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在KTV张开大腿,含着鸡鸡给人骑】(24)【作者:一支大屌】
【我在KTV张开大腿,含着鸡鸡给人骑】(24)【作者:一支大屌】
字数:48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廿四)

  「啊嗄嗄嗄……!」听到小伟说的话,我立刻爆哭出来。他扶着自己再一次坚硬起来的鸡巴,一把把我推倒,我躺在地上曲着立起的膝盖,哭着让小伟一手分拨开我的两腿,一手扶着他的鸡巴往我的阴道里插。屈辱、无奈、绝望、悲愤、羞耻种种複杂的情绪交织,让两腿开开躺在地板上的我举起双手捂着脸,伤心的掩面大哭。

  小伟无视躺在地上掩面嚎哭的我。他跪在我的两腿中间,双手扶着我竖立的膝盖,已经把阴茎塞入了我的下体里。当我感到他的鸡巴一动,似乎正要抽插的时候,忽然听到阿大说:「干!妈的十点半了!我肏!该回家了!」

  「糟糕!我还要转车!」大支也说:「再不回去就赶不上最后一班车了!」
  「欸!妈的不要啦!等我干完这次啦!」小伟扶着我的膝盖,跪在我的两腿中间对他们说。

  「不行啦,我真的该走了啦!下次再干啦,反正我们的手上有她的把柄,不怕她下次不给我们干啦。」阿大说着,已经开始穿上他的衬衫。

  「啊干!好吧!只好下次再干她了。」我捂着脸听到在我两腿中间的小伟无奈的说着,从我股间爬起。阴道里的鸡巴跟着滑了出去,被撑开的下体又合拢了起来。彷彿劫后余生的我松了一口气,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向外面涌。我转过头去掩着脸,躺在地上抽抽噎噎的不停哭泣。

  但没想到我一劫才过,一难又起。我听到站起来的小伟跟他们提议:「欸,既然要走了,就再留个纪念给涵琪吧!」

  「好啊!好啊!那就来吧!」另外两个人欣然附议。

  「噢呜!」我娇呼一声,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呢,就被人揪住头发提起来了。那人拉住我的头发让我仰面朝上,然后他们三个人就各自握住自己的鸡巴对着我的脸开始自慰。我看着三只硬梆梆的鸡巴高耸的矗立到我面前,那态势看起来像是他们三个要射精在我的脸上。虽然我已被蹂躏到极度的疲乏无力,也不知道被他们颜射了几次,不过我还是无法接受被一群男生颜射的淩辱,我艰难地举起手来想抗拒。

  刚开始的时候我是想伸手推开他们,但是他们随即捉住我的手腕把我的双手拉开。这时候我手也被抓住,头发也被拉住,更被捉着头发拉仰了脸,除了坐在地上认命的看着他们在我眼前撸鸡鸡之外,无计也无力可施。

  我双手无力的挂在捉着我的人的手上,看着三只昂立在我面前的鸡巴。握在上面的拳头正快速的撸动,想到等一下会从那里对着我喷发出来的白色黏液,就显得龟头上的孔眼看来格外恐怖。

  没多久,我就听到鸡巴的主人们发出难听的嘶吼。有一只手伸出来托住了我的下颌,我已经知道这是男生们爆发的前兆,所以闭上了双眼准备承受即将射在脸上的白色精浆。但我没想到的是这只手竟然掐开了我的嘴巴,同时我的嘴里被快速的塞进了一只鸡巴。

  我吓了一跳,惊骇的睁大了眼,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只插进嘴里的鸡巴和它根部丛生的乌黑阴毛在我的眼前进退,感受到这只粗硬的棒状物体在我嘴里前后搓擦。在我被突然口交吓到的惊骇还未平复的时候,这只阴茎又突然用力一顶,插到我的咽喉。我还没来得及呕出声来,它就「咕突突」的一跳一跳着喷射出大量又腥又鹹的精液灌进我的喉咙,不断灌入的精液溢满我的口腔,撑得我的两个腮帮子鼓涨起来。

  跟着有一些精液冲进了气管,呛得我张大嘴不停的咳嗽。嘴里的精液跟唾液一起从含着肉棒的嘴边和棒体之间的缝隙间喷了出来,溅得面前正在我的小嘴里抽插着的下体跟阴毛上湿漉漉的都是白白的精液。一部份的精液受到插在嘴里的肉棒阻挡,随着咳嗽窜进了我的鼻腔从我的鼻孔溢出,热辣辣的刺激得我的眼泪、鼻涕还有口涎都一起流了出来。

  「呜呃!呜呃!」我被嘴里抽插的鸡巴和射入喉咙的精浆呛得受不了,急急忙忙想要后退。他们早料到我会有这样的反应,一个抓着我的头发向前推,把我压在正在射精的那个人的下体上。而正在射精的那个人则一手按住了我的头,一手托住了我的下巴,双手合力钳住我的头,令我含住鸡巴的小嘴离不开他的下体,只能把灌进嘴里的精液往肚子里吞。

  不同於刚刚他们对我口爆的是这只肉棒射完了精并不立刻抽出去,而是继续插在我的嘴里逼我含着,让我看着其他人对着我自慰。等到下一只肉棒要射的时候,才立刻拔出去让另外一只肉棒迅速插入我的嘴里射精。

  他们一只肉棒跟着一只肉棒接力在我的嘴里射精,因此我根本得不到喘息,鼻腔里口腔里都糊满了精液。在几乎被精液窒息的恐惧中,被他们持续折磨到三只肉棒在我的嘴里射进的满满精液都被我吞嚥下去之后才算终止。

  但最为恐怖的是第二只插进我嘴里来射精的那根阴茎是大支的鸡巴。因为他超常的粗度与长度,使得我的小嘴不但是必须开到最大的,还是被他们三个人扳头掐脸的掰着下巴硬塞进来的。而且他一插进来就在我的嘴里直接射精。

  因为这只鸡巴太长,有二十公分,足以直接插进来就进到我的咽喉。又因为这只鸡巴太粗,塞在我嘴里就能够完全撑满我的口腔,使得我的小嘴里除了肉棒的棒体,没有多余的缝隙可以容纳他射出来的精液。而他射精的时候更不只是直接地把他的肉棒插进我的咽喉里灌浆,还会配合着射精的收缩,用力的往我喉咙里插捣。

  因此我不但含他的鸡巴含得脸颊酸痛,还因为他鸡巴在我嘴里的冲撞,一直被他的龟头插入咽喉。更因为棒体对口腔的阻塞,令得射入我嘴里的精液只能往我的喉咙和鼻腔里窜,嚥又嚥不下,咳又咳不出,变成不停的作呕。

  鸡巴刺激咽喉引起的呕吐在没有出口的情况下,转成了身体的抽搐和胃的痉挛。死亡的恐惧让我奋起了余力不停的拍打他。但这当然是没有用的,我依旧被大支用力压在他的下体上继续向我的嘴里灌浆。因此在等待下一只肉棒插入的过程中,我一直处在几乎被大支的精液和鸡巴噎死的状态,使我吓得又哭出来,拼命地打他的大腿。

  大支似乎是很享受这个过程,我打得越大力,越急切,他越故意把我的头压在他的下体上越紧,把他的鸡巴往我的喉咙里插的越深,就是要看我在恐怖中急切的挣紮,听我呜呜的哼叫。要命的是他的鸡巴一拔出去,另一只鸡巴就立刻插进我的嘴巴里,一丝喘息的空间都不留给我。

  「呜喔!」我在第二只鸡巴抽出去的时候,发出了大大的喘息声,但旋即就被第三只鸡巴插入口腔里射精,根本来不及呼吸,就又被灌了一嘴巴的浆糊。黏黏的雄精热腾腾的灌满了我的口腔,含不下的部分从我的唇缝溢流出来,白呼呼的顺着我的下唇往地上淌。我呜呜的哼叫着想要排拒在我嘴里口爆的鸡巴,可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而第三个射精的小伟后面虽然没人了,但他还是把肉棒插在我嘴里插了很久,时间长到我不得不把射到嘴里的精液全都吞下去。我在这只鸡巴从我的小嘴拔出去之后,立刻萎顿的弯下腰去大口的喘气。但我立刻发现他们三个马上又在我旁边将我团团围住,其中一人又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拉起来,这时我才看到他们又在对着我打手枪。

  「嘴张开!」大支命令我。他抓着我的头发,站在我的对面,握着他的巨根上上下下的撸着。

  「呒~ !」我弯下身用力的向后退却,拼命的摇着我的头。刚才的肉棒接力射精确实将恐怖烙印在我心坎上,我好怕他们又像刚刚一样对我灌浆,幸好他们这次只是要射精在我的脸上。我感到头上一紧,大支扯住我的头发把我的脸拉仰了起来。右边的鸡巴最先对我发射,我看到那根鸡巴一颤,一股白浆冲出了尿道口,我闭紧了双眼,纠紧面部的肌肉准备承受它射出的精液撒落在我的脸上。
  不过热烫的精液飞过了我的脸庞,只有几条细细的尾巴横过我的脸,落在了我的鼻樑上。当它「咻!咻!」的射完之后,就听到鸡巴的主人「啊~」的舒了一口气,然后握着他的鸡巴在我的脸上磨,把他龟头上的余沥都抹在我的脸上。
  而左边的鸡巴和前面的鸡巴几乎同时射精。大量的精液从左边的龟头涌出,浓浓的糊到我的脸上。左边鸡巴的主人一边把精液往我的脸上喷,一边扶着他的鸡巴用龟头顶在我的脸上涂,把射出来的精液都糊在我的脸颊上,从龟头孔涌出的精液糊得我左边的脸颊上都是白白的精浆,黏黏的沿着我的脸颊缓缓向下滑落。
  面前的那只鸡巴更是「突突突」的迎面射来了好多好多浓稠的白浆,一股一股的都浇在了我的眉心和鼻樑上。虽然我早已做好了准备,但滚热的精浆落在我面上的一刹那,我还是禁不住的一颤,揪紧了眉头本能的想要向后退。可是抓住我头发的手阻住了我的退路,我只能紧闭双眼,皱着眉头,勉强的承受从前方飞射而来的浊浆一股一股的击在我的脸上。

  湿湿热热的精液落在我的脸上之后就立刻黏黏的顺着我的鼻樑、嘴角向下流淌。前面鸡巴的主人在对着我的脸上射出了大部分的精液之后,就把他的龟头对着我的小嘴堵到了我的嘴唇之上。我不得不嘟起双唇噙住了这颗龟头的尖端,让这只阴茎一抖一抖的将它里面的余沥浇进了我的双唇之间。

  热热的精液从龟头上的尿道孔顺着我的唇颊渗入了我的口腔,尽管我满心的不情愿,却又不得不的吞下了这些又腥又臭的黏浆。这时我的脸上已经又被射得都是黏糊糊的精液了,白浊浊的精浆顺着我的鼻樑、嘴角向下淌。

  我低下头用力的呸吐着,想要吹掉沾糊在我口唇之间那些黏坨坨的精液。不过左侧鸡巴的主人也没放过我,他在前面的鸡巴移开之后,立刻把我的头转过去按在他的下体上,用他的鸡巴抵住我的嘴。我乖乖的张开双唇,含住他的龟头把上面的精液吸啜乾净。嘬乾净之后,又在他的胁迫下,用我的舌头把他的尿道孔也舔了一遍。

  「哼哼哼哼,涵琪现在越来越会了呢!」小伟把他依旧硬挺的鸡巴从我的嘴唇上移开,笑着说:「来!拍个照!」

  他笑吟吟的蹲下来,把自己凑近我淋满了精液的脸庞,举起摄影机看着镜头,也同时从后面抓住我的长发往下拉,让我被射得满是精液的脸也仰起来对着摄影机。我愤怒的想不从,摆头挣紮了一下,却被他捉得更紧。

  阿大跟大支也凑近了我身边。大支站在我的背后弯下腰,一手抓住我的头发把我向上提起,让我的脸对着摄影机,就像古代刽子手提着临刑死囚准备斩首的样子提着我的头,一手对着镜头揸开两指比了个「耶」的手势。

  阿大蹲在另外一边,跟小伟一左一右的把我包夹在中间。他用一只手扳住我的一只膝盖,强迫我把腿张开,露出我那个饱受三人摧残的小阴洞;另一只手握住我的手放在我的脸旁,掰住我的手指迫我比出「耶」的手势。小伟在大支抓住我的头发之后就放开了我的头发,他跟阿大一样,挽着我一只手把它拉到上方对着镜头伸出去,然后扳住我的手指使它成为比「耶」的手势。

  我全身的衣物在遭到轮暴的时候都已经被剥去,只剩下修长的双腿上还贴覆着残破的紫色透明裤袜。不过腰线以下到大腿内侧已经全被撕破,露出幼滑的腹皮和乌黑的耻毛。雪白的酥胸早已失去了屏蔽,胸前的一对玉乳饱满的挺立在身前无处遁形。

  两坨细嫩的软肉赤裸裸的暴露在摄像镜头前,湿淋淋的精液顺着这两粒肉馒头突起的圆弧流下。身上、腿上以及脸上、发上都还湿漉漉的留有精液。我被迫光溜溜的坐在他们三个的中间,仰着沾满精液的脸对着镜头,双手非自愿的在镜头前摆成「耶」的姿势。

  在人数、身高和体力都与他们相差悬殊的我不仅无法反抗他们的轮奸羞辱,也无法不让自己在遭到猎捕玩弄之后还要像个牲畜一样的沦为战利品,给这些专门捕猎女性来玩弄的猎人们放在镜头前展示,并且用摄影机强迫记录下来炫耀他们的猎女能力。

  羞耻让我弯了腰,想尽量的隐藏住自己雪白的胴体和高挺的乳房。我也想夹紧双腿遮蔽裸露的下身,不只是不想让耻毛、阴道等等私密部位被赤裸裸的摊在镜头下,也不想让镜头记录到我敞开的小穴口底下垂沥的精液,正水淋淋的把我屁股底下濡湿了一大片。可是我被阿大掰住了一条腿,只能勉强的向内扣住另外一条裹着丝袜的长腿,尽力的试图遮住敞开的下体。

  「要拍啰!一,二,三!」

  我闭上眼睛,双手举着「耶」的手势,等着面对接下来的耻辱。

  「啪嚓!」

  「再一张!预备……一,二,三!」

  「啪嚓!」

  我赤身裸体的箕坐在地上,心不甘情不愿的被他们三个人留下了耻辱的影像,手上还比着「耶」的手势。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