珠,我暗暗吞了口口水。
-
-  很自然地,我鸡巴有点肿了,这他妈也太好玩了!
--
  说实话,我不懂得什么叫做暴露女友的快感,我只懂得眼前所发生的很刺激,非常的刺激,而且很好玩。
-
-  这次阿明没有纠正我,他只是摇摇头很认真地道:「不对,应该是你出的劲不对。」说话间,他一矮身,接着他的右手已经伸了过来,我赶忙移开,阿明的手就顺势搭上了我刚刚揉按的部位。-

-  一双粗大的黑手就这么把我马子的小嫩脚给握住了:「莉莉,你记下我使得劲。」很自然地出手,没有一丝的做作,让人完全的感觉不到他是另有目的的样子,要不是我知道他的心思,我想我也会认为他是这方面的专家。-

-  「啊!」-

-  不知道这声娇娇的呻吟是来自惊诧地意外还是身体的自然反应。
-
-  正常情况下,莉莉是死都不愿意给阿明碰到的,可此刻却被我和阿明的一搭一唱给弄糊涂了,真以为我们是在帮她推拿。-

-  其实她很想发作地,我一看她咬起下唇又羞又急的样子我就觉得情况不太妙。
-
-  大哥,你又恶心到她了啊!
-
-  娘的,我竟然为阿明担心起来了?
--
  「来,你试试!」阿明面不改色地朝我道。
-
-  这家伙不愧是老油条,水平当不在我之下,就在我急得要命的时候他适时地抽手了。我没犹豫就按了上去。-
-
  「啊!痛啊!轻点!」-
-
  刚急得有点收不住劲,莉莉的一声惊呼却把我吓了一跳,忙收力轻揉。-
-
  「做死啊你!敢那么大力掐我?」莉莉恨恨地啐道,也许是刚才有点尴尬,说出这句话后,我感觉她似乎轻舒了口气般。-
-
  「哪里大力啦?你老公我怎么会舍得掐你啊?」我皮皮地赖了一句。
--
  「哼!」莉莉的回答。
--
  「感觉怎么样?」阿明插话道。
-
-  也许是阿明一脸正经的样子,莉莉也没其他的想法,开始留意起自己脚上的感受。
--
  「劲小了点,哎,太用力了,轻点,再轻点···」配合着莉莉的提示,我不断的变换着手上的力道。-
-
  一连试了几次后,莉莉却皱起眉头不说话了,那副神情就像我没拿捏到七寸的样子。-

-  「不对,你应该试着用手腕上的力,你看我的动作。」阿明突然插话道。-

-  说着再次矮身顶了我的位置,莉莉这次没有不爽,漂亮的脸蛋上甚至没有一丝愠色,她只是把微微张开的双腿并拢了起来。
-
-  我暗道声可惜后,开始仔细的留意起阿明的手法,其实我也看不出什么,只是觉得他的动作比我协调多了,没那么生硬就是。
-
-  阿明搞了一会儿就换我上,随后又如此指点了我两次莉莉才说『差不多』了。
-
-  嘿嘿,我也感觉是差不多了,莉莉原本白净的脸蛋上多了层绯色,而且我还发觉她的脚丫子上都有点潮了。-
-
  该有感觉了吧?我下意识地把目光撇下莉莉夹紧的两腿中间。从昨晚上那两次推拿的经验来看,今天似乎快了许多,因为由始至终也就按摩了三分钟的样子。
--
  我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罪过啊!我觉得刚刚经历过的这三分钟太他妈刺激了!-

-  看着莉莉被阿明恶心,那感觉令我冲动极了,期间好几次想翘鸡巴,都被我硬生生给掐下了。
--
  「明哥啊,这里也弄弄!」我指的是莉莉身上那个谷汇穴。
-
-  「哦,这里和脚下泉涌穴是差不多的啊!」-
-
  「喂,你可别乱摸啊!」莉莉出言警告阿明。-
-
  我眼花吗?莉莉那娇滴滴的样子哪有一丝愠色,倒像是变相勾引般。-
-
  「呵呵,我还怕强仔砍了我呢!」阿明笑呵呵地望了我一眼,还向我挑了下眉毛。
-
-  「砍毛啊,你治好她胃病,我谢你还来不及呢!」我也笑了。-
-
  说话间,阿明已经出手,这次更他妈的冲击眼球!他的右爪子就在我马子胸下三指的地方,随着他转圈的动作,我一阵阵地倒吸凉气气,我竟然冲动地意淫着他的手正裹着莉莉的奶子揉,真狠不得他的手背能再往上靠!
-
-  莉莉似乎有点尴尬,因为她的奶头正在阿明的揉按下一点一点地勃起了,激凸凸向上撑起两点,我看得真切,就在阿明的眼球底下卡通猫的耳朵那位置上。
-
-  那死鸡巴也看见了吧?不知道他会不会闻到莉莉的乳香我操!-

-  「强仔你来试试!」阿明回头朝我打了个眼色。
--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有点恍惚地顶了他的位置,莉莉的身子已经很敏感了,我一按下去就感觉到她剧烈跳动的脉搏,我一时贪玩,在她尖尖的奶头上挑了下。
-
-  莉莉立时「啊」地一声嘤咛,随即怒斥道:「你作死啊?操!我不搞了!」轰地一声雷响,我头皮一阵发麻,完了,莉莉突然小姐脾气发作!-

-  想不到我一个白痴的举动打破了现场微妙的气氛,也敲碎了令我兴致高昂的刺激游戏。-
-
  「你嚷嚷什么啊,不就是摸了你奶头吗?操!」我更光火就是,鸡巴翘到一半被一盆水给浇头上了,这能不喷火吗?
-
-  莉莉显然是生气了,也不回话只是瞪着双大眼睛死死地盯住我。但我觉得她更像是在死撑面子,毕竟在阿明面前被我调戏是她所始料不及的。-

-  「呵呵,先吃饭吧。」阿明的一句话给了大家一个台阶。
-
-  我也没犟着,跟着嚷道:「吃饭吃饭!」
--
  阿明很识相地跑去玩电脑,平时中午他要是有来窜门的话,他都喜欢这样度过午休时间。-
-
  莉莉没动,我很男人的递过一个饭盒,莉莉还是没动。
--
  我瞪圆了眼睛看她,莉莉避开我的目光道:「我不吃!」我摇摇头,打算一个人享用的时候,莉莉却突然从身后抱住了我。
-
-  「操我!」-

-  要不是她咬着我耳朵说的,我肯定不相信她会在此刻说出这两个字。
--
  「为什么啊?」我很不明白地问了一句。-

-  「馋死他!」莉莉朝阿明的背影努努嘴,声音很低。
-
-  我疑惑地看向阿明,那家伙正玩斗地主呢!
-
-  就在我摸不着头脑的时候,莉莉已经使力把我往床上拖,我不得不放下还未打开的饭盒。-

-  莉莉牵起被单的一角,把我们俩都盖进被单里头。
-
-  「不会吧,你真玩啊?」
--
  看着莉莉红扑扑的脸蛋上铺满荡漾的春意,我的心脏开始突突地「扑通」起来。-
-
  莉莉也不解释,整个人翻趴我身上,捧起我脸就亲。
-
-  我还不太清楚状况,一条灵活而且带着淡淡牙膏清香的小舌头就钻我嘴里了。
-
-  「啾!啾!」连声,那是口水在两人剧烈吸啜下发出的声响。
-
-  我被撩得火起,死命的在她多肉的臀上乱掐着,感觉那地方比掐奶子更爽。-

-  莉莉兴奋得直拿屄往我屌上猛蹭,那湿热和凹形的肉槽就算隔着衣裤我都感觉得到。-
-
  稍顷,她的小手如蛇般滑进我短裤里头,感觉鸡巴被捞出,随即龟头顶在了一处很潮的泥地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