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小说  »  【舞女】(37) 【作者:qian1223】
【舞女】(37) 【作者:qian1223】
字数:453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七章黑市拳赛

  第一场比赛的选手已经站在擂台上,一个是赤膊穿着蓝色短裤的精壮男人,黝黑的胳膊上布满一条又一条的伤疤,象征着过去的光辉历史。他今晚的对手是个女人,准确来说是个高大的外国女人,金发碧眼,豪乳肥臀,虽然身着性感火辣的皮质比基尼,露出两条健壮的长腿,但是长相实在不敢恭维,故被称为「人猿女」。虽然赌徒们对她不怎么看好,但是一个女人能站在黑市拳赛的擂台上已经是不小的奇迹了。

  「青思,你说这场谁能赢?」苏妙玉注视着擂台问道,可等了半天也没见回答便扭头一看,表情颇有些无奈,「你在干嘛?」

  「小玉玉,他好像死了…」赵清思撩着裙摆,黑色连裤袜包裹着的美臀下是一张已经僵硬的脸,「真的死了诶,有没有搞错啊?」

  「真是败给你了…」苏妙玉扶着额头一个劲地叹气,然后对小月吩咐道,「再去找一个,要体格比较好的,免得没多久又被坐死了。」

  「小玉玉,你真好!」

  「少来!你再这样没分寸,当心我揍你!」

  「嗯嗯…以我赵清思多年看黑拳的经验,那个长得很难看的女人应该会赢。」赵清思马上转移话题,摸着下巴老神在在地说道。

  「哦,是吗?」苏妙玉将目光重新放入擂台中,仔细观察着「人猿女」。
  「当!!!」比赛开始,观众席发出阵阵呐喊。短裤男人伸出一只拳头,轻蔑地说道:「丑八怪,我一拳就能把你干掉!」

  不过他的挑衅似乎没有作用,人猿女面无表情,也不进攻,只是摆开架势等待着。

  打黑拳素来讲究快准狠,不求花哨,只要能击倒对手,用牙齿咬都可以。然而出于轻视的心态,短裤男人并不急于结束这场比赛,打了一个又一个的虚招就是不肯动真格。人猿女依旧任他挑衅,敌不动我不动,一时间嘘声四起,不少人高声唾骂,甚至往台上丢饮料瓶子。

  「啧啧,这男的九成九会死。」赵清思认真地说道,这位凤凰会的副会长虽不像苏妙玉那般拥有极强的战斗力,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小看,因为她会用各种阳谋阴谋把人玩得团团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真不懂他是怎么活到今天的。」苏妙玉摇摇头失望地说道,显然同意了赵清思的观点。

  而接下来两位美女的话将要得到验证,由于观众的不满,短裤男人终于开始认真进攻,拳击、肘击、脚踢都变得十分凶狠,每次都与人猿女的身体差之毫厘。
  「消耗战术,这个女人不错嘛。」赵清思笑道,屁股稍稍侧了一下让下面的男人呼口气再堵回去,「不过对方若再强一些,这种战术就不怎么奏效了。防守终究是被动的。」

  「妈的!」短裤男人咒骂一声,又挥出一记直拳,还是落空了,「他妈的丑八怪,还手啊!」

  「It` smyturn!」人猿女露出狰狞的微笑,猛地踢出一记扫腿,带着强大的劲风攻向短裤男人。

  短裤男人急忙举起胳膊挡格,与人猿女的小腿碰触后他大感不妙,巨大的冲击力瞬间击穿了防守,也踢折了胳膊。一声痛叫响起的同时,人猿女已经用坚硬的膝盖顶进短裤男人腹部,然后连续快速地膝顶,直至后者两腿一软跪在地上才停下转而揪住其脑袋又继续顶了起来。

  场面很快残忍血腥起来,短裤男人的五官在一次又一次的重击之下逐渐消失,整个面部仿佛一块海绵陷下去又浮起来,血水洒满四周,染红了擂台一角。此时,短裤男人八成已经死了,但人猿女似乎不介意对一具尸体继续施暴。她将男人的头颅塞进胯下用两条健壮的长腿夹住,然后深深吸口气,仰天喊出一个英文单词的同时大腿猛然粗了一大圈,只听「咔咔咔」几声,腿间的头颅在巨大的挤压下硬生生迸裂——「Crush!!!」

  第一场比赛,人猿女获胜。观众席上一度鸦雀无声,几秒之后才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对他们来说,谁赢不是重点,只要够刺激就行了。

  目睹这一幕,赵清思不禁撇过脸去,皱着眉头说道:「这女人真恶心。」
  「呵呵,是蛮恶心的,不过这种程度你也没必要害怕吧?」苏妙玉倒是饶有兴致地看着擂台上的一切。

  「不是害怕!我只是讨厌这种血腥的东西。」赵清思鼓起嘴巴瞪着苏妙玉。
  「所以你才会喜欢用屁股杀人,不见血嘛。」苏妙玉说着瞧了她一眼,「你该抬一抬屁股了。」

  「诶?哎呀!」赵清思连忙蹦起来,只见下面的男人已经翻着白眼抽搐了,「呼…还好还好,差点又坐死一个。可不能太早就要了你的命呢!」

  后面几场比赛陆续进行,输的人非死即伤,擂台上充满了血腥味,更刺激了选手们的杀戮之心。而赵清思基本没了观赛的兴致,此时已褪去丝袜全身心放松全体重坐在M脸上,一声声细腻的呻吟动听至极。那纤细的小蛮腰有节奏地扭着,带动浑圆的美臀一点点旋转,如同漩涡般一点点将M的脸吸进去,到最后M的整张脸都陷进散发芳香的臀沟之中。

  「啊……」男人粗重的气息扑打在私处令赵清思忍不住叫得更加欢愉,薄薄的布片早已被蜜汁浸湿,一滴一滴顺着鼻子流入M口中。M尝到这诱人的蜜汁马上竖起了雄伟的帐篷,只是窒息的痛苦越发得强烈,虽然身体被牢牢固定在椅子下,但他仍不得不奋力挣扎,通过轻微的晃动来提醒美臀的主人施舍些许救命空气。

  「嗯……不要……不想起来……啊……」赵清思已经步入忘我境界,连旁边一脸黑线的苏妙玉都全然不顾,兀自享受这种另类刺激所带来的快感。而臀下的M已经抽搐了起来,按摩机器似的震动也更加注定了自己的命运,那两瓣饱满的臀肉好似一张没有牙齿的嘴,随着腰肢越来越发地转动而一收一放,一夹一松,此时的赵清思已经被欲望所支配,忘却了M的生死,化身为一个视人命为草芥的堕落女神。

  很快,一切归为平静。赵清思从M身上离开,从脸上的红霞和眼眸中的春意便可看出:她得到了满足。而那位可怜M瞪圆着双眼,大张着嘴,鼻孔里灌满了蜜汁,在自己所崇拜的美臀中付出了卑微的生命。

  「骚狐狸,爽了吗?」苏妙玉冷冷地问道「讨厌啦,小玉玉,你怎么可以叫人家骚狐狸呢?」赵清思双手捧着脸蛋作娇羞状。

  「你…」苏妙玉的面部肌肉都有点抖了起来,便深呼吸一口气,开始语言上的狂轰滥炸,「你这只该死的骚狐狸,别忘了我叫你来干什么的!混蛋,还敢在我面前自顾自地high起来?!你信不信我…吧啦吧啦吧啦…」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过去了。苏妙玉喝口水润润嗓子,说道:「好久没这么痛快地骂人了,真舒服。」

  「小玉玉…」赵清思用很受伤的眼神看着苏妙玉,幽怨道,「人家都快被你骂哭了啦…」

  「诶,决赛要开始了。」苏妙玉将那哀怨的表情无视掉,扭头望了望忍俊不禁的小月。小月立即心领神会地跪下来捧起着白袜的美足,吸闻上面的香气。
  那个在首场胜利之后开始备受关注的人猿女此刻便站在擂台一角。这个不像女人的女人成为了今晚最出乎预料的一匹黑马,其每一个对手全部惨死,或脑浆四溅,或肋骨尽断,都是拜那双坚硬如铁的恐怖长腿所赐。更让男人们背脊一寒的是,有一个在她69绞的时候被生生咬掉了命根子,真是下了地狱也做不成男人。当然,这没有犯规,黑市拳赛是无规则的。

  即便如此,观众们依然认为人猿女将在决赛中惨败,因为她的对手是自参赛以来未尝败绩的「地狱使者」。那是一个看上去平白无奇的男人,身高173CM,体重70KG,81次出场,80次击杀对手,仅剩的那位现在还瘫痪在床上。这个男人一出场便迎来所有人的欢呼尖叫,纷纷喊着他的名字——「霸天」
  此时的气氛空前热烈,决赛即刻开始。两名选手彼此对视,脸上的凝重更增加这场比赛的悬念。这是霸天第一次和女人交手,也明白不能小看,否则下场可能就跟那些人一样。而人猿女亦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前面那些饭桶,她同样不敢轻举妄动。双方开始互相试探,你一拳我一脚的仿佛在热身。

  「这个叫霸天的不错,外收锋芒,内敛锐气,如果他赢了的话…」赵清思重新恢复到认真的表情。

  「输赢无所谓,我倒希望两个都活着。」苏妙玉微笑道,似乎对霸天也很满意。

  「那可说不准啦,毕竟这不是点到为止。」

  「没关系,到时候再看吧。」

  两位美女谈论间,擂台那头正逐渐进入白热化,在身材高大的人猿女面前,霸天就像只灵活的猴子,左右跳动的同时击出闪电般的刺拳,人猿女几次躲闪不及,脸上已有多处挂彩,看起来比之前更丑了。那些在她身上输了不少钱的观众都幸灾乐祸地吼着,让霸天干掉这个丑八怪。然而霸天心里很清楚,从表面上看对手似乎落了下风,实际上每次他出杀招的时候都会被化解,紧接着一条长腿便踢过来,迫使自己不得不迅速撤出。这个女人可不是靠运气打到决赛的。

  「Comeon!」人猿女用手拍自己的脸示意霸天打这里。一般来说会这么要求的不是傻瓜就是有阴谋,显然她属于后者,「Comeon!Coward!Punchme!」

  霸天虽然不懂英文,但大致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便毫不客气地连击数拳,打得人猿女鲜血淋漓,饶是如此人猿女吐出几颗牙后仍然怒吼着主动逼近,「Morepower!Comeon!!」

  「真是的,又来了…」赵清思嫌恶道,不过这次倒是没撇过脸去,「看起来有点不太妙呢。」

  话音未落,观众席忽地一片哗然,原来在霸天击出最后一拳的时候,那人猿女竟避开的同时并用双手擒住了他的手腕,紧接着使劲一拽再配合身体的重量迅速向后倒,而那双健壮长腿也已大张开来,目标直指对方的脖颈——「糟糕!」霸天失去重心的瞬间脑子里闪过那些男人被血腥绞杀的情形,此时要挣脱显然来不及了。只听「砰」地巨响,人猿女躺在地上,一条腿绕过霸天的后颈,脚腕闪电般扣进另一条腿的腿弯之中,最后死死拉住被一同夹进来的手臂,咬牙猛绞!
  被这个恐怖女人夹进大腿之中是什么感受?霸天总算体会到了,突如其来的猛烈压迫险些令人立时晕厥过去,忍着剧痛的他很清楚如果不想想办法,无需多久自己就会输掉比赛,而代价是跟这个世界永别——也许是活活被绞死,也许像之前的选手那样死无全尸!

  「不!!!」霸天怒吼着,趁还有气力回击对着人猿女结实的腹部给予竭尽全力的重拳。每砸一拳,人猿女便吐出一口血,双腿松动少许又立刻绞紧,两人已经鱼死网破,都不进行防御,完全是以命拼命的打法。渐渐地,霸天翻着双眼,拳头不再刚猛,砸在人猿女身上已经不疼不痒。而人猿女被重创的腹部似乎受了很大的内伤,此时也使不出更多的力量来绞杀霸天。

  最终,双方同时瘫倒在地,比赛仍未结束,必须要有一方倒下,他们必须把握这一点点时间来恢复自己的体力。差点被绞死的霸天率先爬了起来,虽然脑袋还有些昏沉沉的,不过看到努力想站起来的人猿女,心里顿时燃起滔天怒火,他上前揪住其衣领挥下一记又一记的重拳,打得那张本就染满鲜血的脸更是血肉模糊。这种血腥场面看在观众眼里非但没有一点残忍,反而觉得十分刺激,他们纷纷拍手叫好,就在就当所有人都认为胜负已分之时,人猿女突然高抬一条腿将霸天的脖子勾住,转眼间便又夹进了粗壮的大腿之中,脚腕相互扣紧,绷直两腿,凭着坚韧的意志做出最后一搏。倘若她没有受重伤,这一下爆发全开就已夹断了霸天的颈骨。

  可惜现实是残酷的,霸天虽然遭受到一股强劲夹力,但并不怎么影响自己实施反击。他一面奋力搬住颈上的大腿不让它们夹得太紧,一面估算好位置,顶膝而起。果然人猿女的脑门被膝盖顶了个正着,一下接着一下,直到她彻底松弛腿肌,一动不动地躺着,也不知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最终,这场决赛结束了。霸天艰难地从那双大腿里抽出脑袋,艰难地站起来,享受浪潮般的掌声和欢呼。

  「小月,让这里的负责人过来见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